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回忆

在巴桑的记忆中,出现了几头蹒跚学步的狼崽子,是克尔度带回来的,他高兴地说,打死一头老母狼,捡到两个崽儿,这狼肉,和狗肉味道差不多,特别是乳狼,烤着吃味道才鲜美。当时还有喀拉、尼果、维康等人都在。

巴桑记得自己是准备尝狼肉的,刀已在手了。克尔度说他辛苦带着活的狼崽回来,就是为了保持肉质的鲜嫩,用刀杀味道不美,他将狼崽的头摁在水里,没一会儿就弄死了,然后又教大家削木棍穿插在狼崽身上用火燎烤,那香喷喷的烤狼肉,馋得人口舌生津。

就在他们准备开动却还没动口的时候,察瓦龙回来了,他神色慌张、磕磕巴巴地用含混不清的语气飞快地说着什么,巴桑大多没听清,唯一记得的就是他不断重复的那句:“狼来了!狼来了!”记得尼果还笑着说:“狼有啥可怕,一枪就撂翻,正好狼肉不够分。”

察瓦龙是去了哪里?巴桑想了想,是了,走到那个地方,他们就分做了两组,一组就地休息,一组去周围探探,察瓦龙是去探路的那组。

直到喀拉问起,他们的其余队员都到哪里去了,而察瓦龙惊恐万分地回答“死了!都死了!”的时候,大家才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狼来了,这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头狼都叼着人体的一部分,有头颅,有手脚,有躯干、骨骼和内脏,那些残破的衣物和皮肤,依稀还能辨认出是谁的。不记得是谁开的枪,总之惊恐中的蜘蛛们乱扫了一气,然后才发现,狼群只是丢下一地残肢,全都跑走了。看着一地支离破碎的同伴尸骨,蜘蛛们有的恐惧,有的痛哭,有的紧张。那时的巴桑他们,完全想不到狼群竟然深谙心理战,恐怖的种子已经撒下,在每个蜘蛛的心中生根发芽。这群经过特别训练的蜘蛛,虽然在前面的路途中也有负伤死去的同伴,可是从未见过这么多、这么惨的,而这一切,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等等,那些狼去哪里了?”巴桑在记忆中问自己,又想了想,是了,那个地方有半人高的草,有巨大的石块,有树,像热带丛林中高大得连阳光都遮蔽了的树。而且,那些石头,有很多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是坍塌的石柱、石墙,还是石雕?

巴桑记不起那些石头的样子了,但那些狼的形象已经非常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灰黄的皮毛,湛碧的眼睛,高大的体型,闪电般的速度,幽灵般的出没。他们根本来不及为同伴悲伤,只见草丛中稍有摇晃,就有人像掉进陷阱般陷入草丛中,接着就是凄厉的惨号。惨叫声此起彼伏,等到子弹打过去,又没了声音,迫得蜘蛛们不得不靠在一起,做圆形防御,可是谁都没想到,头上突然降下大量同伴的内脏和尸体。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狼是怎么上树的,而且是怎么把同伴的尸体弄上树的。那些尸体,有碎成肉块的,还有活的,内脏被掏空了,一双眼睛还大大地鼓着,嘴一张一合,却“丫丫”地发不出声音来;因为没有肺,那手在抓紧,在颤抖。当那些死去的同伴抓着活着的同伴抽搐时,他们那些活着的同伴的神经,终于崩溃了,蜘蛛们溃不成军,只想夺路而逃。从那天起,巴桑他们就踏上了那条血染的修罗之路。

如同记不起他们走了多少天才走到那死地一样,巴桑也记不起他们跑了多少天才离开那个灌木丛生的地方,他只记得,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惨叫在周围响起。最可怕的是,不管他们怎么小心地防护,第二天天亮时,都可以看到前一天死去的同伴的尸体碎块,出现在他们周围,仿佛在警告活着的蜘蛛,不管你们怎么逃,不管你们逃到哪里,都只有一死。

狼的攻击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有时它们一两天也不杀人,有时它们会突然杀好几个。白天看不到狼在哪里,等看到时就是一声惨叫、一具尸体,这还好些;一旦到了夜里,那死神一样的黄光双眼,在远处如幽灵般飘荡,特别是在耗光了蜘蛛们的弹药后,那些幽光,就距离他们更近了。

从逃亡那天开始,这群蜘蛛就没有一个人敢入睡,他们疲惫到了极点,甚至用刀自刺也不敢入睡,那一路走来,有的人彻底崩溃了,要么自杀,要么就那么傻笑着步向狼群,拉也拉不回来。巴桑他们坚持到了最后,一路还有那些留守的队友加入,然后又有新的队友死去,他们就像一群被赶向屠宰场的生猪,在狼群的围攻下竟然没有还手的能力!那一路,蜘蛛越来越少,而加入围猎的狼群数量,却似乎越来越多……

如今巴桑回想起来,狼群的每一步,都如同经过严密而谨慎的计划,步步为营。当他们武器在手,且精力充沛时,狼群充分利用了树林和杂草的环境,特别是利用他们同伴的尸体来制造恐慌情绪,并利用昼夜不停的骚扰来令他们身心疲惫,一刻也不能停息。等他们快逃出树林时,手中的弹药也快耗尽了,体力和精神也困顿到了极致。这时候的狼群更是完全主宰了杀戮,它们会时不时就在这些人周围游荡,你追它,它们离开,你不追,它们又跟来,然后不定时地发起袭击,让蜘蛛们疲于奔命地逃跑,跑得最慢的那个,就被狼叼走……那些精通杀人技艺的蜘蛛,在被狼追上的时候,往往已经瘫软得像面泥……

不知道是谁提起的,因为他们吃了狼崽,所以这些狼是来复仇的,它们会慢慢地杀,一个一个地杀,让这些人感到恐惧、害怕,却无法抗拒,对此,巴桑深信不疑。因为整个过程中,最令人心寒的是,它们咬碎那些人,掏空他们的内脏,却不吃那些人,将那些遗骸又抛还给活人,它们完全就是在杀人,并且似乎在享受杀人带来的乐趣!就像巴桑他们用树枝穿着狼崽,在火上烤得“吱吱”冒烟时的感觉一样。

巴桑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白天看不到狼,晚上反而能看到狼的眼睛?那时他们已经逃出了树林,四周都是开阔的草场,而且那些草并不高,无法遮挡狼的身体啊?他苦苦搜寻着记忆,对了!他想起来了,那次,他也看到了狼,就在他面前,连走路都走不稳、随时可能摔倒的察瓦龙,突然就被狼叼走了。那狼个头好大,叼走察瓦龙就像叼走一只羊羔般,它咬住他的喉管,他的身体和脑袋软耷耷地垂着,就那么被狼拖走了。自己就在一旁看着,无法动弹,甚至忘记了逃跑。可是那狼是从哪里来的呢?巴桑反复回想察瓦龙被叼走时那绝望的眼神,那狼是从哪里来的?究竟是……是!是从地上……巴桑想起来了,他看到那头狼之前,地面只有一块草皮,那狼一跃而起,破土而出,等他看到的时候,察瓦龙已经被叼住了。而后,巴桑看着自己周围,草地松动着,四五个狼头盯着自己,它们散去时,每头狼的背上,都披着一条草毡子,就像马鞍一样覆盖着它们全身!那些狼,竟然会伪装自己!那是什么狼啊,简直是一群怪物!

巴桑总算回想起了这一切,当他从惊恐中醒来时,发现卓木强巴和岳阳死死压着自己,自己全身都在激烈地颤抖着,一身莽汗,卓木强巴和岳阳也在喘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巴桑眼睛眨了两下,亚拉法师按了按他的额头,道:“好了,巴桑醒过来了。”

卓木强巴仍不放心,问道:“巴桑,你还认识我吗?”

直到巴桑反问:“我做了什么?强巴拉?”卓木强巴和岳阳这才松开手。

原来,一开始巴桑还只是静立沉思,可是很快,岳阳就发现巴桑眼神涣散,牙关紧咬,他深知这就是巴桑症状发作前的征兆,岳阳赶紧叫来强巴少爷和吕教官。吕竞男第一时间就解除了巴桑的武装,巴桑却浑然不觉。由于他们的装备在数次战斗中已经消耗殆尽,莫金他们的装备里可没有诊治巴桑的药物,敏敏刚找到一支安神醒脑的药剂,巴桑突然发作。他像在同看不见的敌人战斗,一面将自身防御得极佳,拒绝任何人靠近,一面极度紧张和恐惧。卓木强巴和岳阳距离他最近,两人一齐出手,费了大力才在不严重伤害巴桑的情况下将他制服。

看着卓木强巴和岳阳身上的块块青紫,巴桑略有歉疚地点点头,不等他人询问,说道:“我想起一些事情来。”接着,巴桑原原本本将他们与狼遭遇的过程说了一遍。

听完巴桑的回忆,敏敏道:“是因为吃了小狼而导致狼群的报复性行为吗?”巴桑点头。

岳阳却反问:“如果是狼群的报复性行为,为什么不一次性杀死,而要逐个逐个杀死呢,难道真的是一群嗜血的狼?”

巴桑想了想道:“刚开始,它们没有能力将我们全部杀死,在逃亡的路上,不断有沿途的狼群加入捕杀行列。而且,现在回忆起来,整个过程中,狼群的伤亡是极小的。它们用最小的代价,赢取最大的胜利。”

“那个幽灵红螯……就是最先回报的全都死了的那群人中的一员?”吕竞男突然问。在得到巴桑的确定后,她又道:“还是不对,如果说你们是因为吃了幼狼而遭到狼群的袭杀,那么那支探路的队伍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杀呢?他们探路究竟探到了什么?而且在那种情况下,还有人活着逃了出来,这怎么可能?”

“或许是那人在逃跑途中,从第三层平台摔了下来,这铭牌被当地老百姓捡到了呢?”敏敏道。

“这不可能。”吕竞男道:“假如巴桑他们抵达的是第三层平台的话,从第三层平台掉下去,会直接掉在海里。”

岳阳道:“也就是说,巴桑大哥那位同伴,只有自己逃到……这一种可能。”

卓木强巴等人面面相觑,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从狼群中逃出来,确实是一件奇事。

巴桑自己也道:“我知道,还有一些最重要的地方我没能想起,我为什么能活下来,我又是怎么逃出来的,或许,能解释他逃出去的原因。”

在巴桑的心中,还深藏着一些疑惑,在他自己的记忆片断里,有好几处都是队友人数急剧减少,可他却想不起来那些队友是在哪里失踪的……巴桑只零星记得,一开始他们并不是走原路返回的,在狼群的逼迫下他们似乎去了某个地方。每次想到那个地方,巴桑唯一的记忆就是如同干涸的血迹的颜色筑成的墙,无数白生生的人的手臂从墙缝里伸出来,那些手臂挥舞着、扭动着,除此之外,巴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可是如今,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所以如此抗拒自己再前进,有很大的原因,正是那个地方!

还有西米。“西米!是你!你究竟做了什么!……队长……我,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是你把它们引来的!我们被你害死啦!……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我会被它们吃掉的……我……我不怕死……但是我不想变成那样,我……我不想去那个地方!”在这段对话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呢?自己对西米那种刻骨铭心的恨缘何而来?

岳阳道:“依我看来,真正关键的地方,应该是察瓦龙回来时说的那些话。”

敏敏道:“可惜巴桑大哥当时没有听清。”

亚拉法师道:“还有一件事很奇怪,那些狼,它们为什么不吃掉那些尸体?真的只是为了令巴桑他们惊慌和恐惧吗?”

大家想了想,岳阳道:“或许是上戈巴族人的命令。”

亚拉法师马上道:“奇怪的地方就在此处,在整个过程中,巴桑他们没有遇到一个上戈巴族人。是这样吗?巴桑。在你的记忆中,可有遇到除你们之外的人?”

“没有。”巴桑肯定地摇头。突然,一个声音跳人记忆中:“那是什么?那是人吗?”好像是队长的声音,接着又有无数人绝望地叫喊起来:“不!不!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在那绝望的喊声中,巴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是了,自己也在叫喊的人群里,他渐渐将声音与“那个地方”联系了起来,赤色的墙、白生生的手臂,记忆猛地掐断了,巴桑痛苦地用手撑着额头。

敏敏又问道:“那么,巴桑大哥以前提起见到戈巴族人那次……”

“那是第二次,我们后来,还去了好多次,我们……只见过那一个戈巴族人。”巴桑回答道。刹那间,他将那个戈巴族人的面容表情和察瓦龙联系在了一起,是了,一样的惊恐,一样的惧怕,那种在绝望中透出的战栗,那个戈巴族人,难道也看到了什么吗?巴桑赶紧将这一信息告诉大家.

亚拉法师皱眉道:“不可能啊,如果是戈巴族人的话,至少不应该受到狼的伤害,除非……”

岳阳道:“除非那些狼,已经失控了!”亚拉法师兀自摇头。

巴桑反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警告大家,他道:“前面有个地方,很恐怖,真正摧毁我们精神意志的,不是那些狼的袭杀和同伴的尸体,而是在那个地方,很多人都陷入了绝望,我想……我也是。”

岳阳急切地问道:“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那里有什么?”

许久,巴桑才无奈地答道:我,我记不起来了。”

看着巴桑颓丧的表情,卓木强巴安慰道:“不要强迫自己,想不起来就算了,不管前面有什么,都难不倒我们。”他回过头来,看着茫茫雾原,一拉肩上背包,无畏道:“我们继续走吧。”

尽管亚拉法师推算,要遭遇狼群还得有十来天时间,可是听完巴桑的回忆之后,每个人多少都有些担忧,那样的狼,那样的狼群,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吗?而且,如果安吉姆迪乌所言不差,巴桑他们抵达第三层平台的时候,上戈巴族人还是各有各的领地,中间有可以通行的缓冲带。现在整个上戈巴族已经有了共同的王,被统一起来了,他们将要面对的,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

第二天,气温更低,雾更浓了,可见度不足三十米,而那些散落的巨石间,偶尔也能看到耐寒的植物,树不高大,可是立在雾里,鬼影憧憧的样子,反让人提心吊胆。就在大家略感疲惫,卓木强巴提出大家休息一下,岳阳说前面那棵树看起来还比较高大,过去靠一靠时,那棵树却横着移了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1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