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教官级对决

吕竞男和莫金停下来,相距不足一米远,双臂自然下垂,双腿微分,两人各自注视着对方的双手,而他们手中的刀枪稳如磐石。

卓木强巴打算上前助战,却听吕竟男突然大声道:“不要过来!卓木强巴,你给我看仔细了!”也不知是让他盯紧黑衣的索瑞斯,还是让他看清自己的每一个动作。索瑞斯在一旁诡异地向卓木强巴扬扬眉,那张恐怖的脸露出一个洞来,说了一个卓木强巴听不懂的词。卓木强巴一面瞟吕竞男和莫金,一面紧盯着那个身着黑衣的可怕的操兽师。

由于卓木强巴和吕竞男选的地方非常考究,狼与他们距离足有数百米,而且在他们与狼的中间还有一道天然沟壑,距离远超过这些狼的跳跃极限,没有十来分钟,狼是追不过来的。

卓木强巴正在考虑是不是利用这个最佳的机会除掉那个黑衣人,突然眼前一花,似乎索瑞斯凭空消失了一般,紧接着,又在距他原来位置一米开外出现,身形、动作,仿佛一动也没动过。索瑞斯摊开双手,耸耸肩,意思很明确:我不想和你打,我的狼不在这里,但是你也别想动我,你根本就打不到我。

两人只得远远警惕地对望,又将注意力集中在莫金和吕竞男身上。第二次攻击,是莫金先发起的,那枪在他的手中,仿佛成了活物,他左手的枪套在中指上,滴溜溜一转,同时枪筒下的手电打开,那光束以旋转的方式不住向吕竞男眼睛扫去,同时右手的枪举起,那姿势几乎和吕竞男先前使用的一模一样,枪在他手中变成了手臂的延伸,像个铁拳刺一样向吕竞男刺去,在没有抵达最佳攻击范围之前,决不胡乱开枪。

对于莫金的枪发出的刺眼光芒,吕竞男看也不看,甩手便射出一颗子弹,但对莫金右手变拳头的枪,吕竞男不得不持刀格挡。交击的一瞬间,莫金手腕一沉,枪口下移,“啪”就是一枪。吕竞男借势下滑,外拐,莫金的弹道擦着她左腿射出。同时,莫金左手微抬,避开吕竞男刚才那发子弹,手掌一握,那不住旋转的枪忽然在半空中定住了一般,正对吕竞男面门。此时吕竞男的右手持刀抵住莫金的右手,而左手来不及跟上,眼看要被击中,她不退反进,一个旋身翻转过来,以后背向莫金挤去,同时左手外格,“啪!”莫金的第二枪也落空了。

此时收枪已来不及,远远看去吕竞男就像被莫金张开双臂要搂在怀里一般,而莫金是有苦自知,他的双手被吕竞男格挡下,无论手腕怎么转动都无法射击到吕竞男,而吕竞男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她随时可以收臂顿肘,击打自己小腹,或是向后撩腿,那一招比较狠,称为撩阴腿,男人要是被踢中,就算不晕死当场,基本上也被废了。而自己的反击也只有两招,一是借机发力,用强大的手臂力量将其箍紧,或者用前额去撞击她的后脑,后者基本是不可行的,手臂力量呢?莫金也知道,吕竞男的手臂力量切不可用女子来衡量,何况她的身形滑得像游鱼,自己还未发力,说不定就被她溜了出去,到头来占上风的还是这个女子。

吕竞男却没有时间给他多想,腿一扬就向后撩了上来,莫金大惊,赶紧松手,后撤。不料这一切早在吕竞男计算之中,她根本就没打算踢莫金的裆部,只见她上腰一弯,整条后腿笔直地伸了起来,而此时莫金止在后仰,刚好给她留下了一个出腿的空间,“哒”,踢中,吕竞男这招一柱擎天直接穿过她和莫金间狭小的缝隙,击中莫金的下颌,那“哒”的一声,便是莫金上下牙关咬合在一起发出的声音。这还不算完,吕竞男之所以弯下腰去,一方面是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这条腿上,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看清莫金的身形和躲避的方位,在踢中莫金的同时,她手中的枪已经调转枪口,  “啪、啪、啪”就是三枪,锁定莫金躲避的上中下三条退路。

就在卓木强巴以为莫金必死无疑时,那莫金却借着吕竞男的一踢之力向后鹞翻,双腿一分,就避开了吕竞男下中两路的子弹,最上面那颗子弹呢,百忙之中,他将手中的枪横切,几乎和吕竞男挥刀格挡子弹一模一样,如此近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莫金仍能用枪将子弹扫开,然后落地,两人又脱离了胶着状态。

莫金一落地就用手背蹭了蹭下颌,显得非常疼痛,正准备说点什么,吕竞男二话没说又扑了上来。莫金叫苦不迭,看那疯狂的架势,这个女人显然是来拼命的,他可从未想过要和吕竞男拼命。他的人马都还未到齐,他的目标是帕巴拉神庙,为此整个家族追寻了无数代,眼看好不容易快接近真正的目标了,要是在这个毛都不长的地方被这个女人干掉了,这算怎么回事?而且目前卓木强巴还被索瑞斯牵制着,要是被他发现没有动物,索瑞斯几乎就没有攻击性,他也加入战斗,自己就十分被动了。

不及细想,吕竞男持枪横掠,拳风夹铁地砸下来。莫金横手去格,吕竞男突然朝空处开枪,利用枪的坐力将已达人力极限的拳势再度加速,莫金右手落空,用左手补救才算挡住吕竞男。吕竞男手腕下翻,“啪”就是一枪。莫金将她的手腕下压,原本射向胸腹的子弹便从他两腿问穿过,莫金这才找到个机会开口说话:“你疯啦?以你的体能和我拼近战格斗射击术,你认为你有胜算吗?”

吕竞男的回答是横刀切腕,在莫金缩腕的一瞬间左手微扬,“啪”又是一枪,莫金面颊一侧避开,灼热的空气还是在脸上留下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莫金骂道:“混蛋!”一个沉身钩腿,同时双枪齐发,两人便在无数子弹构成的火线网中你来我往,解杀还杀,时常有子弹擦体而过。这无疑是卓木强巴见过的最凶险的一场格斗,双方都在面对面的贴身距离避开子弹,还要格挡还击。刀、枪、拳、肘、腿、膝……凡是能用做攻击的部位都发挥到极致,用刀挡子弹,用枪挡子弹,用枪的坐力改变拳势的方向,或是用子弹的火线封锁敌人可能的退路,这些都是卓木强巴未曾想过的。他没想到,吕竞男教他的那些动作连贯地使出来,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而同时他也知道,吕竞男正在以她的实战告诉自己什么叫做近身格斗枪技。

虽然看上去眼花缭乱,惊险迭出,而事实上两人交手的时间非常短,约摸半分钟后,两人再度分开来。莫金盯着吕竞男道:“你还剩三发子弹,没了子弹,你拿什么跟我打?”

吕竞男缄默不语,如果自己没数错,莫金也只有五发子弹了,左三右二,虽然似乎是自己占了上风,可是莫金每次都能在最危急的时刻避过,难道说,他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进攻套路?不可能……这个家伙也太过危险,自己的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他了,必须在这里除掉他!她再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心道:“强巴少爷,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啦。”

“在看哪儿呢?”莫金一见吕竞男分心,有机可乘,主动发起进攻,手一刺,“啪”就是一枪。吕竞男想也不想,一个旋转避开子弹,同时一条腿顺着转势拿了上来。莫金右手护住面门,左手枪又“啪、啪、啪”射了出去。吕竞男单腿站立的话是无法挪动身体避开子弹的。只是吕竞男抬起第一条腿的时候,第二条腿也跟着抬了起来,整个身体横向凌空翻转,这正是竞技格斗中很有名的一招,叫“剪刀腿”,身体凌空飞起,以双腿夹住对手颈项,再以全身的扭力将对手掀翻在地。莫金的三枪都落空了,而吕竞男在使出剪刀腿的同时,还不忘向莫金站立的方向开了两枪,一枪直奔身体最大面积的躯干,另一枪则打向侧面,以防他抽身离开。

“噗!”莫金中弹,紧接着吕竞男的两条腿以剪刀的姿势钳住了莫金的颈项,全身一发力扭体,将莫金那高大壮实的身体掀翻在地。吕竞男和莫金一同轰然倒地,可就在倒地的一刹那,吕竞男心感不妙,双手撑地便要凌空翻起,就在她双手撑地的同时,清晰地看到无数火线就像激光一般从自己两手中间穿过,若非将身体撑起来,此刻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吕竞男没有丝毫犹豫,曲臂一弹,凌空翻至一米开外,同时心中困惑不已:“莫金明明就只有五颗子弹,刚才已经打了三颗,难道说,他在我转体的一瞬间,已经换了弹夹?那段时间,不可能超过零点三秒,难道是……”

吕竞男落地,莫金也已经站起来了。吕竞男冷冷道:“无间隙换夹术,果然不愧为特种兵顶级顾问,但是你的肺……”

莫金低头看了看刚才被吕竞男击中的肺部位置,抬头时,脸上带着得意的坏笑,被吕竞男击中的地方,啥事没有。吕竞男这才真正地感到了莫金的可怕,防弹衣!那家伙竟然穿着防弹衣,那从一开始他表现出来的惶恐躲避子弹的样子,全是伪装,他使用了一个心理骗术。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敌人!

莫金竖起他的左手,将握着扳机的食指伸直,接着又握着双枪微微摊开,意思是:你只剩一颗子弹了,你没有子弹了,我有,还玩吗?

卓木强巴这时发现不对劲了,他猛地想起,吕竞男没有弹夹,要是子弹打光了的话……他向着战场急冲了过去。索瑞斯在一旁看着,他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在他看来,莫金对付这两个人绰绰有余。

面对莫金的挑衅,吕竟男拎着那支只剩一发子弹的枪就冲了过去。莫金大惑不解,难道这个女人疯了不成,明知自己有防弹衣,双枪弹夹齐全,凭力道也比她大,论身手亦不输给她,这样还要冲过来,那和一味求死有什么区别?

莫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吕竞男冲击,他迟疑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输了——气势上输了!吕竞男何尝不清楚,自己和莫金若是装备相当,胜负也在五五之数,而如今装备差了一大截,要胜他已经不太可能了,但她绝不后退,就算装备比你差又怎么样?就算力气渐渐不如你又怎么样?我要守护圣庙的决心,我要守护他的决心,是你永远不会明白的,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吕竞男挥刀在前,莫金举枪格挡,没想到吕竞男突然将刀高高抛起,腾出手来擒拿莫金的手腕。莫金手缩,吕竞男握住了枪的另一面,手指插入扳机,让莫金无法开枪,而同时,她的左手最后一枪打响,火光至两人两旁闪现,莫金偏头避开。吕竞男几乎是在开枪的同时,就将枪甩了出去,直接砸向莫金偏头避开子弹的位置,莫金只得再避。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趁莫金的视线被他自身动作所挡,吕竞男扔枪之后,将腰间最后一颗手雷握在手中,拇指一挑,插销脱落。

莫金刚刚回过头来,正好看到吕竞男拇指挑落手雷插销,而此时目竞男另一只手隔着枪与莫金的手牢牢地握在一起,纵使莫金想逃也逃不掉。莫金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扔掉了右手的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只大手牢牢地覆在吕竞男的拳头上,让她无法将手雷抛出。

当时的情况是,吕竞男的右手扣住莫金的左手,让他无法开枪射击自己,莫金的右手则握着吕竟男的左拳,让她无法松手扔雷,两人僵持存那里,莫金急得破口大骂:“狗屎!婊子!诅咒你……”

吕竞男淡然一笑,右手愈发用力,左拳也全力回缩,莫金的大掌牢牢地钳住她,不让她把手缩回去。双方正在角力,忽然莫金眼角余光一闪,不禁变了脸色,大骂道:“抛刀技!”

原来,吕竞男早就算好将会发生的一切,一开始将刀抛向高空并非随意所为,如今,那把剖犀刀正以惊人的速度加速下落,落下的方向,正是莫金握着吕竞男拳头的右手。若是莫金松手,那么那枚手雷铁定会马上爆炸;若是他不撒手,那剖犀刀则会将他的手臂扎穿,在受伤的同时,手臂力量肯定会减低,到时候那枚手雷还是会爆炸。

眼看无计可施,莫金大喝一声,蛮力大发,硬生生将吕竞男的手臂拽着偏离了剖犀刀下落的位置,冰冷的刀锋贴着他手臂衣袖扎下。不料,这也在吕竞男的算计之中,剖犀刀刚从两人手臂旁坠下,尚未及地,吕竞男飞起一脚,那剖犀刀凌空转向,像箭一般射向莫金肩膀。

这次,莫金再也避不开了,而那肩膀关节处,也没有防弹衣的防护,血光迸现,莫金手松,吕竞男手松,卓木强巴距二人还有十步之遥,索瑞斯瞪大了眼睛……

莫金极不甘心,在松开手的同时另一只手陡然发力,抽枪射击,接着就是全力侧踢一脚,企图将吕竞男远远地踢出去。吕竞男身在空中,飞向卓木强巴,却将手雷抛给了莫金。莫金看准手雷来势,左手一挥,将剩下的那把枪对着手雷就扔了出去,没想到,关键时候,右肩剧痛传来,左手也失了准头,竟然扔偏了!那手雷划出一道抛物线,就那么落入了莫金的视线范围之内。莫金自己心念俱灰,抱着尽人事的态度与手雷同步返身卧倒,只希望自己的颜面得以保全,不要被炸得稀烂。另一边,卓木强巴接住了吕竞男,也同时卧倒……

半秒钟过去了,一秒钟过去了……卓木强巴和吕竞男同时侧头向后看,莫金也微微侧头,只见那颗黑黝黝的手雷,正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脸旁边。谁都没想到,那颗莫金亲自挑选的美国制造的手雷,竟然哑了,这种万中无一的事情,竟然落到了莫金头上。莫金自是万分庆幸,还是美国货好啊,品质有保障!他赶紧横滚两圈,远离那颗手雷,跟着一个纵扑,跳得更远。

吕竞男则对卓木强巴道:“赶快离开!”

卓木强巴刚才接住吕竞男的时候,就感到手中滑腻一片,举掌一看,微弱的光芒中也能看见满手鲜血,急道:“你中弹了。”

吕竞男点头,莫金最后那一枪没有射偏,正中大腿,而且自己的枪伤绝对比莫金肩上的刀伤要重。如今同归于尽是不可能了,更关键的是那个马索还不知道在哪里,而狼也离这里很近了,她已经听到狼的声音,必须马上撤离。

卓木强巴二话没说,背包也不要了,背起吕竞男就开跑。吕竞男却俯身捞起背包,这里面的东西,现在还不能丢,同时向刚刚站起来的莫金,打了个特种兵都能看懂的手势:“我们还会再来的。”两人消失在雾气弥漫的夜色中。

莫金估摸着自己已经离开了手雷的爆炸范围,这才站起身来,左手捂着自己的右肩,眼神阴狠凶残,受伤了!自己竟然会受伤!伤在一个装备和力量都不及自己的女子手中,还差点把命丢在这里!同时他也明白,他所面对的这群人,要是玩起命来,真的很可怕!看着吕竞男和卓木强巴消失在雾色中,他并没有马上追击,而是一咬牙,将插在右肩的剖犀刀拔了出来,仔细地辨认刀锋上有没有毒。确信没毒后,解开衣衫进行包扎,同时大吼道:“索瑞斯!”

索瑞斯正在回味呢,刚才那一招真不错,一连四五个后手,连莫金都没能躲得开去,一听到莫金怒吼自己的名字,他这才想起,是了,狼朋友们也差不多快到了。只见雾中两道身影蹿出,索瑞斯手臂一挥,那两头狼朝着索瑞斯手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2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