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迹的雪精灵]

从房间出来,卓木强巴询问郭日念青道:“六七十年前曾发生过什么吗?”

郭日念青道:“六七十年前?哼哼,听说当时两个王国都强大起来,强大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妄图反抗上戈巴族人,竟然出兵攻打第三层,结果全军覆没不说,还导致上戈巴族的报复,十几个部族和村落被灭杀。而其中有三个村落,是王国里唯一知道如何饲养蟓蜒的,他们被灭后,蟓蜒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现在,几乎快绝种了。”

卓木强巴马上将扎鲁说的那次反抗事件联系起来,看来是同一桩。他又问道:“那蟓蜒又是什么?”

郭日念青想了想道:“虫,应该说是虫蛹吧,其实我也没见过那东西是怎么用的。”

走出通道,郭日念青又复返带吕竞男和唐敏进去。卓木强巴提醒她们道:“千万别碰到墙壁,最好也别去看,特别是敏敏。”随后他跟着一名护卫来到另一处大厅。亚拉法师等人都在这里,大家正在畅谈,只是没见胡杨队长。

“胡杨队长呢?”卓木强巴问。

岳阳马上道:“哦,他被送去治疗了。胡队长的腿伤在牢房里似乎有些感染迹象。”这次在牢中,吕竞男的腿伤好了,胡杨队长的腿伤反而更重了。

安吉姆迪乌道:“放心好了,这种伤我们还是会处理得很好的。”

原来果真如吕竞男所料,当天亚拉法师逃离吊篮后,在雀母王城走了一圈,甩开了追兵,直接就回了共日拉村,并请安吉姆迪乌前来为卓木强巴他们作证,加上其他几个村的村民也到雀母来,唐敏和吕竞男她们在共日拉村治好了蛊毒患者的事也在雀母传开。这下,雀母的王赶紧让郭日念青从石牢里请出这些尊贵的客人,自然是希望他们能治好自己女儿所中的蛊毒。卓木强巴也说了他与次杰大迪乌见面的情况,张立道:“这样说来,如果我们不能治好公主的病,强巴少爷岂不是……”

安吉姆迪乌也道:“如果说是蟓蜒,的确是个麻烦的事情,听说很早以前就已经绝迹了,没想到王宫里竟然还有。”

张立好奇道:“蟓蜒究竟是什么?迪乌大人。”

岳阳恍然道:“对了,我记得亚拉法师说过,要解强巴少爷的蛊毒,需要另一种生物,说是已经绝迹了,难道就是这种叫蟓蜒的?”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知道,我也从未见过。要是塔西法师在这里就好了,他好像曾在古籍中偶然看见过那种生物的图画。”

安吉姆迪乌道:“传说中,蟓蜒是那些夭折的孩子灵魂所化,因为还来不及报答母亲的抚育,所以他们不愿意就此离去,而是选择了六十年黑暗的沉寂,只愿换来一天能重见光明,用歌唱来表达感恩的心情。不管是蟓蜒幼虫还是成年的蟓蜒,它们身体都是白色透明的,好像玉石一样,晚上还会发出乳白色的光芒,是一种很美的小虫子!”

“啊!雪精灵!”张立轻呼了一声,想起离别前那个夜晚。这次玛吉要照看那些中蛊的病人,没有跟着前来,张立愈发地思念起来。

安吉姆迪乌道:“嗯,不错,因为它们身体雪白,也有人说那是雪花化成的精灵,过去关于蟓蜒的传说很多,大都是一些悲伤的故事。我也只是听说,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小虫子,据说它们的卵要在地下埋二十年才会孵化,幼虫也要在地底蛰伏二十年才会结蛹,蛹保存二十年才第二次变体,变体后才会钻出地面。在阳光下它们仅有一天的寿命,在这一天中它们会完成飞翔、鸣唱、交配、产卵,然后死去。在老人们口中,蟓蜒的合唱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它们的歌声会净化人们的心灵,驱散疲劳,带来喜悦。它们总是在粮食丰收的时候出现,在我们村口往东,你们经过的月亮湖,以前就是一处它们喜欢聚集的地方。以前的人们,在一年耕种、收获粮食之后,都会聚集在蟓蜒最多的地方,泡上一杯暖茶,坐在梧桐树下,乘着微风,安静地聆听蟓蜒最后的欢歌。它们总是一边歌唱,一边在空中飞舞交尾,交配完成之后,雄蟓蜒就会死去,歌声戛然而止,在余音绕梁之际,它们纷纷自空中坠落,就像雪花一般随风飘散。而雌蟓蜒则带着最后的使命,飞向它们离开地面的地方,将卵产在它们爬出来的洞穴里,六十年后的同一天,生命将再度轮回。这时候人们也怀着丰收的喜悦,沐浴着晚秋白雪,散去回家。如果当年的蟓蜒很多,来年也一定会丰收。据说,听到蟓蜒歌唱的人,一生都会得到幸福。”

安吉姆迪乌叹息道:“可惜,如今的孩子们几乎都没见过蟓蜒了。”

岳阳道:“听你们说来,那蟓蜒好像是野生的吧!怎么会灭绝了?”

安吉姆迪乌迟疑道:“这个,说来惭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某一代的大迪乌发现,蟓蜒的幼虫能化赤毒,吃了之后身轻体健,头清目明。并且它们的味道爽滑,酣而不腻,于是,它们就成了王和贵族们最喜爱的珍馐,甚至取代了牛羊肉成为了餐桌的主菜。经过一代代努力,人们终于发现了能够大量获取蟓蜒幼虫的方法,他们知道了该如何去寻找蟓蜒产卵的洞穴,野生蟓蜒便在那时候开始绝迹。不过还算幸运,那时有几个部族在取用野生蟓蜒的同时,发展了一套完整的人工养殖蟓蜒的方法,从培土、刺穴、取蛹、养蛹,已形成规模,只是没有办法缩短蟓蜒繁殖的时间。而在六七十年前,偏偏出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卓木强巴苦笑道:“我知道了,在六七十年前,两大王朝试图反抗上戈巴族,结果全军覆没不说,还被上戈巴族连夜将出兵最多的几个部族灭了族,而那几个部族正好是会培养蟓蜒的,于是,人工繁育蟓蜒的方法也失传了,蟓蜒从此绝迹。是这样吗?迪乌大人!”

安吉姆迪乌解释道:“据我所知,事实正是如此。从前的王和贵族们,吃蟓蜒能活到九十多岁,就算快死的人,喝上一碗蟓蜒熬的粥,还能多活三五天呢。自从这些秘密被发现之后,一切自然也就发生了。现在,蟓蜒也不能说是绝迹,在野外,偶尔也能听到它们的孤鸣,只是,再也不会有大批蟓蜒的合唱了,那些独自鸣唱的雄蟓蜒,再也呼唤不到雌蟓蜒交配产卵,它们也会慢慢死去,如今的深秋,很寂寞啊……”

六十年黑暗的蛰伏,只为了换来在阳光下一天的欢歌,连这样的生存权利也要被剥夺吗?岳阳突然觉得,这些香巴拉人好可恶,可是反过来想想,难道自己就没做过类似的事情吗?有什么资格去评说别人呢……

“咦?大家怎么了?”这时,吕竞男和唐敏回来了,看到一屋的人竟然缄默不语,露出悲戚的神情,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没什么。”卓木强巴走向唐敏道,“刚才迪乌大人说了个让人伤心的故事呢。”

唐敏仰视着卓木强巴道:“待会儿说给我听。”

吕竞男道:“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们在哪里,待会儿还要去看公主。”

卓木强巴道:“次杰大迪乌的伤势如何?”

吕竞男道:“有一处·子弹造成的贯穿伤,其他几处都为擦伤,他们自己处理得很好,我看,再过几天次杰大迪乌就可以下床行动了。嗯,那个,你的事情,次杰大迪乌也给我们说了,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卓木强巴想说两句感激或是表示友好的话,可是看着吕竞男,偏偏说不出口,只能似笑非笑地看着,终于,还是转过头去,对敏敏道:“你没吓着吧?”

唐敏道:“没有啊,次杰大迪乌虽然相貌凶恶了一点,其实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如果他能直接使用蟓蜒的话,或许都已经替你治疗蛊毒了。”

这时候郭日念青已经出现在门口,对吕竞男和唐敏道:“两位,请跟我来。”

唐敏回望了卓木强巴一眼,道:“放心好了,我们会想办法的。”卓木强巴点头,勉强一笑。

原本,公主金体是不能随便让外人探查的,不过有两位绿度母,自然另当别论。公主的寝宫被六七道直径约一米的光柱照耀着,显得格外明亮,公主阿吉拉姆跪坐在羊毛毡上,安详,端庄,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符合的沉稳。

“我可以相信你们吗?”这是公主的见面语。当得知这些人是来给她看病的之后,她十分的配合,就是一些刺激行为她也竭力忍耐,看得出,这位公主对光明的渴望超越了一切。这位公主非常的瘦弱,脸色是病态的白皙,唇、指等处,亦无血色,看样子再不治疗,恐怕不只是失明的问题,她的身体,太虚弱了。

根据郭日念青的描述,正是那个叫扎鲁的,三年前由雅加王国派来谈判队伍中的一名记录文书,原本以为他只是与公主意外邂逅后,对公主产生痴迷,考虑到两国正在和谈,没有把偷偷去公主后花园朗诵情诗的他逮捕,只是进行了驱逐和警告。没想到他竟然带着邪恶的目的接近公主,不久之后,公主的身体就起了变化,次杰大迪乌查验后断定,那是黑蛊导致的。果然,公主的视力开始渐渐下降,变成了今天的几尽失明。

扎鲁只是一名小小文书,照理他不可能施下蛊毒,郭日念青推测,是雅加王国的大迪乌却巴嘎热将蛊毒下在扎鲁的身上,让他成为带蛊者,当他接近公主时,公主就转承了蛊毒变成中蛊者。可是事后,却巴嘎热说什么也不承认事情与他有关,并且声称自己从未接触过黑蛊,也不会解除黑蛊,江勇扎鲁也咬定自己毫不知情,两国关系险些再次陷入僵局,郭日念青经过多方努力,才维持着今天的局面。扎鲁被无限期关押在朗布监狱,两国的大迪乌合力商议如何挽救公主的视力,不想一直没找到什么好的办法。

吕竞男她们已经从次杰大迪乌那里初步了解了公主的病情变化,还有些细节找到公主印证,公主一一作答。在刚开始时,公主曾有过全身皮肤瘙痒的症状,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唐敏和吕竞男知道,这是典型的异体生物入侵人体后,人体的防御机制作出的反应,医学上称过敏性变态反应。此后公主开始进入消瘦期,说明她体内的营养物质被寄生物所吸收,营养自然跟不上。大约在一年前,公主发现自己皮下有数个包块,挤压略疼,可滑移,跟着就发现,身体表皮下到处都有大如花生、小如麦粒的结节,还能摸到一些条索状物,据女仆说,公主的小便开始呈一种米汤样的白色。

经过各种症状逐一印证,吕竞男和唐敏已经确认,公主所患的是一种寄生虫病,寄生虫卵通过蚊蝇等传播进入人体后,会引起皮肤瘙痒、皮损等,其后在体内繁殖,吸收大量营养,然后死亡的虫尸埋在体内,形成结节,而一些虫体入侵淋巴系统,造成淋巴结肿大和淋巴管堵塞,形成明显的条索状物,导致乳糜尿。

当她们得出这个结论时,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毕竟寄生虫病对现代医学而言,是相对好治疗的病症,如果公主是什么基因变异,她们就只能束手无策了。此外,公主还有很严重的角膜炎,如果再不及时治疗,角膜穿孔后,要恢复视力就难上加难了。

寄生虫导致公主失明的原因,她们还需要查找,首先要确定寄生虫的种属。她们分析,如果是大型寄生虫,早就应该被发现,可见寄生物很小。如果是微丝蚴、盘丝蚴等倒也棘手,还有可能是诸如裂头蚴、绦虫等侵入了大脑,那就更棘手了。

虽然唐敏和吕竞男不是专家,不过幸亏她们有教授的电脑,将各种采集询问到的症状输入电脑,查询可能出现的已知病症,最后电脑上列举出十余种病。当她们看到其中一种的时候,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河盲症!”

她们赶紧又回过头去对照公主的病情,最终确认,公主得的是河盲或是极其近似于河盲的寄生虫病。这种在非洲首次发现并曾大规模流行过的疾病,导致非洲每年约30万人失明!

资料上显示:河盲症,又称盘尾丝虫病,在热带地区流行,以非洲和南美多见,此病经黑蝇或叫蚋蚊的传播,这种黑蝇滋生于急流的小河,故称河盲症。微丝蚴存在于人类的皮肤中,当雌黑蝇吸血时进入蝇体,并在其中发育成为具有传染性的幼虫,再次叮人时传播给其他宿主。幼虫约一年发育成为成虫,并形成皮肤结节。皮肤结节可从几毫米到一厘米厚。结节内成虫可长达一米,蜷缩成线球状,雌性成虫可在深部皮下纤维结节内存活长达15年。雄性成虫在各结节之间移行,并定期向雌虫授精。雌虫和雄虫每天产生数百万的微丝蚴。成熟的成虫产出活的微丝蚴,主要移行至皮肤和侵犯眼睛。

眼病可从轻度视力受损直到完全失明,前眼病变包括雪花状角膜炎、死亡微丝蚴周围的急性炎性浸润(可不引起永久性损伤而消退);硬化性角膜炎,这是一种可引起晶体脱位和失明的纤维血管瘢痕组织内长物;还有可引起瞳孔变形的前眼色素层炎或虹膜睫状体炎,脉络膜视网膜炎、视神经炎和视神经萎缩也可能发生。

让她们感到揪心的是,目前没有什么特效药可以对付这种寄生虫,唯一有良好效果的就是外科手术摘除结节再配合药物治疗。

唐敏握着公主那骨柴一般的手臂,一路摸上去,满是结节和堵塞的淋巴管,一想起每个结节便有可能是一条长约一米的寄生虫,便感到浑身恶寒。吕竞男牵着公主的另一条手臂,询问唐敏道:“怎么样?”

唐敏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摇头道:“外科手术,我可做不了。”

“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只能担任助手,从来没亲自拿过刀。而且,我们的那些手术器械也不完全适用,就算表皮下层的结节可以摘除,那些深层的呢,在关节和内脏里的,根本就不行。”

“这样说来,我们只能先控制角膜炎。不过敏敏,你说为什么公主得了河盲,她身边的人却没有传染呢?”

“我想,是传播河盲的载体,那种黑蝇并不适合在这里的环境生长吧,是有人特意利用……”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认为这是有预谋的行为……”

拉姆公主听到两人改变了谈话的方式,微笑道:“两位姐姐,还是不行吗?没有关系的,拉姆早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或许,这是父王吃了太多的蟓蜒,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

“不,拉姆,不是这样的。我们还需要好好检查一下。”唐敏赶紧回答道。

“真的吗?我可以信赖你们吗?”

“放心,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