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兵团

过了十来分钟,马索拧着仰得酸痛的脖子,嘟囔道:“怎么还没落下来?”

莫金道:“不急,两千多米的距离,伞降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索瑞斯道:“这里在迷雾中,等你能看到的时候,他们距我们就极近了。”

话音刚落,雾中就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在他们眼前迅速扩大,很快岳阳就看清,那是一个特种兵专用的可分拆的集装箱,正在制导仪的指引下,晃晃悠悠向这边飘来。第一个集装箱出现之后,接着又是第二个、第三个,很快上空就出现了十来个那种集装箱。岳阳暗暗心惊,那种集装箱一个可以分拆为八人用的装备箱,不,这种集装箱比他们先前看到的要大,估计是十人用的,他不禁问道:“要来多少人?”

莫金道:“如果路上没有人手折损的话,大约在五百人左右吧。”

“五……五百人……”岳阳一面笑,一面将手伸到莫金等人看不到的地方擦汗,“那将帕巴拉神庙清空都没有问题了吧。”

莫金不满意地摇摇头,道:“不,要想将帕巴拉神庙清空,别说五百人,就是来五万人都不够,唉……能拿多少算多少吧。”

紧随集装箱之后,第一个伞降的人出现在雾气中。岳阳举起望远镜,一看之下,也不由得一愣。那人一身雪白的连体无缝防化服,好似飞行员使用的抗干扰电子头盔,黑色的电子视频眼罩,下领下伸出的呼吸软管,说明这套服装带自动呼吸循环系统,说它是一套太空服也毫不过分。而且它没有太空服那样臃肿,如紧身衣一般包裹着伞降兵,使那个伞降兵看起来魁梧又健壮,体格不输给莫金。一个又一个的伞降兵出现在视野之中,岳阳心中估计着,他们平均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平均体重应超过一百公斤,臂力恐怕足有两百多磅。这样一群人,一下子来了五百个!

那些伞兵落地之后,飞速叠伞,用电子磁锁从集装箱中取出自己的装备背包,列队站立,一切都有条不紊。岳阳从他们的身手和动作,看出了与先前那批亡命徒截然不同的战斗力,这批人……竟然都是拥有巴桑大哥或西米那种身手的战斗人员,尤其是当他们集结成队时,战斗力将变得更加可怕。岳阳看着那些已然列成方阵,整整齐齐背手站立的士兵,清一色的白色连体防化服,金属头套,黑色电子视频眼罩,伸出体外的呼吸循环系统软管,一样的高矮,一样的体魄,使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一群士兵,更像是从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同一型号的杀戮机器。这是一群怪兽!

几百人列阵完毕,站了一大片,连马索也不由感慨道:“太棒了,这才是真正的战斗部队!”

其中一名怪兽伞降后并没有急着去取装备包,而是快步走来,按动耳边按钮,黑色电子视频眼罩升起,接着大笑着与莫金熊抱在一起。岳阳注意到那人额际的花白头发、眼角深深的皱纹、深凹的眼眶、淡蓝的眼睛、微塌的鼻梁,再与记忆中的照片一比对,那人就是柯夫。他仅比莫金略微矮一些,身体横向却更显硬实,那双久经杀戮的眼睛,连微笑都带着杀意。

柯夫一面和莫金热情地拥抱,一面询问:“我的老友,现在可以告诉我,我们将要去向何处了吧!”

莫金笑道:“还记得几年前我向你提过的?”

柯夫眼神一黯,随即大放光明:“神庙……帕巴拉!”

莫金咧嘴_笑,道:“来,向你介绍……”

柯夫却是名自来熟,不待莫金介绍,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先对索瑞斯道:“索瑞斯,我认识你,你和他是一组的。马索,这次你没给你老板惹祸吧……哎……这个小伙子是……”

莫金介绍道:“岳阳,中国顶尖的侦察兵。”

“啊……”听了岳阳的身份,柯夫大感亲切,扳住岳阳双肩道:“很好,很好,我也是侦察兵出身的,我,柯夫·阿莫西斯。”岳阳点点头,柯夫指着那些怪兽问岳阳:“看看我的士兵装备如何?全新的三维立体成像系统,夜视、红外和超声探测三种切换模式,无论在何种条件下都保持可视,头部连同躯干全防弹设计,而且使用了超轻便纤维材料,腿部有护板,手套有金属纤维、高保温聚合纤维,自体呼吸循环系统,连体无缝防水防化设计,隔绝任何生化侵袭。可以说,我的这些士兵,他们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生存,就算是被掩埋进泥石流或垮塌的碎石下,隔绝空气,二十四小时之内都不会丧失战斗力。”

岳阳心中暗晾,这身装备显然是针对苯教的机关和蛊毒来的,他不禁问道:“这算是武装到牙齿了,可是穿脱起来很麻烦吧?”

柯夫笑道:“为什么要穿脱?这套连体服在他们任务结束之前,都不会脱下。你别看我说了那么多装备,其实穿上你就知道,比你想象中更舒适,甚至就像裹在睡袋里一样,穿着这身衣裳,你可以在任何环境下,以任何姿势入睡。”

“那……那大小便怎么办?”马索也没穿过这样的衣物。

柯夫不禁呵呵大笑,道:“马索,这套衣服的总设计师,可是你的老板,你没有试穿过?虽然是连体防化,但排泄还是有办法的。”

莫金在一旁目测人数,皱眉道:“柯夫,折了多少人手?”

柯夫摇头道:“大概折了一半左右,本,这山顶的气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一年四季,迷雾和大风从不问断。我见你一天两次发出信号,知道你很急,天气稍微好转就命令他们冒死冲顶,那些折了的人手,都是被大风吹走,在迷雾中失散了的。”

见莫金隐有难色,柯夫又道:“不过剩下来这批人,都是佣兵中的精英,他们大多是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老兵,还有不少特种部队的成员。现在他们是你的了,他们的战斗能力绝对会令你满意。”

岳阳在一旁悄声问:“都是俄罗斯人吗?”

“哦不。”柯夫道:“虽然称做俄罗斯佣兵,其实他们来自世界各国,只是在我手下接受统一训练,安排统一任务而已,有不少老兵以前就跟过本,作战能力十分强。”

谈话间,只见莫金走到佣兵方阵前面。柯夫一个手势,佣兵方阵自然列成半弧形,确保大多数人能看到莫金的身影,所有的人都能听到莫金的声音。莫金大声道:“我是莫金!本·海因茨·莫金!或许你们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或许更多的人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从今天起,将由我,来带领你们执行这次任务。柯夫,我最亲密的战友,已将这次行动的最高决策权,交到了我的手中,我希望你们,能像遵从柯夫的命令一样,绝对服从我的命令!

“在行动开始之前,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大家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

“……谁不想要安逸舒适的生活?

“在战场上浴血拼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结束这一切?

“现在,就有一个机会……

“不用再过嗜血赌命的日子……

“……可以拥有你曾经想拥有的一切……”

卓木强巴的身影自雾中钻出,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从莫金昨夜宿营的地方开始追踪,估算着莫金可能的前进路线,一刻不停地赶了过来。卓木强巴认为,虽然他比莫金晚了半天出发,但他走直线,而且莫金他们一定会宿营,只要自己昼夜不停地追赶,肯定会找到莫金,或是……截住吕竞男。她拖着伤腿,肯定没有自己快。

“只要方向没错,至少在午夜的时候就能找到莫金。”卓木强巴正想着,突然听闻前方一声呼吼,像是什么野兽发出的叫声,而且不是一只,是一群!紧接着,卓木强巴又在迷雾中发现两道身影,一左一右向自己靠过来,一灰一黑,是狼,那个操兽师控制的狼!卓木强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眼就肯定这是索瑞斯控制的狼,那几乎是一种本能的直觉,直觉还告诉他,这两头狼,似乎没有战斗的打算。

是的,卓木强巴长途快速奔袭,体力消耗已快达到极限,以往每天再晚些时候,便是吕竞男要求他以古怪的动作配合呼吸来恢复体能的时候。但大敌当前,卓木强巴不敢贸然休息,狼在这里,说明莫金他们距离这里也不远,他此刻一身大汗淋漓,被冷风一吹,只觉寒意更甚.

那两头狼没有摆出战斗的姿势,也没有发出警告的咆哮,而是小心地靠近,用鼻端在捕捉着什么。卓木强巴大感惊异,自己与这些狼战斗过,难道它们会忘了自己的体味?还是遇到了别的狼?不!就是它们!它们想干什么?

两头狼到了与卓木强巴十步左右就不再前进,其中的灰狼“呜呜”地告诉黑狼,黑狼向身后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灰狼又看了看卓木强巴,对黑狼“狺狺”低鸣,黑狼发出“嗯嗯”的带有威胁性的鼻音。灰狼似乎想再靠近些,黑狼抬起前脚挡住了它,接着用头顶了它一下,喉咙里发出一长串颤吼,灰狼低下头,不安地用前爪扒拉着地面。

看着两头狼的奇怪举动,卓木强巴突然想到,这两头狼恐怕没有接到那个操兽师的指令,它们只是循着惯例巡视自己的领地,偶然与自己相遇。如果说没有操兽师的指令的话……卓木强巴决定冒个险,试着与这两头狼建立起交流,他缓缓地蹲下身来,让自己的视线与狼等高,注视着狼的目光,轻轻道:“你们不会伤害我的,对不对?”

灰狼警惕地盯了卓木强巴一眼,黑狼则龇牙咧嘴发出低吼。卓木强巴竖起双手,摊开手掌,示意掌中无物,他对狼不构成威胁,然后道:“你们不用再听那个操兽师的指令,我们不是敌人,我不会抢夺你们的食物,也不会侵占你们的领地……”

那头灰狼别过头去,似乎在冷笑。卓木强巴想了想,用古藏语重复了一遍,刚说到一半,远处又是一阵呼啸声。这次卓木强巴听得更清楚,那沉闷的声音,不像是一群野兽发出的,倒像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越发出的呼喝声。可是,要发出这样的声音,得有多少人聚在一起啊!两头狼也被那声音吸引,纷纷掉头去看。卓木强巴借机站起身来,试图向狼靠近一步,这一举动,立刻惊动了狼,黑狼猛地掉头,瞬间加速,朝卓木强巴猛扑过来,灰狼紧随其后……这如此近的距离,卓木强巴无法避开。

那一瞬问,吕竞男这几天来对卓木强巴的特别训练显出了成效,卓木强巴几乎是无意识地,在第一时间护住了头、脸、咽喉等重要部位,另一只手“噌”地拔出刀来。狼速惊人,卓木强巴刚刚抬腕,黑狼就向他撞去,力道极大,以卓木强巴的身体也被撞得微微后退,紧接着灰狼再撞一次,将卓木强巴撞得向后跌去。卓木强巴手腕一翻,将弯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两头狼一左一右,似乎想咬他的肩头。卓木强巴心道:“要是被咬中,手臂就再也举不起来了。”眼见挥刀不及,手足同时发力,身体往前一缩,两头狼同时咬到,一左一右各自撕下一缕布来。

卓木强巴翻身而起,两头狼盯着他,卓木强巴似乎看到黑狼皱起眉头,眼神忧郁地望着自己,偏头对灰狼“呜呜”轻呼。卓木强巴心中恼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攻击我?难道那个操兽师的药还有效?”他不免抬起左右手臂,闻了闻,却什么也闻不出来。

两头狼绕了个圈,又回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与卓木强巴对峙而立,似乎在警告他:“不要再向前走!”那头黑狼更是试探着一步一步把卓木强巴往后逼,嘴里低吼不停,吐出红舌,翻露犬牙,好似在威胁:“回去,回去!”

卓木强巴更是惊愕不解,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自己也是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两头狼就突然发起了攻击,它们在掩盖什么?阻止我吗?我偏要上前看看。他晃了晃手中的刀,沉声道:“让开!”黑狼当仁不让地,吼声愈发急促起来。卓木强巴的目光变得冰冷,充满了恨意,咬牙道:“让开!”

一人一狼对视着,他向前迈出了一步,黑狼后肢掘地,似乎随时都要扑将上来。卓木强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手中的刀死死握紧,刀锋对准了黑狼的鼻尖,另一只手握成拳头,也对着灰狼,然后,又向前迈出了一步。

灰狼似乎有些害怕了,身体微微向后退让,鼻腔里“嘤嘤”地叫着,黑狼却是一步也不肯退,吼声变得更加低沉、悠长,威胁的意味更重了。卓木强巴毫无惧色,朝着黑狼的方向又踏出一步,这一步落地时大力一跺,他相信黑狼会感觉到大地的颤动。如此一来,卓木强巴距黑狼已经极近,双方都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对方,都不肯退让,也没有先发起攻击,卓木强巴缓慢而稳健地,继续向着黑狼走去。

他那高大的体型,加上一个硕大的背包,重量足足是黑狼的四倍以上,终于,黑狼吃不住势子,在卓木强巴快要发起攻击的时候,它向一旁跳开了。跟着一声招呼,和灰狼双双返回雾中,朝莫金的方向逃去。卓木强巴心道:“是去报信吗?那个操兽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卓木强巴顾不得考虑更多了,虽然不清楚莫金他们为什么要停在这里,不过既然自己都能赶上来,说不定吕竞男也已经……尽管昨天吕竞男伤势严重,可他丝毫不敢将铁娘子与常人等同起来,他需要一探究竟,吕竞男到底在不在前面,还有,那些声音是怎么回事。就算被发现了,他自信还能逃得掉,唯一能追上自己的狼在狼哨面前将不再有威胁。

卓木强巴大步跟了上去,离声音越近,迷雾越轻,当真相拨云见日般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却反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在那空旷开阔的迷雾之中,一群装备整齐的士兵列阵而立,挤挤挨挨,一直消失在迷雾深处。莫金那高大的身影站在阵列之前,正指天说地地高谈阔论,不知道他许下了什么承诺,那些士兵有时会出奇一致地高举手臂,齐声呼喝,自己听到的,便是那整齐的呼喝声。

然后,卓木强巴才注意到,离他更近的地方,那名操兽师依旧一袭黑衣,他旁边站着一位穿了白色套装,带着头盔,有呼吸软管的军人。马索一脸媚笑地对那名军人谈论着什么,在马索的左手边……那人……那个与自己穿着同样迷彩服的人……那张熟悉的阳光的笑脸……岳阳!那人是岳阳!

卓木强巴兀自不信,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那人就是岳阳,他不仅与马索他们站在一起,还加入了他们的谈论,时而露出笑容,依旧是那种充满阳光的笑意,只是卓木强巴越看越觉得狰狞!怎么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自己在做梦吗?如果是,那这个梦,未免太可怕了!

卓木强巴猛地拳击身旁的巨岩,希望借此从噩梦中醒来。怎么会是岳阳?怎么会是他?他不是部队里的人吗?但噩梦终究未醒,卓木强巴那一拳,反而引得操兽师旁边那名军人侧目过来,那些穿着整齐的军士似乎共享同一套系统,那名军人一转头,所有的军人都不约而同转过头来,然后,莫金也转过头来,看到了卓木强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