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地密码8 > 58.4 交易

接下来的三天倒是安然无事,那位郭日念青大人竟然连审问都没有做,不知道他究竟做什么去了。

第三天,郭日念青才带着一队护卫来到牢房。护卫在四间牢房前站成一排,火把将所有牢房都照得亮堂堂的。

在烛火照耀下,巴桑第一次看清了扎鲁的相貌。这个人很瘦,胡子蓬乱地遮住了大半张脸,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眼窝里,由于长年不见阳光,肤色白皙得好像被水泡过。扎鲁身上还套了铁制的手脚镣铐,他向巴桑无奈地摊开双手,意思是我犯的过错是无法原谅的。

郭日念青扫视了一圈牢房里的人,突然喝道:“张立!”

张立正在呼呼大睡。胡杨队长看了郭日念青一眼,迎接他的是一道凶狠凌厉的目光,带着咬牙切齿的恨,好像要噬人。胡杨队长不知道张立哪里得罪了这位郭日念青大人,心想:“难道是那天张立动了铁链被发现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郭日念青狠狠地瞪了胡杨队长两眼,点头道:“很好!很好!”又来到卓木强巴的牢门前,这次问也不问,直接对卓木强巴道,“说吧,到我们雀母来,究竟有什么目的?”

卓木强巴心道:“开始审问了么?”他答道:“因为我中了上古的大青莲之蛊,来雀母,是想找次杰大迪乌,请迪乌大人化解我身上的蛊毒。”

“嗯?”郭日念青接过护卫手中的火把,伸进木栏以便看得更清楚。果然,在卓木强巴的鼻唇沟,有淡淡的青色痕迹,只是被胡须所掩盖,不细看无法甄别。郭日念青拿走火把,思考了片刻,对护卫递了个眼神,护卫上前把锁打开。张立迷迷糊糊地注意到,护卫开锁时,先用一套奇怪的指法在锁具上敲击了数十下,从锁眼里爬出一条红色、约一指长的蜈蚣。他不由想起那天在黑暗中从自己手上爬过的可能就是这东西,心头一惊,顿时清醒过来。

护卫打开所有的牢门,郭日念青道:“都出来吧,我王要见你们。”

卓木强巴等人对望一眼,看来不像是要接受审问,多半是亚拉法师做了什么,让雀母的王改变了对他们的态度。

森苏带着卫队走在前面,郭日念青则与卓木强巴等人走在一起。没走多久,就听郭日念青在一旁道:“那个,这件事,是我们没调查清楚,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他声音很低,像是对卓木强巴说的,又像在自言自语。

卓木强巴看了看身边不及自己胸口高的郭日念青,心道:“是在道歉吗?难道亚拉法师已经证明了我们的无辜?不,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否则这里的国王不会让这位大将军亲自来道歉的。”不过他是一个生性豁达的人,这几日郭日念青并没有过分为难他们,他也就算了。卓木强巴半开玩笑道:“真没想到,那天来迎接我们的竟然是雀母国的大将军,我们还真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深藏不露啊,郭日念青大人。”

郭日念青听了卓木强巴的语气,松了口气道:“那个扎鲁,当初应该让他说不了话才对。”

卓木强巴道:“那个扎鲁究竟犯了什么事?被关了三年!”

郭日念青道:“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他犯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他转了话题道,“你们的东西,待会儿就拿给你们。那些武器很不错啊,让火药在很窄的空间内燃烧,将小铁球朝着某个固定的方向推出去,以达到猛烈撞击目标的作用。冶铜和铸铁的技术都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是我们以前所没见过的。”

卓木强巴心道:“难怪这个郭日念青三天都没理会我们,原来是研究我们的武器去了。这家伙真够聪明的。”他还是惊讶道,“你怎么会知道?你们不是……”

郭日念青脸上又露出了那熟悉的笑容,道:“甲米人,你们也太小看我们了。根据我们雀母的历史记载,一千多年前,戈巴族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带来了火药的知识。而最近几十年,我们雀母收集到的类似武器也有很多,刚开始还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不过很快就了解了。你们的武器很好,在推动铜球的力量和速度上,都比以前我们找到的武器好了很多。更为进步的是,你们的武器在发射之后,不需要再次手工拉动机关,它可以自己连续地进行发射。还有另外那种武器,将大量的火药填充在一个容器里,引燃之后达到对周围一定范围的破坏,唔,都快赶上戈巴族人的武器了。”

“你……你说什么?”卓木强巴又吃了一惊。听着郭日念青的意思,他们目前的武器还不及一千年前的戈巴族人使用的武器,那怎么可能!

郭日念青道:“是啊,在我们的传说中,戈巴族有更为犀利的武器,比如其中一种叫箭机的,它也能连续发射,但威力却远远大于你们的武器。它可以把披着铠甲的大象打成碎片,你们的武器能吗?”

“哦。”卓木强巴放下心来。看来郭日念青说的应该是香巴拉传说的七种武器之一,那样的传说,他们通常认为有神话和夸大的成分在里面。

在森苏的带领下,他们来到朗布王国的王宫。同样也是在岩壁间开洞筑房,只不过开口比较大一些,和那些戈巴族遗留下的奇迹相比,则显不出任何辉煌气派。森苏只能送到门口,另有士兵通报,郭日念青则脸上挂着笑意站在王宫门口。那道门就是在岩壁上开凿的一个梯形,门框门楣等一无所有,亦没雕饰,倒有被打磨过的痕迹,看来是在戈巴族人的要求下将以前的装饰物去掉了。

这时,通报的士兵已经出来,告诉大家能进去了。

“请吧,尊敬的客人。”郭日念青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就像是锻炼出来的。

朗布王国的王宫离那个“宫”字相差甚远,通往王宫的石头甬道显得又小又窄,两个人并排前行都显拥挤,也没有两步一岗三步一哨的气魄。先沿着山崖并行,然后往里拐,光线有些暗了,两旁有些小石屋,看起来皆不超过十平方米。走到一间大些的石屋前,看样子这就是国王的办公室了,走进去简直让人大失所望,不过是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客厅。一道直径约一米的光柱照进来,让这个房间稍显明亮,岳阳抬头望去,这道光柱正是通过顶端的圆盘状物反射到屋内的。

光柱的后方有一男子盘坐于地,果然,亚拉法师就坐在那人的右下首,而安吉姆迪乌坐在那人左下首。见卓木强巴等人进来,亚拉法师和安吉姆迪乌微笑着向众人打招呼。

郭日念青先向那名男子鞠躬道:“我王,已经将客人带到。”又向卓木强巴等人道,“见了我王,为何还不下跪?”

“嗯,”光柱后的男子道,“客人从远方来,不习惯我们这里的风俗,就不用跪了……为何如此慢待客人啊?请客人坐啊。”

郭日念青看了众人一眼,笑道:“请。”

卓木强巴坐在亚拉法师下首,距离光柱后的雀母王较近,可见雀母王身形微顿,背略弯,头发胡须皆尽花白,看来年纪很大了。

雀母王开口道:“听闻各位客人来自外面,两位女菩萨更是哲金马和仁乃贡赛玛化身,今日得见,实乃万幸。”

其后那位国王又说了一大堆客套话,多是称赞他们以及委婉表达歉意之语。卓木强巴等人听得受宠若惊,实在不明白亚拉法师和安吉姆大人向这位国王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国王的态度转变这么大。

礼节性对话结束后,雀母王说到了正题:“听说诸位尊贵的客人有绿度母之能,携灵丹妙药无数,可以起死回生,给我们朗布王国的村民带来了福音,甚至能治好中了蛊毒之术的人。”

吕竞男道:“其实我们……”

雀母王打断道:“实不相瞒,本王有一事相求,小女……”雀母王慢慢道来。原来这位雀母王子嗣并不多,曾经有个儿子,不过很早就夭折了;到五十来岁才得了位公主,视为掌上明珠,但是很可惜,三年前这位公主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中了黑蛊,按照次杰大迪乌的说法,中蛊者浑身奇痒,而后能触体表结节,再后视力渐渐失明,如今公主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众人这才明白,难怪这个老国王对他们礼遇有加,原来是公主也中了蛊毒啊。不过他们随即又犯了难,这里的蛊毒千奇百怪,他们也没有把握能治好公主,所以这件事不好轻易应承下来。不过雀母王似乎对他们抱有极大的信心,说了许多赞美之词。卓木强巴心头疑惑,郭日念青刚才告诉他,那位扎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并说一会儿他就知道了,难道说,这位公主中的黑蛊,竟然和那位扎鲁有关?

“那么次杰大人呢?连次杰大人也无法医治吗?”岳阳问道。

“唉。”雀母王发出叹息。郭日念青解释道:“次杰大人也不是什么蛊都能解的。由于迪乌大人的蛊术代代口授,以前的很多蛊都失传了,像尊贵的客人们治好的那个万蛇蚀心蛊,次杰大迪乌就无法解除。”

唐敏道:“我们也没有把握。这样,让我们先看看公主的病情,而且,我们还想见见次杰迪乌大人。”

“这……”郭日念青皱眉道,“实不相瞒,见公主殿下没有问题,可是次杰迪乌大人刚刚受了重伤,目前正在静养,不知道他肯不肯见你们啊。就连安吉姆迪乌,也没能得到次杰大迪乌的召见。”

唐敏道:“没关系,次杰迪乌大人受的伤,说不定我们可以医治。”

“啊,是吗?那太好了。”不知为什么,郭日念青这样说着,脸上却殊无欢喜之意。

与国王见面之后,郭日念青归还了他们的背包和部分武器,但是大威力的破坏性武器却没有归还,比如榴弹、手雷、闪爆、单兵火箭筒等等。郭日念青希望他们能够理解,他们也知道郭日念青这样做的用意。随后,他们来到了大迪乌次杰大人居住的地方,这里被开凿成上大下小的倒三角形石门,通道狭长幽深。张立抬眼看,头顶也有圆镜片将光线折射,只是通道里一点光也看不见。作为次杰大迪乌的唯一学徒,郭日念青让大家在门口稍等,自己先行一步进入了通道。没多久,郭日念青出来道:“迪乌大人只同意和卓木强巴以及两位女士见面,为了不打扰迪乌休息,希望三位能分开进去。其他的诸位,不好意思,请跟着森苏去休息吧,我王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晚宴。”

卓木强巴第一个跟着郭日念青走进通道,刚拐一个弯,这里就变得两眼一抹黑,光线被阻断在拐角处。郭日念青伸出那粗短而略肥的小手,握着卓木强巴的手掌道:“跟紧我,两边和头顶的墙都不要触碰,那些是虫墙,很危险。”

“虫墙?”卓木强巴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郭日念青道:“嗯,要知道,迪乌大人居住的房间,哪怕不设守卫,一般人也根本进不来的。”

不知道拐了几道弯,眼前才出现了一丝光亮,借助那一缕微光,卓木强巴看清了郭日念青口中所说的虫墙是怎么回事。头顶有网,无数的蝙蝠倒挂在网上,偶有惊醒的蝙蝠,像黑色纸片在空中翻飞;而两旁的墙更是令人肉麻,无数卓木强巴叫不出名的小虫,统统肚腹向外地被钉在墙上,密密麻麻不留空隙。

那些虫子有四只脚的、六只脚的、八只脚的,竟然全是活的,风一吹,那些小虫纷纷快速地拨动着脚,胡乱挣扎,整面墙就好似活过来一般。看着那些虫体呈现出五彩斑斓的颜色,不用想也知道,要是被它们抓上一爪或咬上一口,后果会怎么样。

进入房间,顿时可以闻见强烈的中药气息,房间的墙上钉着木架,架子上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摆得满满当当。墙体和桌面乃至地板上,都画着神秘古怪的符号,透过光柱可以看见房间里的空气是一团一团的,在屋里飘来荡去,有青色的、紫红色的、幽蓝色的。卓木强巴暗自猜疑,自己在这里待得越久,恐怕寿命就会越短。

次杰大迪乌躺在床上,身上铺着黑色的牦牛毡子,年纪比国王还大,脸上一点肉都没有,如果不是画满了黑色的符号,乍一看还以为是干尸。他向卓木强巴招手道:“过来一点,让我看清楚。”

不知为什么,看到次杰大人那干枯的手,那画满图腾的脸,那双深藏在眼窝中,从黑暗里发出微末光芒的眼睛,卓木强巴竟然有一些紧张起来。那不是危机来临的感觉,而像是,面对父亲时那种感觉。他来到光柱下,竟然无法再靠近。他不明白,为什么看着这位面相好似邪恶巫师的大迪乌,会有面对着父亲时那种紧张和压迫感。

次杰大迪乌眯缝着眼看了良久,点点头道:“叫强巴,是吧?唔,这是大青莲,我年轻的时候用过一次,对那个孩子,太残酷了。虽然他犯了该杀头的错误,可是用大青莲实在是……”

卓木强巴轻轻问道:“那么,迪乌大人能解吗?”他想,或许自己是因为这个而紧张吧。

次杰大迪乌轻轻点头道:“嗯,用蟓蜒能解……”

“可是……”郭日念青一听就急了,道,“次杰大人,那蟓蜒我们只有最后一罐了啊,连王也没舍得……”

次杰大迪乌挥了挥手,面向卓木强巴道:“你也听到了,可怜的孩子。如果你在六七十年以前来,解大青莲之蛊,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如今,解蛊用的蟓蜒只能用最后一次了。对于我们的王来说,这是无比珍贵的东西,如果给你用了,我们的王就不能靠蟓蜒延年益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强巴拉。”

卓木强巴已经听明白了,那个叫什么蟓蜒的,看来不仅可以用来解大青莲之蛊,而且还是类似于灵丹妙药一类的大补品,没有哪个国王不想长寿,他等于是在和雀母的国王抢命。可是,在六七十年前又不是什么难事,这是怎么回事?卓木强巴心中好笑:“六七十年前?我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他问道,“迪乌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放弃吗?”

次杰大迪乌道:“噢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能让我王视为珍宝的公主恢复光明,我想,王是很乐意放弃延长自己的生命而为你解毒的。”

“可是,我们都还没见过公主,我并不确定一定能让公主恢复光明啊。”卓木强巴对这个提议感到很突兀,没想到这位大迪乌竟然会提出这种交换的方式。

“只要你们尽了心,我王是能看见的。”次杰大迪乌将头往前挪了挪,在仅有卓木强巴能看见的地方露出了古怪的神情。郭日念青在卓木强巴身后,也暗自露出思索的神色。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