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

见卓木强巴渐渐能在最饥饿的状态下做出标准的枪技姿势,吕竞男开始教他枪械和刀具的配合使用。由于这套动作十分复杂,必须在实战中去体会,吕竞男一面指导动作,一面和卓木强巴对拆。

原本卓木强巴的体能是占优势的,可是背着背包攀爬疾跑一天下来,在空腹的状况下,他实在不是吕教官的对手,常常在对拆中不小心被魔鬼教官打得鼻青脸肿。他十分纳闷,难道吕教官不用吃东西,都不会感觉到饿吗?

这样又过了两天,他们明显感觉,进入到一个新的海拔高度,雾气变得凝重、酷寒,更像是霜,地表也时常有薄冰凝结,在攀岩时也变得艰苦异常。

算起来和敏敏他们分开已有一周的时间了,仍然没有看到这迷雾的尽头,不过不知因那饥饿难耐的地狱式训练,还是因堪称魔鬼的吕教官守在身边,卓木强巴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渐渐淡化了对敏敏的思念,至少不如从前那般整日悬着一颗不安的心。卓木强巴在心中自我安慰,那是因为敏敏已经变得坚强起来,所以自己才没有太对敏敏担心,她已经能照顾好自己了。但让卓木强巴觉得疑惑的是,自己竟然对吕竞男,这个天天守在自己身边的强悍女子,产生了担忧。他不知道这种忧虑从何而来,总感觉吕竞男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她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就要诀别一般。

这日训练结束之后,卓木强巴塞了两块高压缩食品,喝了大量的水,扭头看吕竞男,她正对着一堆乱石发呆,不禁走过去,询问道:“怎么了,吕教官?是不是因为今天没打到我,所以不开心?”

吕竞男露齿一笑,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柔情,看得卓木强巴神情一滞。她看了看卓木强巴乌青的左颊,那是昨日留下的痕迹,道:“没什么,早点休息吧。”说着,径直走到石壁旁,闭目假寐。

卓木强巴在吕竞男驻足处看了看,这些乱石堆随处可见,没什么新鲜,可是吕竞男在这里看什么?

第二天,卓木强巴知道吕竞男在看什么了。事情很偶然,他早上起来小解,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乱石堆后面,忽然,他觉得乱石堆的下面那堆碎石很眼熟,便弯腰近身去看,却闻到一股熏人的气息——狼尿!卓木强巴用脚踢散碎石,气息发散出来,很显然,这里有狼经过,并在此做了标记。其实这些天,最让卓木强巴感到奇怪的便是,他们一路走来,连狼影都没见到。若说起初是用狼哨震慑了狼群,可是后来,自己已经不吹狼哨了,依然没有狼,他曾为此做过无数假设,自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那个操兽师,将所有的狼都集结起来带走了,他们需要补充实力。

既然这里有狼留下的痕迹,说不定还有别的印痕,卓木强巴猫下腰,仔细地寻找起来,不多久,他便在一块巨石下面发现了一抹炭痕,那是烧过火的痕迹。卓木强巴用力推开巨石,往下刨,没错,下面埋藏着灰烬、炭块、未烧完的纤维或塑料品。卓木强巴愕然抬头,心道:难道说,我们宿营的地方,就是莫金他们早些时候宿营的地方?吕竞男昨天就一直在看,难道说,她早就知道了?

“你发现啦?”不知什么时候,吕竞男出现在身后。

卓木强巴道:“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是莫金他们经过的地方?”他很清楚,亚拉法师与他们相距还远,而且,和狼一起行动,他以前也未见亚拉法师具有这方面的能力。

吕竞男点点头。卓木强巴又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从你改变平行线路我就觉得不对劲,难道从那时候起,你就打算斜插向莫金他们的线路?你是怎么做到的?”

吕竞男避而不答道:“从这些痕迹中,你能看出什么?”

卓木强巴想了想,道:“痕迹很新,不会超过两天,奇怪的是,刚才的尿液标志看,狼的数量并不是很多。”

吕竞男道:“他们有三个人、两头狼,在我们抵达这里的前一晚在此宿营,前进的方向大致在正前方偏东十五度。据我这几日的观察,这一带有很多熔岩台地,通常狼不会选择攀岩前进,而他们是靠狼带路,所以没我们速度快。”

“不可能。”卓木强巴断然道:“不可能才两头狼。那天攻击我们的狼数量如此多,都去了哪里?就算它们是别的家族势力,那么,最初那个操兽师拥有的,也是八匹狼啊!”

吕竞男道:“这件事,确实很蹊跷,可是,痕迹是不会改变的,这里确实只留下两头狼的印迹。”

卓木强巴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那你跟着他们,想做什么?”

吕竞男道:“如果传说是正确的,那么,越靠近香巴拉,狼群就会越多,到时候就算我们和莫金他们同时赶到,有那个操兽师在,我们也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所以我想,在此之前,趁这里还不是狼群的聚居区,最大程度消耗他们的力量,至少要解决掉那个操兽师。”

卓木强巴道:“那怎么行?我不同意,他们人比我们多,还有狼,就算是偷袭,我们也未必能占得好处。这件事,你怎么能不和我商量就擅自做主呢?我还是队长吗?”

吕竞男笑笑,道:“其实,我没打算让你知道。”

卓木强巴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情急之下,惊慌失措地紧紧抓住吕竞男的双肩,厉声道:“你……你想一个人去?”

吕竞男笑而不语,竟是默认了。

卓木强巴的手愈发用力,只觉心中七荤八素,五内俱焚,道:“我不同意!我不许你去!”

“当然。”吕竞男双肩一耸,一沉,也不见怎么用力,倏然从卓木强巴手中脱出,道:“我改主意了。”

卓木强巴松了口气,道:“他们人比我们多,还有狼,装备也比我们齐全,而且在这雾里,我们的观察力也有降低,还有这些装备,都是他们给他们自己准备的……”

吕竞男微微仰视道:“你害怕了?”

卓木强巴一愣,是啊,自己难道在害怕?他想了想,愕然发现,并不是自己害怕莫金,而是十分害怕吕竞男独自去找莫金,难道自己,竟然是如此害怕失去吕竞男?卓木强巴呆望着吕竞男,说不出话来。吕竞男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微微低下头,转过了身去。卓木强巴看着她的背影,向前踏上一步。

吕竞男似乎受到了惊吓,向前迈出一步,马上道:“既然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这是个机会,需要好好利用。我们可以追上他们并跟踪设伏,找他们落单的时候,不管是人还是狼,我们都有能力应付。”

卓木强巴没有作答,吕竞男继续道:“我感觉,这里离冰原已经很近了,虽然莫金他们有压缩食物,但是狼不会吃那些东西。现在正是对付他们的最好时机,这种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卓木强巴道:“如果说,再往前走,便是冰原平台,那么那些狼群,如何生存?”

吕竞男道:“不知道,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真正接近香巴拉的地况,就一定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她和卓木强巴同时道:“巴桑说的那个地方!”

卓木强巴还接着补充了一句:“地热!”这是他们在亚马逊丛林里,岳阳和张立讨论过的话题。如今真正快要接近香巴拉了,眼里所及,皆是茫茫寒雾,所过之处,多为不毛之地,他无法想象,到底是怎么形成巴桑说的那种地方的。

吕竞男转过头来,道:“说不定,我们今天就可以赶上他们。”

见卓木强巴踯躅犹豫,吕竞男干脆道:“背上背包,跟我走。”

黄昏,柴堆,营帐,电子工作台,莫金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用三维立体绘出前方的地貌,雾中的平台、山峦、河流、林木清晰可辨。莫金怒道:“混蛋,这种路,到底还要走多远?”

“不仅是路况问题,你看!”操纵电脑的岳阳点击鼠标,地貌顿时出现了黄、橙、绿等多种色带构成的等高线,他道:“蓝色区域表示气温已达零度以下,明天我们就要在完全的雪原上穿行了。而电脑的气象云图分析表明,明天可能会下一场雪,有雪雾。”

马索在一旁感慨道:“真没想到,你们还有这种高级货。”

莫金正要说什么,索瑞斯掀门帘进来,莫金扭头道:“怎么了?”

索瑞斯道:“我的狼朋友们感觉很不安,它们似乎发现什么了。”

莫金看了看岳阳,见岳阳无动于衷,他才问道:“是老朋友找来了么?”

索瑞斯道:“狼朋友们没有发出警告,说明对手离我们还很远,狼可以嗅到十公里以外的气味分子。我打算带狼朋友们出去逛逛。”

莫金眼珠一转,道:“我们一起去。”

“我也去。”岳阳和马索同时道。

“哦不,”莫金和蔼地笑道:“你们两个就留在这里,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一张完整的地形地理坐标图。对了,岳阳,你教教马索怎么操作这些软件,真是的,这么优秀的软件,为什么全是中文操作。”说完,拍着索瑞斯的肩走了出去。马索拉了拉岳阳,问道:“这个键是做什么的?”

帐篷外,索瑞斯道:“何必防守得这么严密,你还怕我们对付不了他们?”

莫金道:“真正的牌局高手,从来都不会让对手一次就看穿自己全部的底牌,留下他们两人,会让我们的老朋友心里有所顾忌,不敢全力而为嘛。”

索瑞斯补充道:“而且,你也可以不用担心你一直防范着的岳阳,是吧。”

莫金笑笑,道:“对了,说到岳阳,最近他似乎和你走得很近?”

索瑞斯露出得意之色,道:“那小子,有成为操兽师的潜力。”

莫金好奇地看了索瑞斯一眼,道:“为什么这么说?”

索瑞斯道:“要知道,操兽师是和动物打交道的职业,这个职业之所以这么少、这么神秘,是因为一个长期和动物打交道的人,需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还要随时担心那些动物会不会突然失控,精神又要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所以,成为一名操兽师,不仅需要决心和耐心,更重要的是要有开朗的性情,如果长时间地孤独和压抑自己,变得性格乖戾的话,那是成不了操兽师的,那会成为操兽狂;而且还要有过人的观察力和足够敏捷的身手,最重要的是要时常保持一颗好奇的探索之心。这些条件,我在那小子身上几乎都能发现,呵呵。”

莫金却笑不起来,警告索瑞斯道:“就算你对那小子有好感,也要适可而止吧,我可不希望我们队伍中突然出现一个反戈相击的操兽师。到了晚上被什么不明不白的虫吃掉,那可就有些冤了。”

索瑞斯道:“既然你如此怀疑岳阳,干吗还把激光发射器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他来办?”

莫金面有得色道:“这就叫棋行险着,当然,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索瑞斯也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的,我告诉他的,不过是一些最基本的常识而已。”两人边说边走,离帐篷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雾里……

在天色尚未完全黑暗之前,卓木强巴举着红外望远镜扫描雾中,“来了!”他突然向吕竞男发出信号,吕竞男也举起了望远镜,看着镜头里的两个红点正小心翼翼地接近着他们设定的陷阱。那两个红点似乎发现了什么,却始终不靠近,只是绕着那附近转圈。吕竞男有些焦虑道:“好狡猾的狼,它们始终在弹片爆破范围之外。”

卓木强巴道:“难道说我们的衣服没有裹好?我们的气味没能完全覆盖住弹药的气味?被发现了?”

吕竞男当机立断道:“这个陷阱不能用了,马上走。”

“去哪里,我的老朋友?”一听那声音,卓木强巴心中“咯噔”一声,坏了,被发现了。

吕竞男反应异常敏捷,拔出刀就向声源处扑去,转体后才看见一脸笑意的莫金和他身边那个黑衣人。莫金不慌不忙,双臂一展,双枪在手,吕竞男已冲至近前,在他开枪前,那一刀定会结结实实地扎入他的胸口。莫金双臂一架,用枪挡住了这来势凶猛的一刀。吕竞男这时候才挥左拳,而一甩手的同时,袖中枪也滑至手中,在如此近的距离,“砰”地就是一枪,而且余势不减,那枪在吕竞男手中,仿佛变成了一个铁拳刺,跟着子弹往莫金脑门上撞去。

在如此近的距离,原本莫金该是避无可避的,偏偏他似乎早有准备一般,从容地一偏头,子弹擦着面颊而过,那铁枪筒也已落空;而同时莫金架刀的双手向下微微一挫腕,枪口对准了吕竞男两肋,“砰砰”两枪。吕竞男早在莫金沉腕的同时就做了改变,她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右臂刀上,同时双腿一蹬跃起,以与莫金刀枪相交处为支点,整个人凌空翻起,从莫金头顶跃过。若是莫金此时收枪放手,那么吕竞男在下落的同时,左手枪不停歇,可以将他从颈部一直打到小腹,可是莫金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地上举,送了吕竞男一程,直到吕竞男身体完全凌空,他才放开交叉的枪,双手同时上扬,后举,“砰砰砰,砰砰砰砰……”莫金的双枪跟着吕竞男凌空翻腾的姿势,追逐射击,火线在雾中划出了两道完整的扇形散布面。吕竞男在空中也挪过另一只手,子弹长了眼睛似的朝莫金射击而去。

卓木强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打斗,两个人明明就在贴身格斗,却又还能向对方开枪射击,而且又都还能躲避对方刀枪拳脚的攻击。

吕竞男翻身落地,刀往前刺,枪从下往上撩,莫金一手用枪格刀,一手以枪对枪,在方寸之间,两人极尽腾挪变幻。卓木强巴甚至看见,吕竞男在避无可避之时,刀口一转,竟然用刀挡下了子弹。吕竞男和莫金,两人初次交手,一合即分,在防御的同时,又同声地叫道:“近身格斗枪技!”“本能近战格斗射击术!”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2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