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大战

“好样的,巴桑,你干掉一匹。”卓木强巴由衷地称赞。巴桑冷漠:道:“这是无数战友的性命换来的经验。”

而失了同伴的两匹狼狂性大发,一声悲号,突然开始加速。卓木强巴也想像巴桑那样,射击它们的移动路线,可是仍难奏效,其中那头黑狼左扑右剪,就卓木强巴停下来开枪那会儿工夫,眼看就要到卓木强巴跟前了。

巴桑掉转枪口,火力支援卓木强巴,那头白狼又朝他而去。那头黑狼也是狡猾,在巴桑的火线锁在它和卓木强巴之间时,它猛地前肢伸直抓地,一个急刹车停在火线前,等巴桑自身回防时,它的后肢已经蓄积力量,奋力一跃,这一停一跃,又恰恰避开了卓木强巴的子弹。

狼已经近在眼前,卓木强巴不及开枪,只好举枪横架。那匹狼用力在枪柄上一踹,似乎打算借力将卓木强巴踹倒,但卓木强巴体大步稳,那头狼反而一个踉跄被弹了回去。卓木强巴趁机重新举枪,顺势便射,没想到,连扣扳机,那枪竟然不响。卓木强巴一愕,没想到那狼竟然巧合地踹中了枪身的某个部件,让枪打不响了,变成了一根烧火棍。眼看那狼在地上一滚又要起身,卓木强巴来不及细查那枪,只好将枪对着狼的方向就砸了出去,同时伸手一掏,又拿出一把USP继续射击。

那头黑狼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卓木强巴还有枪,在地面上连续做着羚羊跳,避开了卓木强巴的子弹,趁射击空隙,一口叼起卓木强巴扔掉的步枪,又跳着跑开了。卓木强巴再看巴桑那边,情况和自己差不名,虽然巴桑手中有武器,但那头白狼逼得太近,总在巴桑身边绕圈,巴桑的武器反而不易射击,更多的时候是将枪当做刺刀或棍子,外加一个拳头来对付狼。

卓木强巴正准备去援助一下巴桑,突然心生警异,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在雾中,那头黑狼,随时会从任何方向扑来。待他想转身,又有异响,那头黑狼从侧前方现身,卓木强巴举枪打,它又退人雾中,始终与卓木强巴保持着二三十步的距离。“想消耗我的子弹吗?”卓木强巴不禁摸了摸腰间挂的弹囊,弹夹全满,他稍稍心安。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那头黑狼不知什么时候又在右侧出现,那目光,竟然锁定了自己刚才用手摸过的弹囊,心头不免一惊:“难道说,自己刚才那个动作,已经让这头狼知道弹囊的重要性?”

突然,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头黑狼抢走枪后,不打不逃,一直保持着距离,让自己警惕,无暇分身去助巴桑,难道说,巴桑有危险?虽然不知那头白狼会用什么办法对付巴桑,卓木强巴还是决定,慢慢向巴桑靠过去。

果然,卓木强巴一移动,那头黑狼就扑了出来。卓木强巴一面小心地射击,一面注意观察狼的移动规律,一面继续向巴桑靠拢。虽然仍没打中黑狼,但卓木强巴已感到,子弹离黑狼的落点越来越接近了,同时他也察觉,那头黑狼跳来跳去,急速变向奔跑的同时,不仅在观察自己,那双眼睛流露出的眼神,仿佛它也在思考着什么。在卓木强巴打完一个弹夹准备更换的时候,那黑狼抬起了头,开始加速奔跑。卓木强巴沉着冷静,装填,拉拴,将枪换到左手,开枪,同时右手抽出另一把枪,他已经计算好了,这个范围支援巴桑很是适合。

卓木强巴双手平举,两相攻击,巴桑压力顿减,也能抽出手来,与卓木强巴形成交叉火力,打得那两头狼左蹦右跳的。但卓木强巴心中的担心一点也没减少,要是在刚才,那头黑狼早就逃进雾里了,它们为什么不逃?它们在掩饰什么?

还未来得及细想,他和巴桑几乎同时感觉到,危险近在咫尺,感应方生,就见一道灰色的闪电直往巴桑后背扑去,卓木强巴张口欲喊,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巴桑已被扑倒在地。

巴桑反应也算敏捷,在被扑倒的第一时间猛地伸腿一蹬,同时拔出弯刀,一甩手臂,反拧往自己背包扎去。当然,巴桑那一蹬一挥都落了空,那一刀去势凶狠,差点把自己的背包划条大口子。

卓木强巴看到,那头灰狼没头没脑地对着巴桑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接着一缩,避开巴桑的一刺,一口咬住巴桑腰间的什么东西,一甩头就将那东西扔掉,跟着一纵身,从巴桑头顶掠过,后爪将巴桑的枪也带走了。巴桑背上压力一减,抬起头来,一手护住头脸要害,一手将弯刀挥得呼呼作响,将自身护得周全,跟着翻身而起。卓木强巴关注巴桑的同时不停地向黑狼开枪,逼开它的纠缠,想助巴桑一臂之力却是不能。一夹子弹打完,这次卓木强巴顾不上换弹夹,直接抽出另一把USP,且打且退。

那三头狼得手,也不恋战,一声清啸,转头隐藏在了雾里。卓木强巴一面叫着巴桑的名字朝他奔去,一面在想:那头灰狼是什么时候来到巴桑后面的?难道它一直悄悄跟在我们身后?竟然有四头狼跟着我们?不……那形状,那毛色,好像是巴桑杀死的那头灰狼啊?难道说……它装死!一念及此,卓木强巴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如果自己没有看错,那么就是巴桑绕树回击的时候,子弹虽然擦着那灰狼的身体而过,却并没有击中灰狼,那家伙借机装死,骗得他们放松了警惕,那一黑一白两头狼诱敌在前,那头灰狼却借着雾色,收起气息潜伏前进,在他们穷于应付的时候,从他们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袭击。这样的战术,让卓木强巴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竭尽穷思,猛地想起,是了,在那可可西里冰原上,灰狼三兄弟就是这样对付大金雕的!诱敌于前,潜伏于后,待敌人变化已穷、疲于应付之际,发起致命一击!而那灰狼装死、潜伏,其余两头狼的处变不惊,恰如其分的悲号表演,这些都是在运动途中突然产生的战术,那种应变能力……思维方式……团队合作能力……这些,究竟是什么狼啊!

卓木强巴奔至巴桑面前,警惕地环顾了四周一眼,问道:“没事吧,巴桑?”

“呸!”巴桑吐掉嘴里的泥沙,伸手揩干太阳穴稍微往上一点的血迹,狠狠道:“妈的,在我刚刚打完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动手,这些家伙运气还真是好!”

“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卓木强巴又是一阵寒意,他想起了刚刚那头黑狼那侧耳倾听的动作,难道说,这些狼,在数他们弹夹里的子弹数?也就是说,对巴桑的突然袭击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异常精确地掌握了他们的子弹会在什么时间打完!卓木强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赶紧扳过巴桑的肩膀看他的腰间,卓木强巴心中一沉,果然如此!那头狼,竟然是将巴桑那装满弹夹的弹囊给叼走了!

巴桑也才发现失了武器和弹囊,不由又是一声怒骂,不由分说抽出两把手枪,气势汹汹地要找狼算账。卓木强巴默不做声地递给巴桑两个弹夹。由于武器太多,挂在身上行走极不方便,他们都只拿了主武器,外加两把小手枪,微冲放在背部内。现在看那雾中移来移去的狼影,显然它们不会让卓木强巴有机会打开背包的。

巴桑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将两个弹夹分别插在腰间,两人背靠背站着,也不跑了,他们需要这样休息一番,恢复体力。

“刚才那灰狼?”卓木强巴有些怀疑道。

巴桑肯定道:“就是我打中那只,它根本是在装死!我也根本没打中它!是它们!这些绝对是我在十几年前碰到的那种狼,你绝不能把它们当做狼来看。它们,是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特种作战精英部队,它们的战斗方式足以让我们这些拥有武器的特种部队感到羞愧!它们是真正的战士,而且是最可怕的暗杀战士!”

巴桑的心中还是不安,虽然他命令自己不要去惧怕,可他心里仍有一个声音在说:“来了,来了!就和从前一样,它们会先将最具威胁的武器从你身边夺去,然后渐渐将你变得手无寸铁,那时候,它们会不分昼夜地追逐你,折腾你,让你无法入睡,无法停歇,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和恐惧!”

卓木强巴也开始担心起敏敏他们的安全来,和这样的敌人作战,他们会怎么做呢?不知为什么,就在这时候,卓木强巴反想起了张立那张笑脸,他不由微微一笑,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番,对巴桑道:“也没什么可怕的,我想,它们再厉害,也总不能两只后脚直立起来,用一双前爪端着枪向我扫射吧?”

巴桑对卓木强巴的冷笑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四周又陷入了沉寂,只有雾、影子和风。

安静了片刻,雾里的影子突然不见了,三个方向的影子同时消失,卓木强巴道:“那些影子?”

巴桑道:“不知道它们又在搞什么花样,看来是想让我们自己露出破绽,它们一定躲在什么地方观察我们的反应。”

周围没有了狼的影子,反而更让人心中担忧,卓木强巴和巴桑背靠着喘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卓木强巴思索道:“你说,那个操兽师……”

巴桑道:“我一直只是与他们单线联系,后来也没有直接接触过,我不知道那个操兽师是谁,自倒悬空寺回来之后,我就再没与他们联系过了。”

卓木强巴道:“我知道,我相信你。我是想说,你觉得,那个操兽师究竟给狼群下了什么样的指令?他怎么做到的?”

“指令?那一定是将我们撕成碎块!”巴桑道:“他应该是在我们身上撒下什么信息素,让狼一嗅到就疯狂攻击我们吧?”

“疯狂攻击?”卓木强巴摇头道:“你看那些狼,哪里有疯狂的样子?它们比我见过最冷静的人还具有理性。”

“或许……”巴桑也无法判断。他们没一个人是操兽师,不知道操兽师是怎么做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个家伙,只是挥了挥手,就让他们不得不拼了命在这里奔跑,两次都是这样。究竟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两个人思索着同一个问题,又陷入了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有咆哮声传来,一道黑影正以无比快捷的速度向他们冲来。巴桑举枪便射,同时提醒卓木强巴道:“注意左右两侧!”

那道黑影看起来迅捷至极,应该极近了,没想到巴桑数枪之后,那黑影不管不顾地继续前冲着。卓木强巴扭头看道:“不太对,那黑影大了点吧?”巴桑一皱眉,那影子冲出了雾区,两人脸色同时一变,同时道:“快跑!”

原来,那三头狼不知从哪里推来一截断掉的枯树桩,直径约有两尺左右,四五米长,三头狼将树桩从坡上往下推,树桩自身滚得越来越快,那三头狼就跟在树桩后一阵急追。卓木强巴和巴桑没想到,那些狼竟然在附近找到了冲车和挡板,不能直撄其锋,只能横向闪开。狼的体力恢复较快,那树桩轰隆隆从卓木强巴他们原先休息的地方滚过,三道身影就蹿了出来,又开始追击卓木强巴和巴桑,两人只能继续跑。

卓木强巴边跑边想:“按时间算,那树桩与我们颇有些距离,那三匹狼凭什么料定我们不会趁这间隙逃走?”他很快就想到一些以前学过的东西。那堂课上,方新教授放了一部纪录片给他们看,一只母狼带着几只小狼,从容地从巨大的野牛群中穿过,有些野牛茫然不在乎地继续吃草,有些野牛则警惕地盯着狼群,也有小牛好奇地打量着。那时,方新教授问:“知道为什么狼群能如此从容地从野牛群中穿过,而不怕野牛的攻击吗?要知道,这些野牛发起狂来,绝不是这几只狼能抵御的。”后来,教授解释道:“因为犬科动物的嗅觉器官十分的灵敏。我们知道,人类的情绪表达,喜怒哀乐,那不仅仅是一种表象,更是一种生化过程,就拿怒来说,在你发怒的同时,体内的多种激素会激增,刺激你的心跳加快、血管贲张。这种过程,不仅仅是人有,许多哺乳动物乃至别的动物都有,而犬科动物,它们的鼻腔,就可以敏锐地捕捉到你体内的激素变化。用通俗的话来说,它们知道哪一头野牛在好奇,哪一头格外紧张,哪一头满不在乎。知道了这些要素,它们穿过野牛群时,避开那些紧张的、格外容易被激怒的野牛,自然就十分的安全。记住,犬科动物看到的世界,与我们人类看到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

卓木强巴明白了,那三头狼之所以敢如此大胆地离开他们,一方面是它们的嗅觉根本不怕跟丢敌人,另一方面,它们清楚自己与巴桑是否紧张、体力消耗了多少,它们吃定自己一时没有见机就逃的想法,在雾中转了两圈,迷惑了自己之后,从容而去,寻找挡子弹的东西。看起来简单的一个行为,却是打了一场非常精密的心理战。挡子弹!卓木强巴一惊,正好看到巴桑换了弹夹,又开了几枪,忙道:“巴桑,你还记得你开了多少枪么?”

巴桑一愣,似乎回忆了一下,但边跑边打,走走停停,哪里记得那许多,只能摇头。卓木强巴心道:“这下可好,我们自己不知道自己还能开多少枪,但狼却知道!它们会在我们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的时候发起袭击!”

“不要再开枪了,巴桑。”卓木强巴建议道:“这样根本打不中它们,它们的目的,就是引诱我们打完子弹。”

“那你说怎么办?”

卓木强巴想了想刚才与狼近身战斗时,那些狼反而没有太大的优势,只是长枪无法发挥出来,如今他和巴桑拿的都是手枪。卓木强巴将一把USP插回枪套,拔出剖犀刀,对巴桑道:“和它们近身肉搏吧!”

巴桑看了看卓木强巴,一手拿枪一手拿刀,都是短兵器,但刀可以在近战时划破狼的皮肉,虽说这些狼一冲一跃的距离相当远,但那手枪可以弥补距离的不足,这种作战方法倒是可取。他学着卓木强巴,也放下一把枪,拔出了弯刀,两人再度背靠背作战。

三头狼呈“品”字形停了下来。它们没有过分逼近,而是在打量着,绕着圈,在卓木强巴看来,这三个家伙分明就是在思索这种打法的破绽。不一会儿,那三头狼竟然蹲了下来,不怀好意地看着二人,好像在说:“不跑了?拿把刀?那咱们就耗着,看谁耗过谁。”

这又大大出乎卓木强巴的预料,他们都做好了最坏的战斗准备,那三头狼竟然只肯在战斗圈子之外,摆出一副你跑我就追、你不跑我就盯着的架势。想起狼的捕猎技巧,卓木强巴心道不妙,和狼比忍耐力实在不是好办法。显然巴桑也吃过这种苦头,他悻悻道:“这样僵持不是办法,它们可以一连好几天都不吃不喝,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

卓木强巴只得苦笑道:“我知道。”他再一想,又道:“那我们就这样慢慢地走,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想办法找一个让狼无法从四面攻击我们的地方。”

巴桑背靠着卓木强巴道:“就这样慢慢走?”

卓木强巴道:“嗯,就这样慢慢走,不能给它们机会。”

卓木强巴和巴桑,就这样背抵着背,像螃蟹一样横着慢慢移,那三头狼的品字形包围圈,也跟着他们慢慢移,却难以找到下嘴的好机会。卓木强巴清楚地看到那头白狼紧紧皱眉,他心中微微有些宽慰:“总算让你们无计可施了吧。”

不料,两人的螃蟹步没走多远,突然三头狼一齐昂头,朝着天空大啸一声:“嗷呜——”那整齐的狼嚎穿透迷雾,像利剑一般,远远地激荡开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2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