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同居二

卓木强巴的手搭在头狼的背脊上,顺着它的毛发抚摸。与灰狼三兄弟的重逢令他倍感欣慰,他知道,这三头狼拯救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不知道为什么,除了那些被操兽师控制的狼之外,这些狼朋友对自己似乎有毫无保留的信任,从小便是如此,他甚至可以不用像别的狼与狼接触那样,有数日甚至数月的磨合期和接触期。他记得小时候,自己往往是第二或者第三次给狼朋友带食物时,只要确认是无害食品,狼就敢直接从他手里取食吃,他往往便在那个时候,趁机摸狼两下,那皮毛软软的,光滑如缎子,摸上去十分舒服。想到这里,卓木强巴再次苦笑起来,或许自己,去做一匹狼,比做一个人更适合吧。

迷雾之中,湿气氤氤,小强巴孤独又恐惧地走着,前方树林中突然闪出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小强巴害怕了,向后退去,却靠上一条粗壮的腿。小强巴想也不想,就抱着那条腿道:“阿爸,前面……”

年轻的德仁摸着小强巴的头道:“别怕孩子,那是狼朋友,它们的家在森林里,和我们是邻居。”小强巴看着树林中走出来的几头高大灰狼,却把阿爸的腿抱得更紧了,  “阿爸,我怕。”阿爸俯身道:“不怕,它们和我们是一样的,狼妈妈在家带孩子,狼爸爸在外面找食物。”

接下来,小强巴不那么怕了,他看到,那些狼朋友伸出舌头来,舔着阿爸的手心,其中一头狼朋友还舔了自己的小脸,痒酥酥的,舔得他“咯咯”地发笑。一头母狼,叼着还未断奶的小狼,也来到了阿爸面前。阿爸伸出手去,用拇指捋着小狼的额头,告诉母狼:“他会成为一个好小伙子的。”

看着不及阿爸拳头大小的小狼崽,小强巴再也不害怕了,问遭:“我可以摸摸它吗?”阿爸回答:“那要看狼妈妈愿不愿意了。”

小强巴又问狼妈妈:“我可以摸摸它吗?我一定不会伤害它的。”狼妈妈轻柔地将小狼放入了小强巴的手中,小强巴双手捧着小狼,小家伙眯着眼睛,在小强巴手心里转动,身体软软的、暖暖的。阿爸道:“孩子,这就是生命,每一个生命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到世间。”这就是生命啊……

卓木强巴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刚才那究竟是一个梦,还是自己真的亲历过?不过就算是自己亲历过的事情,那也是四五岁以前的事,他已经淡忘模糊了,记不真切。可是一闭上眼睛,刚才的梦境就像电影一样清晰可见,挥之不去。当他意识稍微清醒了些,却愕然发现,以他现有的知识去理解,那梦境中出现的情况,却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母狼奶崽期间,对幼崽是绝对的呵护,就是同一家族中的公狼,也严禁靠近狼崽,若是它真的肯将幼崽让一个陌生人触摸,甚至放在人类的手心中,那简直就是近乎神迹的存在。卓木强巴愈发坚信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罢了,可是,为什么全身大汗淋漓?他看了看灰狼三兄弟,显然醒了,却不愿意睁眼,有些慵懒地甩着尾巴,继续贴在卓木强巴身上,感受彼此带来的温暖。

卓木强巴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的手,心中愈发迷茫了,那到底是梦还是……为什么感觉如此真实?阿爸年轻时的相貌,就是自己现在去回忆,也未必有梦境中那般清晰。难道说,自己的身体真的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接下来的几日,卓木强巴更是连续做梦,全是梦见一些小时候,自己已经淡忘的事情,每天醒来,都是大汗淋漓,浑身乏力,好像同野兽搏斗了许久一般。他曾想是不是灰狼三兄弟压在自己身上的关系,但若是如此,那么第一日醒来,为何自己反而觉得神清气爽、耳聪目明?

而且每日醒来,卓木强巴就说不出的烦躁,总觉得体内空落落的,少了什么东西,说是腹中饥饿又不像,说是心情郁结也不似。每当这个时候,他调整着吕竞男教自己的密修呼吸,配合那些奇怪的动作,那种失落感就会稍有减轻,而次数久了,灰狼三兄弟看在眼里,特别是小狼,开始有模有样地学着卓木强巴做那些动作。有一次卓木强巴做着一个动作,刚巧看见小狼仰躺在地,四肢朝天,正努力地将身子团成一个圆,要将头从两条后腿中穿过去咬自己的尾巴,卓木强巴心中一乐,那种烦闷感顿时大减。此后烦闷感便日渐削弱,而体内那种气息流动和徐徐转轮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卓木强巴发现,自己的动作是越来越敏捷,而体力也在逐渐恢复,大有超越从前的趋势。而体能恢复后,灰狼三兄弟也不用趴在他身上睡觉了,不过大家仍在岩洞中,簇拥在一起入睡。某日卓木强巴突然想到,工布村的长老曾说过,自己尚未觉醒,心道,难道前几日的种种异常感觉,便是觉醒的前兆?

这些日子下来,卓木强巴已和灰狼三兄弟混得熟稔。大狼,最明显的地方便是那条折了的右后腿,同时,它颌下的毛要长一些,看上去像是有一撮络腮胡,左边的鬣须上方有块星状疤。相处时间久了,卓木强巴总觉得大狼的眼睛不似小狼那般睁得浑圆,上眼睑微微有些下垂,就像时时都在凝眉思考一般。

二狼身上疤痕最多,以至于麻灰色的皮毛近了看有些像斑马一样,嵌着许多肉色的条状凸起。二狼的嘴似乎要稍微短一些,但向两颊的裂口似乎开得更大,嘴边的唇黑比大狼和小狼都要厚一点,双眼眼角也比大狼和小狼略向下垂,正面看起来竟是一脸凶悍之色。

相比而言,小狼身上的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全身的毛色也是很纯正的麻灰色,没有异常色斑,四肢修长平整,脸上也没有瘢痕,一双眼睛极是聪慧,盯着你看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像要和你说话一般。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它那断了的半截尾巴。卓木强巴知道,狼的尾巴其实才是它们展示美的重要部位,断了尾巴的小狼,再怎么好看,也当不了狼中美男子了。当然,它耳朵上那个缺口,不走近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此外,他观察了它们的牙口和皮毛、爪牙,初步断定,头狼的年龄在十二三岁左右,按照狼的生命算是步人中老年;体型仅次于头狼的加头狼年龄在十岁左右,属于壮年;小狼也有七八岁年纪,它的体格和另两头狼其实相差不大,只是三年前见它的时候最为瘦弱,卓木强巴印象格外深刻。根据年龄不同,卓木强巴分别给它们取了三个名字,大狼、二狼、三狼,便于称呼。灰狼三兄弟各有特色,大狼老成稳重,二狼勇武好斗,三狼伶俐机敏。

取名字那天,卓木强巴分别轻点三头狼的额角,同时重复着:“大狼,二狼,三狼……大狼,二狼,三狼……”仅重复了五六遍,三头狼便不约而同地知道了这三个发音分别是自己的代称,不过眼神中都有些不屑,哼哼唧唧的,卓木强巴叫到它们的名字就各自偏过头去,显然在道:“只需要闻闻气味就知道谁是谁了,何必要用发音来表达这么麻烦。”卓木强巴颇有些无奈,自己可无法利用气味来分辨灰狼三兄弟。小狼尤其不满,当卓木强巴叫大狼的时候,大狼可以跟着呼喊:“阿——肮——”叫二狼时,二狼也能跟着重复:“呜——肮——”三狼却没法跟着叫,小狼咬着卓木强巴的皮大衣,可着劲儿地摇头,得给它换一个能叫出声儿的名字。卓木强巴想了想,还是叫它小狼好了。小狼这才满意,它能自己撮着嘴,发出“咻——肮——咻——肮——”的声音。

接着,卓木强巴又指着自己道:“卓木强巴,我,卓木强巴……”这次轮到灰狼三兄弟傻眼了,它们可发不出这个音来。大狼张张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便瞧着二狼;二狼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看着小狼;小狼眼珠子转动着,也不知它怎么想的,只见它清了清嗓子,声音在喉咙里打转,突然一张嘴,发出一声:“阿呜肮……”

大狼和二狼对这个发音表示满意,纷纷跟着叫了几声:“阿呜肮——”、  “阿呜肮——”于是,卓木强巴从此有了一个狼族的名字,他叫“阿呜肮”。

而对狼语的研究,卓木强巴已然超过了方新教授所传授的范围,他基本上能听懂最简单的那几个意思为“集合”、  “隐蔽”、  “趴下”、“开饭了”等词语。而与小狼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小狼天性童真,说得最多的便是“快过来”、  “和我玩吧”、  “走开,我不想理你”。就这么几个简单的词,卓木强巴也是半听半猜,通过自己不断模拟实践才掌握的。记得一次早上刚起来,卓木强巴就模拟狼腔吼了一嗓子:“开饭了!”结果灰狼三兄弟都好奇地把他盯着,发现他两手空空在那里干号,顿时把他按翻在地一顿海扁。卓木强巴这才明白,哦,原来这句发音的意思是“开饭了”,我还一直以为是“去打猎”呢。他又辨认了好久,才分辨出“去打猎”和“开饭了”两个发音之间的细微差别。

卓木强巴一直想替大狼接好断腿,反复安慰劝说了好一阵子,大狼才同意让卓木强巴看看它的断腿。卓木强巴摸到断处,大狼吃痛,掉过头来露出狼牙,咆哮道:“小心点,很痛耶。”卓木强巴这才发现,那条腿断了太久了,无法接回去,不过好在没有坏死,只是大狼只能这样吊着一条腿走路了。他有些哀伤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一面说,一面摇头。

大狼鼻腔里发出重重的呼吸音,转过头去,将视线投向迷雾远方,似乎在说:“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如此又过得七八日,大狼带着家族成员最后一遍巡视领地之后,说了一些卓木强巴听不懂的狼语,紧跟着小狼就回到洞穴叼着它最心爱的羊羔裘钻了出来。卓木强巴跟在家族首领后面,发现离洞穴越来越远,终于,踏过了他们曾经领地的界限,大狼一路走,开始沿途做新的标记。卓木强巴这才明白过来,对小狼道:“我们要去新的地方了吗?”小狼发出“嗯唔……”的声音,卓木强巴大致听得懂,意思是食物不够了。

的确,卓木强巴跟着灰狼三兄弟在一起的这些天,总共就猎了两次食物,不,应该是总共就发现过两次食物。幸好两次都是大型动物,天寒地冻肉质也不易腐坏,不过卓木强巴还是不得不尽量改变作为人类的进食习惯,像狼一样一次进食大量的肉质,然后很长时间不再进食。不知什么原因,卓木强巴欣然发现,自己越来越适应这种无规律的进食方式,后来自己估摸着,或许和那些呼吸以及那些奇怪的动作有关。因为他联想起来,那些密修者挑战的人体禁食极限,似乎很像在无食物状态下的狼或其他野生动物。

按照书本上的知识,狼家族巡视领地或开辟新领地都应该是紧跟在首领身后,但灰狼三兄弟似乎有些不一样,它们三个各跑各的,只是相隔不远,彼此保持能相互感应到的距离。不知走了多远,卓木强巴听得小狼在前面欢叫:“阿呜肮,快来。”而大狼二狼早已感应到什么,飞也似的奔了过去。卓木强巴知道,能让灰狼三兄弟这么兴奋的,绝不是猎物,他奔上那道岩坎,眼前一亮,眼睛也湿润了——一条“S”形河道横陈在前,蜿蜒流淌,那泠泠波光映人眼中,好似嵌满宝石的哈达。

这可是条足有一米来宽的大河啊!想这些日子,和亚拉法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吃的是自带备用水;后来与灰狼三兄弟在一起,下雪时就吃点雪,偶尔在灰狼三兄弟带领下能找到一两条不足一指宽的小沟,与这条足有一米宽的大河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卓木强巴急匆匆赶到河边,正准备像灰狼三兄弟那般埋头痛饮,突然河里出现一个可怕的怪兽身影,吓得他猛地抬头,收势不住,连连后退。小狼在一旁看着,双眼弯如新月,分明在咧嘴畅笑,看那样子,就差没捧腹大笑了。卓木强巴想了想,旋即明白过来,也不禁苦笑,那怪兽就是自己啊!

原来,时间一长,卓木强巴渐渐忘却了人类的习惯,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脸刮面了,头发胡须纠结,披着自己裁缝修补的真皮大衣,一身的狼味儿;抽空他还用干树枝给自己编了一件蓑衣,套在真皮大衣外面,乍看上去,很有野人的气概。

掬一捧清水在手,有暖暖的感觉,卓木强巴将水泼在脸上,然后将头埋人了水中,久久不愿起身,灰狼三兄弟痛饮之后,也在河边追逐嬉戏起来。卓木强巴痛痛快快地洗了把脸,如果不是有些惧怕天寒地冻,他还想跳下去洗个澡。就在大狼准备招呼大家出发的时候,卓木强巴发现,一个东西自水中顺流而下,他捞起来一看,很明显是一个塑料口袋,卓木强巴认识,这是莫金他们封高压缩能量食物的口袋。卓木强巴立刻想起了吕竞男教过他们的知识,由于这是不溶于水的塑料制品,所以无法从浸泡程度辨识时间,只能从撕开封口处的氧化变形程度初步辨识,大概是在三五天前,袋身有轻微划痕,估计不是直接抛入水中,而是在附近某处被吹入水里的。也就是说,在三五天前,莫金的队伍或他们中落单的人在这附近出现过。由于长期浸泡,水流冲刷了气息,狼也不可能捕获太多有用的信息,但卓木强巴还是将口袋重新撕开一道口子,让灰狼三兄弟记住这种塑料制品撕裂的化学分子气息。

发现河流之后,灰狼三兄弟的前进路线就变了,它们将领地沿着那条河划分。任何生物都离不开水,有这么大一条河的地方,更容易捕获猎物,这是常识。不过,自从卓木强巴看到那个塑料口袋起,他的心就乱了,这十几日与灰狼三兄弟的平静生活,只是使他暂时忘却了伤痛,他曾不止一次地想过继续寻找帕巴拉和紫麒麟,但他同时也知道,一旦继续,就不可避免地会继续有伤痛,有离别。灰狼三兄弟它们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在这样的环境里,自己也无法摆脱灰狼三兄弟单独行动。纵使灰狼三兄弟很强,可他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两个敌人,而是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不管卓木强巴怎么算,他们依然没有任何胜算。

大狼领着他们沿着河道圈了一块领地。这条河纤细绵长,或许是从香巴拉流出,或许是从雪山山根融雪而成,尽头直抵第三层平台边缘,化做一匹笔直的银练,倾注而下。由于狼群每天行走距离有限,它们的领地范围也就不能无限延伸,所以它们的领地便圈起了小河末梢,并沿着第三层平台横断延伸的一片面积。随即又在领地范围内,找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岩穴。小狼见卓木强巴一路上心事重重,便在他前后绕跳,逗他开心。卓木强巴歉意地笑笑,心中却被各种纷乱的念头填塞着。“莫金他们到底走到什么地方了?”  “亚拉法师,还有敏敏,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岳阳……岳阳……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新领地圈定的头几天,便是严密地巡察领地内的地形地貌、走廊通道,监控搜索可能有生物出没的地方。在这方面,卓木强巴帮不了什么忙,他没有狼一样的嗅觉。在狼的世界中,它们可以凭借嗅觉在脑海中构筑一个由气味组成的三维立体图,据研究表明,那幅地图比电脑绘制的还要精密。所以这些天,卓木强巴将他这几年整个寻找帕巴拉和紫麒麟的过程完完整整地回忆了一遍,他突然发现,有很多疑点,是自己曾经没注意到的,同时也开始觉得,或许岳阳所做的,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卓木强巴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时间,另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正带着喧嚣的抱怨,在他身后转着圈。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