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格斗枪技

“快跟上。”吕竞男在前领路,卓木强巴背着行囊,在吕竞男不断的催促声中开始了新的训练。很快他便发现,吕竞男说得没错,第三层平台边缘由于地理作用,很多地方堆积或塌陷,整个边缘呈锯齿状,若是沿着边缘走,他们会比现在多走出三至五倍的路程。

但是走直线也并非易事,头两天爬那些熔岩堆积形成的小石坡还不怎么辛苦,到了第三天,他们前面出现了大的熔岩裂峡。原本是一大块平整的熔岩堆积,由于在凝固过程中突然下雨或是下雪,急剧降温后,裂成了无数的块状平台,就像在第三层平台上耸立起无数巨大的树桩,上半部被整齐地削平,下面是直陡陡的崖壁,高度从十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按照吕竞男走直线的方针,他们不得不从崖壁爬上去。照理这样比绕道走更快,而且徒手攀岩也费不了多少体力,可是卓木强巴背着个大背包,前面被吕竞男一直催着,吕竞男的攀岩速度多快啊,饶是卓木强巴的体力,也累得够呛。

而在这个过程中,卓木强巴终于体会到了张立和岳阳口中那不折不扣的魔鬼教官的威力。刚开始,她还偶尔停下来,催促几句,到后来,她索性懒得理睬,只顾闷着头往前冲,大有你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自己想办法的意味。有好几次吕竞男在迷雾中消失不见,卓木强巴不得不照吕竞男所说的那样,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终于,在不断的探索中,卓木强巴对于那种奇特的感觉也有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一天下来,他们攀越的大大小小树桩状岩台,不下二十余处,特别是吕竞男那种时快时慢的速度,把卓木强巴拖得张大嘴喘气,感觉比他连续砍十天树还累。等吕竞男停下来说“就在这里宿营”的时候,卓木强巴连背包也懒得脱,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不料屁股刚沾地,就听吕竞男道:“快起来,针对你的训练才刚开始呢。”

卓木强巴一直喘气摆手,话都不想说了。吕竞男笑了笑,道:“照着我的姿势做,这样恢复起来要快一些。”说着,她盘膝而坐,一个标准的入禅姿势,双手掌心向上,闭目,并告诉卓木强巴,双肩关节放松,感觉腰椎就像骨牌一样整齐地排成一竖,腰部肌肉放松……

卓木强巴放下背包,半信半疑地依样画葫芦,听着吕竞男的声音一呼一吸,果然,呼吸很快就平顺下来,身体肌肉的酸痛也渐渐消退,大量的汗水涌出,但身体里却感觉像做过按摩似的舒爽。

吕竞男继续引导着卓木强巴,手臂自然下垂,指尖触地面,用意念去想象体内的杂物随着手指透体而出;双腿伸直,再慢慢张开……

卓木强巴很快醒悟过来,那种呼吸方式,就是自己曾经苦练了很久的密修呼吸,只是这些动作吕竞男却从未教过。显然,不同的呼吸方式对应着不同的动作,当做这些动作的同时配合呼吸的节奏,很明显地感觉到丢失的体力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吕竞男一步一步引导着卓木强巴,让他将呼吸与动作衔接起来,做完一遍,又做一遍,持续三遍之后才停下。卓木强巴明显感觉,浑身的酸痛已经减轻不少,但是腹中饥肠辘辘,心道这下总该开饭了吧。

不料,吕竞男见卓木强巴恢复得差不多了,又站起来,左手一挥,那把USP握持在手中。卓木强巴苦着脸道:“吕教官,你这是?”

吕竞男道:“我事先将手枪插在衣袖里,模拟莫金的捷克刺客,但实战效果远远比不上他迅捷,不过我今天主要是让你认识一下近身格斗枪技。”说着,右手一挥,卓木强巴的剖犀刀也出现在手中。

一手枪,一手刀,便是那日卓木强巴和巴桑被逼迫使用的方法,吕竞男道:“我想你也清楚,我从来没有真正把你们当做特种兵来训练,我们更多训练的是户外生存和机栝学,但是如今,面对那些狼群,以前你们学的就明显不够用了。”

她晃了晃右手的刀,道:“近身格斗枪技,可以单手持枪,也可以双手持枪,当然,最好的方式,便是一手持枪一手持刀。通常右手的力量较大,在刀枪双持的情形下,大多数人选择右手持刀,你也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进行选择。”

吕竞男挥舞了两下剖犀刀,呼呼作响,再道:“所谓近身格斗枪技,是从战争中演练出来的实战技巧。要知道,枪械被发明出来并得到推广,是因为它的威力,准确地说,是远距离威力,但同时,自枪械被发明出来起,就一直有一个问题,当敌人不顾生死,冲到了近处,又该.怎么办?从最原始的单发式火枪到装填式火枪,到自动连发枪械,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最开始,只能将发射过子弹的枪械当做棍棒使用,到后来,人们发明了刺刀,当敌人冲到近身处后,就和敌人拼刺刀,这些可以说是近身格斗枪技的雏形。到现代,自动连发枪械已经取代了传统枪械,也就是说,在敌人冲到近处之前,完全可以将枪里的子弹发射打完,然后呢?”

吕竞男摆了摆持枪的左手,道:“枪就没用了?当废铁砸出去,还是再当棍子使?都不对。有一个常识你应该知道,枪械的能效性与目标物的距离大小成反比,也就是说距离越远,目标越小,射击的准确性就越低,击中目标的可能性也就越差。而要做到百分百的精确射击,莫过于贴身射击,枪管抵在目标物体上,准确性是极高的,威力也极大,抵着目标射击,甚至可以击穿防弹衣。不过,子弹在出膛后还有个极短距离的持续加速期,由于枪口产生的灼热气体还能产生部分持续推力,在推力大于空气阻力之前,子弹都处于加速状态。虽然这个距离仅有数厘米,却能将子弹的威力达到最大,也让射击的准确性达到最大,这个位置,我们称之为临界点。当然,这些弹道学理论知识,并不是每个士兵都能掌握,而只有对那些精确掌握了弹道学、射击学理论的神枪手,我们才称之为射击高手。”

卓木强巴听得似懂非懂,但他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并不是什么射击高手,张立、岳阳也不是,巴桑也不是,大家只是知道用枪射击敌人,那子弹出膛后在哪个距离能发挥最大威力,又在哪个范围敌人最不容易逃脱射击,这些他们从来没有去仔细研究过,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吕竞男也没有提过。想到这里,卓木强巴不禁有些来气:为什么现在才告诉自己这些?为什么不早点教会所有的队员?说不定那样他们就不会枉死,至少巴桑不会!

吕竞男继续道:“此外,当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时候,你先射击哪一个?如何才能以最小的摆动幅度射击到最大范围的敌人?莫金为什么可以在一秒内同时射击我们八个人?怎样出其不意地射击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敌人冲到眼前时,如何在格挡敌人进攻的同时开枪射击?为了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首先由美国警方提出了一套理论,即近距离不瞄准手枪临战姿势,后来再发展成为枪械格斗射击套路,最后,才形成一套完整的近身格斗枪技。总之,这是一种将格斗和射击技法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以达到最可怕攻击效果的技巧,熟练掌握这种……”

卓木强巴不待她把话说完,打断道:“为什么以前不教我们?”

吕竞男凝重地低下头去,道:“我说过了,我只是想把你们训练成探险家,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将你们训练成暗杀机器。当然,我也没有想到敌人会是如此的强大,那个莫金和那个操兽师,都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我们掌握最多的资料,是关于他的手下和胡狼的,我对你们的战斗训练,也只是针对他手下的组织来进行的。”

卓木强巴又道:“那为什么,现在又要教我?”

吕竞男苦笑道:“非常时期,用非常之法,我以前告诉过你们,我所教你们的一切,其目的都只有一个,让你们能在任何环境下生存下去。在如今的环境中,要想战胜,不,要想有实力避开狼群和莫金他们,要想活着走出这里,你必须变得更强。还有什么问题吗?”

卓木强巴沉痛地摇摇头,心想:要是所有的人都走了,就我一个人还活着,那还有什么意义。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追问道:“为什么巴桑他们不会?”

吕竞男道:“没错,巴桑不会,张立也不会。虽然他们都是特种兵出身,但张立属于边防特警,并非作战特种单位,所以他不会。至于巴桑,按理说他应该会的,遗憾的是,这套理论的提出,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而且当时美方一些部门提出这套理论时,广受嘲笑,几乎没有人认可,所以巴桑他们在当特种兵的时候,并没有受过这种训练。”

“好了,我没有更多时间给你讲解近身格斗枪技的发展和渊源了。”吕竞男突然语调一变,严厉道:“我将在最短的时间里,教会你最基本的动作,如何将枪械的威力和格斗的技法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是你能否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关键。由于我们面对的是野外敌人,以前我教给你们的是本能射击法,你的天赋不错,在特殊的环境中自己领悟出了突击射击法,并且在这个地方还和巴桑一起悟出近身格斗枪技基本姿势。但仅有这些,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从头开始,我得先与你讲讲CQS近距离射击。从握枪姿势说起。”

说着,吕竞男将枪塞入卓木强巴手中,道:“做出瞄准姿势。”

卓木强巴依言抬枪瞄准。吕竞男的手搭在枪背上,突然一抽,一下子就将枪从卓木强巴手中取走了,再还给卓木强巴,道:“按照普通的手枪握持姿势,这样做是没错的,力度适中,手臂手腕处于最舒适的状态,大鱼际肌抵着枪柄,最大限度地减轻手枪坐力。但是,当你的敌人不给你时间瞄准呢?要你一拔枪便射的时候,怎么才能做到最迅速、最精准的射击?如果你保持这种握枪姿势,在你大力挥枪的同时,将枪给甩出去都有可能。你仔细想想,莫金是怎么开枪的?”

卓木强巴一愣,莫金开枪就跟玩魔术一样,根本连枪在哪里都没看清他就已经完成射击了,当时要不是吕竞男撞一下,他早中弹了。

吕竞男道:“开枪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从光学信号——即视觉捕捉到目标,转变为化学信号,信息由视觉传递到大脑,再由大脑做出反应,下达指令给身体肌肉,整个过程,需时0.325秒。但这只是个理论数值,还要加上人的情绪、精神状态、环境因素等各方原因,通常受过训练的士兵,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从发现目标到子弹出膛,总需时在0.4秒至半秒之间。但是若你遇到的是莫金那样的人,在你由这半秒内反应过来之前,你就已经中弹了。且不说捷克刺客,单说他的开枪技法,我不得不告诉你,在见到他开枪之前,我还从未见过有人开枪像他那样快、那样准的。最可怕的是,那种大范围射击,就算是在顶尖的特种兵精英里面,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像他那样的……”

说着,吕竞男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忆起当天莫金一秒开八枪,同时瞄八人的射击技术,竟是越想越后怕。一秒射八枪并不可怕,手枪使用自动挡,有些能达到每分钟800发的理论射击速度,一把枪一秒中射出十发子弹是完全有可能的,但问题是,他是怎么做到同时射向八个方向的呢?如此快的射速,根本无法用肌肉控制来调整目标,也就是说,莫金利用了枪自身的坐力移动再加上肌肉微调,达到让子弹呈扇形射出,造成了同时射向八个方向的奇迹。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开枪之前就计算好枪口因自身坐力而弹跳挪移的距离,这可不是普通特种兵能做到的;还有,那全自动开启的枪,他却能精确地控制着每把枪只打出四发子弹,这些,都是在莫金开枪之前,吕竞男也闻所未闻的。

不一会儿,吕竞男见卓木强巴看到自己失神,赶紧道:“暂时不去管这些,现在,我先来告诉你近身格斗枪技的握枪姿势……”

如同跳交际舞一般,吕竞男贴在卓木强巴身后,手把手地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他,卓木强巴好不尴尬。更为尴尬的是,卓木强巴跟着吕竞男奔走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虽说吕竞男教他打坐,恢复了部分体力,可是打坐不治肚子饿,卓木强巴听吕竞男说了一大通理论,那肚子可还是空着的呢,这下可好,吕竞男教他摆姿势的同时,他肚子毫不争气地“咕咕”叫个不停。

终于,卓木强巴忍不住道:“可不可以先吃点东西,再接着练?”

“不行!”吕竞男十分肯定地告诉他,正是要让他饿着肚子练,如果没记住就没饭吃。然后告诉他,这是一种叫做身体关联记忆的训练方式。卓木强巴听吕竞男解释了几遍,大意就是指人体在极端情绪和体能极限时,诸如极度恐惧、极度饥饿、极度疲劳等等,记忆力会变得极度敏感,在那种时候记住的东西,有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或者是大脑忘记了,身体却能记住。许多地震发生后被困在废墟中数十日,后来再被解救出来的人,因为极度饥饿和恐惧,往往会留下藏食物和害怕狭小封闭空间的后遗症,那便是发生了身体关联记忆。

虽说什么没记住就不给饭吃的话,卓木强巴可以当吕竞男在说笑,但他也能理解吕竞男希望自己能生存下去的苦心,他暗下决心配合吕竞男搞好训练,但同时心中总算对张立和岳阳口中的魔鬼教官有了真正的认识。想起张立、岳阳曾经说过的名言,卓木强巴心中暗自重复着:“这个婆娘,不是人。”    、

只是卓木强巴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吕竞男似乎急着要将她所会的所有东西都教给自己。吕竞男贴在卓木强巴身后,一面指导他的动作,一面嗅着他身上传来的男子气息,心道:“强巴少爷,我能教你的,我全都教给你了,虽说这是长老会不能允许的事情。但是在这里,在这个地方,我希望你能活下去。我有预感,或许我将无法守护着你走完这段旅程,如果我们所有的人,最终还能有活着离开这里的,我希望是你。就算你不明白我的意思,也没有关系,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就这样,卓木强巴在魔鬼教官的带领下,开始了他自踏入香巴拉以来最为艰苦的一段行程。每天,背着重重的包袱攀爬岩壁,跨过峡谷,没有休息,一停下来就要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然后还不给饭吃,还要顶着饥饿摆出各种一手持刀一手持枪的姿势。

吕竞男一共教了卓木强巴配合呼吸的姿势八个,近身格斗枪技则从握枪和握刀说起,再到行走时的手臂姿势、步伐和转体,然后才是那二十四个甩枪基本动作。那些基本动作其实也很简单,除了几个动作对肘、腰关节的要求较高外,其余动作都是大开大阖,有些类似运动操里的扩胸动作、弓马步、左右侧体等。卓木强巴初次见识近身格斗枪技,颇有些不以为然。吕竞男告诉他别小看了这些动作,这些基本动作都是为了满足在最小的移动范围内使枪弹的散布面达到最大,每个动作都是国家科研院经过上万次弹道学比对得出的科学结论,就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国家至少投入了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经费。

不过,就是这些简单的动作,卓木强巴足足花了三天才能勉强做到不出错。三天后,卓木强巴渐渐发现,前进的方向似乎变了,但在迷雾中,他对方向的感觉很差,只能跟着吕竞男。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2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