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敏和吕竞男一边继续为拉姆检查身体,一边和她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谈话中她们发现,这个公主久居深宫,对王宫外的事几乎一无所知,更别提对圣域以外的事情了,她只知道一些古老的传说和故事,想来也是闲在宫里无聊,听宫女们说的。当拉姆公主听说吕竞男她们是从石牢中出来的,立刻问起了扎鲁的情况。

唐敏和吕竞男很奇怪,那扎鲁不是导致公主失明的元凶么?拉姆公主摇头道:“不,扎鲁是无辜的,我相信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想将一些优美的诗句献给我。我之所以变成这样,一定是因为父王吃了太多的蟓蜒,我是一个诅咒的背负者。”她长长的睫毛垂下眼帘,幽然道,“扎鲁一定因为我吃了不少苦。”

唐敏忍不住心道:“可怜的女孩,因为不忍心伤害任何人而坚信自己是被诅咒了吗?这样心里会好受一点吧。”

她们很容易就和公主畅谈开来。拉姆公主询问了扎鲁的情况,又反复说了一些父王年纪大了,自己因为眼睛而不能照顾,实在很是愧疚,诸如此类的话。唐敏和吕竞男则相继安慰公主,让她心里放宽。可是检查的结果却让她们感到很不安心,因为三维B超显示的结果正如唐敏所预料的那样,这位公主不仅皮下有结节,内脏器官也有。最糟糕的是,在她的颅内有一处结节,压迫着视神经,那才是导致公主视力逐渐下降的真正原因!

这样的结果,让她们无计可施。如果只是皮下结节,她们还可以冒险试一把,可是开颅手术,岂能是从未碰过手术刀的人敢轻易尝试的事情!不过这位公主倒是显得乐观开朗,与唐敏和吕竞男聊了一会儿后,反过来安慰她们两人道:“没有关系的,我的身体早就已经这样了,你们如此尽心地替我检查,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其实,在你们没来之前,父王已经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了,雅加王国已经换了新的大迪乌,那位新的大迪乌据说比以前的却巴嘎热强十倍不止,使者已经派出去了。既然你们说这种病有可能治好,那么,我想一定会好起来的。”

“新的大迪乌?”吕竞男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拉姆公主道:“父王是数天前得到消息的。据说那位大迪乌是一个多月前从第三层平台下来的,大家都在猜测,说不定他和上戈巴族人有什么关系呢。”她微微颔首道,“所以,你们不必太为我的病情担心,至于强巴少爷的事,我会替你们恳求父王的。父王不是一个顽固的人,我想,他不会置他女儿的请求于不顾的。”

唐敏和吕竞男默默对视,目前,也只好这样了。这时,拉姆公主又道:“等我眼睛好了,一定要看看强巴少爷。他一定长得高大英俊,两位姐姐都对他如此着紧呢。”

唐敏和吕竞男都不约而同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她们替公主检查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才走出公主的寝宫。一看到唐敏和吕竞男愁容满面地走了出来,郭日念青脸上立刻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关切地询问道:“怎么样?有办法吗?”

唐敏为难地答道:“我们知道公主得了什么病,也知道该怎么医治,可是我们没有办法。”

听到唐敏这样的回答,郭日念青的脸上露出了又惊又怕、又喜又忧的复杂表情:“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呢?你们知道公主的病,也知道该如何医治,但是却治不好?”

唐敏很努力地解释,才让郭日念青明白,她们没有那样的医疗器械和技术,只是有理论上的答案。郭日念青思考了一番后,对二人道:“我知道你们需要什么,请二位跟我来。”

他带着一脸疑惑的唐敏和吕竞男,来到另一间石屋,取出封扎得很好的牛皮包裹,打开后,里面竟然是各式奇异的工具。那些器械,大多是银或铜合金制造,有的边缘开刃,显得异常锋利,有的带钩,有的形似钳子、剪刀、扳手、锯子、斧头,密密麻麻数量众多。

“这是什么?”看着那些像“工”字形、“T”字形、“土”字形的锋利工具,唐敏和吕竞男都无所适从。她们的第一感觉,这些应该是拷打用的某种给肉体制造痛苦的刑具。

“器械……你们所需要的那种,就是可以切开皮肤、肉、骨头的那种……”郭日念青又解释了一番,唐敏和吕竞男才渐渐弄明白,郭日念青是希望她们用这些奇形怪状的好似刑具的东西,为公主进行手术。

“不,不,不,这个不行,这个怎么能用来切割?不行,不行!”唐敏连连摆手,又是一番解释。

郭日念青总算弄明白了,唐敏和吕竞男连见都没见过这种手术工具,更别提用它们来完成手术了。他叹息道:“没想到,你们和次杰大人所做的,竟然如此相似,难道这就是天意?”

唐敏奇道:“怎么回事?”

郭日念青解释了一番。原来,次杰大迪乌替公主检查身体后,也说过那些结节必须去掉,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掉。那些工具是次杰大迪乌师傅的师傅的师傅……一直传下来的,它们的用法很早就已经失传了。最后次杰大迪乌也只能给公主开具一些药方,说是能延缓视力的衰退,但是不能治本。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郭日念青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是欢喜还是忧虑,或者两者兼有。

吕竞男道:“我们的药物里,现在只有治疗角膜炎的和广谱驱虫药,前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后者对公主的病情没什么效果。很抱歉,这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郭日念青唉声叹气道:“唉,那好吧,我会如实通报我们的王。能够缓解公主的症状也是不错的,就看我们的王会不会格外开恩。现在就看那支去雅加的使者团会不会带回好的消息,说不定我王一高兴,就会同意治疗卓木强巴的病。”

唐敏道:“对了,郭日念青大人,使者团的事情我们毫不知情,既然已经去雅加请那里的大迪乌,为什么还一定要让我们先看过公主的病情?”

郭日念青道:“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王也不会放过的。在得知雅加王朝有了新的大迪乌之后,当天夜里使者团就出发了,可见我王对公主是多么的担忧心切。”

郭日念青将两人带到王宫,两人向雀母王说明了公主的病情。看着老国王忧心如焚的表情,唐敏真有些同情他。最后,唐敏道:“我们的药,对公主的慢性角膜炎很有帮助。只要坚持按我们说的时辰滴药,说不定,公主的角膜炎明天就会有改善。”

一直皱着眉头的雀母王听到这话,眼睛才稍稍一亮,喜道:“好,如果你们真能让小女的病有所起色,本王也会全力救治你们的领头人卓木强巴,绝不食言。”

唐敏和吕竞男也欣喜万分,两人情不自禁地双手相握,总算看到一丝希望。就在两人欢喜的同时,雀母王和郭日念青似乎做了什么交流,雀母王的脸色略有改变,接着询问道:“嗯……本王真的可以相信你们吗?”

唐敏道:“大王放心,明天可以亲自去问公主有没有感觉。”

雀母王点点头道:“嗯,你们可以下去了。郭将军,你留下。”

路上,吕竞男对唐敏道:“有没有觉得拉姆公主和那位雀母王不大对劲?”

“嗯?没有啊?”

“我觉得,阿吉拉姆似乎想暗示我们什么。她多次提到她父亲年迈,反复地问我们是否值得信赖,感觉就像有什么话还未说出口一样。”

“你多心了吧,教官。对于公主来说,我们只是外人而已,她常年幽居深宫,自然小心谨慎。刚才雀母王也说了同样的话,难道他也有话不敢对我们说?”

“或许是我多心了。”

唐敏和吕竞男回到休息室,胡杨队长也回来了,他腿上的伤重新包扎过,做了妥善的处理。唐敏检查后发现,这些雀母人的医疗水平并不比她们低。

“河盲症,真的有这么难治么?”听完吕竞男和唐敏说起拉姆公主的病情,岳阳仰头靠在墙壁上。

唐敏道:“必须要做手术,那个压迫视神经的结节还在生长阶段,一旦完全阻断,那就是不可恢复的永久性视力损伤。可惜这里根本就不具备手术的条件,开颅显微术必须在三甲医院才能开展。”

亚拉法师则问道:“关于那个使者团和雅加的新大迪乌,还听到什么消息吗?”

吕竞男摇头道:“看来他们也是几天前才得到消息的,知道得并不多。看来,雀母王的态度究竟如何,得等到明天才有结果了。”

“为什么?”张立问道。

唐敏解答道:“那些眼药对急慢性角膜炎,在短期内的效果是很明显的,只要公主按时滴眼药,明天就会见效果。”

第二天一早,雀母王就邀请一行人共进早餐,这让大家喜出望外,说明眼药水有了效果,雀母王的态度正在进一步转变,强巴少爷体内的蛊毒有望解除。

餐厅内,雀母王坐在正座,一直笑吟吟地看着大家,公主也被宫女搀扶着在一旁坐下。桌上摆满了琳琅的食物,对这群天天靠吃太空饼干过日子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顿丰盛的早餐。

“请吧,千万不要客气,这只是为了表示一下对你们的感激。”雀母王微笑道,“今天早上,我的女儿告诉我,她感到眼睛格外清爽,似乎又能模糊地看见一点东西了。你们带来的灵药果然很有效,对此,我十分的感激。”

席间,雀母王对一行人赞不绝口,说亚拉法师道行高深,胡杨队长睿智,张立、岳阳英俊帅气,卓木强巴、巴桑成熟有魄力,唐敏、吕竞男自不用说,那是仙女下凡,但就是绝口不提蟓蜒的事。

眼看就快散席了,唐敏终于忍不住问道:“嗯,尊敬的大王,这个,你看强巴拉他,他的那个蛊毒……”

“啊……鼓?尊敬的客人也听说了我们的蒙筒战鼓?那可是我们战场上的利器……”

“尊敬的大王,她说的不是蒙筒战鼓,是我们这位队长,卓木强巴身上中的蛊毒。次杰大迪乌说他需要贵国特有的蟓蜒才可以治愈,你答应过我们,只要我们对公主的眼睛有所帮助,也会帮助我们治疗强巴少爷的。对公主的眼疾,我们已经尽力了,对强巴少爷的病情,不知道大王准备如何帮助我们?我们需要您的答复。”这个雀母王太可恶了,吕竞男不想和他假客气,直接把话挑明了。

“父王!”连拉姆公主也愠怒地对着雀母王的方向。

“啊……哦呵,哦呵,你们瞧我这听力,老啦,老啦!”雀母王笑道,“是这样的,尊敬的客人,你们听我慢慢说……”

就在这时候,卫兵通报,郭日念青求见。雀母王佯怒道:“他不知道我和尊敬的客人在进餐么?这个时候有什么事?”

卫兵小声道:“是有关使者团的事。”

“哦,”雀母王站起来道,“让他进来。”

郭日念青快步上前,附在雀母王耳边说了几句,瞟了卓木强巴等人一眼。雀母王皱起眉头,不安地打量着卓木强巴他们,看得卓木强巴等人心慌意乱。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可是,那个使者团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果然,雀母王听完郭日念青的耳语后,不安地交叉握着双手,苦着脸道:“哎呀,尊贵的客人,我,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刚刚我们派去雅加的使者团回来了,他们带回来一个消息……嗯,雅加的新大迪乌同意医治小女的眼睛,但是,他的条件是,要我们的蟓蜒!”

“啊!”“什么?”岳阳和张立几乎同时叫着跳了起来。“难道你们想反悔吗?”“这算怎么回事?”两人又同时怒斥道。

郭日念青赶紧用他那独特的艺术腔调说道:“尊敬的客人,请息怒,请息怒。这个消息,我们也是刚刚才得到。”

雀母王摊开双手,无奈道:“尊敬的客人,这也是一件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你们看,这……”

拉姆公主得知事情与她有关,也保持了沉默。雀母王让宫女扶着她回去。

胡杨队长暗忖:“竟然有这么巧的事?难道是事先安排好的一场戏?不像……”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们不来,就没人想到蟓蜒,我们一来,大家都抢着要!”岳阳留不住话,已经直接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就看见亚拉法师在瞪他。

果然,雀母王和郭日念青脸色都不好看。过了一会儿,郭日念青先反应过来,那不男不女的音调柔柔腻腻道:“哎唷,尊敬的客人,你们想来是误会了。事实上,这蟓蜒能治百病、延寿健体,在雀母和雅加王朝人人都知道,谁不想要得到蟓蜒啊,只是他们雅加王朝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如今新的大迪乌自然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也知道我王对公主的疼爱,向我们索取也很正常的。”

“可是……我们先来的……”

“可你们也不能彻底治好公主的眼睛啊!”

“你……你们……”双方陷入了僵持。

唐敏轻轻拉着卓木强巴的手,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卓木强巴安慰道:“命运喜欢捉弄人,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这事好了。”

巴桑悄悄询问道:“杀光他们,抢过来?”

卓木强巴赶紧摇头。

“那位雅加的大迪乌,他敢保证治好公主的眼睛么?不能吧,他连公主的面都没见过。”胡杨队长一针见血,指出问题关键所在。

“是啊,如果他只是想骗你们的蟓蜒呢?”岳阳赶紧跟上。

雀母王揉着额心的皱纹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为了我的女儿,我只能试一试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是不会顾惜任何宝物的。”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和刚才在餐桌上提到蟓蜒就支支吾吾的雀母王判若两人。

郭日念青也在一旁道:“因为那位大迪乌腿伤很重,无法行走,所以我们会先送去公主,然后我们会和他们定下神圣盟约,在他们的大迪乌没能看好公主的病之前,就拿不到蟓蜒。”

张立冷哼一声,心道,什么神圣盟约?如果雅加有足够的军事实力,什么神圣盟约也没用。如果雅加就拿你们的公主来要挟你们,你敢不用蟓蜒去换人?

这时,亚拉法师开口问道:“那位雅加王国的新大迪乌叫什么?”

郭日念青道:“嗯,这个不清楚。雅加人都称他为戈巴大迪乌,因为听说他是从第三层平台下来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