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形石祭坛上,唐敏和胡杨队长被麻绳牢牢束缚在石柱上。这里的确可以凭眺到雀母下方的森林和海,郭日念青走到二人面前,看了平台下方一眼,道:“景色不错吧?”

“哼!”唐敏道,“他们会回来的,他们就快回来了。”

“嗯,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送给你们一件小礼物。”郭日念青让士兵端过来一个盘子,只见盘子里放着好似超大号针头一样的空心金属筒,由小到大排了一排,最粗的足有拇指粗。

“这是什么?”唐敏大声道。胡杨队长却一眼辨认出来,那是放血刀,是过去在屠宰场内给猪牛等大型动物放血用的,削尖的一端插入血管中,血液会顺着这些金属管流出体外,直至死亡。“你究竟想干什么?”胡杨队长也质问道。

“哦,这个么……”郭日念青在盘子里挑选着,微笑道,“神圣的盟约,需要用鲜血来缔结,而违约的一方,则会付出血的代价。根据我得到的报告,卓木强巴他们现在都还没抵达错日,今天恐怕是赶不回来了,所以,我提前准备准备!”

“你胡说!你骗人!他们一定早就抵达错日了,现在正在路上,很快就会看到他们了!”唐敏大声道。郭日念青选了一根粗细居中的针头,在唐敏面前晃了晃,唐敏脸色惨白。

“喂,你要做什么就冲我来好了,欺负一个女人,也算是大将军么?”胡杨队长看不过去了。

郭日念青道:“不要着急,都有份,你们的血,只会慢慢地流出来。我是一定会遵守神圣盟约的,天没有完全黑,你们一定不可以断气。”

胡杨队长气得脸色发青,这家伙,竟然玩弄文字游戏,这不是要活活折磨死人么?用这种卑劣的伎俩,这些不齿的手段!那雀母王却不见踪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位雀母王就任由这个郭日念青胡来吗?

眼看郭日念青又朝唐敏走去,唐敏的泪水在眼眶中滚动。胡杨队长道:“够了,别把这些东西用在她身上,你就冲我来!”

“哎呀!”郭日念青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啧啧道,“这可是你提出来的要求,我担心,要是天黑前他们赶回来了,你……你又坚持不住的话,那我们不是违背了神圣盟约么?”

胡杨队长吹胡子瞪眼道:“别他妈废话!你小子总不会是只想吓吓我们吧?”

郭日念青抿笑着,换了一根大一号的放血刀,脸上挂着那种恭维的笑容,向胡杨队长走来。胡杨队长不甘道:“我还有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针对我们?”

郭日念青将面颊贴过去,踮起脚尖,在胡杨队长耳边轻轻道:“因为你,抢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抢我的东西!”

胡杨队长转过头来,满脸狐疑地看着这个郭日念青,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低头看时,那根约五寸长的放血刀已经有一半插入了自己胸口,大颗大颗的血珠从刀筒的另一端滴落,染红了石台。郭日念青已经退了开去,唐敏失声痛哭道:“胡队长……不要……不要!”

胡杨队长安慰道:“我没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他盯着郭日念青道,“我不明白,你究竟掉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是我抢走了?你说出来,如果真的在我这里,我可以马上还给你!”

“还给我?哈哈!”郭日念青惨笑道,“不,你永远也还不了!永远也还不了了!”他转身离开祭坛,吩咐士兵道,“看着他们,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旁边的护卫长道:“郭日念青大人,王让我来询问您,这样做,是否……呃,是否不太妥当?”

郭日念青道:“你告诉王,他们肯定回不来了。而且,我敢保证,只要这天没完全黑,那人就绝不会断气,我们没有违背神圣盟约。”护卫长恭敬地退下了。

丛林中,六骑快马风驰电掣地奔跑着,正是卓木强巴一行。他们遭到了一些手持弓箭的黑衣战士袭击,其结果自然不用多言,那些战士没能阻挡他们,连一分钟也没挡下,反倒是提供了快马良驹。只不过在清晨从海里坐船绕道上岸花了一些时间,如今时间是越来越紧迫了,卓木强巴他们紧绷着脸,任风如鞭子抽打在脸上。一切都已经预计过了,堵截的敌人、逃走的马索、陷阱、机关……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香巴拉的天气!今天的天色很差,中午时分香巴拉的蛇形天空已是灰蒙蒙的一片。巴桑估计,今天可能会比往日提前两至三个小时完全天黑。正是这两至三个小时,就可能要了胡杨队长和唐敏的命!

祭坛上,胡杨队长脸色已经有些发白,大颗大颗的血滴还在不断往下滴落。唐敏一直在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此刻,她也察觉到胡杨队长身体的异态:“胡队长,你,你千万别睡啊!”

胡杨队长道:“我知道,我哪里有睡了?”

“胡队长,你是不是有点冷?”唐敏道。

“没有啊。”胡杨队长微笑道。

可唐敏分明看到,胡杨队长全身在微微发抖,而且说话声音也越来越小。唐敏继续道:“胡队长,胡队长?”

这次没有回答。好一会儿,面色苍白渗着冷汗的胡队长才抬起头来,轻轻道:“这条路,该由你们自己去闯了。我老了,已经不适合做这项工作了。”

“胡队长,你在说什么?”唐敏焦虑起来,难道说,胡杨队长已经快听不到她说话了吗?

胡杨队长依然在自言自语着:“这次到这里,可真是,我到过的最危险的地方啊。对了,替我告诉强巴拉一声,就说……”胡杨队长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就听不到了。

唐敏大哭道:“胡队长!胡队长!你不会有事的!胡队长,强巴拉他们就快回来了啊!胡队长!来人啊!你们快来人啊!求求你们了!”

很快,郭日念青来到祭坛旁边,观察着胡杨队长的状态。唐敏在一旁哭泣道:“他真的快不行了,你们快救救他……请你们快救救他!”

郭日念青思索道:“为什么就不行了呢?”他抬头看看天空,又恍然道,“哦,原来天就快黑了!”他转向唐敏道,“别担心,很快就轮到你。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不会像这位勇士一样慢慢受苦。这是,给你的优待哦。”

唐敏这才发现,天空已经阴云密布,果然马上就将陷入完全的黑暗了。她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

郭日念青吩咐士兵点起火把,反复念叨道:“该上路了,该上路了……”就像一个巫师在发出诅咒。

这时候,胡杨队长又恢复了一点神智,低着头对郭日念青道:“嗨,矮子,我说,我死后,是不是会享受天葬啊?”

“哼,天葬?”郭日念青对胡杨队长称呼他矮子丝毫不介意,回答道,“那是君王的待遇!就凭你?死了我会把你的皮做成袍子,你的肉只配埋在地下喂虫子。”

“回来了!他们回来了!”突然,唐敏大叫起来,“快,快放了我和胡队长,强巴拉他们回来了!”

郭日念青站上祭坛向平台下眺望,果然,黑暗中有东西移动,但是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他不敢断定小姑娘说的是否是事实,低头稍加思索,认为宁为错不放过,于是抬头大声道:“那不是卓木强巴,是鲁莫人。而且……天色已黑,按照神圣的约定,我将收割你们的灵魂!”

“不!”唐敏惨烈地大叫道,“天还没有黑,你们快看啊!天还没有黑!”落霞

那密布的彤云中,还有一道缝隙,有那么一丝微弱的光亮从那里透出来。那些士兵都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郭日念青。违背神圣盟约,就是亵渎神佛,他们犹豫着。

郭日念青怒斥道:“怎么了!我的命令你们胆敢违抗?”

一名士兵道:“可是王……”

郭日念青道:“王那边我去说,现在,照我的命令,行……”话音未落,又一名士兵来报:“报告大将军!是卓木强巴他们,他们回来了!”

郭日念青再看,那些黑影已经移近,是六匹快马,还无法分辨马背上的人,但前方的士兵应该已经看清楚了。他平和道:“哦,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就在唐敏以为他要宣布放人时,却见郭日念青走到了胡杨队长身边。

郭日念青凑在胡杨队长耳边轻轻道:“没有人可以和我抢东西,没有!”胡杨队长突然感到心头一凉,紧接着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唐敏却看得分明,那根插入了一半的大号针头,又有近四分之一被郭日念青刺了进去。“不要!”她大叫一声,两眼一黑,在昏迷前隐约听见守卫的士兵叫道:“谁?!”

“干什么!”

接着,唐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祭坛上,卓木强巴等人小心地将胡杨队长放下来。那殷红的血,触目惊心,每个人都悲愤莫名!

“别动。”塔西法师制止卓木强巴道,“这吸血管一拔出来,他马上就死。”

吕竞男道:“他失血太多,生命体征开始衰竭。我们不是有备用血吗?在哪里?”

卓木强巴抬头,对张立道:“去拿。”

张立道:“在哪里?”

卓木强巴怒道:“问啊!快去拿!”

张立恍然,抓过一名护卫,大声道:“我们的那些包袱在哪里?带我去!马上!”

而另有一名护卫此刻正在巴桑面前瑟瑟发抖。这个冷漠得没有一丝表情的杀神,双眼淡漠地望着远方:“谁干的?”那声音就像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冰冷。

“我,我,我……我不知道,是,郭日念青,郭日念青大人让我们守在这里的。”

“他人呢?”

“刚才,刚才都还在这里,后来,后来就不见了!”

“王八蛋!”巴桑忽然仰天发出苍龙一般的悲鸣,双手探出,一手抓腰带,一手擒胸骨,将身前那名士兵双手举过顶,再重重地掷在地上,单膝压了上去,盯着他的眼睛,用雀母士兵听不懂的语言,咬牙切齿道:“你们就这样看着他被杀……你们就这样看着他被杀吗!”那名士兵惊恐莫名,两眼一翻,竟然昏了过去。

卓木强巴看到吕竞男又走到唐敏面前,忙问道:“她怎么样?”

吕竞男道:“只是昏过去了。”

“胡队长!胡队长!”岳阳道,“胡队长醒了。”

“回来啦?”此刻大胡子的声音轻得好像蝴蝶在空中飞舞。

“胡队长!”卓木强巴半蹲在一旁。胡杨队长努力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微微一笑,道:“跟老方说一声,欠他的,我还清了。”

“胡队长,你不欠什么。你坚持住,马上就会好起来的,你的命硬啊,你忘了?”

“呵呵,再硬的命,也……我就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总不会安死在家里,你呀……可别学我!”

“胡队长,你要振作,你行的……”卓木强巴焦虑地看着大家,希望能寻找到帮助。他拉过亚拉法师,道:“有什么办法止血?不能这样流下去!”

亚拉法师摇头。那吸血刀直插在血脉里,根本止不住,何况如今胡杨队长的情况恐怕已是回光返照,止住血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卓木强巴暴躁起来,大声道:“张立人呢?怎么这么慢啊!”

胡杨队长轻声道:“行了,你这么急躁,会影响队员的。待会儿雀母王来了,你帮我问问,像我这样的人,死了有没有资格,享受天葬啊?我第一次踏入西藏就听说了,在藏民心中,天葬的人,灵魂会升到天堂,只可惜在西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

“别说傻话,你不会有事,我答应过导师,一定把你们带回去的。胡队长,我们还等着你领路啊!”

“不,我知道的,你该让我把话说完,就……就几句了,记着,千万不要火葬,到时候什么骨灰的,带着不方便。而且现在,墓地的价钱,比房价涨得还贵,你们的胡队长是……是个穷光蛋,哈哈!”

卓木强巴突然难以扼制心中的悲愤,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胡杨队长最后轻轻道:“秋天的树叶落下,是为了春天的新叶发芽,后面的路,你们要自己走。记住,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每天都在努力。不要松懈,不要放弃,不要……”胡杨队长的声音渐渐消失,天空中的阴云渐渐散去,七彩的光芒从云缝中照射下来,轻柔地包裹着胡杨队长的身体,那张灰白色的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8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