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拉法师已经完全确定了牛二娃的藏身位置,眼看快接近他时,牛二娃回过头来。亚拉法师将一根树枝扔了过去,他知道对方枪法准,希望借此干扰敌人的注意力。

“啪!”牛二娃一枪击碎了树枝,可是亚拉法师竟然已经冲到他身前了。牛二娃枪口向外,亚拉法师身体一折。“啪!”牛二娃一枪放空,亚拉法师的腿已到身前。他改横枪架腿,亚拉法师就势将枪踢飞。牛二娃一个后空翻,同时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落地时自左向右,凌空一挥,亚拉法师收腿。

牛二娃手握匕首,凭空点了两下,匕首发出“嗤嗤”的破空声。他心道:“这是红扁帽的近身匕首格斗技,不管你是谁,就拿你来试试它的威力吧。”话虽如此,脚下却是猛地一踢,大片的泥浆向亚拉法师飞溅。亚拉法师手臂一挡,身体倾斜,在泥浆的缝隙中看到寒光一闪,知道是匕首刺来,单手撑地,身体一转,双腿如蛟龙出海,旋转飞踢。

牛二娃眼见攻击被封死,身体微微后仰,匕首作飞刀投掷,腰间一摸,又是一把M500转轮手枪。亚拉法师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一伸手拈住了匕首,手腕一抖回掷回去。牛二娃连枪都来不及开,就被刺中了手腕。此时两人都在后仰状态,牛二娃冷笑一声,腿一蹬,激起大片泥浆,左手捞起M500,转身就跑,还不忘回头开了一枪,不过全无准头。

亚拉法师见他逃走的方向不是吕竞男藏身的地方,也就没有追击,扭头看了看,那把M110也沉入了沼泽,不见踪影,叹息一声,返回吕竞男处。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回到卓木强巴处,法师道:“他已经跑了,没有了狙击枪,估计暂时不敢靠近我们。”

巴桑道:“是谁?”

亚拉法师道:“全身伪装,看不出。但是,他逃走的时候,似乎有条腿不是很灵便,估计在我们来之前就受过伤,从雀母逃走的那人可能性很大。可惜了,没有抢到他的武器。”

岳阳和张立见吕竞男是被亚拉法师扶着回来的,忙问道:“教官没事吧?”“教官不要紧吧?”

吕竞男道:“没事,大意了。”她的视力和听力正逐渐恢复。

卓木强巴道:“没事就好。扎鲁受伤了。”

只见扎鲁正躺在一旁哀号着:“我不行了,我快死了。”他手臂缠着纱布,其实伤得不重,但是血流不止。

亚拉法师走过去道:“振作一点,你不会有事的。”他在伤口掀了掀,血流顿止。法师想了想,折下一根细枝,在扎鲁身上刺了几下,扎鲁的哭喊声也小了下来。可是没多久,扎鲁又道:“我的手没知觉了,我的手断了吗?”

法师拍了拍他的手臂,道:“不会有事的,如果及时找到戈巴大迪乌的话,你会和没受伤以前一样。我们走吧,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别的敌人,而且那人随时有可能返回。”

岳阳道:“是啊,幸亏他不知道我们没有武器。”

卓木强巴道:“扎鲁,还能走吗?”

扎鲁点头道:“能。”听说戈巴大迪乌能治好自己的伤,他总算没那么害怕了。

七人继续朝加琼前进,只是不能带扎鲁使用飞索,速度要慢了许多。

※※※

牛二娃心中愤恨,边跑边想:“那个浑身是泥的人究竟是谁?我受过的那些特训好像对他不起什么作用?难道莫金那家伙敷衍我?不,是那家伙太强了!卓木强巴,这次你好运,但是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你给我等着!”

牛二娃回到自己居住的那片树林。却巴早已等在那里,见他回来忙道:“王帐已经过了峡口。咦,你怎么受伤了?”

牛二娃道:“小伤,没事。对了,你的情报说,卓木强巴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却巴替牛二娃包扎伤口道:“他们是来找那老头儿的。”

“找那老头儿,为什么?”

“这个,不知道,不过我想,可能与雀母的公主有关。嘿嘿,算起来那位公主也该彻底失明了。”却巴阴笑道。

牛二娃冷笑道:“哼,你们这个计划,还真是恶毒。”

却巴突然怒道:“如果不是那个老头儿突然出现,我们的计划原本是无懈可击的。”

牛二娃将包好的手抽回来,又取出一把AW338狙击,道:“我对你们的阴谋不感兴趣,不过卓木强巴要见那老头儿,我就偏不让他如意。走吧,去王帐。”他看了看那标满红点的地雷阵,思索道,“如果,能把他们引到这里……”

※※※

“强巴少爷,车辙的痕迹越来越清晰,我们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岳阳观察后对卓木强巴道。

卓木强巴道:“好的。扎鲁,还能坚持吗?”

扎鲁一头冷汗,一直被卓木强巴半搀扶着。他咬牙点头道:“能。”

张立道:“加琼还有多远?”

扎鲁道:“已经不远了。加琼不是城邦,只是一个驻扎点,而两个驻扎点之间都不会超过一天路程。”

走着走着,岳阳的步子渐渐放慢,其他人心照不宣地跟着慢了下来,唯有扎鲁不觉。地上有被包裹的马蹄返回的足印,林深处藏着轻微的马匹喘息声,周围安静得不寻常。岳阳不动声色地道:“有埋伏。”

“知道了。”卓木强巴道。一片新鲜的树叶从天而降,卓木强巴道:“隐蔽!”六个人,就像五支箭射向六个不同的方向,每人依附在一棵大树下,仰头向上。他们都清楚,敌人就藏在树上,敌人的隐蔽工作并不出色。扎鲁被卓木强巴夹住,带到一棵树下,他问道:“怎么?”

卓木强巴道:“别出声。”

树上的敌人被树叶遮住了视线,看不到树根处的卓木强巴等人,卓木强巴他们却能透过树叶看到一些手和脚。他们相互间远远地交换了一下意见,这群敌人大约有二十来人,都是当地人装束,也就是说,出现现代武器的几率很小,他们面对的可能是弓箭和投镖。

果然,没多久,树上的人忍不住了,他们有一种不知道被包围的人在哪里,自己反而暴露在外的感觉。“下面的人出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用的是古藏语。

卓木强巴等人一笑,他们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出去。但扎鲁却大叫起来:“是巴扎队长吗?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是我啊,我是扎鲁!文书官扎鲁啊!你们别放箭!”

树上的人回答道:“扎鲁?你是江勇扎鲁?你不是被关在雀母吗?”

扎鲁道:“是啊,我被放回来了!真是巴扎队长啊,王在哪里?我要见王!”说着就要挣脱出去。卓木强巴轻轻一拉,扎鲁使不上力,回头一怒。卓木强巴道:“等等。”他清楚地感觉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刚才那个巴扎队长的询问充满了疑惑。

果然,树上另有一人道:“别听他的,扎鲁早就死在朗布监狱了,我的手下早就告诉了我。这群人是想来暗杀我们的王,给我杀了他们!”

扎鲁脸色一白,大声质问:“你!你是谁?你胡说!”

那人道:“如果你是扎鲁,敢不敢站在空地上让我们看看清楚?”

扎鲁道:“有什么不敢?我就是江勇扎鲁!你们如果是王的护卫,都是认识我的!”

“你傻瓜啊,是陷阱!”卓木强巴道。

扎鲁不管,一用力将衣袖撕裂,从卓木强巴手中蹿了出去,站在空地道:“我就是……”话还未说完,一支冷箭“嗖”地射将过来。扎鲁呆呆地望着冷箭,做不出任何反应,是卓木强巴跟在他后面,突然一个虎扑,将他按倒在地,这才躲过了一劫。两人滚到另一株树下,这次扎鲁不敢出去了,扁着嘴道:“为什么?他们不相信我?”

只听巴扎队长道:“他是扎鲁!里嘎,你为什么放箭?”

里嘎道:“我得到的消息扎鲁早就死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和朗布那些人勾结起来,打算害我们的王。”

巴扎道:“那也要问清楚再说啊。我的卫兵听着,都不许放箭!”

里嘎道:“巴扎,你别忘了我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虽然这些卫兵都是你的人,但是,你敢违抗王命吗?”

巴扎嘀咕了一声:“浑蛋!”就不再说话了。只听那个叫里嘎的命令道:“下树去,把他们都给我杀掉,一个也不许留!刚才他们的动作你们也看到了,知道这群杀手有多厉害,千万别手软!否则,被杀掉的只能是你们。”

岳阳远远打手势询问怎么办。卓木强巴也很为难,如果动手的话,就和雅加结仇了,那还能请到大迪乌吗?如果不动手,难道在这里坐以待毙?这是两难的局面。他看了看亚拉法师,询问有没有什么制伏这些卫兵的方法。亚拉法师摇了摇头,数量太多了,而这些勇士的强壮他们是见识过的,不杀死他们,他们一定会死缠不休。

手持武器的战士们纷纷下树,距离卓木强巴他们越来越近,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岳阳手里的弓拉开又合拢,握手已经被他捏出汗来,情况万分危急。

就在此时,林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巨吼:“住手!”

听到这声音,雅加的士兵纷纷放下了武器。卓木强巴等人疑惑不解,只见林中一辆四马套车辚辚而至,那四匹雪白的战马身披铠甲,一样的高矮胖瘦,每一匹都气宇不凡。那些士兵纷纷向马车跪拜,那驾车的车夫冷眼看着这些士兵,看起来身份职位也较这些王的护卫兵高出许多。

扎鲁又一次冲了出去,泪眼摩挲道:“是王吗?是王吗?我是扎鲁,是江勇扎鲁啊!我……我终于见到王了!”

巴扎,一位脸上有些麻子的敦实大汉手握重斧走过来,在扎鲁旁边跪下,同时对扎鲁道:“这不是王,是我们雅加新的迪乌大人。巴扎拜见迪乌大人。”

迪乌大人在车内道:“里嘎呢?”

巴扎道:“刚……刚才大人来的时候,他就跑了。属下无能,没有留住他。”

迪乌大人似乎在车内轻轻叹息:“果然是这样。”突然语音一变,沉声道,“林子里的朋友,你跟了我很久了吧!如果不是找我的,就请快快离开!”只见车的帷幔似乎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一见那帘布扬起的动作,亚拉法师心头就舒了一口气。

林中的远处,牛二娃“呀”的一声叫唤,他受伤的手又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这次连是什么东西都没看清,就被扎穿了。伤口极小,可是带来的疼痛比上次匕首扎过疼上十倍。牛二娃扭头寻找,只见那东西穿透他手掌后又没入树干,只留下一截短尾。牛二娃拔出来一看,竟然是像中医使用的一枚银针,细如发丝。他脸色一变,捡起地上的AW338就开跑,同时询问却巴道:“那老头儿究竟什么来头?”

却巴铁青着脸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厉害得不像是人。可惜了里嘎,我最后埋下的一枚棋子也暴露了。”

牛二娃道:“想办法把他叫来,说不定对我们还有用。嗯,他们是为了那个瞎眼女来的,过不了多久得返回雀母,我们可以先在他们的路上设置点障碍,跟我来!”两人远远遁去。

林子里,卓木强巴等人也站了出来。这位迪乌大人虽然他们不认识,不过似乎对他们也没什么恶意。扎鲁没忘记卓木强巴他们的目的,忙道:“迪乌大人,这几个朗布,不,应该是甲米人,他们有要事求见,还请您……”

迪乌大人打断道:“我知道了。江勇扎鲁是吧,三年前你受委屈了,如今你能回来,王见到你一定很高兴的。你和巴扎他们先回王帐去吧。”

巴扎惊异道:“迪乌大人,那你……”

迪乌大人道:“我和这些甲米人谈谈,你们不用守着我。孜摩留下,其他人都回去。巴扎,你回去禀报王,就说我们的推测被证实了,至于里嘎的事就不需多说了。”巴扎等人遵命带着扎鲁回王帐去了,留下来的孜摩就是那赶车的车夫。

待巴扎等人走远,亚拉法师隔着布帘道:“终于找到你了。”

卓木强巴等人一愕,只听帘布里的戈巴大迪乌居然也是用普通话回答道:“我终于等到你们了。”那声音好耳熟。

待到这位戈巴大迪乌揭开车帘,卓木强巴等人更是惊呼起来:“塔西法师!”车内盘膝坐着的那位迪乌大人,虽然穿了巫师的黑袍,带着头饰、耳饰、鼻饰,可那不是塔西法师又是谁?难怪刚才那标准的普通话如此耳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塔西法师,你不是已经……”

“你怎么会成了雅加的大迪乌?”众人七嘴八舌询问起来。

塔西法师微微一笑,和蔼道:“我受了很重的伤,已经无法行走了,只能在这里等你们。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先到车厢内来吧。”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7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