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响之后,声音并未停息,只见左前方的大树上突然发出“嘀嘀嘀”的警报,右边“嗖”地射出一排利箭,几只粗大削尖的树桩陡然从周围的泥地里插了出来,凭空捅了两下,又悄悄地潜回地下,左后方一张挂满尖刺的藤网网着一兜泥土突然升到空中。这还没完,一阵“嗒嗒嗒”的点射声从林中传出,不知道枪口在哪里,但子弹却在空地上扫射出一道弧线。这次连吕竞男脸色也有些发白,低声道:“不仅仅是地雷阵,这片林子里到处布满了机关,我们掉陷阱里了。”

岳阳骂道:“他哪来这么多武器?”

却巴嘎热道:“看到了吧,被包围的人是你们!”他哈哈一笑。卓木强巴等人身后又是几声巨响,数棵大树倒了下来,显然他们的退路上又多了无数机关。

却巴嘎热笑道:“你们不过来,我可要走了。迪乌大人,我要让你葬身此地!”最后一句,却是咬牙切齿。说完,他爬起来朝林子深处走去。

张立准备跟上去,被巴桑拉住。巴桑对卓木强巴轻轻道:“我们被狙击手瞄着。”卓木强巴道:“我知道。”

远处,牛二娃透过电子瞄准器看着卓木强巴严峻的表情,心中暗暗好笑:“卓木强巴,你终于有落入我手中的一天。现在你动都不敢动,让我瞄着打,我要让你受尽苦头,这第一枪,是打断你的左手,还是打掉你的右耳呢?选择面太多了还真是麻烦啊,算了,随便打一个地方好了,干脆,让你当太监得了,哈哈!”

“嗯?”牛二娃瞄准了卓木强巴的大腿,扣动扳机。就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突然看见视野里出现了另一个人,刚好挡在了卓木强巴的前面。“王八蛋!”牛二娃暗骂一声,不得不重新瞄准。

塔西法师原本在卓木强巴背后,他突然挡在卓木强巴的前面,卓木强巴也颇感意外。可是紧接着,卓木强巴就看到了塔西法师大腿上,飙出一支血箭,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岳阳大声道:“敌人的目标是强巴少爷!”

所有人立刻站在卓木强巴面前,围成两道圆弧。

牛二娃第二次瞄准,只见卓木强巴在众人簇拥下,暴露率不足百分之五,不由暗笑道:“哈哈,还真是舍生忘死,卓木强巴,我真为你这些手下感到敬佩。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是那么懦弱的人,要靠身边的人来保护自己,那么,就来个无差别射击好了。在地雷阵中,你们哪里也去不了,只能成为我的靶子。”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只见瞄准器中的人,前排蹲下,后排站立,同时一甩,将背包都甩在了身前,两排背包摞在一起,搭成了一道球面盾牌。牛二娃大骂道:“浑蛋,果然是训练有素!”

球面盾牌后,卓木强巴失声道:“塔西法师!”

“塔西法师不要紧吧?”岳阳等人也道。

塔西法师道:“年岁大了,身体没那么灵活了。”

吕竞男道:“塔西法师,你的伤口在流血,需要马上处理。”吕竞男从背包后面拉开拉链,准备取出纱布处理伤口。塔西法师道:“不用,我自己来。”只见他十指曲张,按住大腿肌肉两旁,轻轻发力,“叭”的一声,竟然将子弹挤了出来。与亚拉法师同样的手法,塔西法师在伤口周围快速地交换着手指结印,连续掀了几下,流血顿止。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这样的手法,连亚拉法师也不曾施展。再看塔西法师,他始终面带微笑,丝毫没有痛苦表情,好像那条腿根本就不是他的。巴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钢铁意志,和人家比起了,原来自己经过的那种严酷训练而特有的意志力,还算不上坚强。

塔西法师截住伤口流血后道:“没想到,敌人竟然处心积虑,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你们的飞索还在身上吧,借用一下。”塔西法师的声音依然平和,只是话音刚落,伸手一探,搭在卓木强巴手腕上往下一捋。卓木强巴只觉原本牢牢缚在手腕上,极难取下的飞索,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塔西法师手中。

岳阳立刻道:“塔西法师,你身体不便,又受了伤,让我们去吧。”

吕竞男也准备劝解,亚拉法师悄悄暗示她静观其变,看样子亚拉法师自己也不打算去面对那种机关阵。塔西法师对着岳阳微笑道:“好,我不行了你就赶紧来接应。”说完,手臂一扬,从盾牌后荡飞出去。

牛二娃换了几个方向,依然找不到缺口,心中恨道:“反正你们困在这林子里走不出去,过不了几天,饿死你们!不!不对,如果他们有我们的装备,一时半会儿恐怕饿不死他们,可是,为什么一直没看到他们使用武器呢?难道说……嗯,我绕到你们盾牌后面,看你们怎么防御!对了,用那个,虽然还不太稳定,但是——咦?什么东西?”

他突然看到,一个东西从盾牌后面飞了出来。牛二娃举枪便射,但是那东西移动太快了,变向又很突然,竟然一时打不中。

背包后的人透过缝隙看着塔西法师,只见法师的飞索刺入树枝,那树枝一沉,就往下断落,塔西法师不慌不忙,收手,扬腕,荡向另一侧;几株疾箭劲射而过,塔西法师左手一抄,指间夹住了三根飞羽,嘴里牙齿横咬一支。正面一根扎满尖刺的巨大檑木被两根藤条吊着,朝塔西法师直撞过去,塔西法师甩手扔箭,那几只纤细的飞羽竟然将檑木的吊藤割断,檑木落在地上,发出轰响,同时引爆了大量地雷,而机枪的“嗒嗒”声再次响起。这时候,塔西法师方显真本事,只见他一面挥袍甩袖,避开地雷炸起的碎片和泥浆,一面在暗器和刀网间穿插不息,通常是伸手抓过飞来的暗器,同时甩出去破坏掉另一种机关;而另一面还要看准树枝方位,让飞索不至于偏了准头,并在机枪子弹扫射过来之前及时避开;而牛二娃的子弹还时不时从塔西法师身边擦过,塔西法师根本不予理会。一时间,爆炸声、机枪子弹声、暗器破空声夹杂交错,塔西法师就像翱翔在暴风雨中的海燕,矫然翩飞,那张开的双翼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留下了完美的飞行轨迹,不让一滴雨水沾在身上。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位重伤得已经无法行走的老者。

岳阳看得张口结舌,方知刚才说要代替塔西法师闯阵不过是一个玩笑,这样密集的机关,他恐怕走不上十步就光荣了。“我说,亚拉法师,你和塔西法师谁厉害些?”张立有些呆呆地问道。

亚拉法师淡淡道:“若说单打独斗,十个亚拉也不是一个塔西的对手。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恐怕塔西法师一生中也就做过一两次。”

“为什么?”岳阳好奇道。

亚拉法师道:“因为像塔西法师这样的密修者,他们的身体能力与他们的佛性是成正比的,修为越高越仁和。若是碰到饿虎饥鹰,他们宁愿割肉喂食也不愿手开杀戒。其实像我,在这些大师眼里,是不具备多少佛性的。因为我们是被当作武僧来接受密修训练的,而他们,则是在寻找回归之路。至少在我所了解的范围里,塔西法师这一生中从未杀生,治病救人才是他的快乐之本。比如却巴嘎热,如果塔西法师要动手,他早已经死了,哪里会像现在还在我们面前呼三喝四?”

卓木强巴忍不住道:“如此说来,塔西法师的职位很高了?不知道他在密修者中是……”

亚拉法师不待他把话说完,接着道:“哦不,在我离开的时候,塔西法师也是一名格果,只不过是上位格果,而我是下位格果,现在不知道他是否有所突破。”

卓木强巴沉寂下来,暗自惊道:“密修者,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啊!”

却巴嘎热并没有直接向牛二娃奔去,而是越行越远,因为这地雷阵就是这么布置的,道路弯弯曲曲,若非那些机关标志是他亲手所设,他也没把握走出这机关阵。身后响声震天,却巴暗自惊叹牛二娃带来的那些现代火器的威力,如果不是按他的建议将那些现代火器加在自己的机关阵里,恐怕要对付那些甲米人还是有些困难。过了一会儿,身后的响声渐渐小了,却巴回头阴笑道:“哼,这里有我十几年布置的机关阵,加上那些火药器,你们想硬闯,让你们死无全尸。”

可没走两步,却巴渐觉声音不对,那些机栝的声音好像近了些,他再度回头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塔西法师手荡飞索,正以惊人的速度向自己飞来。塔西法师义正词严道:“却巴嘎热!你三番五次暗杀于我,我都放过了你。可如今,你竟将魔手伸向无辜旁人,把解药交出来!否则今天就送你去见祖师爷!”

看着在机关林中穿梭自如的塔西法师,却巴嘎热只以为是祖师爷下凡,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及细想,慌忙跪倒在地,双手捧着陶瓶高过头顶,颤声道:“我……我……我……”连说三声我之后,他只感觉到死神离他越来越近,生死攸关的当头,终于大叫起来,“我知道错啦!请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敢啦!解药在这里!请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过了一会儿,林中悄无声息,机关发出的破响还在远处回荡。却巴嘎热狐疑地睁开眼睛,奇怪了,哪里有什么人?难道刚才是对那老头儿太害怕了,产生了幻觉?他自艾地站起来,挠挠面颊,心道:“大白天竟然会怕成这样!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踩在脚下!哼!嗯?”他突然发觉自己手中空空的,刚才自己拿了一个陶瓶出来吧?拿了吗?他往自己身上一摸,顿时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坐在地,心头咚咚咚地狂跳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却巴嘎热才站起来,望着声音远去的方向,心知牛二娃难以幸免。这个多年的基地恐怕也会被人家占了,难道说,自己将无处可去?他想了想,转身奔向生命之海的方向,心道:“看来,我得去投奔我那位老盟友了。”刚走出两步,他停下来又想,“我那位老盟友心机如此之深,我这时候过去,他会不会把我当作祭品?不,我对他应该还有用,对,就这样。”当下打定主意,落荒而逃。

塔西法师将解药贴身放好,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扑向整个机关中最险恶的地方,牛二娃藏身的狙击点!眼看那个空中飞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牛二娃也不免慌了手脚,瞄准器里的塔西法师总是一闪而过,瞄准器根本跟不上他身影移动的速度。

“浑蛋!”眼看塔西法师距自己不过两三百米了,牛二娃摘掉瞄准器,直接像端猎枪一般的瞄准。“啪!”“啪!”“啪!”……他就像在打移动飞碟靶,一枪快过一枪地向塔西法师发射,可是那人明明还在躲避着众多机关,自己得以自傲的枪法就是打不到。牛二娃心中暗道:“这是人吗?什么怪物!”

“嗖”的一声,塔西法师不知从哪里抓过一把暗器,虽然准头尚差,但已经进入牛二娃的藏身范围了,一支暗标飞来,跟着又是几支响箭、数截尖刀、筒箭,塔西法师将他能抓到的暗器统统向牛二娃掷去,牛二娃一时也被逼了个手忙脚乱。避了数次之后,一支倒钩鱼刺插入他的左肩,牛二娃疼得龇牙咧嘴,AM338也掉了,他抽出M500还准备顽抗。“当”的一声,转轮手枪竟然被飞索从扳机穿了过去,塔西法师手腕一收,那把M500就到了手中。

塔西法师一只手搭在树上,另一只手握着枪。牛二娃站在树下,一手捂着伤肩看着树上这个怪物。塔西法师道:“为什么要狙击我们?你是他们的人吗?莫金?”

牛二娃恨恨道:“要杀就杀,哪来的废话。我这辈子杀不了卓木强巴,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塔西法师一愣,道:“强巴少爷?你和他有仇吗?”

牛二娃看着这个服饰怪异的人,搞不清楚究竟是敌是友,看样子不像要杀自己,便冷冷地哼了一声。塔西法师道:“既然是你和他的问题,那你们应该当面解决,这机关阵一定有总的枢纽,在哪里?是在那座军营中吗?”

……

数分钟后,在塔西法师的引领下,卓木强巴等人避开地雷阵,来到了牛二娃搭建的那座小型军营。岳阳大声道:“原来那人在这里捡到了一个集装箱,怪不得这么多武器!啊哈,这回好运!”说着,他已经朝武器弹药箱扑了过去。

卓木强巴道:“狙击手在哪里?”

塔西法师道:“他在里面。”

走进营房,牛二娃坐在地上,不知塔西法师对他做了什么,显得神情委顿。

卓木强巴愣了一下,道:“是你?”

牛二娃咬牙切齿道:“没错,没想到吧!卓木强巴,你可知道这两年来我是怎么度过的?我恨不得食你的肉,啃你的骨!把我哥哥还给我!”

卓木强巴皱眉,张立忍不住道:“喂,你哥哥是你自己打死的吧!你们拿着枪杀了多少人?按法律你都该枪毙几十次了!”

“他们杀我们,我们不开枪,难道等死啊?所有的人都想追杀我们!”牛二娃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地上,依然面色凶佞。

张立嗤鼻道:“你们不盗猎,谁追杀你啊!”

卓木强巴道:“牛二娃,你哥哥死在你自己的枪口下,而且你们从踏上盗猎这条路起,就应该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你们那么玩命地盗猎,究竟能赚多少钱?那样的生活你还没过够?你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活得很窝囊?”

这时,岳阳拿着一把电子系统完备的武器兴冲冲地跑进来道:“强巴少爷,看看这个,这才是好东西啊!”

张立一愣,道:“这……这是OICW的XM29突击步枪吧,它……它不是还在研制中吗?天哪,他们竟然……”

巴桑也进来了,面无表情地拎了两把美军特种部队的轻型SCAR,递给卓木强巴一把。

岳阳欢喜地向张立介绍道:“看看,看看这个,激光测距系统、自动光学追踪、高爆弹、电子火控,呵呵……”

吕竞男也拿着武器进来,询问道:“这人怎么处置?”

卓木强巴看了看张立,张立又看岳阳,他们虽然已亲历战斗,可是杀手无寸铁的人却做不到。岳阳再扭头,旁边就是巴桑了。巴桑道:“交给我吧。”塔西法师叹惋地摇摇头。

卓木强巴点点头。这时,一直在地上保持沉默的牛二娃突然暴跳起来,撕开了衣襟,他竟然也将黑色飓风贴在胸口,大声道:“开枪啊,屋里的人统统完蛋!卓木强巴,我要和你同归于尽!”说着,好像要扑过来的样子。岳阳和张立赶紧挡在卓木强巴的前面,没想到牛二娃竟然往后一滚,从军营的另一侧翻滚出去,将那腕表似的黑色飓风扔了回来。惊得岳阳张立大叫:“快离开!是炸弹!”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8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