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在确认那些鲁莫人已经散去之后,他们离开了遗迹,继续向着雀母前进。这一次,再没有遇到成群结队的鲁莫人,就算零星有一两只,也是迅速逃窜开去。卓木强巴不由想到昨天那种怪异的感觉,难道鲁莫人真的是被什么东西驱赶着向他们发起袭击的吗?

照安吉姆迪乌所说,那处穆族遗迹在共日拉与雀母的中间位置,如此只需半天就可以抵达雀母。可是奔袭了半日之后,依然没看到雀母的影子,前方沟壑渐多,水流四溢,道路泥泞难行,不得不离开崖壁,绕到林中。这一来,在林子里绕行片刻,发现竟然迷失了方向,他们重新绑定红绳,试了好久,总算走出那迷宫一般的树林。令他们惊奇的是,在树林的另一端,竟然有三五十人整齐地列队,恭敬地等着他们!

卓木强巴等人一时愣住了,不知道是敌是友。毕竟那三五十人个个膀大腰圆,赤·裸着的上身更是可以参加健美比赛。特别是看起来好像队长的那位,几乎和卓木强巴等高,但肩比卓木强巴要宽,胳膊也比卓木强巴的更粗。这些人,一看就是勇猛的武士,可是他们又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没有武器,似乎不含敌意。

“你们是什么人?”卓木强巴上前喊话。

“哎呀,尊贵的客人,我们可算等到你们了。”答话者的声音尖尖细细,又故意放嗲,如果是女人的声音还可以理解,偏偏是男声。骤然听到这声音,就连卓木强巴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也猛地打了个冷战。

答话的不是那些武士,而是从武士之中闪出一个人来,身高约不到一米五,大概比多吉高一点,一颗油亮的圆头就像灯泡一样,表示他的身份也是位迪乌。或许他一直站在那些武士的身前,只是和那些武士比起来身材太过矮小,以至于谁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这个光头小矮子憨态可掬地深深哈了一下腰,继续用那令人浑身发麻、汗毛直立的声音说道:“我们可算等到你们了。你们是甲米人,对吧。”光头小矮子的目光在卓木强巴等人的服饰和背包上来回瞄,显然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他似乎很快确认了,笑容满面地抬起头来,那副亲切的样子让岳阳和张立看了很是受用,就像在五星级宾馆享受的贵宾级待遇一样。但是卓木强巴等人却对这种笑容带着深深的戒备,因为就在昨天下午,他们在一名叫马索的人脸上,曾见过相同的笑容。

“是的,我们是甲米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卓木强巴道。

光头矮人继续笑道:“啊哈,我说嘛,早就听说你们要来,特别奉国王的意旨,在此恭候大驾。”那故意做作的声音充满了谄媚,带着阴阳怪气的腔调,总让人忍不住想到电影里的那些坚信自己是女人的男性。唐敏不禁暗想,难道这就是雀母的迪乌大人?这也太可怕了。卓木强巴等人则以为,是别的村民提前到了雀母,将他们的消息带了过来。唯有岳阳觉得,这名迪乌说话很含糊,既没说是什么人告诉他们的,也没说是什么时候。同时,他还注意到这名迪乌的左眼,黑眼仁已经被一团灰色的污浊所取代,他的左眼是瞎的!不过,那脸上动人的笑容足以掩饰这小小的瑕疵,如果他说话声音不那么做作,说不定岳阳还真会飘飘然起来。

小矮子拍了拍自己的光头,又叫道:“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郭日念青,这位是森苏,我们宫廷卫队长。请跟我们来吧,尊贵的客人,我们的王将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你们。”

卓木强巴等人点点头,他们正是要去雀母,如今有人带路自然再好不过。吕竞男悄悄向卓木强巴和巴桑暗示,要他们保持警惕,两人不动声色地作了回应。双方略微作了介绍,郭日念青敏锐地判断出谁是这群人的头目,于是卓木强巴就成了他口中的强巴大人。

郭日念青像迎宾侍者一样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那矮小的体形和稍显笨拙的姿态,使他看起来就像只澳洲考拉,连唐敏也不禁产生了一丝好感。

“哎呀呀!”郭日念青好像刚看到卓木强巴他们的背包,猛拍着自己的脑门道,“请让这些下人来替你们背那些沉重的货物吧。虽然他们都很笨,办什么事都办不好,但是一身蛮力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能为尊贵的客人效劳,将是他们毕生的荣幸。”

“这个,就不用了。”卓木强巴和吕竞男在一瞬间用眼神交换了意见。

“哎呀,这怎么可以?这些本来就是他们下人干的活儿。还有,还有这位客人腿上有伤,这样都不用我们效劳吗?如果让国王看见我们怠慢客人,我们,我们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郭日念青急得六神无主,看起来会被国王责罚得生不如死的样子。

“是啊,强巴少爷,就让他们拿着吧,不然他们没法交代呢。”卓木强巴扭头一看,岳阳和张立早就迫不及待将那沉重的背包交给那些武士保管了,现在反过来帮着郭日念青说话。岳阳一见卓木强巴望过来,得意扬扬地看一眼手中的枪,意思是武器在我们手上,找几个人背包袱有什么不可以的。看他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肯定早就想甩包袱了。

背包交给了那些武士扛着,他们则各自留了一两件防身的武器,跟在武士身后。闲谈中,得知这位郭日念青还不是一位迪乌,他只是迪乌大人的学徒,不过森苏等一干武士都管他叫大人,没想到一个学徒的地位也这样高。他们问起雀母的情况,郭日念青一一作答。不过或许是他笑容和声音的原因,卓木强巴总觉得他的回答不尽真实,转而和森苏聊了起来。对于这个身材比自己还高大的宫廷卫队长,卓木强巴反而更有好感,但与森苏的谈话纯属一问一答,这个壮汉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反是郭日念青脸上一直保持着那标准的笑容,就好像特别锻炼过一般。他周游于众人当中,毕恭毕敬地回答各种问题,看他挪动着两条粗短的腿快速翻走,说不出的滑稽,常常引得众人会心一笑。当卓木强巴他们提出要见迪乌大人时,郭日念青想也不想便满口答应下来,这又让卓木强巴心生疑窦,却说不出来究竟什么地方可疑。他忽然很想念方新教授,要是导师在这里……

穿过密林里的机关阵,翻过横在眼前的小岗,天地之间巨大的转变,让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密林里阴暗的天空陡然明亮,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湖,这是他们在香巴拉见到的最大的湖了,和它比起来,张立遇到玛吉的那个湖泊顶多算个大点的澡盆。湖的正上方是一片瀑布,没错,是一片,不是一道。卓木强巴他们见过的瀑布也算不少了,在美洲遇到的环形梯田状瀑布、墨脱的山涧飞瀑,还有冥河里的银丝根须瀑布,但是要说雄奇壮观,还没有哪道瀑布可以比得上眼前的。由近及远望去,白色飞瀑与整座湖连成一片,白色的浪花卷起千堆雪,飞溅蒸腾的雾气足有数百米高,弥漫整个湖面,仿佛半潭湖水都在沸腾。那已不再是一匹白练光滑如织,也不是逶迤玉龙舞当空,而是数以万亿计的白色流星沿着天地交接的缺口奔腾而下,肉眼可及,地平之线,无不被这雪崩摧山之势的白色大军所取代。

最令人惊奇的是,站在湖边明明感知大地轻颤,湿雾缭乱,却没听到震耳欲聋之声,那声音沿着湖面远远飘荡开去,感觉更像一曲慢慢奏响的远古交响乐。

据郭日念青说,圣域的第二层平台就被这座天然的大湖一分为二,湖的这端是朗布王国,湖的另一端就是雅加王国,这道令人赞叹造物主的奇迹瀑布被他们称为银色的天之落幕,是圣域四大奇迹中唯一存在于第二层平台上的。而瀑布下的大湖叫诺日朗错,生命之海。

就在所有人都惊叹于眼前奇观的时候,吕竞男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她深知,在这种容易让人忘记身处何地的美景面前,通常也是发动袭击的最佳环境,不过,这时那些武士都如木桩一般钉在地上,郭日念青脸上洋溢着熟悉的微笑,没有半点不妥的迹象。吕竞男不禁暗想,是自己多心了?

雀母就建立在瀑布的后面,从那石窟样造型来看,和卓木强巴他们昨天抵达的穆族遗迹应该是同一时期的建筑,只不过没有了外面的墙壁,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粗壮的刺天长矛,看上去更像山壁张开了大口,那排长矛就像是锋利的牙齿。那道口子向后一直裂伸,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些鸟巢连接在一起,向前则钻入了白色的瀑布后方,不知道哪里是头。有数道千级台阶分布崖壁之间,不过他们走的并不是台阶,而是用绞盘吊篮垂直上下。看着那些没有护栏的羊肠台阶,岳阳忍不住道:“这里的确是易守难攻的壁垒,只是上下出入,也太麻烦了一些。”

郭日念青笑道:“为什么要上下出入呢?我们是为了迎接你们这些尊贵的客人,才特意下来的。否则平日,除了士兵锻炼,或者是商人来往,其他人根本就不会上下的呀。”

岳阳奇怪道:“不上下吃什么?”

郭日念青道:“上面很大,我们可以自给自足。”

吊篮缓缓上升,岳阳很快又注意到,这个吊篮正中系绳子的地方不是直接悬在吊篮上的,而是一组动滑轮,而绳子的末端,系在另一组动滑轮上。两组动滑轮间隔约有十五米左右,如此算下来,从地面到雀母,大约有二三十组的动滑轮,这显然又是戈巴族人创造的一个机械奇迹,既解决了绳索长度的不足,又解决了吊篮的起重能力低下。这一点在森苏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据传说,这些吊篮的确是戈巴族人带来的奇迹,不过现在,雀母人已经学会自己制造这样的吊篮并进行了改进,最大的吊篮起重能力是五十头牛。郭日念青暗中狠狠地剜了森苏一眼,似乎在责怪他不应该把这种秘密告诉外人。岳阳敏锐地捕捉到这一表情,同时他也注意到,郭日念青虽然一直笑脸盈盈,但是每说一句都在观察他们的反应。

岳阳心想:“唔,这种小心的态度,是怕怠慢得罪了我们呢,还是有别的用意?不过,我们是初来,难道前天晚上那些敌人来过?不,我们走的是最近的一条路,并且追上了与我们走同一条路的那几个人,其他的人没有地图,而且被鲁莫人追击,体力也不如我们,他们比我们快的几率几乎为零;就算比我们提前到达这里,他们也只会引起雀母人的警觉,他们会不会说当地话还不确定,那么这些雀母人见到我们时就不是欢迎了。如果……”岳阳排除了各种可能性,最后得出结论是,“这个郭日念青,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外交家,应该是国王身边的亲信,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对我们没有恶意。这里山清水秀,不知道有没有另一个玛吉阿米等着我呢?嗯嗯……”

谈话间,吊篮渐渐升到了顶部,卓木强巴等人惊异地发现,供雀母建城的裂缝在下面看不是很大,到了这里才发现,裂缝上下端高度约七十米,进深恐怕得用公里计算,起码在万米以上,两旁的裂宽那更是无法计量。卓木强巴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些裂缝并不是人工制造,而是圣域的第三层平台岩壁形成初期受力不均,造成上下断裂,而形成了第二层平台和第三层平台之间的一个小平台,整个雀母,就是坐落在这处小平台上。

雀母可以称作一座奇迹之城,到处都是戈巴族留下的古文明。平台边缘那一溜刺天长矛,在下面看和普通长矛没有什么区别,到平台上一看,每一根都足有一米直径,刺向天空高低不等,最长的估计有六十余米,最短的也有四五十米,应该是为了防御那些巨鸟而准备的。这些巨矛斜斜地刺向天空,为了保证它们被固定在边缘,埋入岩体的部分起码也要有露在外面这样长,这让他们想起了在倒悬空寺里攀爬过的那些铜柱,天知道这些粗大的柱子是怎么被浇铸出来的。巨矛之间间隔十余米,有护栏,应该是为了防止有人不慎从边缘跌落。巨矛表面光亮如新,发出黄澄澄的光芒,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巨矛已经屹立了千年之久。铜合金,真是一种让人称奇的技术。

而在裂缝的顶端,还能看见一个个圆盘形的东西,就像一面面巨大的镜子,正是那些圆盘,将外面的光引入雀母城的深处,使整座平台几乎保持了同样的光亮程度。据森苏说,以前那些圆盘的数量还要更多,因为有些掉下来,就再也放不上去了,而没有人知道,那些戈巴族人是怎么把这种圆盘放上去的。除了圆盘,顶端还有密布的管道物,用望远镜仔细察看,那些竟然并非什么管道,而是他们在倒悬空寺见到的那种缠绕一切的植物,不过那种植物在这里似乎用作了别的用途。它们的一端沿着裂缝向外生长,沿着外壁爬了上去,应该是直接没入了瀑布之中,随后它们那种奇特的生理特性,使瀑布中的水被汲取到雀母城内,再通过岩壁中开凿的管道沟渠,将这些水引入了雀母城内的家家户户。

再接近平台边缘一点,他们已经看见了转动吊篮的士兵,没想到,吊起他们一行近五十人的,竟然只有两名士兵。随着吊篮一点点高出平台,雀母,这座朗布王国的都城也渐渐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着眼前那广袤的草场,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就是雀母,难怪共日拉村的迪乌大人告诉他们,这里是没有森林、十分明亮,并且不怕共命鸟袭击的地方。这里与穆族的遗迹完全不同,巨大的草甸好似在这里铺上了翠绿的地毯,无数牛羊在草甸上悠闲地啃食青草,远处有成片成片的农作物,其中以青稞和玉米为主,另有蔬菜瓜果,分片种植,井然有序。向左看不到头,向右看不到头,这里完全就是独立于森林之外的另一片空间。

胡杨队长则立刻想起了印加的马丘比丘以及美国的弗德台地,雀母之城简直就像那两处奇观的综合体。向外向下看,雀母之城绝对算得上他们在第二层平台所见到的最高所在,第二层平台上那些起伏的丘陵、绿色的屏障尽收眼底,只站在这王城的边缘,就足以感受到那种雄睨天下的气概;而向内向上看,整座王城依山而建,凿石开窟,鳞次栉比,梯田般高起,庄稼和房屋一环一环交替建造,一直延伸到第三层平台的崖壁之下。举目左侧,则可见生命之海白浪卷岸,飞鸟翔空,天坠银幕,数道彩虹在瀑布后若隐若现,横跨王城天空;放眼右侧,则是密林绿洋,远山渐小,丘壑起伏,构筑成绿色沙堡,林间偶有风袭涛声,与左侧的浪拍海岸汇集成华丽的交响乐章。

若方才在生命之海,带给他们的是震撼心灵的壮阔奇景,那么此时站在王城雀母边缘,享受到的则是一种安详、宁静,天地悠悠,和风习习,那是一种可以净化人心灵的美。亘古山岩,大地泽被,亿万年凝集成了一种禅意,心随风动,意兴潮涌,登临绝顶,俯瞰众山的强者心境油然而生,仿佛人人都化作一尊山岩,沉浸在那份平宁之中,任衣衫猎猎捕风。

便在此时,卓木强巴和巴桑心生警觉,卓木强巴叫道:“小心!”巴桑则闪向一旁,架开身后来袭,同时喝问:“干什么?”

吕竞男在卓木强巴出声的同时就向一旁避开,但张立、岳阳等人就没有那么快的反应了。胡杨队长腿上有伤,自不用说,张立还沉浸在对雀母的赞叹之中,突然感到身后有风声,待想避开时,已经被身后的武士牢牢擒住。岳阳就地一滚,被四五个壮汉扑在身上,也很快被擒。唐敏侧身一避,正好撞入一名大汉怀里,还没来得及发力,就被限制了双手,动弹不得。巴桑马上抽出枪来,却被卓木强巴握住了枪筒。只见那些武士将张立、岳阳、胡杨队长推至身前,唐敏也被森苏反剪了双手,像拎小鸡似的提到胸前,唐敏咬着牙没发出叫声。

吕竞男也已经取出了枪,正面面对着三名大汉,三名大汉不敢过于靠近,也不散开,两方就这么对峙着;亚拉法师则在混乱中失去了踪影,地上躺着四名昏倒的大汉,吊篮外的雀母城内一片喧哗,远远传来追赶之声。

“别动!”郭日念青一改笑容,面目突然变得冷漠狰狞,指着巴桑手中的枪道,“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我们知道,那是很厉害的武器,但是,你们想置同伴的生死于不顾吗?”

一个暗示,张立、岳阳、胡杨队长三人被推至前面,唐敏则被森苏提着,悬在了吊篮之外,只要森苏一松手,就会直坠数百米高空。吕竞男心中一惊,看来对方仅从他们的对话和举止中,就辨明了各自的关系,在第一处奇迹面前并不急于动手,而是让他们放松警惕。这是一场精心算计过的阴谋,难道是这个小矮子导演的?他太狡诈了!

卓木强巴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