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者]

牛二娃在林中狂奔,心中在呼喊道:“没想到,机会终于来了!哥哥,我能替你报仇了!卓木强巴,这次你必须死!”从小到大,不管打架,还是偷东西,都和哥哥一起,四处流浪。哥哥就是自己半生的依靠,兄弟两人一直在生死边缘徘徊,因此,杀了哥哥的卓木强巴,他必须死!至于他们兄弟俩做的违法的事,杀过的那些人,牛二娃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他的逻辑很简单,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生存。只要是为了生存,那么所做的一切便都是合理的!挡在他们前面的人就该死,拖他们后腿的人也该死,但是哥哥不能死!只有哥哥不能死!卓木强巴!卓木强巴……

※※※

“哇,不要那么快,不要那么快!”扎鲁死死抱着卓木强巴的腰,大声呼叫着。对于从未接触过飞索的人来说,那种急速飘荡的感觉绝不仅仅是刺激,更多的是恐惧。卓木强巴等人借助林间环境,翻腕,扬臂,就像杂技团里的高空荡秋千,从一个秋千荡向另一个。如今他们对飞索的性能都已经很熟悉了,只是苦了扎鲁,一看到那迎面飞速撞来的大树,就吓得他不敢睁开眼睛,更别说指路了。不过,在高速飘荡的过程中,岳阳依然能清晰地辨认车辙的方向。

岳阳轻轻地飘落下地,对身后的人道:“车辙在这里分成了两条印迹,我们走哪条路?”

卓木强巴等人也纷纷落地,卓木强巴对岳阳道:“查王帐的大车痕迹和多数重骑兵走的路径。”转头对扎鲁道,“这两条路通哪里?”扎鲁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正兀自发愣。

岳阳勘测后道:“王帐走的左边。”

“这,这是往加琼方向的路。”扎鲁总算回过神来。

卓木强巴道:“大迪乌和你们的王会分开走吗?”

“不会,王的安全至少有一半是靠大迪乌来负责的,所有护卫加起来也不及大迪乌给王带来的保护。”扎鲁肯定道。

“但是,如果他们故意不坐王帐的大车,而改乘小车离开呢……但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也可能没有换车……”张立道。

巴桑骂道:“废话!”

岳阳道:“问题不在这里,关键是他们为什么要突然撤离日马加松?难道是和我们的到来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恐怕就是郭日念青搞的鬼。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上,他为什么如此忌恨我们?到底我们哪里触犯了他的利益?”

吕竞男对卓木强巴道:“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些了,到底走哪条路?你拿定主意没有?我们不能分开来追击。”

卓木强巴望向亚拉法师,亚拉法师点头道:“嗯,我们只是来请雅加的大迪乌,如果和雅加的军队发生冲突就不好了。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大迪乌,或许自有分晓。”

卓木强巴道:“游牧民族,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迁徙路线和势力范围,其他部族不得入侵和干涉,但是联盟的王可以制定和修改迁徙的路线和时间,如果他要修改的话,是否会派小股部队去通知其他部落呢?”

扎鲁道:“啊,对,王会派出使节团通知其他部落已修改了迁徙的时间什么的。”

卓木强巴看了看王帐留下的车辙,整齐有序,马蹄错落有致,肯定道:“去加琼!走吧,扎鲁……”

扎鲁脸色一变,近乎哀求道:“这次别那么快了,好不好?”

※※※

牛二娃在林中狂奔,他感到热血开始沸腾。“哥哥啊,这次一定……一定!替你杀了卓木强巴!”突然,他停了下来。风带来远方的消息,便携拾音器成百倍地提高了他的听力,加上特殊的训练,使他能分辨两公里内老鼠活动的声音。如今风中的信息是:有物体在林中高速移动,比自己的速度更快,从树枝和摩擦声可以听出,音线呈波浪形起伏,那不是在地上跑动的声音,是什么东西在跳跃,还是飘荡?是飞鼠吗?不,块头很大,但不是猩猩,这附近都没有猩猩。声音越来越近,不止一个,有四、五、六、七、八……不,七……六……六个!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却巴的声音出现在耳边。牛二娃马上选了一处有利地形,作好伪装,眼睛凑上了电子瞄准系统……

※※※

卓木强巴等人正在林中飞荡,根本没有察觉危险就在身边……

卓木强巴的身影出现在了电子瞄准系统的十字架内,牛二娃甚至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一根胡须。他舔舐着嘴角,枪口随着卓木强巴的移动而移动。“哥哥,你等着,马上就好。我应该让他立即毙命呢,还是让他受尽痛苦的折磨?”他手指一紧,“嗖”地一颗子弹蹿了出去。

前面吹来一阵大风,卓木强巴正眯缝着眼在风中寻找可以支撑飞索的树干,突然,一道火线从自己眼前掠过,好像夜空流星。怎么可能?是错觉吗?可是紧接着,身边的树干弹射出一些树屑,刺在自己的脸上。卓木强巴转过头去,那树干上,像是被小刀撬起一块,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

同时,巴桑感到心头一凉,就好像有人用冰刀轻轻地划过自己的胸口,他正觉得奇怪时,只听卓木强巴大声道:“敌袭!”

六个人同时收索,很快落地,藏入低矮的灌木丛。扎鲁惊恐地看着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从他们的表情知道事态很严重。

“该死的风!”牛二娃咬牙。风的阻力减缓了卓木强巴他们飘荡的速度,让子弹从卓木强巴身前掠了过去。他枪口向下,继续搜寻着目标。

岳阳看了看树干开花处,道:“子弹是从西面侧风位射来的,他在我们左手方。这种威力的子弹应该是狙击手,距离我们至少五百步外。”

张立取出电子望远镜,搜索了片刻,道:“看不见目标。”

此时的牛二娃身上插满了树枝藤条,脸上用污泥涂抹,粘着树叶,只有一双眼睛和黑洞洞的枪口暴露在外,别说相隔数百步,就算从他身前过,只要他不动,也无法发现他。

张立调整着望远镜,往扎鲁方向挤了挤。扎鲁惊魂未定,一碰就倒,身体压在一株植物上。“趴下!”吕竞男一下子把扎鲁按趴在地上,一道火线无声无息地从扎鲁刚才的方位穿了过去,在树叶上留下一串圆孔。

“怎……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扎鲁看着树叶上的圆孔,迟疑道。

巴桑冷冷道:“不要乱动,你会死的!”扎鲁吓得魂不附体。

岳阳道:“枪法很准,稍有异动他都能发现。奇怪,狐狼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人物?”他说着,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顺手一扔,石头砸在旁边一株植物上。只听“嗒”的一声,子弹竟然将落地的石头撞飞了!

张立愕然道:“不会这么准吧!”

岳阳道:“运气。不过他一定用的低倍瞄准,否则不可能监视到这么大范围的动静。对了,我们不是有雷达吗?测测他的位置在哪里。”

张立道:“雷达只能监测动的物体。”

岳阳道:“只要他开枪,就有动的物体。”张立明白过来,开始从背包里取出小型雷达。

牛二娃眼睛一眨不眨,仿佛连呼吸也停止了。此刻他的心情无比亢奋,那是一种猎人看着猎物进入陷阱的兴奋,虽然如今没有大的响动,听不到声音,但是对方的大致范围他已经锁定,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毫不犹豫就是一枪。“刚才那两枪都没见血,哼,试探我的位置?我的伪装根本无懈可击,想找到我,别做梦了!嗯,又有动静,那是个什么东西?哦,原来是我们的装备。看来他们已经捡到一些莫金给我们的东西,难怪……”牛二娃又开了一枪。

“啪!”张立呆住了,雷达还没举过头顶,就被一枪击碎,这是什么枪法?

吕竞男道:“单发射击,同一位置,敌人只有一个,你们待在这里不要动。法师。”亚拉法师点点头,和吕竞男一左一右悄悄后退。

“嗯,怎么没动静了?”牛二娃盯着瞄准器,产生了疑惑,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依然一动不动地瞄准着。他知道,狙击手和被狙击者之间,本来就是一场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较量,谁更沉得住气,谁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这里潮湿冰凉,又多爬虫,我看你们能忍多久?”牛二娃正暗自猜想,忽然,拾音器传来细微的窸窣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的方向靠近。

“绕道后袭,哼,就知道你们会来这手,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礼物。”牛二娃的左手握住了一个引爆器,在地线的另一头是一枚闪爆弹,只需他一按,那个假伪装人就会给偷袭者一个惊喜。“是从左后来的,在树上,不……还有声音,动作好轻,几乎无法听到,在右后方,哦,打算包抄我么?他们停下了,好极了,他们发现了礼物。”牛二娃的手静静地握着引爆器,只等敌人离开树梢的声音。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在树梢,的确看到一个不易察觉的凸起,用枯枝和树叶掩盖着,无论怎么看都会以为那就是一堆被清扫的落叶。但是敌人很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这里不是公园,没有人会清扫落叶,那么自然是有人将落叶堆积在这里的。这里的确也是埋伏卓木强巴等人的极佳位置。

吕竞男向法师打手语道:“先用树枝或石头分散狙击手的注意力,然后速降将其制伏。”

法师点了点头,但心中有些疑惑,这个地方会不会太明显了?难道那家伙不怕有人从背后打他主意吗?但吕竞男已经将一根树枝扔向了狙击手身前十余米的地方,在树枝将要落地时,法师和吕竞男两人同时跳离树梢。

牛二娃准确地把握到这一变化,“欢迎你们来地狱!”他按下了引爆器。

树枝落地,那堆树叶一动不动。“不对!”亚拉法师心中一惊,在这种对峙的紧张时刻,这已经不是人能拥有的冷静了,法师突然手腕一翻,将飞索倒射出去,身体荡离。

“法师他怎么……”吕竞男反应也是极为敏捷,一见法师有所动作,跟着就准备抛出飞索,但这时,眼前突然一片白光,紧接着,是震耳巨响!

巨响之前,牛二娃已将耳塞换成了隔音模式,闪爆之后,他迅速打开拾音器,翻身而起,去寻找偷袭者。“怎么可能?没有人,没有声音,连呼吸声都没有?难道是我听错了?”牛二娃狐疑地寻找着被闪爆的地方,将眼镜切换为红外生命搜寻模式:没有!附近没有生命存在的红点。“刚才出现的声音,绝不可能是错觉,难道是小动物?已经被炸飞了?妈的,浪费我时间。”牛二娃转身跑向伏击点。

牛二娃转身跑开,亚拉法师才带着吕竞男从冰冷的沼泽里探出头来。就在闪光时,亚拉法师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背对着闪光,仰天长啸,那种发自肺腑的尖锐啸声足以和闪爆弹的爆破巨响相抗衡。啸声一停,闪爆弹也已失效,法师马上找到吕竞男,带到附近的沼泽旁,而此时的牛二娃还在隔音状态。亚拉法师以密教独有的指法向吕竞男传达着指令:闭气,下伏。

吕竞男虽然看不见也听不见,但身体的触觉还在,双腿已经感到没膝的凉意,知道这是在水中或沼泽里,深吸一口气,与亚拉法师同时下沉,躲过了牛二娃的搜索。

而在另一边,闪爆弹的威力也惊动了卓木强巴他们。岳阳道:“是闪爆,教官他们被发现了吗?”

岳阳说着就要冲出去,巴桑一把拉住,冷漠道:“去了没用。”岳阳呆望着巴桑,他明白,巴桑大哥的意思是,教官和亚拉法师都对付不了的敌人,自己去了也是送死,可是让他在这里等着,心里更急。

张立道:“教官说,敌人只有一个,如果他在同时对付教官和法师,那么我们可以转移,至少离开敌人的监控范围,强巴少爷,你看……”

“等等……”卓木强巴也知道,必须马上做出判断。如果敌人还在监视他们,那么他们的行动无异送死,可是,如果敌人已经和吕竞男他们对上了,那么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他心中默默计算着,声音的传播速度每秒340米,闪爆弹使用之后,投掷者自己通常要延时两三秒再投入战斗,他计算着声音传播到这里的时间和敌人与法师他们重新战斗的时间。

“行动!”

他们五人立刻向另一方向转移,但是扎鲁手脚发软,走起路来跌跌撞撞。

牛二娃回到伏击点,马上看到了前方有异动,毫不犹豫抬起枪,对着行动最迟缓的那人就是一枪。

“啊!”扎鲁痛苦地叫了起来,子弹打在他左肩,好像没有钻出来。张立大叫:“扎鲁中弹了!”五人赶紧伏下。卓木强巴和巴桑对望一眼,心中都对敌人产生了一丝恐惧。同时对付吕竞男和亚拉法师,难道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那敌人也太可怕了吧,还是根本就不止一个敌人?

亚拉法师不敢扔下吕竞男,因为暂时丧失视力和听力的她,如果碰到持枪的敌人,那是毫无防御力的。他必须等待吕竞男略有好转,然后才能去制伏那人。可是时间不等人,刚扶吕竞男隐蔽好,就听到了枪声。法师心道:“强巴少爷他们行动过早了,不行,必须保护好他的安全!”他向吕竞男发出指令,就地隐蔽,保护自己,接着便冲了出去。

牛二娃只开了一枪,对方就全体伏下。他微微一笑,有难度,才刺激。他凭记忆搜索着刚才那几人的位置,这时,耳塞里传来身后有物体高速移动的声音。“嗯?这次又是什么?野猪?”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