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亲密接触

岳阳使劲揉了揉眼睛,道:“我没看错吧,刚才那棵树影,好像动了一下。”

敏敏惶恐地看了看岳阳,卓木强巴道:“别疑神疑鬼,等我们过去,不就看清了。”

走着走着,所有人的步伐渐渐慢了下来,因为走得越近,他们就发现,树影前面,像有一个人,而且在那个高大的人影旁边,还有一些别的影子在活动!紧接着,他们听到雾里某个影子也发出叫声:“咦,是什么东西?”是英语!同时有人用英语大骂:“蠢材!”

这次他们听得分明,莫金的声音!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不期而遇!

卓木强巴等人瞬即持枪在手,不过他们左右并没有躲避的空间,最近一株树,亦在十米开外,反倒是莫金等人占有地利,显然他们也是在此休息,两侧有大石,身后有树。岳阳更是看到,朦胧雾中,地上还有不少身影,刚才在动的就是地上那些影子,看起来像一个个躺着的士兵,难道说,莫金又来了帮手?

“哎呀呀……强巴少爷。”莫金从雾中走出来,身形渐显,换了冬装,依然难掩那块状肌肉,渐渐地,五官也分明了,依旧是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误会个屁!”巴桑一见那笑脸就没好感,恶狠狠地骂道。莫金眉毛一挑,卓木强巴握住了巴桑的枪管,示意他不要冲动。

莫金慵懒地笑道:“这才对嘛,大家不要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突然笑容一敛,异常严肃道:“前面的路,将变得格外艰难,凭你们或是我们,单独前进的话,恐怕很难穿过,我们都是好不容易才到这里的。我还是那句话,我是十分诚恳地邀请您,强巴少爷,加入我们,大家齐心协力,至于帕巴拉里面的东西怎么分成,我们到了那里,再做商议。”

“你瞎说!”敏敏突然大声道:“你是个卑鄙的小人,一路偷偷摸摸地跟在我们后面,窃取我们获得的线索,打死打伤我们的同伴,你还想谈合作!你把我的哥哥怎么样了?你怎么把他绑走的?你把他绑到哪里去了?他现在怎么样?你回答我呀!”上次见面敏敏还没来得及询问,双方就开了火,这次她一口气把心中的问题都问了出来。

“跟在你们后面?究竟是谁先研究帕巴拉神庙,这个恐怕很难说吧?我想吕竞男教官应该十分清楚,我为了这座神庙可是耗费了不少心力,至于在寻找线索的途中遭遇机关危险,有所死伤也是很平常的事吧,我的人死得可比你们要多得多,我们顶多算是公平竞争。至于小姑娘你说我们窃取你们获得的线索,我倒想要问一句,那关键的线索,究竟是你们从我这里窃取的,还是我从你们那里窃取的?那该死的线索都是你们偷的我的,就连你们拥有的古格金书都是抢的我的!我一点都没介意,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莫金的中文说得不怎么样,逻辑却相当清晰。要说起莫金家族对帕巴拉神庙的研究历史,恐怕没几个组织能早过他们,而那些线索,纵使古格金书是公平竞拍得到的,其中的两条关键线索,还真是从莫金那里抢过来的,至于死伤,莫金死去的手下也确实比他们多得多。因此卓木强巴等人听了,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感觉那家伙明明就是在诡辩,却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他。

莫金一面大声直言,一面悄悄把马索召到身边,趁卓木强巴他们一愣神的工夫,悄悄问道:“那个女孩叫敏吧,她有个哥哥是在……安德烈医院?我们有没有动过他?”

马索悄声回答:“老板,你忘啦?前年你让我带人去医院,那家伙什么都没说就……我向你汇报过这事儿……”莫金示意知道了,让他任嘴退后。

吕竞男在卓木强巴耳边悄声道:“这个人不可信。”卓木强巴微微点头,对莫金道:“你还没回答刚才敏敏问起她哥哥的事呢!你说你有诚意,那么,请告诉我们唐涛的近况和住址,这个不难吧?”

莫金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这个代号“火狐”的男子眼珠一动,道:“这件事,显然是另一起误会。”他满面和蔼地对敏敏道:“敏小姐,你哥哥很好,我向你保证,相信我。”

“你的保证,谁会信啊!”巴桑大声道。莫金脸色一变,知道要糟。果然,巴桑一字一句地冷冷道:“你也曾保证,你找到西米之后,会交由我来处置,作为回报,我为你监视强巴少爷的一举一动。我们的前期行动你了如指掌,可是西米,你却让他替你卖命!你这个骗子!”

“巴桑大哥……”“巴桑,你——”“巴桑啊!”卓木强巴等人都惊愕且不可思议地看着巴桑。

巴桑目不转睛地盯着莫金,淡淡道:“就在你们来监狱找我后不久,他就跟着来了。那个家伙,从一开始就跟在你们后面,他对我许以重金,要我改变主意,加入你们,监视你们。那个时候,我是为钱卖命,答应了他……”

莫金不待巴桑说完,指着他道:“你瞎说什么?你血口吐人!”

巴桑瞪眼道:“如果不是我告诉你西米可能的藏身处,你能找到他?如果不是我告诉你我们的出行计划,你能跟到普图马约?你能在玛雅地宫中找到那狼皮卷?当我不再同你联系后,你就反过来,说要揭发我!哈哈,可笑,老子干不干,从来都不是别人说了算……”

卓木强巴等人皆冷冷地看着莫金。巴桑笑声未落,莫金面孔一翻,恢复了那冷酷无情的面容,急声道:“我好心好意邀请你们加盟,你们却百般刁难,那就是没得谈了!没得谈,就别怪我了!”

就在大家以为莫金要再次使用“捷克刺客”的时候,他却突然一闪,将位置让了开来,那个黑巾蒙面的神秘人,取代了莫金的位置。

“操兽师!”巴桑大喝一声,举枪便射。这时,他们才明白为什么亚拉法师一再提醒要留意操兽师的身手,只见索瑞斯身子一斜,避开正面袭来的子弹,右手单臂撑地,身子凌空而悬。巴桑的枪口横移,索瑞斯的手臂一越,一按,竟然拔地而起,那条枯瘦的胳膊,竟然拥有大腿一般的弹跳力度,巴桑的子弹全部落空了。索瑞斯在空中如转轮般翻了出去,落在数米开外,一着地,立刻伸出左手搁在右颊前,五指张开。卓木强巴等人立刻知道,那手中,又放出了什么东西。

岳阳这时猛然醒悟,如果说那些躺在地上的身影不是莫金他们的新士兵,那就是索瑞斯弄来的,而这附近的生物,似乎只有……他大声道:“别让他出手,他操纵的……”

“迟了。”索瑞斯沙声道,此刻那雾中的黑影,仿佛同时接到了指令,一刹那化做数道黑光,将卓木强巴等人包围了起来,岳阳这时才说出最后几个字:“是狼啊!”

硕大的头颅,宽阔的口裂,冷漠的三角眼,它们一向被喻为除人类外自然界最成功的猎食者。当这些生物从雾影中渐渐显形,口角微微向后扯,露出那一口森然獠牙时,那凶残的相貌吓得敏敏猛地拽紧了卓木强巴的衣服。卓木强巴等人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与香巴拉的狼相遇了,这些家伙共有八只,体型都比同类灰狼要大,毛色两黑两白四

灰,看它们协同作战的姿态,显然是长期生存在一起的一个家族。

一看到这些狼,刚才还在开枪扫射索瑞斯的巴桑立刻停止了射击,并且架住了岳阳和吕竞男举起的枪。“别开枪!”巴桑第一次用沙哑的颤音说道:“开枪,就死定了!”

岳阳不解地小声道:“只有八只啊。”

吕竞男恍然道:“原来如此,狼是气味生物,一旦射杀这些狼,其余的狼将从我们身上嗅到同类死亡的气息,要再想向前迈进,将变得举步维艰。好狡猾的操兽师!”

巴桑苦笑道:“开枪,未必能杀死这些狼,反而是我们……”

同时,亚拉法师也在对卓木强巴和吕竞男道:“我没有感觉到这些狼发出的杀气,它们似乎没有准备好猎食。”

索瑞斯露齿一笑,搁在右颊的左手忽地握拳,再伸作掌,自右同左,挥掌一斩。明明还相距数十米远,可在亚拉法师看来,索瑞斯那一掌就像一把巨剑,已经飞速斩了过来,他猛将卓木强巴和吕竞男一推,自己翻身腾空而起,同时手腕高扬,飞索射出。

岂料,他快,狼更快,在亚拉法师推开卓木强巴的同时,早有一匹灰狼离群而出,在亚拉法师翻身腾空时,它一举跃上前面的巨石,跟着横空展体,那一跃,直若彩虹弧光,亚拉法师的飞索刚刚射出,还未射中树干,就被那头灰狼从半空中撞到腰身,直接被撞落在地。

其余七匹狼动也未动,仿佛以亚拉法师这样的身手,被从空中撞倒在地,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卓木强巴等人,连同莫金一行在内,全都惊悚,这就是将塔西法师逼下悬崖的狼,这就是让蓝蜘蛛特种兵毫无还手之力的狼,这就是那支无敌的光军所拥有的,戈巴族的战狼啊!

亚拉法师重重地跌落在地,尚未起身,抢先喊道:“跑!快跑!”

卓木强巴等人互望一眼,岳阳、敏敏两人同时投出闪爆弹,卓木强巴和巴桑同时向莫金和索瑞斯开火,吕竞男抢身上前拖过亚拉法师,就地卧倒。一声雷鸣巨响之后,六人向帕巴拉神庙方向撤离,谁也没料到,才走两步,横里蹿出两匹狼来,挡在队伍的中间,另有四匹狼从后面追了上来,还有两匹不见踪影。没人知道这些狼是怎么躲过闪爆弹的,难道那剧烈的爆响和强烈的闪光对它们毫无影响吗?来不及思索这些,梗在队伍中的两头狼随时能向任何一方发起攻击,而要开枪射击它们又怕伤了队友,队伍的防御形态一下子就被瓦解了。负责断后的卓木强巴和巴桑如果被后面的狼群追上,就会被包围住,他们只能朝另一方向逃离。

八匹狼聚在一起,似乎略微商议,也分别向两个方向追了下去。

莫金用手挥舞着尘埃,从岩石后慢步出来,赞道:“厉害啊,卡恩,这样一来,就算只有我们三个人,也能平安抵达帕巴拉了啊。”

索瑞斯毫不领情道:“你还是快把你的人叫下来吧,你也看到那些狼的厉害了。”

莫金道:“这话怎么说?那些狼厉害,不是正好为我们所用么?”

索瑞斯讥笑道:“哼,为我们所用?我告诉你,我刚才发出的指令根本不是那样的,那些狼,是在按照它们自己的指令行事,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而且,我仅仅是试图操控这一个家族都这么难,在前面路上,还有成百上千个这样的狼家族,如果它们向我们发起攻击,你认为我们三个人,幸存的几率有多少?”

莫金愕然无言。马索讪讪道:“索、索瑞斯大人,说笑的吧?”

索瑞斯冷冷道:“说笑?别怪我没把话说在前头。再说了,你不早些招他们下来,要是真正到了急需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出现,你又该怎么办?本!”

莫金答道:“这个倒不用担心,柯夫,我是绝对信任他的。而且,我已经安放过发射器了,他们没来,可能是气候条件不允许,今晚,我再召唤他们一次。你放心吧,卡恩,我不会让我们陷入困境的。”

索瑞斯点了点头。

卓木强巴和巴桑是向着第三层平台边缘前进,而亚拉法师等人是向着第三层平台靠山根处去的,那八匹狼深谙战术,梗在两支队伍中间,驱赶着两队人隔得越来越远。

远远传来零星的枪声,是吕竞男他们在开枪打狼,但随着枪声越来越远,卓木强巴就知道收效不大。以前他独自一人遇到的狼,虽然目光凶狠,但仍旧是狼的性情,没有饥饿的时候不随便猎杀,甚至对他还有一些畏惧;可是这群狼完全不同,它们在那个操兽师的操控下失去了常性,那个操兽师究竟对它们做了什么呢?卓木强巴一边逃一边想着。

巴桑也默不做声,那种被狼在背后追赶的紧迫感,让他回忆起更多的东西。看着周围的雾气怪石,以往回忆中很多模糊的画面都更加清晰起来,那些被狼追赶、与狼搏斗的画面……巴桑的手握得更紧了。

亚拉法师想不明白,是上戈巴族人的战狼吗?他们怎么会让战狼四处游走?如果是战狼的话,又怎么能如此容易地被操兽师操控?难道那个操兽者的等级很高?亚拉法师回想起十余年前,听那些密修前辈提起过,他们的敌人将拥有操兽能力的人也分了大概四五个等级,所谓操兽师,似乎只是他们最低的一种身份,大部分密修高手,是被一种称为蛊师的人杀死的,而且还有比蛊师更可怕的存在,那个操兽者属于哪种等级呢?不,他的实力看起来并不强,真正强的是这里的狼吧……

岳阳心中也在想,那个操兽师太可怕了,对了,照亚拉法师的说法,操兽师的能力大小是由他们所能操控的生物能力大小来决定的,在这个遍布戈巴族战狼的地方来说,那个操兽师的能力几乎是无限大。一定要想办法干掉他,否则,没有人能与他抗衡!

卓木强巴也开枪了,顾不得将来是否被狼群追杀,眼前的形势紧迫。可是很快他就发现,每次开枪,都不能准确地击中狼,一方面是在快速移动中无法瞄准,而另一方面,则是跟着他们的狼移动轨迹太诡异了,它们仿佛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总是能避开卓木强巴的子弹。跟在他和巴桑身后的有三头狼,其余五头显然是追着吕竞男他们去了,卓木强巴不禁冷笑,还真看得起我们。

看了看一味埋头前冲的巴桑,卓木强巴不禁感到有些哀伤,那是个无惧死神的汉子啊,曾经最优秀的特种部队成员,竟然被狼吓得完全丧失了反抗意志了吗?卓木强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巴桑道:“巴桑,我们这样一味逃下去不是办法。你要知道,狼是慢性肌肉的动物,它们能以近20公里的时速整天整天地奔跑,一旦开始围猎,加速度也是惊人的,我们的两条腿,永远也跑不过狼的四条腿。这样下去,只会被它们撵得精疲力竭。”

不料,巴桑扭过头来,眼中竟然全无惧色,恢复了一贯的冷漠,他淡淡道:“那些狼,能杀死!”

“你说什么?”卓木强巴向后开了两枪,快追了几步。

巴桑道:“我都想起来了,在我们逃亡的途中,我们也杀了好些狼,并非全无抵抗,只是,那里的狼太多了,而现在只有三头狼。”

卓木强巴又放了两枪,道:“可是,在这种速度下,我很难击中它们,一旦停下来,说不定马上就被它们扑上来了。”

巴桑道:“是,这些狼好像受过某种特殊的训练,在接近敌人五十步范围内,它们会突然改变前进方向。它们是呈‘之’字形向前的,而且变动的速度非常决,往往我们枪打过去的时候,正是它们离开那个位置的时候,瞄着它打,你永远打不中,我们必须打……它们前进的路线!”说着,正好前面有一株大树,巴桑突然加速奔跑过去,高高跃起,射出飞索,借助前冲的惯性,巴桑以大树为圆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转了回来,同时右手持枪,沿着那道绚丽的弧线连续射击,巴桑手中的枪口吐出扇形的火线。

卓木强巴惊愕地从巴桑身边掠过,回望狼群,追逐他们的三匹狼,一黑一白一灰,那黑白两匹狼沿左右跳开,那匹灰狼却“嗷呜——”发出一声长鸣,前腿一曲,在地上翻了两滚,不再动弹了。此刻巴桑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完整的圆弧,又绕了回来,收索,落地,快步追上卓木强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2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