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西法师道:“有关郭日念青这个人,我在雅加就多有听说,是一个极善谋略的将军,雅加很多带兵的将领都在他手下吃过亏,但他们都对他的谋略表示憎恶,说没有光明正大的决斗,只在背后耍花样。不过,他们对三年前郭日念青一力促成的和平倒是感到满意,毕竟仗打得太久了。”

“还是那个问题,我们对郭日念青的利益一点冲突和威胁都没有,他为什么一定要将我们的人置于死地?”

塔西法师道:“那可未必,就像我最初遭到却巴的暗杀一样,我也对他毫不知情。或许你们在无意中,已经触及到郭日念青的利益了,所以他才会生出杀人的念头。”

岳阳仔细地回忆了一遍,摇头道:“不觉得。要说有什么特别,那我们在共日拉给那些村民诊病,只是和次杰大迪乌相冲突,和他郭日念青没关系。除此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地方侵犯到他郭日念青的利益了?”

张立道:“会不会是我们携带的武器让他感到害怕了?”

岳阳道:“我们的武器都被他收缴了,他还怕什么?难道怕我们还能再造出一批武器?”

张立点头道:“嗯,有这个可能。”

岳阳道:“不可能,那样他就不会放我们走了。而且,那些武器在他眼里,还不及上戈巴族人的武器呢。而且,比我们先到雀母,打伤次杰大迪乌那人不也随身携带武器……”说到这里,岳阳一愣,转而问塔西法师道,“塔西法师,你说你听说三年前那次和平会盟,就是郭日念青一力促成的?”

塔西法师道:“嗯,双方进行了两次会盟,第一次是郭日念青亲自带队来雅加,第二次就是另一位高级将领去的朗布。”

“那么,在雅加与郭日念青会盟的人是雅加王还是却巴?”岳阳追问。

塔西一愣,道:“你是说……不错!当时会盟的正是却巴嘎热。”

岳阳抬头道:“如果郭日念青是却巴在朗布的盟友,而却巴的目的是谋求雅加王的权利,那么郭日念青他所图的……”他一直在想,如果朗布的公主眼睛瞎了,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如今似乎明朗了。

张立讶然道:“你是说,郭日念青真正想要对付的,是雀母王?可是看他们的关系挺不错的啊?”

岳阳冷声道:“这正是他的可怕之处。如果不是我们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如果不是塔西法师剖析出雅加的内乱,恐怕我们很难想到也很难相信,郭日念青会暗中要对付雀母王。这正是他作为一个阴谋家的高明之处。表面上看,他与雀母王的关系是最为亲密的君臣关系,对外,他扮演了朗布和雅加两国的和平使者,对军队他是最高指挥官,立下了赫赫战功,谁也不会将他和谋朝篡位的人联系在一起。我一直就在怀疑,两国打了那么多年,仇恨可谓深得化不开,而朗布在占据了上风的时候提出要和谈,他怎么就谈成功了。但是,如果将他三年前与雅加大迪乌的会盟,变更为他和却巴嘎热两个实权人物的改朝密谋,那他们的利益自然就能统一在一起,所以会盟后公主的眼睛瞎了,而却巴大迪乌也开始着手对雅加王的行动。”

亚拉法师想了想,道:“有道理,郭日念青既是次杰大迪乌的弟子,又是手握兵权的朗布重臣,他如果要一手掌控朗布,更替君主,那是极容易的事情。如果他成为大迪乌后又当上朗布王,那就成了集神权和王权于一身的至高君主,再也没有什么能束缚他。”

岳阳喃喃道:“郭日念青,这个人太可怕了,他善于将自己装扮成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对他将要对付的人却显得格外亲密,藏得这么深,难怪我们在他手上要吃大亏。如今我唯一无法想明白的就是,我们到底哪里触犯到他的利益了。还有,为什么他只弄瞎了公主的眼睛,而且还给公主留下一线复明的希望,他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吕竞男道:“或许,他希望名正言顺地登上君主宝座,将所有的阴谋都与自己撇开,当朗布王死了之后,朗布总不能让一个瞎眼的公主来统治吧?”

岳阳恍然大悟道:“啊!难道是……”

一听岳阳的语气,张立忙道:“想到什么了?”

岳阳道:“次杰大迪乌的伤!我们没有询问,也没有想过,为什么次杰大迪乌救了那个甲米人,反而被那个甲米人所伤呢?还记得郭日念青对我们说过,他对现代火器是有所了解的吗?他不会不认识那人手中的武器,怎么能容忍那人持枪靠近次杰大迪乌呢?而且,整个朗布也只有他会说英文,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是郭日念青唆使那个甲米人对次杰大迪乌下手的!他要撇开一切与他有关的阴谋,用甲米人的手来暗杀次杰大迪乌就是最好的办法。次杰大迪乌,是他向王座迈进的第一道障碍,没有了次杰大迪乌,作为大迪乌唯一的弟子,他将继承大迪乌的身份。在这个君权神授的世界,成为唯一能与神交流的大迪乌,就拥有了作为君王的第一张通行证!而那个甲米人要和他达成协议的话,说不定就会要求他对付我们!这应该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车厢内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岳阳竟然这样将整件事情联系起来了!亚拉法师和塔西法师对望一眼,然后盯着岳阳,暗想:“仅仅是从一些听到的消息就作出了这样的推论么?岳阳,你也很可怕!竞男啊,你教出来的得意弟子,在某些方面,已经远超你了。”

岳阳还在自言道:“可是公主的眼睛,恐怕不只是名正言顺那么简单。一个阴谋家,他所安排的每一步都有他的意义,我们了解的情况毕竟太少了。”

卓木强巴担忧道:“塔西法师,能不能叫车夫快一点!我很担心胡杨队长他们!”

塔西法师点点头,对孜摩道:“孜摩,用最快的速度!时间很紧迫!”孜摩应了一声,大声吆喝着马匹。

张立愤怒道:“我们回到雀母后,一定要揭露郭日念青这个王八蛋的阴谋!”

岳阳苦笑道:“没用的,正如教官所言,郭日念青做的一切都将自己撇清,我刚才所说,全是我的推论,一点证据也拿不出来。而且郭日念青已经经营整个朗布多年,根深蒂固,想扳倒他谈何容易。只希望我们来得及赶回雀母,他能遵守约定,没有提前对胡杨队长他们动手。”

“放心,”塔西法师道,“你别忘了,我怎么也算是一个大迪乌,这里的人,对能与神交流的大迪乌从心理上就有……”

突然马声唏哩,马车急停,车内的人都是顺着惯性平移了一大截,坐在车门边的岳阳更是差点飞出车外,多亏巴桑一把揪住了他。

“怎么回事?”塔西法师大声问道。岳阳也掀开车帘看。

孜摩回答道:“有大树挡住了去路!”

岳阳已经跳下了马车,在车外大声道:“这是谁干的?”

卓木强巴等人纷纷跳下马车,只见大道上横七竖八躺着几棵需三人才能合抱的巨树,完全阻断了去路。凭他们的力量根本不能将这些树挪开,而周围都是密林,四套马车是无法在密林中穿行的。巴桑看了看那些大树焦黑的断端,冷冷道:“黑色飓风!”他站起来,像鹰一样眺望四周,没有危险的感觉,敌人只是要将他们阻在这里。

张立道:“怎么会?难道还有别的敌人?”

塔西法师揭开车帘道:“不,这条马车道是弯曲的,骏马跑得再快,也不及那些人在林中跑直线迅速。或许就是刚才那人,他有火器,是最近一两周才出现在附近的,曾经也想阻杀我,估计就是雀母逃来的那个甲米人。”

岳阳愤愤道:“浑蛋,早知道来的时候就该追杀他。”

吕竞男道:“别忘了我们的时间紧迫。他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所以正想法拖延我们的时间,而且他有武器,我们没有!”

张立道:“那现在怎么办?”

岳阳道:“要不,塔西法师,我们把马车拆成单板,抬着你走。”

吕竞男道:“不行,塔西法师会成为靶子。别忘了,那可是个狙击高手。”

卓木强巴将弓箭交给吕竞男,道:“我来背法师,大家注意掩护。”

巴桑看了看卓木强巴,道:“我们轮流。”卓木强巴微笑点头,这个从不关心他人的冷血汉子,如今开始有些人味儿了。

塔西法师向孜摩交代了几句,让孜摩驾车回去,然后伏在卓木强巴的背上,他们继续向生命之海奔跑。

绕过断路后又急行了十余分钟,只见前面路上横躺着一人,一动不动。岳阳道:“我去看看。”卓木强巴道:“要小心。”

岳阳上前道:“死了,似乎是雅加的士兵。”

卓木强巴等人上前,塔西法师道:“是里嘎,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岳阳道:“刚死,这尸体发绿,恐怕是被什么毒虫咬过。”

张立突然大声道:“岳阳!你别动!千万别抬脚!”

岳阳低头一看,在自己的脚和尸体之间,隐约有一根发丝一样的东西,发丝的一头已经断了,正踩在自己的脚下,另一头一直延伸到尸体内,自己一抬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不免有些紧张道:“是……是什么?”

张立在岳阳脚边小心蹲下,在尸体旁边仔细地观察,用力嗅了嗅道:“不知道,不过这种东西,不是地雷就是炸弹,该死的陷阱!”他从背后取出两支箭,插在丝线的两端,用指尖轻轻接触了一下丝线,谨慎道:“太细了,稍一用力就会断,大家都后退!”

只见张立从随身的物品中取出一些竹篾、布条,在泥地上摆弄一阵,向岳阳伸出手道:“来,握住我的手。”两人双手紧紧相握,张立又道:“待会儿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向外侧倒,然后马上滚向外侧。你能用多大力蹬就用多大力。我那些简单布置估计能延时零点二到零点五秒,如果是炸弹或地雷,它本身引爆到实际爆炸还有一秒左右的延时,最开始的一秒尸体也会将冲击波完全吸收,我们共有两到三秒,准备好了吗?”

岳阳微微一笑,张立数秒道:“一……二……三!”两人同时发力,向尸体外侧倾倒,跟着快速翻滚了两圈。但那爆炸装置并未像张立想象的那样直接炸开,敌人似乎在尸体下面垫了一层什么东西,结果定向冲击力就像火箭一样把尸体推向了天空,一直送到距离地面七八米的高度。

张立和岳阳还在翻滚中,其余的人都远远地看着尸体,张立和岳阳停下来,也看着天空中还在上升的尸体。张立道:“搞什么?”话音刚落,只见那尸体的胸腹就像被拉开了拉链一般,无数小黑点从里面倾泻而下。只听塔西法师大声道:“蛊毒!快离开!”

张立和岳阳爬起来就开跑。

但那些小黑点并不像豆子一样直接撒下,而是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连卓木强巴、亚拉法师等人也在这个范围之内。塔西法师大声道:“退开,全部退开!”

张立和岳阳距尸体最近,一些小黑点已超过了他们。张立发现,那竟是一些活着的小昆虫,有蛾子、蝗虫、蚂蚱、蟑螂、甲虫,大多能飞,一时间在林中跳来飞去,到处都是。

卓木强巴等人不知退了多远,才不见了那些跳来跳去的小黑点。塔西法师道:“是尸蛊,希望张立和岳阳他们没事。”不多久,张立和岳阳也赶来了。塔西法师道:“你们没被那些虫子碰到吧?”

张立想了想道:“应该没有吧?”

塔西法师一把抓住岳阳的手腕,只见岳阳手背上多了一块绿斑,黄豆大小,像长了霉菌一样。塔西法师赶紧让卓木强巴蹲下,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裹了泥土,“啪”的一声,贴在岳阳的手背上,淡淡道:“你中蛊了。”

“啊?”岳阳道,“这,这就中蛊啦?我不会,不会怎么样吧?”

塔西法师道:“这很难说,尸蛊有很多种,要看他在里嘎身上下的什么毒。大家都看看自己身上暴露的部位,相互检查一下,千万别遗漏了什么地方,到时候蛊毒发作,可不是闹着玩的。”

其余的人都捉对检查了一番,岳阳道:“塔西法师,我的情况不算严重吧?”

塔西法师道:“不好说,得找到施蛊者,他不可能走远。这种蛊毒必须现配现用,而且随时可能反噬自身,下蛊者身上必有解毒剂。”

大家相互检查后,其余人都没有中蛊,只是卓木强巴心中多了一缕暗香,挥之不去。忽然林中传来响动,亚拉法师道:“是施蛊者!”

卓木强巴道:“追!”俯身背起塔西法师。其余人纷纷扬腕射出飞索,在林中腾飞起来,但那声音诡秘得很,时而在东,时而在西,却一直不见人影。

追了一小会儿,林中声音突然消失。岳阳道:“别追了,我们离生命之海越来越远了。”这时远远又传来了声音,卓木强巴道:“你别管!”

塔西法师道:“没关系,我们可以连夜赶路,只要在明天天亮前抵达生命之海的海边就可以了。”

又追了一截,他们总算将那个施蛊者围在林中,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趴在地上,但却毫无惧色。“却巴嘎热,把解药拿出来,我们放你走。你要对付的人是我,和他们没关系。”塔西法师道。

却巴嘎热,这个卓木强巴等人一直听说却从未见过的雅加前任大迪乌却道:“哼哼,不错,是我下的蛊,你知道那是什么蛊?三尸绝户,厉害吧,解药就在这里,十二个时辰内有效。”他摸出一个小陶瓶,面带得意地晃了晃。岳阳见塔西法师变了脸色,心里咯噔一下。

吕竞男道:“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走投无路?”却巴嘎热阴恻恻地笑道,“解药就在我这里,有本事你们过来拿啊!”

张立突然注意到地上几个不起眼的小树叶堆,想了想,从地上捡起一块排球大小的石头砸了过去,果不其然,“轰”的一声巨响,树林发出颤动。“地雷阵!”张立脸色难看道。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8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