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日捧着遗骸,径直来到湖边芨芨草荡。那时天将暗,圣域的蛇形天空扭曲着,闪耀着迷幻的色彩。

郭日解开包袱,取出那颗颅骨,深深亲吻,随后将颅骨的眼窝对着草荡的方向,柔情道:“阿米,还记得吗?小时候,我在这里遇到你……”

 

唔,一个小女孩,她快死了吗?

“喂……喂……快醒醒,你怎么睡在这个地方?你会被毒虫咬伤的,你会被鲁莫人吃掉的。”

那小女孩睁开眼睛,那心伤的眼神,那无助的哀怨,霎时刺伤了小男孩的心。

“来,喝点水吧……

“你叫什么名字?”

“阿米,玛吉阿米……”

“你爸爸妈妈呢?

“啊,和我一样啊,爸爸妈妈都在战争中被杀死了吗……

“阿米,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你是我的妹妹。不管前面有什么困难,不管这战争还要持续多久,我们都要勇敢地活下去,爸爸妈妈在天上看着我们,他们会保佑我们的。

“阿米,我们要往东边去了,村子里的人都逃光了,雅加的军队随时会打到这里来的,你怕吗?”

“不怕,有哥哥在,就不怕。”

……

 

“呵呵……呵呵……哥哥啊!看,那是什么……”那是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声音,镌刻在郭日的记忆深处。

那时的草荡也如今天一般金黄绚烂,沉甸甸的颜色,草长莺飞的岁月。每到黄昏之际,悄立于金色芦苇中的蟓蜒就开始发光,乳白色的光芒像珍珠般闪耀,用手轻轻一触,成片成片的蟓蜒飞起,像随风飘荡的雪花,撒下一串冰凌般清脆的声音。

 

“啊……好美啊!”

“那是雪精灵,它们在舞蹈。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死去后,都会化做雪精灵,它们守护着、祝福着那些幸存下来的同伴。妹妹,你知道吗,当雪精灵高飞起舞时,这一年,就一定有好收成哦。”

“嗯,知道了,哥哥。”

当蟓蜒交配时,那亘古不变的吟唱,是精灵之歌,听过的人永生难忘;是生命的赞礼,犹如沐浴着母亲怀抱的温暖。当小男孩和小女孩手牵着手,沐浴在雪精灵的舞蹈之中,那一刻,镌刻了永恒,他们手心里,握着自己的小小世界。

……

走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走在被铁蹄踏过的土地上,穿过死人堆,小男孩和小女孩就这样手牵着手,带着倔强的求生渴望,从一座无人的村庄,走到下一座无人的村庄。

“哥哥……”

“嗯……”

“为什么要打仗呢?”

“唔,不知道,那是大人们的事吧。我记得爸爸说过,有人的地方,总是有争执,争执大了,就变成了战争。嗯,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总会有战争的。”

“那……有没有没有战争的地方?阿米不要战争,阿米讨厌战争……”

“等我长大了,一定让战争结束,给阿米一个没有战争的圣域……”

“好啊,哥哥,我们拉钩!”

……

 

郭日将颅骨紧抱在怀里,低声喃喃细语:“阿米,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努力地结束战争,只要我统一了圣域,就不会再有战争了。你不是也答应过我,只要我能让朗布和雅加没有战争,你就会等着我,做我的妻子吗?你怎么就忘记了呢?”

郭日仰起头来,蛇形的天空还在挣扎着,不愿散去光明,天边一线血红,像残月,似弯眉,郭日仿佛又看到了小时候,也和妹妹肩并着肩,一起看这最后的光芒。

 

“哥哥……”

“嗯……”

“为什么,圣域的天空是这样的呢?”

“因为有大山啊,山神念青唐古拉为了保护我们,将大山从两边向中间靠拢过来,这样,别人就找不到我们了。”

“为什么不让别人找到我们?”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外面的战争比我们这里还要多,我们的祖先为了躲避战争才来到这里的,只是如今……这里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么外面,还有战争吗?”

“谁知道呢,只是传说而已,究竟有没有外面,也不知道呢。”

“哥哥,哥哥,是不是翻过大山,就是外面了?”

“不,传说中,大山的外面,还是大山,它们全都很高,一直被白雪覆盖着,像莲花的花瓣一样,将我们层层包裹起来。要翻越无数座大山,才能到外面,而下面,则是一片汪洋大海,无边无际,一直要走到海的尽头,才是外面。我们居住的地方,分为上、中、下三层,每一层呢,又可以分做两个小层,一共是六重天。最下面与海相接的地方,是饿鬼,上面一点是牲畜和野兽,中间的两层是我们人居住的地方,上面与雪山相接的地方是神住的地方。向上走,没有神灵的指引和许可,根本找不到通往外面的路;如果向下,则会被饿鬼和野兽吃掉。我们的祖先到这里,已经有数不清的年头了,却从来没有人走出去过。”

“外面……究竟是什么样呢?”

“这个,应该也和我们这里差不多吧,有山有河,有天空,有大海……”

“真想去外面看看啊,说不定外面没有战争呢!”

“不可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战争,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妹妹,你要坚持住,前面有炊烟,一定有人的,我们约定好了,一起勇敢地活下去……”

“婆婆,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吧,我给你磕头了……”“咚、咚、咚……”

“那小男孩是谁?”

“是喀卓瓦收养的小男孩,带着个妹妹,他妹妹快死啦,找喀卓瓦治病来的……那小女孩都病成那样,我看活不了多久了……”

“哦,这兵荒马乱的,喀卓瓦自己都没有吃的,还要养活两个小孩,恐怕都会饿死啊……”

“唉,谁说不是呢……”

……

“雅加的士兵杀过来啦,大家快逃命啊……”

“婆婆,你带着妹妹到右边的石林去躲躲吧,雅加的士兵骑马,他们会沿着大路追,那边没有野兽,这几天我都去探察过,比较安全。”

“孩子,那你呢?”

“我去引开雅加的士兵!婆婆,如果我没回来,那我恐怕就回不来了。你告诉我妹妹,她哥哥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是,总有一天,她哥哥会回来接她的,请你告诉她,哥哥会实现当初的约定的!”

“哎,孩子,你别……”

……

“我快要死了吗?是谁的手,好温暖……”

“别乱动,好好躺着,我给你找些水来。”

“这声音,真是像仙女一样,难道是天上的仙女,来搭救我这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

“来,慢慢喝,别着急……”

“这个女孩是谁?好亲切,那是妈妈才有的笑容……”

“小心点,把头靠在我的腿上,这样会好一些,对不起,你的左眼保不住了……”

“女孩,你为什么忧伤,你是在为我忧伤吗?你是谁?

“你……你是谁……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阿米,玛吉阿米。”

……

 

金色的芨芨草荡随风摇曳,如波浪般一浪接一浪掠过郭日的身体。任由波浪穿过指间,郭日摩挲着颅骨,自语道:“那时候,我还有好多话未对你说,我一直以为……会有机会的……”随后,他弯下腰,附在颅骨耳边,如梦中千百次回忆过那般,轻声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愿意嫁给我吗?”骑在马上的人冷不丁抛出这么一句。

“嗯?”

“阿米,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你不仅救回了我的命,你也带走了我的心。我以雀母未来的王权者起誓,我这辈子,会像守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守护着你,嫁给我吧,我能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你可以让这场战争停下来吗?”

“这个没有问题,我会结束这场战争……”

“你能让圣域恢复到传说中太阳王朝时的繁荣吗?”

“……我……”

“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等你能做到这些的时候,再来找我吧,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嫁人,我会考虑你的。”

“为了你,我会不顾一切地去做,等着我!”马儿一阵风地去了,载走了满心欢愉,留下了迷茫的女子:  “真的……能做到吗?”她茫然摇了摇头……

“阿米,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啊,你那执著的梦想,哥哥帮你实现吧!”

……

 

一阵风拂过,郭日缩了缩肩,似乎感到冷,是啊,流了太多的血,那些焦痂一直在渗着黄水,这种熟悉的感觉,令他想起了第三层平台,那雪国,那严寒的封冻地带。突然,他想到一个人的声音,看着自己怀中的颅骨,不由咧嘴惨笑:“师傅,这就是你说的,比生命还要贵重的东西吗?”

 

……

“小侏儒,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要找到出去的路,从上戈巴族人的领地里穿过去。”

“如果他们阻止你呢?”

“灭了他们!”

“呵呵呵……好,有志气。小侏儒,我告诉你,这第三层平台根本就没有什么上戈巴族人……”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你们通不过那些家伙守护的地方,而凭你们的力量,想消灭那些家伙,基本上……很难。特别是现在,它们有了自己的王,就连我,也只能远远地躲着走。你想要通过,再等一二十年,等它老死之后……唔,说不定又会有新的王产生,还是过不去啊!

“郭日,就算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你也一定要找到出去的路吗?那好,我可以传授你魔鬼的智慧,但首先,你得舍去作为人拥有的一切,你将失去比你生命还要珍贵的东西,你舍得吗?”

“我无父无母,天地之间就只剩我一人,有什么舍不得的?师傅,请教我谋术,等我一统雅加、朗布,我一定率领大军,踏平这里,打出一条通往外界的路来。”

“说不定到时……也好,呵呵呵……我们就先从人性说起吧……”

……

 

夜色浓了,如滴入水中的墨,正在逐渐侵蚀扩散着,风渐渐停了,金色的草荡安静下来,只是再没有了起舞的蟓蜒和那精灵般的声音。郭日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小声地在水边自言自语,时而大笑,时而落泪,  “你让我成为雀母的王,我就去做雀母的王;你想结束战争,我就为你一统圣域,将战争终结在我手中;你想要离开这里,我会带领圣域的全部士兵,为你杀出一条血路……你怎么这么傻,不肯再等等我……我就快做到了……只要是为了妹妹你,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可是没有你,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没有了你,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郭日的咆哮如裂雷般自黑暗中暴发,在空寂无人的草荡回响。

当草荡最后一抹金色也渐渐退去,郭日毅然起身,小心地捧起那包骨骸,一步一步,向着水中央趟去,温柔冰沁的水像情人的手,没过他的脚背,没过他的双膝,没过他的腰际,没过他的肩头,没过……他的头顶,一串气泡自水中吐出,郭日和那包骨骸,再也没有出来。圣域的夜终被黑暗吞没,四周死寂,万物无声……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1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