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同居一

卓木强巴知道,在狼的家族中,若是离开家族时间太久,重新返回家族时,需要看别的家族成员的意见,因为离得太久,身上沾染了别的味道,昔日的家族成员会视之为不安全的因素。若是得到了家族首领和成员的认可,才能安然返回家族,若是得不到认可,就将被驱逐,曾经同一家族的成员会毫不留情地将它们驱赶出家族领地,甚至会将不肯离开的狼活活咬死。

这灰狼三兄弟,它们是怎样穿越那茫茫的可可西里冰原,又是怎样跋涉千里来到的高原,是怎样翻越那苦寒无人的大雪山?它们所做的一切,只是想回到自己的家族,可是它们……竟然被驱逐了!带着一身的伤痕,只能徘徊在这冰雪构筑的荒野,有家归不得,一无所有,相依为命。一想到灰狼三兄弟的遭遇,和自己的何其相似,卓木强巴的心中又忍不住酸痛起来,他捧着身上那小狼的脸,喃喃呢语道:“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呢。”

小狼看见卓木强巴触到自己身上的伤痕,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眼泪汪汪地看着卓木强巴,嘴里呜咽着,将身体侧过来,让卓木强巴看它身上其余地方也受了伤,又在卓木强巴眼前晃动着那断掉半截的尾巴;它返身转圈,极力用嘴去够那半截尾巴,却怎么也咬不到自己的尾巴了,再用它那期期艾艾的目光看着卓木强巴,嘴里“狺狺呜呜”说个不停。卓木强巴握住小狼的前腿,轻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明明知道小狼有满腹的委屈要向自己诉说,可惜自己却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卓木强巴回忆起方新教授给他们上课时曾说过:“狼的声带,呈V字形,它们可以发出超过80种鸣音,而我们人类,能发出百余种不同的单音节;狼的听力范围,在12~80000赫兹,我们人类的听力范围,是20~20000赫兹。同学们,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狼的听力范围,覆盖了我们人类的听力范围,也就是我们能听到的,他们都能听得到。而且,狼的声带与人类相似,狼啸的音节数与人类相近,通过不同的音节,变音和啸声长短,其组合千变万化。所以,在狼的社会中,完全可以仅凭发音就表达出自己的所有情感。狼类有属于狼类自己的语言,而且与我们人类一样,不同地方的狼还有各自不同的方言,这些狼族的语言代代相传,不仅用来与同伴交流,表达自己的意思,也用来教育下一代,教给它们生存的技能。只可惜,数千年来,我们人类,没有几个人真正去倾听过狼的语言,它们的伤心、愤怒与仇恨,它们的感激、高兴与爱慕。我的老师曾告诉我说,新中国成立前,在西藏有一位研究犬科动物的大师,他不仅能倾听狼的语言,还能用狼的语言与狼直接交流。我虽然没有那位大师那样的本事,不过经过我和国外同行多年的研究,还是大致总结出狼的十三种不同音调表达的不同情感……”

卓木强巴细细地回忆着,小狼的发音显然不在导师总结的那十三种音调范畴之中,它发音极短、极快,往往只是一两个音节就变化了音调,听上去倒有些像美国黑人的说唱音乐。卓木强巴没听多久,就见头狼过来,用脑袋拱了小狼一下,瞥了它一眼,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嗓音,似乎在说:“有什么好哭诉的,一匹好狼,流血不流泪,不要堕了自己的威风。”

小狼变了音调,在喉咙里打转,似乎很不满。头狼却懒得理会它,抬起一只前脚往卓木强巴肚子上一按,哼哼了两声,似乎在询问什么。卓木强巴的肚子被头狼这么一按,立刻发出“咕——”的一声长鸣。那头狼似乎朝着他笑了笑,随后头微扬,嘴一撮,发出清晰而有节律的“嗷呜”的声音。这次卓木强巴听瞳了,这是十三种基本音调中进食前的集合令,通常只能由首领发出,意思是:“集合了,我们去打猎。”

小狼和另一匹大狼听到声音,收敛了嬉笑,表情严肃地向头狼靠拢过来,摆出了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三头狼排成箭头型向迷雾走去。走了两三步,头狼扭过头来,向卓木强巴一努嘴,仿佛在说:“跟着来啊,愣着干什么?”

走了没多久,卓木强巴就发现,小狼频频回头,老是仰着头看自己,眼神中有些不忿,似乎在说:“你站那么高干什么?暴露我们的行踪!”卓木强巴只得缩了头,蹑手蹑脚地跟在它们后面。

也不知是这一带已经靠近生物生活区了,还是在迷雾中人类的感官远不及动物,卓木强巴他们一路走来,除了狼,一只活的动物都没看到。而灰狼三兄弟带着他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同时竖直耳朵,身体低伏,显然离猎物已经很近了。

灰狼三兄弟调整好作战姿态后,头狼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扭头一看,卓木强巴那么大一截人杵在那里,难怪感觉今天围猎无法很好地收敛气息。于是头狼掉过头来,走到卓木强巴跟前,用前爪在地上划了一道横线,饶是卓木强巴天资聪颖,也愣是没猜出这只头狼的意思。等头狼转身,卓木强巴抬起腿准备跟着过去时,被头狼侧头将腿撞了回去,卓木强巴一愣,只听头狼低声嗥叫。在曾学过的知识中,这是战时警告的声音,短促的声音不会传播太远,提醒身边的同伴注意警戒。

卓木强巴明白过来,敢情头狼的意思是:“你就在这里给我们放风,别再往前走了。”

卓木强巴等了半晌,身体寒意渐增,他不由自主地双手抱胸,双腿交叉而立,忽觉一股暖流自左手升起,蔓延过肩,传递到右手,再由双手交汇处传至左手,至此循环不息,上半身的寒意渐渐淡却。卓木强巴愕然醒悟,自己这个避寒的动作,恰恰是吕竞男最后教自己的那些古怪动作之一,只是以前做时,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不多久,前方传来了重物轰然落地的声音,小狼从雾中跑出来,“狺狺”叫了两声,让卓木强巴跟上。

卓木强巴跟着小狼来到一处石窝状凹陷坑中,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灰狼三兄弟围猎的是些小型生物,岂料竟然是一头庞然大物。那应该是一头鹿吧,可是,眼前这家伙不算那对巨大的鹿角,立高也超过了两米,皮厚毛长,卓木强巴实在难以想象,这种地方竟然有这种怪兽,它是靠吃什么为生的?不过看了看那巨鹿的身体,卓木强巴似乎明白了,这头巨鹿是从很远的地方流浪至此,身上早就有伤,估计是运气不好,被灰狼三兄弟堵在了这里。灰狼三兄弟没有马上和对方拼搏,而是和那怪兽耗着,直到耗得那怪兽奄奄一息,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时,它们才动手。

那巨鹿的咽喉被狼牙咬穿,早已死透,不过灰狼三兄弟并没有马上撕咬,而是等着卓木强巴。卓木强巴知道,而按照狼家族的习惯,每次狩猎之后,要等所有狩猎成员到齐,再由头狼统一分配,不同地位的狼进食猎物的不同部位,而每头狼进食的先后顺序也有讲究。数万年来,狼的家族以这种方式来表达统领的权威和地位,同时保证一个家族的公平和公正。只是卓木强巴没想到,看头狼的意思,似乎是想让他先享用猎物,难道这是对尊贵朋友的特殊礼遇?

卓木强巴有些狐疑地走上前去。头狼拍了拍那头巨鹿的皮毛,眼中寒光一闪,就如刚才在地上划横线般前爪横着一挥,然后看着他发出几声长短不一的声调。卓木强巴有些尴尬了,完全听不懂啊。小狼不知什么时候又叼着那块羊羔裘放到了卓木强巴的面前,很是惬意地用脸在羊羔裘上擦来擦去,朝着卓木强巴呜呜直叫,然后也是头狼那般,看着那巨鹿的尸体,抬起前爪,在虚空中横着一挥,像极了战争片中,那些将军命令手下士兵执行暗杀任务时所做的那个抹脖子的动作。见卓木强巴还傻愣在那里,另一只狼急了,跳过来咬住巨鹿的一条腿晃了几下,然后对着卓木强巴露出一口森然狼牙;卓木强巴还不明白,它又咬住巨鹿的腿晃了几下,再露出牙齿。

一阵寒风吹过,卓木强巴打了个激灵,突然将羊羔裘、横爪一挥、咬腿几个动作联系起来,恍然大悟,这三头狼是让自己去取怪物的皮毛啊。小狼说的是那皮毛很是暖和;而另一头狼则说,若是它们用牙咬坏了.那皮毛就没什么用了。

卓木强巴怀着感激的目光投向这些狼朋友,想寻找一件趁手的工且。却意外地发现,导师还给自己留着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由于这把军刀体积极小,当时自己就将它与小铜剑放在了一起,整个渡海到抵达须弥山的过程中,都没有使用。如今,这是卓木强巴手中剩下的唯一利器了。

卓木强巴剥下了巨鹿的皮毛,第一次干这种活,难免划破了很多地方,不过整体还算完整。卓木强巴钻入巨鹿皮中,一双手刚好能从巨鹿的前蹄处穿过,只不过双脚无法套入巨鹿的后蹄之中,而且腰身也太长了,卓木强巴就像拖着一个大水袋,一直拖到地下。

卓木强巴剥皮之后,头狼就开始享用美餐,另一只狼在一旁等待。小狼暂时轮不上,掉过头来,绕着卓木强巴的新皮衣嗅嗅,然后看着卓木强巴,露齿一笑,冲上来将卓木强巴扑倒在地,用牙轻咬他的小腿、肩头、咽喉等处。卓木强巴当然明白,这是小狼与自己嬉戏,狼的家族中,常常相互嬉戏,它们能很好地掌握咬合的力度,有时看上去它们撕咬得很厉害,其实都不会伤到对方,它们的战斗技巧,便是在这种嬉戏中磨炼出来的。小狼的举动分明是在说,披上鹿皮,你就变成巨鹿了,咬你,咬你……

卓木强巴不甘示弱,也露出牙齿去咬小狼。小狼眼里露出笑意左躲右闪,轻巧避开,嘴里“嗯……呜……”地挑衅着,卓木强巴模拟着小狼的声音回应它,小狼就扑腾得更欢了。卓木强巴一面和小狼嬉闹,一面暗想,这里的狼实在是太强壮了,以自己的体型,却是被它们一扑即倒,每一次都没有反抗的余力,看来,应该向它们学习一些战斗的技巧。接着,他又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灰狼三兄弟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吗?它们既然回到了这里,这点显然该是肯定的了。可是,就如自己在可可西里观察得出的结论一样,它们的皮毛并不十分丰裕,它们生存的地方,至少不会是现在这种冰天雪地;还有,它们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的呢?卓木强巴想起了大雪山,想起了冈日第一次吹响狼哨,难道说,只有这里的狼能听懂那哨音?当时遇到的就是它们?

卓木强巴搂过小狼,一手指天,仿佛穿过了云层,对小狼道:“你们是从那里来的吗?”然后又点点地面,道:“回到这里,是从那上面下来的吗?”

小狼似乎听明白了,半眯着眼频频点头,接着又发出一长串卓木强巴听不明白的声音。

卓木强巴心道:“这就是了,它们聚集牦牛群和狼群,正是为了在那超越了自身忍受极限的恶劣环境中生存,循着回家的路,翻越大雪山。如今,依然只剩下它们三个,也就是说,其余的那些狼群和牛群,都已经死在半路上了啊。它们究竟要忍受怎样的痛苦和挣扎,才能回到这里。”

卓木强巴暗暗神伤,这灰狼三兄弟经历的苦难,恐怕也不比自己的少,想着灰狼三兄弟的遭遇,卓木强巴又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这时,见他停下了动作的小狼,伸出舌头舔着卓木强巴的脸,卓木强巴伸出手去搂抱它的脖子,它又舔着卓木强巴的手心,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变得轻柔,那种暖暖的、黏黏的有些湿润的感觉,顿时让卓木强巴心中的郁结减轻不少。

他看着小狼的脸,突然想起方新教授教过他们的知识:“所有的犬科动物嗅觉是人类的一万倍,它们能捕捉到我们人类无法察觉的信息,比如一个人情绪的改变,会导致自己内分泌的改变,而这种人类无法捕获的激素改变,犬科动物却能很清晰地掌握。也就是说,犬科动物它们能很容易地知道人类的情感状态,你是愤怒、开心、忧伤还是害怕……”卓木强巴疼爱地看着小狼,轻声道:“嘿,你在安慰我吗?谢谢,谢谢你。”    .

三头狼进餐之后,才轮到卓木强巴。由于那巨鹿体型太大,故而剩下不少,灰狼三兄弟给卓木强巴留下两条后腿和整个背脊,看那头狼的意思似乎是,吃不完就拖回去。看着巨鹿巨大的尸身和肉红色的肌肉,他还真不习惯就这样生食,只是腹中饥饿难耐,用刀割下一缕,放入口中嚼了,只觉舌下生津,竟是说不出的美味。灰狼三兄弟似笑非笑地看着卓木强巴,似乎在笑他爪牙不够锋利。

嚼着嚼着,卓木强巴突然想起最后一次回家时,阿爸对自己说的话:“如果你想真正了解另一种生物,就抛弃你作为一个人的想法吧,以最原始的生命姿态,坦诚相见,才能获得不同物种问的认可……

“你认为戈巴族人的与狼同居,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你只有真正了解了什么叫与狼同居,才能理解我说的这番话的含义……”

“与狼同居吗?”卓木强巴暗暗想着,将刀尖的肉放人口中。阿爸那句“抛弃作为一个人的想法,以最原始的生命姿态,坦诚相见,才能获得不同物种间的认可”,究竟该怎样理解呢?此时的卓木强巴,渐渐有了自己的理解,阿爸是想告诉自己:“想要真正地认识狼、了解狼吗?那么,放弃作为人的存在,你,成为一头狼吧!”

吃过食物之后,特别是这种用嘴咀嚼生食的进食方式,令身体热量大增。其实相比起灰狼三兄弟,卓木强巴吃得极少。狼可以一次吃下相当于自己体重三分之一的食物,然后根据环境的不同,它们可以在数天甚至十数天之内不再进食。

进食之后,便是休息和娱乐的时间,小狼和另一头大狼一路打打闹闹回到洞穴。卓木强巴将身上所剩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在地上摆做一排,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导师,多吉,家族,狼群,妹妹。这就是卓木强巴所剩的全部,看着地上那一排小饰品,卓木强巴也不免有些意兴阑珊,仅凭这些,自己是无法与莫金和他的军队对抗的。怎么办呢?留在这里,变成一头狼,和灰狼三兄弟共同生活?看着昏暗不透光的洞穴,卓木强巴苦笑着想:“这次,恐怕是要真的与狼同居了。”

头狼腿脚不便,没有与小狼他们嬉戏,回到洞内,蜷伏在卓木强巴身边。卓木强巴闲来无事,便指着那些饰品,将每一件的来历和它们背后的故事,一一说给头狼听。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头狼一定听得懂,因为他诉说的整个过程中,头狼很认真也很安静地听着。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