卓木强巴看着西米跳下去的地方,心中暗惊:“这么高也敢跳!”他停下来,小心地注视着西米藏身的地方,那里还有一个人!

吕竞男、唐敏和巴桑也靠了上来,将最后那人包围起来。唐敏一句话没说,只是呆呆地看着卓木强巴。在卓木强巴冲出去的一刹那,她几乎要忍不住喊出声来,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她只感到如在梦中,那个她熟悉的身影,让她激动到想哭。巴桑则注意着跳下去的那个身影,为什么……那熟悉的感觉是?

“啪哒!”声音惊动了卓木强巴等人。卓木强巴一转身将唐敏揽住滚倒,接着才发现,有人将枪从石像后扔了出来,接着是两只高高举起的手不停发抖,一个半生不熟的声音用中文道:“别……别开枪……投……投降,投降了!”那声音,哭调中发颤。

卓木强巴放下枪口,喝道:“滚出来!”

只见马索踉踉跄跄地从藏身处走出来,两条腿像面条般发软,一条腿似乎中了弹,血水不住往外涌,没走两步就一扑在地。他又爬了两步,来到卓木强巴脚前,两只手死死抱着后脑,屁股高高撅起,全身都在发抖。“别杀我。”那声音让人听了全身起鸡皮疙瘩,马索恸哭道,“别杀我……我……我上有嗷嗷待哺的老母,下有八十岁的孩子……”

马索自己似乎也意识到这样说出来不是很通顺。本来他的声音就怪腔怪调,如今又带哭发颤,更是说不出的怪异,听得唐敏忍不住“哧”地一笑。

卓木强巴一看这个人金发碧眼,询问吕竞男道:“这人,不是狐狼的吧?”

吕竞男认识他,道:“他叫马索,应该是莫金的管家吧。”

马索勉强听明白吕竞男认识自己,又看到了求生的希望,赶紧对吕竞男笑道:“是啊,我……是被逼的……”原本他是一副痛哭的表情,如今强行将嘴角往上提,那模样变成了鼻上在哭,鼻下在笑,一张脸分作了两半。说着,又如捣蒜般朝着卓木强巴磕头不已。看他那样子,如果卓木强巴肯松口,说不定他会去舔卓木强巴的鞋面。

卓木强巴露出厌烦的表情,对身后的人道:“你们看着他,看能问出什么不,我去看看岳阳他们!”说着,根本不给马索讨好的机会,从他身旁跨了过去。马索泪眼蒙眬地看着剩下的三人,马上锁定目标,对着吕竞男又是讨好,又是表现可怜。

在半道碰到胡杨队长,胡杨队长将他们遭遇的情况一一说明,卓木强巴看到胡杨队长腿上的伤,对他道:“你先回去让敏敏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要不要我扶你?”胡杨队长表示不用,要带卓木强巴去寻找张立他们。卓木强巴坚持让胡杨队长回去接受治疗后,又向前冲去。

※※※

岳阳和张立在洞口金山里兴奋地爬上爬下,停下来休息时,岳阳惊愕地发现有个人被埋在金堆里,只有一双腿露在外面,时不时抖动一下,血水淌了一地,看来是活不成了。两人估摸着,是西米一伙人中有人打算在洞穴里埋伏他们,但由于爆炸产生的震动,反而将他自己埋在下面了。

两人一起发力掀开金块,岳阳辨认出,这是西米那边的雷波,他之前看过此人的资料。正想着,雷波一把拽住岳阳的裤腿,说了声:“金子!”跟着头一歪,彻底断了气。

岳阳惊魂未定地抚着自己胸口,突然又听到有人在洞口询问道:“什么人在那里?”两人又是一惊,不过马上就听出,是亚拉法师的声音。

“法师,亚拉法师!”两人大叫起来。亚拉法师几个跳跃,就来到两人面前。

“法师,你是怎么过来的?”岳阳无法理解。他们离这个洞口只有不到两米远,可是亚拉法师在断崖的另一端,隔洞口起码有十余米,就算是法师能沿墙飞走,也走不了这么远啊。他们的蹬墙步,极限距离通常是七米左右。

法师看起来衣衫凌乱,对岳阳道:“你的推断没错,那边果然是鸟巢,那些巨鸟在这里饲养后代。我杀了三只,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啊!”岳阳和张立都呆住了,就好像卓木强巴第一次听到吕竞男说杀了森蚺一样。那些巨鸟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亚拉法师竟然说他杀了三只!现在看来,亚拉法师能到这里,已经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了。那样的巨鸟都能说杀就杀,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呢?

张立苦笑点头,反正知道法师很强就是了,自己是绝对打不过这个老人家的。他一指金山,对法师笑道:“法师,我们发现了一座金库啊。这么多金子,这里全是金子!”

法师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接着说了句话,让两人差点没晕过去。法师道:“这是铜。”

“什……什么?怎么可能是铜呢?铜……铜……铜哪里有这么好的颜色?你看到那些光了吗?法师,你看清楚啊!”张立还带着一丝期待。

“法师,这里,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吧?是铜哪里会保持得如此完好?这光亮如新啊!”岳阳也急了。

亚拉法师淡淡一笑,道:“这个,这可以说是古代密法,你们可以管它叫铜合金。怎么说呢,就好比战国时期那种镀铬的剑一样,是一种用来保证铜不会生锈氧化的方法,在我们密教的卷集里有记载,只不过炼制的方法已经失传了。”

张岳二人大受打击,还以为发现宝藏了,结果空欢喜一场。亚拉法师抱起了一根像金锏的棍子,对岳阳道:“如果是真金打造,你认为我能抱起来吗?”

冷静下来的岳阳细细一想,是啊,如果是真金的,那根棍子起码是好几百公斤,那根本就不是常人的力气所能拿起的。他彻底蔫儿了。

“咦?”亚拉法师拿着铜锏,看了一眼已经直挺的雷波,询问岳阳道:“这个人很厉害?”

“不知道,我们进来时他已经被压死在这里了。”张立道。

亚拉法师释怀地点了点头,道:“那就不是他了。我说呢,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你们两人不可能还站在这里。”

“咦?法师,你的意思是?”岳阳敏锐地问道。

亚拉法师看着这个半球洞窟,告诉两人道:“这个地方,在你们来之前,已经发生过一场打斗。”他环顾四周,又道,“这些铜像,或许很早以前就被毁掉了,不过,那场打斗将这些铜像破坏得更彻底了。你们应该庆幸,在那些人面前,你们恐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法师再次凝视手中的铜锏,心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为了争夺金子?不,不可能,以这些人的身手,应该不会为金子动心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分辨不出这些到底是金子还是铜。”

岳阳和张立面面相觑,听不懂法师在说什么。什么打斗,怎么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法师见二人疑惑,将手中的铜锏递给岳阳道:“你看这里,看到了吗?”

法师给岳阳看的,是铜锏上的五个小凹,有大有小,间隔正好似一个人的巴掌。“哎……”岳阳惊奇地将自己的手掌贴上去,那人的手掌比自己的大很多。可以想象那样的一只手,握成拳头该有多大。而且,什么样的力量能在上面留下印痕?“这……这不可能吧,这可是铜啊!难道法师能做到?”岳阳惊呼道。

亚拉法师摇头道:“虽然我不能,但是我知道有人能,人力的确可以做到的。”亚拉法师知道,自己的大力鹰爪功只能捏碎砖石等硬物,但要想在这铜合金上留下痕迹,还是差一点。

亚拉法师放下了铜锏,转而在洞窟里搜寻起来,在那些尚未完全破损的铜像残端处寻找痕迹,时不时停下来,思索一番,仿佛在回忆曾经发生过的那场打斗。亚拉法师察看的时间越来越长,眉头越皱越紧,仿佛遇到了极大的难题。岳阳和张立搀扶着站起来,跟在法师身后察看那些他们没有留意的痕迹。他们看到了印在铜像上的拳凹,还有些极细的划痕,初看就像是铜像的自然裂痕,不过细看则发现,那是极锐利的兵刃在铜像上留下的。岳阳用自己的头发探了探那些裂隙,裂口竟然极深,而表面又是如此光滑,那是什么兵刃造成的?

亚拉法师说得没错,岳阳和张立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打斗痕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打斗,可是从留下的这些痕迹看,那是一场难以想象的激烈搏斗。

亚拉法师起初只是心奇,到后来却是看得心惊,他心道:“这些人的实力,恐怕已经和长老院的长老们相差无几了吧。这些可怕的人,是戈巴族人吗?还是别的什么人?”

“这场打斗,应该发生在几年前,而且,这些人,是从外面来的。”那边,岳阳已经得出了结论,支持他这一结论的,是一枚硬币。那枚硬币被卡在铜像中,因为和铜像的撞击,已经由正圆变成了椭圆,上面的文字他们都不认识,可是却清楚地刻着1985的字样。如果是在亚拉法师来之前发现的这枚硬币,岳阳他们会认为那是被某种专门发射硬币作子弹的武器打出来的,不过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人家用腕力直接扔出来的。张立最是清楚这代表了什么,虽然他们特种兵也能掷飞针击穿玻璃板,可那毕竟是尖锐之物,要将钝形的硬币抛出去撞得变了形,那需要多大的腕力!若非亚拉法师有言在先,他会认为这绝不会是人力所及。

亚拉法师将硬币拿在手里翻转,突然叱道:“咄!”手腕一抖,只听“叮”的一声,硬币与铜像相撞,发出脆响。岳阳赶紧到发出响声的地方察看,只见硬币在铜像上撞出了一道浅浅的凹槽,但它自身并没有变形,而是跌落在铜像下方。亚拉法师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果然,自己的能力只能做到这样了。外面的人,竟然是外面的人!外面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强者?太可怕了,出去后一定要告诉长老院的长老们。

“岳阳!张立!亚拉法师!”这时候,洞口传来了卓木强巴的呼唤。岳阳等人赶紧边跑边朝洞外回应:“哎,强巴少爷,我们在这里,我们没事。亚拉法师也在这里!我们都在这里!”

※※※

吕竞男道:“没绳子他们可过不来。”原来,胡杨队长回去后,吕竞男见到已经有三人看守马索,而那家伙似乎还受了重伤,所以也跟了过来。卓木强巴拍拍自己的头,心急则乱,而放绳子的背包还在台阶上,他让岳阳等人耐心等待,自己和吕竞男回去拿绳子。

唐敏对胡杨队长道:“胫骨好像断了,待会儿得给你上夹板才行。”

巴桑死死盯着马索,那枪口也一直对准了他。马索看起来低着头一动不动,其实一对眼珠一直转个不停,这时见唐敏已经简单地给胡杨队长检查了伤口,赶紧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一张老脸挤出难看的笑容,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道:“姐姐,能不能帮我也,我……我想,我快不行了,这……这血一直流……姐姐,我的好姐姐……”马索涎脸乞怜。若不是知道自己形象不佳,估计他会抱着敏敏的腿,管她叫妈妈。

唐敏面色一红,一个看起来已经三四十岁的男人叫自己姐姐,总觉得怪怪的。她看了看马索,果然,那血渗个不停,一条裤腿已经完全被染红了,马索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唐敏心中不忍,她又看了看巴桑。巴桑铁着脸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个人死活你不要管。马索含着眼泪,一双湛蓝的大眼睛一直看着唐敏,时而会看看自己受伤的大腿,虽然不再说话,但那副模样分明在说,没想到你们也是这样的人,我认命了。

终于,唐敏道:“你过来我看看。”马索将头别向一边,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大男孩,也好让唐敏看见挂在自己脸上的那一行泪。唐敏道:“只要你别乱动,就不会有事的。来,让我看看。”

巴桑皱起了眉头,虽然他的枪口依然对准了马索,可是,唐敏离那人太近了。他在计算,这样子弹穿过那人内脏,会伤到唐敏,如果爆头呢?这么近的距离,子弹会不会击穿颅骨?

唐敏准备卷起马索的裤管,看看他的伤口,突然质疑道:“你的血是冷的?”如果是受伤从体内涌出的血,怎么会如此冰冷?此时,她看见,那双可怜的眼睛突然间露出了凶光。唐敏还来不及惊呼,马索一把抓住唐敏的手腕。唐敏施展擒拿手法翻腕反抓马索,马索手腕再翻又抓住了唐敏,同时,那庞大的身躯,异常灵敏地绕到唐敏身后。那条伤腿,哪里还有半分受伤的样子。

整个过程不过在一瞬间发生,巴桑和胡杨队长都在一旁,竟然来不及制止马索,就看见唐敏的手按在马索的伤口上说了一句,接着马索就已经贴到唐敏的身后,一只手擒住了唐敏双腕,另一只手在地上抓住三棱刀状的石器,刀尖距唐敏的眼珠不过一毫米。

“别……别激动。”马索警告巴桑和胡杨队长二人,“我也不想这位美丽的小姐受到伤害,退后,都退后!你,把枪扔过来!”

巴桑握着枪的手一动不动,反过来道:“你动动试试。”同时,他的手指已经渐渐加力,扳机发出了细微的声音。胡杨队长赶紧道:“别乱来,巴桑!”

马索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有这样的人,赶紧将头藏在了唐敏的脑后。而此时唐敏突然往后抬腿,踢马索要害。马索早有防备,双腿一夹,夹住了唐敏的攻击。见这个女孩不老实,他擒拿手一松,身体微微后仰,朝唐敏的颈部动脉一斩,唐敏晕厥过去。马索又贴了上去,这次是一只手从唐敏腋下架住她身体,另一只手还是拿石刀对着她的眼睛。

巴桑心中一惊,那手法太熟悉了。他们都受过这样的训练,从敌人的动作可以判断出,那绝对是专业级的特种战士。刚才他们完全被马索另一副模样骗了,软弱无力是装出来的,那伤口的血,难道是用那些备用成分血伪装的?看来那把三棱状石器也在敌人算计之内,竟然犯这样的错误!

马索拖着唐敏一步步后退,巴桑步步紧逼,给敌人以心理上的压迫。他不像胡杨队长那样顾及唐敏的安危,只要马索露出一丝破绽,他的子弹将毫不留情。每一个战士在出发前都要做好必死的准备,绝不接受敌人的威胁,用铁和血的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使命,这就是他所接受过的训练。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子女被架在眼前,他也不会有丝毫妥协。

马索也在冒冷汗。六亲不认,铁血无情,这样的敌人无疑是最可怕的敌人。他开始懊恼没有从老板那里更多地了解这群人,不过还好,另一个受伤的大胡子似乎很紧张。“你,制止他!”马索在唐敏身后对胡杨队长发指令。此时他已经退到刚上来的入口处,看了看周围环境,如果从台阶下去风险似乎太大,如果不走,那个矮个子男人不会放过自己。这时,他的眼角扫到一块半圆的石盾一样的东西,足以让自己躺在上面,马索又想到一种逃生的可能。

此时,唐敏已经有苏醒的迹象。马索最后将路线计算了一遍,接着用石刀轻轻刺醒唐敏,将她往巴桑那边一推,石刀掷向胡杨队长。唐敏猛地撞来,巴桑吃了一惊,起码这时候放弃人质并不明智;唐敏在靠到巴桑身上的时候醒了过来,巴桑再次分神;接着胡杨队长被石刀砸了一下,巴桑的注意力又被打散。虽然只有两三秒,却给了马索足够的时间,推开唐敏和扔石刀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接着他就一脚将那半面石盾踢向台阶下,自己飞身扑了上去。等巴桑注意到他的时候,马索已经像冲浪运动员一样,卧在石盾上朝台阶下飞冲。

巴桑不能直接撞开唐敏,他将唐敏放在地上,再来到台阶旁时,马索已经在百米开外。巴桑开枪射击,可惜不能十分准确地击中敌人了。穿着防弹衣的马索,另举了块石头挡在自己头上,听到一阵枪声过后,挥起一只手,向巴桑作了个再见的姿势。巴桑弹夹内的子弹射光了也没能奈何那个远去的敌人,他愤怒地挥了挥手中的枪,同时突然明白过来,从始至终,直到马索离去,他都低估了这个敌人的真正实力。

这时,卓木强巴和吕竞男刚好赶到,听到枪声,心知不妙,接着就看到了站在台阶入口开枪的巴桑和躺在地上的唐敏、胡杨队长。

“强巴拉……我……”唐敏悠悠醒转,看见卓木强巴,眼圈一红。卓木强巴将唐敏的头抱在怀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吕竞男来到台阶外,只见马索的身影已经非常模糊了,询问巴桑道:“那个人就是刚才受伤的那个?”巴桑点点头。吕竞男奇怪道,“怎么回事?”她也想不明白,三个人竟然都让一个受伤且没武器的敌人逃走了。

卓木强巴也来到台阶边缘,看看天空,很快就要黑了,已经没有巨鸟在天上盘旋,于是道:“先把背包拿上来,把张立他们救出来再说。”

卓木强巴、巴桑、吕竞男、唐敏四人走下台阶,才发现背包已经少了两个,不知道是被那个马索拿走了还是被巨鸟带走了。而下面已经没有鲁莫人的叫声,那个马索多半也已经逃了。四人一次将六个背包全数拿了上去,唐敏马上着手处理胡杨队长的伤口。卓木强巴将岳阳等人接了出来,他们准备今晚就在这上面过夜。

巴桑说了马索逃跑的经过,吕竞男叹息道:“是我们轻敌了。”卓木强巴也暗自摇头,如果不是巴桑和胡杨队长亲口证实,他根本就想不到,那样一个人,会突然变成另一副模样。而岳阳他们说起另一起神秘打斗事件,那就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了。那枚硬币,经电脑查询,发现是I国的,现在依然在市面上流通。难道说I国竟然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存在?亚拉法师和吕竞男都很担心,帕巴拉神庙会不会已经被那些可怕的人物找到了?如果那些可怕的人物还在这里面,那他们又该如何应付?那些人可不是像莫金这样简单的对手。而卓木强巴也担心,那些人会不会是唐涛发现紫麒麟之后才来这里的呢?紫麒麟会不会已经被带走了?这一夜,大家睡得都不好。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