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张立往后一退,压在营帐的支撑柱上,营帐一阵摇晃。却见吕竞男慢慢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黑色飓风,对张岳二人道:“黑色飓风背后有压力感应膜,一旦贴上去就不能取下来,你们忘啦?”

岳阳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嘿嘿”傻笑。吕竞男将那黑色飓风顺手扔给张立,道:“炸药被取掉了,是个赝品。”

岳阳突然道:“糟,别让他跑掉了!”掀开帐篷一看,哪里还有牛二娃的人影。

塔西法师道:“算了吧,因果轮回,各自有各自的缘法,他执于生念与仇恨,恐怕也并不好过。”

张立道:“这种人,早该死了!”

岳阳反讥道:“刚才你怎么不开枪?”

卓木强巴道:“别说了,将武器整理出来,我们收拾好继续赶路。”

塔西法师道:“如今天色已黑,刚才那些地雷标志已经无法确切辨认,今晚恐怕只能在此宿营了。不过这里已接近生命之海的边缘,明天一早出发,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卓木强巴看着牛二娃逃走的方向,叹道:“我总还是不放心,要是出了什么岔子……”

张立道:“放心吧,强巴少爷,我们还有两天时间,赶一天半的路程,不管怎样都能及时赶到的。”

卓木强巴道:“别忘了郭日念青,他既然能通知雅加这边的人阻止我们,我们返回朗布,恐怕不会像来时这样平静。”

岳阳道:“不,强巴少爷,你忘了那人是个阴谋家,他要撇清自己呢,在朗布动手不是暴露他自己吗?而且,现在我们也不像来的时候了,我们有武器!”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枪。巴桑也莫名兴奋起来,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枪,冰冷道:“就怕他们不来!”

吕竞男劝慰道:“关心则乱,不用太担心,敏敏和胡杨队长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也只能如此了,明天一早出发!”卓木强巴长叹一口气,在心底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心道或许自己的确太过担忧了。

张立忙道:“我去看看那些装备。”和岳阳一起跑了出去。

各种装备证实了张立的想法,果然,每个集装箱里的武器都有所不同。若说他们第一次拿到的集装箱内是制式武器与医疗设备为主的话,第二次西米那组人取得的武器则以探测和大范围监控为主。而这次牛二娃守着的集装箱则以架设陷阱为主,监控摄像头和自动机关枪能进行远程可控操作,那些单兵地雷也是可遥控引爆的,而且这一批全是新式的武器,估计绝大多数都未面世,实在不知道莫金怎么能搞到这些装备的。不过经张立检查后,发现这些武器上大多印有试验品的英文标志,果然是还不成熟的技术设备。他们还在武器箱里找到一大批可以穿透防弹衣的温压弹,不过幸亏牛二娃似乎还来不及使用它们。

※※※

在生命之海的朗布一端,两个人相互搀扶,以枪为拐棍,一瘸一拐地在红树林里游荡。不是别人,正是西米和马索两人。西米的颧骨高起,形容消瘦,显得更加阴戾。在穆族的遗迹时,他看准了崖壁下有凹处才敢纵身一跃,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以一敌四,更重要的是,他打算让马索留在那里,永远地留下。可是没想到马索的运气竟然极佳,在那样的环境下还能活下来。

这些天两人循着信号一直向西,马索依然如故地讨好着西米。但西米不是瞎子,他能看出马索那副谄媚模样背后的阴影,能在那种情况下活着离开并不带一点伤的,绝不可能是像马索自己说的那样好运。

走到一处沼泽,两人停下来,在他们面前,是一棵被炸开的巨大红树。西米举头四望,道:“这里好像有很多机关,但是被破坏掉一部分了。”

“西米老大!你看这个……”马索指着一株断树枝丫处,那里有一节人的手臂,微微有些发腐。西米取下那截快要腐烂的手臂,看了看道:“是达杰,看来,他是被炸死在这里了。”

马索道:“一定是卓木强巴他们干的!他们会不会就在附近?这附近这么多机关,恐怕有村子,卓木强巴他们说不定就在村子里。我们,我们要不要绕道走?西米老大?”说着,好像害怕得瑟瑟发抖。

西米一笑,道:“这种防御,村子似乎用不着这样,而且这里根本不适合耕种嘛,不会是村子,估计是要塞。那座湖似乎不是能游过去的,那么船就一定在这里了。不要那么害怕那群人,如果前面真是村子或要塞,也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这次该换我们出手了!”这时,远远地传来了某种号角的声音。西米面容变得僵硬,恶声道:“这些该死的瘟神,又来了,快走!”

※※※

生命之海的雅加一端,几名护卫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这个地下船坞内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各式船只。却巴嘎热站在一艘即将出海的小船舢板上,手举火把,望着那一排排船只,心道:“我的盟友,我再帮你一把,可谓对得起你了,希望你也能对得起我!”他用力一挥,火把朝着成排的木船飞旋过去……

※※※

第二天一早,卓木强巴竟然成为第一个醒来的人。事实上,他几乎没有睡着,他已经感觉到,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忽略了的,而且还能听到敏敏在远方轻轻的呼唤。昨天夜里,张立和岳阳以及其他人已经将自己背包里的装配完全更改,那些现代文明发明的拥有巨大威力的武器重新填装了背包,鼓鼓的弹药包让他们感到这就是力量。在出发前张立用了半个小时,将林中的机关阵和地雷的埋设做了调整,毕竟一个集装箱的货物他们无法全部带走,更何况还要从雅加前往第三层平台,以后有时间他们将再次回来。

但当他们赶到生命之海边缘时,那滚滚的黑色浓烟让他们心头一凉。卓木强巴道:“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岳阳道:“是却巴嘎热,只有他才知道那些船藏在什么地方!”

巴桑道:“塔西法师,不能再对敌人仁慈了!”

他们放下背包,抓紧一切时间削砍树木。但是海边的潮湿林木质地非常的细密,根本无法浮在水面上,他们不得不走到远离海滩的地方去寻找松软而牢靠的树木,当一艘可以下海的木筏扎好时,已经过去小半天时间了。祸不单行,当小木筏漂行在生命之海上的时候,一阵狂风夹杂着冰雹劈头盖脸地打下来,小木筏完全失去了控制。当这群人湿漉漉地靠近朗布海岸时,天色已暗。

岳阳大声道:“强巴少爷,到了,我们到朗布了!”

巴桑抬头看着香巴拉那长蛇形的灰色天空,道:“今天天色很不好,可能会提前天黑!”

卓木强巴道:“无论如何,今天不能在错日停留,我们上岸后就向朗布方向进发,一直走到天黑为止!”

在香巴拉绝对的黑暗环境中,哪怕再能辨识方向的人,也无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中穿行,何况还潜伏着诸多肉食性动物和机关阵。

可是,当他们靠近礁石港的时候,朗布并没有派出接引船来。张立气得大骂道:“可恶!不用做得这么绝吧!”

岳阳道:“不,你们看!那是舢板!前面的船也触礁了!错日似乎发生了什么!”

一个浪花轻轻推过来,小木筏碎了几片,当他们筋疲力尽地爬上岸时,惊愕地看着一地尸体!

“是枪伤!”岳阳道。

张立道:“是那个牛二娃干的?”

岳阳道:“不,这些人昨天就死了,那时候牛二娃还在雅加呢,是另外的人。马索!”他和吕竞男同时道。

张立道:“标准的M16弹,点射,每名士兵身上最多也只有两个弹孔,枪法准且犀利。杀完错日的守军后,他们依旧有充足的火力。”

卓木强巴捏紧了拳头。他们的敌人分散开来,就像一个个跳蚤,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猛咬一口,待你察觉,他们又跳开了!而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纷纷跳出来,一个个挡在路口,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卓木强巴考虑了,离开这个尸横遍野的地方,尽快赶回雀母才是最重要的。

※※※

就在卓木强巴等人刚踏上错日时,在正面一排简陋的屋舍内,马索轻轻惊呼起来:“还有人!”

西米一个鱼跃从床上弹起,两人手握M4A1,从瞄准镜里观察,马索道:“开枪不?”

西米道:“猪脑袋,看清楚,那群人可不是这里的土兵,是我们的对头!贸然开枪只会引起他们注意的。他们人比我们多,枪比我们好,而且队形很整齐,动作反应最为敏捷灵活的在队伍外侧,伤者和弱者在中间,这么远的距离,我们的子弹未必能击穿他们的防弹衣。如果我们用的是狙击枪,他们就死定了!AM338,MX29,电子通讯,这很难对付啊。”

马索道:“那人是卓木强巴……他们果然走在我们前面。奇怪,他们怎么又回来了?咦?他们手中拿的是……是那批试验品!难道说,他们渡海过去只是为了拿那批武器?”

“嗯?”西米触摸着脸上的伤疤道,“你不是说,我们抓的那个俘虏说帕巴拉神庙在第三层么?必须从海上过去,只有这一条路?难道说,是你的听力或是翻译有问题?”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对他们的语言下了狠功夫,我相信他的意思我没说错。”面对西米的质疑,马索一副汗流浃背的模样。

西米对马索这种表现感到很满意,虽然知道或许马索有做作的成分,但是看到他这副样子,的确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西米缓缓道:“你瞧,他们中有个伤者,其余的人情况也不怎么好,或许他们在另一头受到了重挫,回来寻求援助,找到那批武器,应该是个偶然。咦,是他?”他似乎从人群中看到了某人。

卓木强巴正准备叫大家不要去理会那些尸体,继续赶路,但是岳阳的话让他不得不改变策略。“强巴少爷,这些士兵不是要从错日冲向海边,他们全都是从海边返回来守护在这里的,在错日放火烧船的是这些守军。”

张立道:“也就是说,我们的敌人并没有离开这里?他们没有船!”

空地里的人都警觉起来,牛二娃对他们的伏击还历历在目。卓木强巴明白,如今他们的小木筏成了唯一能渡海的工具,敌人如今还没有离开朗布,已经被清洗过的错日正是他们的最佳休息地。他们会埋伏在哪里?哨塔?不,如果在哨塔,早就发现了自己并进行射击,他们应该在某间屋舍内。或者,在外面的红树林里找可以渡河的木材?不,红树林里没有可以浮在海面的木材。但是不管敌人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定会盯紧错日唯一的出入口,一旦他们打算从出入口过去,肯定会遭到袭击。而且,不知道敌人的数量,站在这空地太危险了!

所有的想法在脑海里电闪而过,几乎张立刚说完,卓木强巴马上命令道:“趴下!”他们立刻集体匍匐在地,与尸体混在一起。

※※※

在正面的那排屋舍内,西米和马索的枪一直没离开窗口。

马索道:“他们反应好快,混进尸体堆,我们根本就看不见了。奇怪,他们怎么能肯定我们不在箭塔上?”

西米道:“剩下来这几个都是他们里面最强的,不仅熟悉我们作战的线路,而且擅长利用环境打游击。”

马索道:“现在怎么办?”

西米道:“等,等他们出现疏漏,在空地上集体移动,肯定会有纰漏的。记住,我开枪时你就开枪,你负责他们的尾巴,我负责头部,打光一个弹夹马上撤离。左侧紧邻红树林,十分阴暗,下面又是礁石区,很适合隐蔽。从那里去海边,我们利用礁石和树林作掩护,他们不敢贸然追击。只要找到他们回来的船,我们就可以渡海过去。”

※※※

张立道:“他们会不会躲在箭塔上?我好像看到有闪光。”

岳阳道:“小声点,会被发现的。我们得找个地方掩护。”

张立道:“这里是个平坝,怎么掩护?”

吕竞男道:“他们不在箭塔上。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目标,虽然有很好的监控效果,但同时也是敌人打击的目标。那闪光或许是镜子,为了吸引我们上去,说不定在半路我们就会被袭击。”

这时,巴桑难得地开口道:“他们在屋舍中,一处可以瞄准箭塔和监视这平地的地方。”

岳阳道:“你怎么知道?巴桑大哥?”

巴桑道:“蓝蜘蛛的做法,把敌人容易想到的地方留给敌人,这些士兵也是被同样的手法做掉的。用敌人的尸体来吸引敌人的注意,这原本就是特种作战教程的典范。”他已经越发肯定,自己的老朋友就在这里。

卓木强巴冷静地观察着四面的环境,同时回忆着他们来时从外看到错日的样子。“向右侧移动,保持人字队形,从窗户进入右侧那排房舍,穿过它就是红树林。而外面接着礁石滩,现在天快黑了,那里的环境对我们有利!”他做出与西米相同的判断,同时询问道:“塔西法师,你身体不要紧吧?”

塔西法师道:“我没关系,你们移动的时候要小心,千万不要高过这些尸体。”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8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