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拉法师继续问道:“你们知道那位新任的大迪乌是什么时候到雅加的吗?比较确切的时间。”

郭日念青凝眉道:“我们只是听说,戈巴大迪乌是一个月前到达雅加的王帐,目前他们就驻扎在日马加松。在更早以前是在亚日,是牧民最先发现了他,当时这位大迪乌伤得很重,他自称是从第三层平台下来的。”

亚拉沉吟不语,似乎在思考什么。雀母王略显关怀道:“不是我不愿意用蟓蜒来挽救卓木强巴的生命,只是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本王……唉……”他重重地叹息。

郭日念青的独眼眼珠一转,在一旁媚气道:“蟓蜒就只有那么多一点,要分肯定是不够,除非……”

“除非怎样?”

“除非你们自己去和戈巴大迪乌商量,看他肯不肯让出。”郭日念青极力掩饰着笑意。

“狗屁胡扯!我们怎么去和雅加的大迪乌商议?”胡杨队长怒道。

这时候,亚拉法师起身,鞠了一躬道:“尊贵的王,如果,我们能从雅加请到并说服那位新的大迪乌,是否愿意用蟓蜒来治疗我们的领头人呢?”

“啊?”雀母王惊讶地走近法师,似乎不敢相信亚拉法师竟然敢应承下来。他激动道:“你……您是说,能把戈巴大迪乌请过来,请到这里?”雀母王同样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去雅加,战后两国关系并不好,如果能把那位大迪乌请到这里,那情况将会大大的不同。

其他人都惊愕地看着亚拉法师,很明显,这只是郭日念青讥讽他们的一句话,亚拉法师难道竟然当真了?郭日念青脸上的暗笑则变成了猜疑。

“是的,我们愿意去试试。”亚拉法师平静道,“只是大王愿意和我们缔结神圣盟约吗?”

“法……法师?”“亚拉法师?”

雀母王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亚拉法师,他良久才下定决心,咬牙道:“好,如果你们真能请到雅加的大迪乌到这里来替本王的公主看病,而戈巴大迪乌又不要蟓蜒作酬劳的话,这些蟓蜒本王自然用来给卓木强巴治疗。本王愿意和你们缔结神圣盟约!”说着,伸出了一只手。亚拉法师也伸出一只手来。

郭日念青这时候尖声道:“慢着。”他来到雀母王和亚拉法师当中,在雀母王耳边小声耳语。雀母王脸色阴晴不定,时而点点头,随后抬头询问亚拉法师道:“你们是外来人,我怎么能相信你们确实会遵守神圣盟约呢?如果那位雅加的大迪乌有别的办法可以治疗卓木强巴的病呢?如果你们没有请到戈巴大迪乌,反而得罪了他,使他不愿意给小女看病了呢?嗯……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本王不能轻易相信你们啊。”

面对突然的变故,亚拉法师竟然有些失控,至少他眼里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杀意,郭日念青突然感觉到光头头顶有一阵凉意。法师很快克制下来,平静道:“那么,我们该如何做才能让您相信呢?”

雀母王没有答话,却望着郭日念青。郭日念青又用手遮着脸在雀母王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雀母王点头道:“嗯,我们可以缔结神圣盟约,但是你们不能全去,得留下人质,并在我们限定的期限内将戈巴大迪乌带回来。否则,你们的人质将作为对天不敬的贡品,你们看,如何啊?”

“这样的条件也太苛刻了吧!如果你们限定的时间太短,或是戈巴大迪乌确实有不能离开雅加的理由呢?这样也算我们违背盟约吗?”吕竞男针锋相对道。

“这个……”雀母王想了想道,“这个你们放心,本王限定的时间一定合情合理。如果戈巴大迪乌确实无法离开雅加……嗯,如果确实不能,这样好了,只要你们能在规定的时间返回,并带回戈巴大迪乌确实不能前来的信物或证人,就不算违背盟约好了,如何?”

面对雀母王作出的让步,吕竞男思索片刻,看着亚拉法师。

岳阳和张立赶紧询问亚拉法师:“我说法师,这个能行吗?是不是太冒险了一点啊?我们连雅加的那个日马……加松在哪里都不知道。”

“是啊是啊,而且那个老乌龟开出的条件摆明了对我们不利啊。要是我们不能按时回来,他要拿我们的人开刀啊!”

“我不同意。”

亚拉法师闻言吃了一惊,愕然地望着卓木强巴,只听他道:“我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留在这里做人质。如果说生死有命,我不强求,我怎么能用你们中任何一个人的性命来冒这个险?”

亚拉法师淡定道:“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我说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做到,也不愿意赌一把吗?”

岳阳道:“嗯?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亚拉法师,你……”

唐敏则对卓木强巴道:“强巴拉,这或许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放弃?要是……要是你真的……那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呀!”她嘤嘤地小声哭泣起来。卓木强巴捋着唐敏的头发,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亚拉法师道:“哪里有人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哪个人的生命不是父母天地所赐?这样的决定是否太草率了一点?不要被事物的表面所欺骗,不要因情感的冲动而决断,在集体的面前,大家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张立道:“是啊,强巴少爷,我们这么辛苦跑了这么远,其中一个目的不就是为了治好你的伤吗?如果是我,我会赌一把。”

岳阳道:“如果法师真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我看行。”

吕竞男道:“我们应该试一试。”

敏敏泪眼摩挲地看着卓木强巴。巴桑也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都没必要到这里来。”

卓木强巴心中百味杂陈,看着眼前的队友,又想起了那些被黑暗埋葬的人,突然感到深深的负罪。可以说,他们都是因自己而亡,临行前所许下的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自己完全没有做到!

这时,胡杨队长对着卓木强巴道:“你们去吧,我留下来!”

卓木强巴心中一震,失声道:“胡杨队长!”

大胡子咧嘴一笑,道:“不用那么夸张的表情,好像是生离死别似的,只不过是分开两三天时间。我腿上有伤,正好这几天休息一下,偷个懒,哈哈。”

卓木强巴静默在胡杨队长面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胡杨队长拍拍他的肩,道:“别忘了,你答应过大家,要带大家找到那地方,还要把大家安全地带出去。要是你倒下了,你怎么完成你自己的诺言?老方头就你这么一个好学生,要是把你丢在这儿,回去他不找我拼命啊?”

“可是你……”

“放心吧,你忘了,我的命硬,我是胡杨啊,啊哈哈!”

卓木强巴环视大家的脸,那一幕仿佛又回到了刚躺回医院的病房时,一张张执著而充满笑容的面孔,熟悉得令他心颤,那时大家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忆犹新。

“强巴少爷,你说过,你是从来都不会放弃的。在最危险的时刻,你没有放弃我,并让我坚信,你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所以,请你,不要放弃自己啊!”

“强巴少爷,你总是帮我们把包袱一起背了。别忘了我们是一个整体的,再大的苦难,如果你扛不起,我们一起扛。”

他的眼帘模糊了,在众多人影中,一个清晰的身影脱颖而出。那是一双明亮动人会说话的大眼睛,一张清纯无瑕的面容,那微微的笑,那恳切的声音:“哥哥,不要放弃啊。”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放弃的……”

“好!强巴少爷答应了!”岳阳一声大叫,把卓木强巴唤了回来。

卓木强巴迟疑道:“我,我说了什么吗?”

岳阳道:“强巴少爷刚刚答应我们,说你不会放弃的,你不会自己不知道吧?”

卓木强巴看着敏敏,那破涕为笑的脸庞好似雨后梨花。他对着心中另一个她暗道:“谢谢你,妹妹。”

亚拉法师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他转向雀母王道,“我们同意你们的条件,约定盟誓吧。”

雀母王看了郭日念青一眼,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来。亚拉法师抓住卓木强巴的手,让他与雀母王击掌为誓。

掌约之后,郭日念青在一旁阴阴地问道:“你们,派谁留下来做人质啊?”

胡杨队长挺身而出道:“我留下来做你们的人质。”

郭日念青一皱眉,在雀母王耳边“嗦嗦嗦”地低声念叨。雀母王直点头,然后道:“那不行,一个人不行。”

“什么?你们不要得寸进尺啊!”

雀母王伸出两根指头道:“最少要两名人质。”

郭日念青的独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唐敏。敏敏心中一动,马上明白过来,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对卓木强巴至关重要的人,一定要让强巴拉有必须回来的理由,以郭日念青的精明,其他人的分量都不够,他是要让她留下来。就在岳阳和张立还在吵吵嚷嚷时,唐敏鼓足勇气道:“我也留下来。”

“敏敏!”卓木强巴抓住唐敏双肩道,“你说什么呢?”

唐敏淡淡笑道:“我也留下来。”她的手掠过卓木强巴的发际,轻柔道,“胡杨队长的腿伤还没好,他需要人照顾,他的古藏语说得又不好。而且,我留下的话,你就能更快地赶回来了,是吧?”

卓木强巴扭头一看,正看到郭日念青的冷笑。他明白了,将敏敏留下来牵制自己,才是那个郭日念青的真实意图,他非常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换别的人都不行。而且敏敏说得也没错,如果她也留下照顾胡杨队长的话,那么他们的前进速度将会提高很多,虽然每次行动中敏敏从未掉队,但她的体力始终是队伍里最差的一个。

卓木强巴只是没想到,这次敏敏竟然会主动提出来,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看来,敏敏已不是那个离开他三两天就要伤心得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她已经成长为懂得真爱的女人了。

他看着那张清秀的脸庞,那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仿佛听到妹妹的鼓励:“哥哥,要加油哦!”两人四目相对,深情无限。

张立盯着雀母王冷冷道:“这下满意了吧?”

雀母王扭头去看郭日念青。郭日念青竟然又将嘴贴在了雀母王的耳朵上叽咕叽咕。雀母王就像喝醉酒的鸡一样频频点头。巴桑把拳头捏得格格直响,如果身边有武器,他老早就开枪了。

郭日念青说完,又退到一旁,好像这事儿和他毫无关系。雀母王清清喉咙道:“还有一件事情,因为我们的使者团已经和戈巴大迪乌进行了协商,如果这次再去,就得给他们一个回复;如果只派一个随从给你们指路的话,又显得对雅加王国不够尊重。所以,这次我们的人不跟你们去。”

“你说什么?我们连路都找不到,你让我们怎么去?”岳阳一听,高声叫道。

雀母王不以为然,道:“本王只是说我们雀母的人不跟你们去,可并没说不给你们指路啊。将会有一个熟悉雅加环境和地形的人指引你们前往求见戈巴大迪乌,就是与你们同在一个石牢待过的江勇扎鲁。他已经关了三年了,留着也没什么用,本王将特赦他,作为被释放的囚徒带你们回家。因此,这次的事件,将是你们与戈巴大迪乌私人之间的事情,与朗布和雅加这两国没有丝毫关系,你们明白了吗?”

岳阳冷笑道:“原来是这样,这倒是撇清了。”

亚拉法师对卓木强巴点头道:“可以接受。”

雀母王又回望郭日念青一眼,郭日念青暗暗点头。雀母王这才如胜利者一般说道:“那好,就按照我们所说的。本王的使节团从出发到回来,前后总共用了三天时间,考虑到你们还要去说服戈巴大迪乌,本王给你们多加一天,四天的时间应该够用了。至于人质的事情,就是这位绿度母和这位受伤的勇士了,本王的女儿,还要请姑娘多加照看呢。”

回到休息室,岳阳和张立依然显得愤愤不平。岳阳恨道:“原本好端端的事情,被他说几句话,就搞成这样了,真是气人!还有那个雀母王也是,反复无常,自己都拿不定主意,当的什么王嘛。”

安吉姆迪乌打圆场道:“好了好了,郭日念青大人可是我们朗布王国的守护神,不能因为他用计捉住了你们,关了几天,你们就觉得他是一个卑鄙奸诈的小人吧。”

“不,”胡杨队长道,“那个郭日念青不简单。虽然表面上看他每一次出谋划策都是为了雀母王的利益着想,可我总觉得他包藏祸心。至少他给我的感觉是,他的所作所为,总在故意针对我们。”

“但是没理由啊!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和打伤次杰大迪乌的人不是同伙,而且我们和郭日念青既无新仇,也无旧恨,他总不可能一看见我们就讨厌吧!难道说,因为第一次见面我们嘲笑过他的体形,他记恨在心?不可能啊,那天见面,我们也没有故意羞辱嘲笑过他啊!”一提到困惑和问题,岳阳就开始认真思索。

安吉姆迪乌笑道:“郭日念青大人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他善于谋略,百战百胜,能够让我们和雅加王国在激战中达成协议,带来今天的和平,他是功不可没的。他的胸襟和气量,怎么会像你们说的那样狭小。”

张立不服气地道:“那他为什么老是针对我们?还出些鬼点子尽干坏事。”

“也不能说是针对你们吧!”安吉姆大人道,“正如刚才胡杨队长所说,郭日念青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雀母的利益着想。他和你们见面不过一两天,认识不深,但你们带来的武器又让他不得不警惕,如果说你们要想帮着雅加,对我们朗布不是极大的威胁么?”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以及岳阳几人同时恍然,他们竟然都没想到这方面去。虽然他们只拥有常规武器,但是就像巴桑说的,只要子弹够用,杀光这里的人也不是没可能,只是他们从来没想过而已。但是一想起郭日念青的相貌和说话时的那种腔调,越想越可憎!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