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遭遇操兽师

他们在逃窜,数不清的鲁莫人跟在后面。卓木强巴在思索失败的原因,归根结底,他们还是对敌人了解太少了。莫金那匪夷所思的拔枪技巧、令人震惊的射击速度,还有他旁边那个蒙面人、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生物信息战,完全超出了他们可以理解的范围。操兽师,根本就是他们无法捉摸的一个职业!

分道扬镳

卓木强巴负着塔西法师在林中狂奔,整件事发生得太快了,他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们听到莫金的消息,他们追击莫金,他们发现莫金,他们包围莫金,原本是占尽优势的事情,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们甚至还没有真正意义上与敌人正面交手,就溃败下来。如今他们在逃窜,数不清的鲁莫人跟在后面。卓木强巴在思索失败的原因,归根结底,他们还是对敌人了解太少了。莫金那匪夷所思的拔枪技巧、令人震惊的射击速度,还有他旁边那个蒙面人、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生物信息战,完全超出了他们可以理解的范围。操兽师,根本就是他们无法捉摸的一个职业!

大家都在懵头懵脑地跑着,张立和岳阳甚至到现在还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在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为什么那些鲁莫人要追我们啊?”

亚拉法师给他们解释道:“那个蒙面人是操兽师,显然我们中了他的某种术,这就是鲁莫人追我们的原因。”

岳阳道:“我们是不是找条河洗洗?或许能阻断鲁莫人的追击。”

塔西法师道:“我们还不能确定水洗是否对信息素有效,而且一路走来,附近也没看到有河,总之必须返回雀母,那里才是安全的。”

亚拉法师和塔西法师一样,时不时在跑动途中按压一两棵树的树身,以此判断大规模的鲁莫人移动方向。就在塔西法师又一次指出方向的同时,亚拉法师道:“不对!”

塔西法师道:“怎么?”

亚拉法师道:“您不觉得它们移动的痕迹太明显了么?而我们前方的路又太安静了。”

塔西法师道:“你是说……”

亚拉法师道:“我们曾见识过它们的狡诈,它们一定在前面做了埋伏,它们在将我们驱赶进陷阱里。”

卓木强巴一个急停,问道:“怎么办?”塔西法师微微凝眉,马上道:“改变方向,这边!”

这种突然改变方向的策略果然很好地试出了前方是否有埋伏。塔西法师和亚拉法师每次按压树干,神色都更加凝重,终于,两位法师对望了一眼,对大家道:“看来,我们被重重包围了。”

话音刚落,又有三只鲁莫人前哨兵冲了出来。当先的塔西法师对卓木强巴道:“伏低!”跟着往卓木强巴肩头一按,整个人凌空弹跳起来。

塔西法师在空中翻腾三百六十度,第一只鲁莫人冲到他们面前时,塔西法师正好保持了脚上头下的姿势,那一瞬间,法师双手交叉伸出,抓住鲁莫人的前颌与后脑猛地一旋,拧断了它的脖子,而同时卓木强巴以一个倒地滑铲的姿势,从鲁莫人两腿之间钻了过去。

卓木强巴站起身来,塔西法师刚好完成空中翻腾,稳稳地落在他的背上。那只鲁莫人又冲出去十几米远,才脑袋一歪,一头扑倒在地。塔西法师双手鲜血涔涔,原来他也被鲁莫人颈项上那些尖刺刺伤了。

亚拉法师对付鲁莫人就比较有经验一些,只见他手腕一翻,一个手雷出现在掌中,  “噌”地拔掉插销,单手曲臂,瞄了瞄,然后像投篮一样向前一抛。那只鲁莫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顾一切地大口一张,稳稳地将手雷叼在口中,咕噜一声吞下肚去,咂巴咂巴嘴,眼珠子一转,没尝出味来,跟着就是一声闷响,碎肉横飞。

第三只鲁莫人原本是冲向巴桑、张立他们的,不知是受了第二只自爆的鲁莫人的惊吓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它像卓木强巴一样在半路一个急停,转身冲向了卓木强巴方向,急得张立、岳阳在卓木强巴身后大叫:“强巴少爷,是母的,是母的!”

吕竞男耸身上前,拦在路中,转身一个侧踢,将那只鲁莫人踢得偏了方向,踉踉跄跄颠簸了几步,一溜烟跑回了丛林之中。敏敏也准备上前,却慢了一步,险些被鲁莫人撞翻。

更多的汽笛声响彻树林,那些鲁莫人仿佛无所不在,它们似乎要在心理上给这些猎物以极大的压力,听到那些声音的人无不变色。又是四只,它们就像动力十足的越野车,在丛林里横冲直撞,那落后的神经系统仿佛令它们感觉不到痛楚,被枪击伤也是直扑过来,手雷炸响也全然不闻,连亚拉法师也不敢直撄其锋,只得抛出飞索,荡过避开。其余的人也只得各出奇谋,吸引弹、求生烟幕、闪爆都纷纷用上。

但他们前面的鲁莫人越聚越多,显然有一支鲁莫人小分队正好堵在了他们逃亡的路上,一只指挥型的鲁莫人躲在树梢,观察着他们的动向。巴桑发现了顶着两个椰壳的头颅,他举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却还是被躲了开去。那只鲁莫人在树梢“咯咯”地叫着,指挥其他鲁莫人对卓木强巴等人围追堵截,更糟糕的是,在那指挥官的命令下,一些鲁莫人开始上树了,准备从上往下,将飞荡在林间的猎物捕获。

卓木强巴等人实在是无暇和这支小分队纠缠,他们知道,真正的大部队还在外围,一旦它们完成合围,那才叫插翅难飞。塔西法师避开一只从空中飞掠而过的鲁莫人,同时狠狠地将猎刀插入它的腹下,借势拉开一大道口子,大声道:“这样不行!我们没它们跑得快,大家再聚在一起,只会被包围在里面!”

数只鲁莫人在地面起跳,险些咬住飞索荡得较低的敏敏的裤管。亚拉法师一把拎起小姑娘,回应道:“包围圈正在缩小,人多了也突围不出去,我们只能分开走!”

张立和岳阳在空中飞出一道平行弧线,一只鲁莫人朝他们正面扑来,两人赶紧伸腿往对方蹬去,打算借力避开,不想两条腿正好将那只鲁莫人夹在中间,三个身影同时悬停在半空,两人同时问:“怎么走?”

那只鲁莫人左右各看一眼,张口往岳阳腿上咬去。岳阳一缩腿,它就笔直地坠下。

塔西法师伏在卓木强巴背上对他道:“它们的大部队在我们的正后方,如果我们去把它们引开,前面的空隙会比较大,他们逃脱的机会会更多些。”

卓木强巴道:“知道了。”接着大声道:“我和塔西法师去把它们的大部队引开,你们向前走,亚拉法师给你们指路!”

岳阳道:“会不会太危险了?”敏敏也道:“不要,强巴拉!”

塔西法师道:“我有把握,只有这样,大家才有机会回到雀母。”

巴桑子弹打完了,拔出库尔德弯刀狠狠地胡扎乱劈,还真被他砍死砍伤无数鲁莫人,抽空他喝了一声:“好,就这样!”

吕竞男飞索荡至卓木强巴前面,道:“我也去。”一顿,见卓木强巴没说话,又道:“多一个人,多一分保障。”塔西法师点头表示认可,卓木强巴道:“小心点。”他们三人,朝着其余人的相反方向荡开飞索,朝丛林深处远去了。

敏敏也想跟来,但一眼就看见了吕竞男的背影,特别是那两个比肩而行的背影,终究没跟上去,只叫了一声:“强巴拉!”亚拉法师在另一端领路,道:“跟我来。”

卓木强巴听到敏敏的声音,回头,吕竞男道:“放心吧,亚拉法师会照顾好她的。”

十余分钟后,塔西法师道:“奇怪,跟着我们的蜥蜴减少了。”

卓木强巴急问:“啊?一路上追击我们的蜥蜴不是很多吗?”

吕竞男道:“嗯,我也感觉到了,蜥蜴是很多,但他们的数量在逐渐减少,他们并没有全力追击我们。”

塔西法师道:“他们或许在以我们无法察觉的方式互通消息,追击人多的一方去了,或许我们身上的信息素较少?”见卓木强巴急于掉头,塔西法师警告道:“千万别回去,别忘了,起码我们还牵制了一部分鲁莫人,如果这时候掉头,无疑是将它们集中起来,反而害了其他人。”

森林的另一方,是一场艰苦卓绝的追逐赛,比赛的双方比的是谁跑得快、跳得高、飞得远,胜利者将获得一顿丰盛的美餐,而失败的一方则将成为美餐。比赛的规则注定了,这场比赛一开始就没有公平性可言。

张立、岳阳等人不住地射出飞索,以最快的速度在林间猿跃,鲁莫人则像吃了违禁药的短跑冠军,一只只动力十足,飞速地轮转着双腿。

张立和岳阳各自带伤,一个是空中姿势失衡,另一个则在蹬踏树干时少力,但亚拉法师要照顾实力稍弱的敏敏,巴桑好像中的信息素最多,自顾不暇,他们两人也就只能相互提携了,渐渐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一些鲁莫人甚至超越了二人,在一些指挥蜥的指挥下选择飞索最低的落点,在下面昂首等着,每当张立、岳阳掠过时,便有无数鲁莫人高高跃起,张嘴就是一口。张立、岳阳只得在飞索荡低的时候提臀收腹,把双腿尽量往头顶上拿,那情形,就好似在表演空中飞人过鳄鱼池。

张立的视线看前方迎面而来的树木都已成模糊一片,迎面的寒风也迫使他不得不闭上一只眼睛,只用有镜片遮挡的一只眼去观察,可还是时不时感到屁股后面有灼热鼻息。张立气得大骂道:“它们怎么对我的屁股这么感兴趣啊!”

岳阳在一旁笑道:“屁股多好啊,又肥又嫩又多汁,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油,难道,你不喜欢吃鸡屁股吗……”却是在说笑中,被一只鲁莫人咬掉半截裤管。

张立揶揄道:“你自己小心点!现在只是大腿擦伤,可别变成独脚将军,看巴巴一兔是否喜欢独脚将军啊。”

岳阳道:“去你的!”又荡过两个集中点,岳阳发愁道:“这样不行啊,前面的异族同胞越来越多了。”

张立一看,可不是吗,前面那些没咬着亚拉法师和敏敏的就等着巴桑大哥,没咬中巴桑大哥的又都等着自己。鲁莫人越聚越多,有的开始攀附在同伴的身上往上垒,形成一个个鳄鱼岛似的鲁莫人丘。

那一张张丑陋的脸露出兴奋的表情,一个个都张大了嘴,流着口水,望着天空,就像待食的雏鸟。

岳阳果断道:“它们已经判断出我们的路线,知道我们是跟着亚拉法师他们的,这样不行,迟早会被咬中屁股,我们另外找路吧。”

张立知道岳阳的意思,无外乎他们引开另一部分鲁莫人,好让亚拉法师他们有更多的机会逃出去,他朝着岳阳会心地笑了笑,道:“走,换方向!”

岳阳冲前面大声喊:“亚拉法师、敏敏、巴桑大哥,我们不和你们一路了!大家雀母见!”跟着张立一个拐身,避开前面的鳄鱼岛,飞索向另一个方向射出。

不知是亚拉法师还是敏敏喊了句什么,张立没听到,耳边全是汽笛和“咕咕桀桀”的声音,眼前全是飞速掠过的树影。

扬腕、抛射、转体、收索、蹬树、再扬腕,这些机械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几万遍,张立自觉恐怕已经飞出好几十公里了,可这片树林还是看不到头,鲁莫人还在穷追不合。既不能荡得太低,又不能荡得过高,那些巨大的树干分叉处,有无数鲁莫人像哨兵一样站立着,正探头探脑往下张望呢。手臂的伤刚开始只是有点火辣辣的痛,现在却像在撕裂肌肉一般,他不知道岳阳怎么样了,看那小子蹬树的时候痛苦的表情,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难道要成为这些怪物的腹中餐?张立暗想:“这样的结局似乎也太糟糕了,还不如在冥河中就光荣了呢。”

“喂!喂!”岳阳在一旁大吼。张立一回神,身体一折一蹬,险险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巨大树干,只听岳阳道:“你想干什么?想自杀啊你?阿米怎么办?”

“是啊,阿米!”张立一震,精神又回来了,模糊中仿佛又看到了阿米,那个婀娜曼妙的身影在前方丛林中向自己招手,回想起抱着阿米一起飞的情形,痛觉顿减,为了阿米,一定要飞出这片鬼林子。张立坚定了信念,朝着意识中阿米招手的方向飞去。岳阳见他速度加快,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有余力啊!”

张立扭头道:“跟得上我吗?”

岳阳道:“得了吧,就你那速度,要不是我在前面带你,你早就被他们啃光了。”

“那么就比比,看谁先飞出这片林子。”

“好啊!”

张立感到身体很轻,像踏足云端,与阿米一起飞的感觉又回来了,而前方树影蒙蒙,也拨云散雾般退去,渐渐露出砖红色的山岩。张立兴奋地向岳阳吼道:“我们出来了,你看见了吗?”

岳阳道:“你说,在平地上跑,它们会追来吗?”

张立顿时心底一凉,是啊,前面那片开阔地,距离雀母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没有了飞索可以起荡的支点,他们只能落地与鲁莫人比速度了。岳阳又道:“你还剩多少武器?”

能扔的早都扔光了,张立一摸腰间,道:“还有两个吸引弹、一个手雷,你呢?”

岳阳道:“一个闪爆、一根求生烟幕,都是不能用的,只能看你的了。”的确,闪爆或许能闪中鲁莫人群,但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他们自己也不能幸免;求生烟幕或许能遮挡部分鲁莫人的视线,但说不定就会把强巴少爷或亚拉法师他们吸引来,这不是把他们往陷阱里引吗?

张立道:“你目测岩壁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岳阳道:“大约五百米吧……”又飞了两棵树,他更正道:“不止,大约七百米,你的百米冲刺速度是多少?”

张立咬咬牙,道:“愿上帝保佑我们!”

岳阳道:“笨蛋,应该是愿佛祖保佑。”两人同时看了看最后一棵大树,又看了看距离约七百米的岩壁,都是一样的心思:必须在鲁莫人追到自己之前冲到岩壁下,然后利用飞索攀至岩壁上,否则,那片开阔地就是他们的坟场。

张立深吸一口气,道:“准备好了吗?冲了哦!”说完,两人像两只雨燕,同时降低了飞索的入射角,从最后一棵大树的两侧飞速掠过,在空中一个平衡点收索,落地一个翻身,站起来就开跑。张立看也不看,一个手雷往身后扔去,这次,他们真的要与死神赛跑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0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