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万狼齐啸

    数分钟后,空中鼓荡的风将卓木强巴的啸声带到了极远的地方。在一座类似金字塔的建筑顶端,平台当中卧居最高位的黑色身影扇了扇耳朵,睁开了那雄睨天下的双眼,翻身站了起来,微微晃动着头颅。在金字塔的下方,顿时有无数身影起身——盘踞在金字塔周身的,竟然是成千上万头狼和獒,它们似乎因身份地位的不同而占据着金字塔的不同位置。它们有些诧异地望着那位至高无上的王者.只见它们的王注视着南方,微微低头,再昂首,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

与狼同居三

    “妈的,狗屎!”莫金竟然失去了一贯的风度,气急败坏地恶骂着,就差点没有举起电脑狠狠地砸出去了。他恶狠狠地指着电脑上的三维图形道:“这个地方我们已经来过了!来过不止一次了!”

    索瑞斯也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电脑屏幕,99%的吻合率,若说不是同一个地方实在难以令人相信。他抬头看着漫天的迷雾,心中不禁感慨起来,自从那两头带路的狼无缘无故地失踪之后,他们估计就没能前进一步。虽说时而下雪,而且背包里有三年量的高能太空食品,水和食物都不缺,但是如果一直在迷雾中绕圈,找不到出路,这么多的人,难免产生压抑情绪,最后是会导致人们精神崩溃的。那么多的佣兵,任何一个人发难,都会影响其他的人。不过还好,那些佣兵并不知道他们在绕圈,而且.莫金说了,这里离那座神庙还有一段距离,起码要三个月以上才能到达,看来莫金提早预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给自己留有余地。

    莫金怒气冲天地走出帐篷,望着阴霾的天空深吸了几口气。幸亏这些天走来,沿路还收了几名伞降时没有准确到位的士兵,那些佣兵才不疑走了回头路,但是迟早会被他们发现是在绕圈的。

    马索跟在后面,揣摩着莫金的心思道:“老板,我看就是那个岳阳在故意搞鬼,用他那个所谓的三维立体成像技术带着我们绕圈子。”

    莫金斜着眼瞟着马索,没有发话。马索又道:“还有,柯夫先生送来那么好的衣服,岳阳干吗不穿,还捂着他那套旧袄子?我怀疑啊,里面说不定就有跟踪器,好让……”

    “够了!”莫金冷声一喝,吓得马索打了个哆嗦:“只会说这个不行,那个太糟,你倒是有点用啊?让你跟着岳阳学那套软件的操作方法,你学到些什么?”

    让马索去学方新教授的电脑操作,莫金也是没有办法。虽然柯夫带来了他们自己的电子平台,但那套系统主要是作战使用的,不像方新教授的电脑,天文气象、地理物理、生化医学、农耕卜贸、风土人情,无所不包,何况里面还存有整个大英图书馆的电子资料。偏偏方新教授电脑里的那些实用软件是全中文操作系统,整个队伍中,就他和马索会几个中文。那些佣兵是不敢指望的,用佣兵的话说,要是他们连世界上最艰深玄奥的中文都会了,那他们也不用当佣兵了。他自己不好放下身份去问岳阳那些软件是怎么使用的,只好让马索去跟着学,平日电脑都是马索亲自背着的,准知道马索学了快一个月了,还是屁都不会。

    马索不敢吱声,莫金声色俱厉:“你瞧瞧人家岳阳,实地侦察、野外勘测、绘制立体位图、划分地形、标注坐标地貌,整个儿一全套,你学到了几样?除了会告黑状,你还会什么?我宁可要心属不定的能人,也不要忠心的废物!”

    说着,拂袖而去。马索愣愣地想了想,忽而面露喜色,心道:“嘻嘻,老板夸我是忠心的废物,说明我在老板心中的地位,比他们几个还要高些。”想着,扬扬自得地钻入帐篷,见岳阳还对着电脑图像和一堆数据发呆,换了劝慰的口气,道:“不要太苛求自己了,我和老板都很信任你,我们一定能走出这团迷雾的,是吧。”

    岳阳斜斜地看着马索,良久,叹息道:“唉……这里的地形,很多8字回纹地貌,山峦沟壑之间,相似度很高,稍不留意就会绕圈。我已经尽量避免回到重复的路线上来,只是天不如人愿。”

    马索想了想,道:“我们都装备成这样了,还在这里绕圈,那么你以前的那些队员,肯定也走不出这迷雾吧?”

    “我不知道。”岳阳如实答道:“以前我只是跟着队伍一起走,虽然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式在这种有电子干扰的雾里辨识方向,但我感觉,他们没走弯路。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在狼的带领下,能从我们后面绕到前面去,说明狼,才是真正地熟悉环境,要是索瑞斯先生……”

岳阳故意说了一半,马索果然接口道:“哼,索瑞斯那个老东西,我看他就是一个吃白饭的,自己不知怎么下错了命令,把领路的狼弄没了,反而怪到我头上,我又不是操兽师。你看他这些天天天玩那个焚香召狼,还不是屁都没招来一个!自己没本事,只会瞎怪人。”

    岳阳笑笑,道:“不过我觉得,索瑞斯先生还是很有本事的一个人,我想,这招不来狼,会不会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嗯?”马索觉得岳阳话里有话,替岳阳点明道:“你是说……那老东西是故意的?唔……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岳阳正准备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只见马索一拍大腿,醒悟道:“对了!他一定是看柯夫带了这么多人来,他的用处似乎不怎么大了,心里不爽,故意假装狼不见了,好让我们在这迷雾里转圈子,然后当我们所有的人都疲惫不堪、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再把狼找到,才能显出他的能耐!”

    岳阳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会引起马索这么多联想,不由暗道:“马索不笨啊。”见马索兴冲冲地跑了出去,不用猜也能想到他准是又告黑状去了,这对马索来说,一定是重大发现。岳阳心道:“这可是你自己想的,马索,与我无关。”旋即又想到:“或许,让这条消息在佣兵中传播开来,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马索离营远去了,岳阳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暗自推算着:“亚拉法师、强巴少爷他们,应该离神庙不远了吧?或许,是该让这些佣兵向前走几步了,换个地方再接着绕圈。”四周无人监视,岳阳掀动键盘,只见转眼之间,电脑屏幕上的三维立体图就完全变了模样,呈现出另一种地形地貌……

    自打发现那个塑料口袋后,卓木囊巴便一直闷闷不乐,巡视领地、搜寻猎物似乎也没了兴致,待在新找的洞穴里不愿出去。小狼觉得他心事重重,便留在洞里陪他,又是撒娇又是嬉闹,绝招使尽,见卓木强巴还是开心不起来,无奈只得趴在他的腿上,发出不满的“狺狺”之声。只有这时候,卓木强巴的心才稍微安稳下来。

    大狼和二狼巡视领地回来,在洞口窃窃私语。小狼竖起了耳朵,眼珠左右一晃,从卓木强巴身上爬起来,加入了大狼和二狼的讨论。卓不强巴断断续续听到“猎物”、“不远”几个词,其余的便听不懂了。

    灰狼三兄弟讨论了一会儿,只见小狼雀跃奔来,扯着卓木强巴裤腿,一直嚷着:“打猎,打猎。”卓木强巴缓缓站起,跟着小狼出了洞穴,就算心情再差,也是要吃东西的。不过他发现,小狼嘴里叫着“打猎”,眼睛却盯着自己的真皮大衣打转,一时搞不清楚它什么意思。

    沿着河套向第三层平台山根深处挺进,走了十几里地,前方出现一湾浅浅的水塘,几条同来时河道差不多大小的河汇流至此,四周稀稀拉拉散布着耐寒植物和枯草,数人高的火山岩堆积如棘,迷雾缭绕其中,视野十分狭窄。

    再往前,视线一转,紧邻浅湾边缘,竟然出现了一大群巨鹿,正闲散地嚼着不知名植物上的嫩叶。这显然是一个庞大的群体,雌性有十七八头,雄性有二三十,巨鹿头领身材高大,肩高足有两米,而头上那双巨大的阔角,横向展开起码达三米以上,卓木强巴不由得暗叹一声:“好家伙!”同时明白了为什么小狼老是看着自己的真皮大衣,若是能再猎杀一头巨鹿,自己就可以再做一套真皮大衣了。

    见到灰狼三兄弟入侵,鹿群顿时紧张起来,散卧在地的巨鹿纷纷起身,正用鹿角掐架的巨鹿也停止了纷争,母鹿渐渐聚拢,雄鹿缓缓集结成半圆形,将母鹿围在其中。唯有巨鹿的头领,远远地目视着灰狼三兄弟,并不显惊慌。

    反观灰狼三兄弟,有如闲庭散步,步伐不急不缓,步履整齐轻盈,绕着鹿群转圈;又或趁隙自鹿群中穿插而过,时而停下来,看着其中某一头鹿,再评头论足地细语一番,然后再走,颇有老太太进菜市场之风,挑肥拣瘦,反复筛选。

    卓木强巴知道,灰狼三兄弟在选最弱的鹿。哪些鹿牙口不好、哪些鹿消化不好、哪些鹿受过伤身体不灵便,自己察觉不出来,但是灰狼三兄弟知道。牙口不好的鹿口腔中有异常气息,消化不好的鹿,排泄物里有征兆,身体有伤的话,它们灵巧的鼻子更是早就嗅出来了。

    有些遗憾的是,这群巨鹿显然最近没有生产小鹿,或是小鹿被吃干净了,卓木强巴见最小的鹿恐怕也有两三岁大,其身高体型已接近母鹿。而且这群巨鹿都很精壮,也不在产仔期,母鹿也没有露出身体不便的情况,似平也没有受伤的鹿。

    他曾见过狼群围猎野牛,若是有小牛、伤牛,只需稍一驱赶,当小牛或伤牛体力不支掉队时,狼群就一拥而上。有时会有健壮的公牛回来救援,狼群也不会死咬着不放,只要咬伤猎物,见有强敌回援,它们就绕着圈走,然后再度追赶。本身就有伤的牛,经不起惊吓,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度掉队,只要被狼群放倒并咬断嘲喉,牛群也知道那位同胞救不了了,只得含泪离开,狼群大快朵颐。

    如今,面对…大群精力充沛的成年臣鹿,看起来弱小很多的灰狼三见弟该怎么办呢?卓木强巴忽然想起,自已第一次与灰狼三兄弟出外猎杀的那头巨鹿,会不会就是从这个群体中被灰狼三兄弟驱赶到那里的呢?那里距这个地方可很有一段距离,它们是怎么做到的?

    灰狼三兄弟优哉游哉地转了几圈,却挑上了一头看起来还蛮健壮的雄鹿。卓木强巴一愣,记得第一次捕杀的也是一头雄鹿。它们并不是直接就朝雄鹿发起了攻击,而是由头狼上前,朝着那头雄鹿张牙舞爪地呼斥吆喝,二狼和小狼远远地看着,看了一会儿,竟是调头远走了,好像它们根本就不饿,只是转来转去,提前踩点。

    不是来捕猎么?怎么这就要走了么?难道说,只留下大狼与那雄鹿单挑?卓木强巴还在犹豫,只见小狼已经回到他身边,颇有些趾高气扬。看上去,好像那头雄鹿已经是它们的囊中之物了。

    卓木强巴再看了一眼那头雄鹿,只见那雄鹿在大狼的挑衅下,已经怒不可遏,头低埋,鹿角就像两把刀,在在岩石上砥抹,发出钢刀出鞘般“锵锵”的声音。大狼还在“呼呼”低喝,隔得远远地试探挥爪,好似跃跃欲进,又像跃跃欲退。想来它的表情一定相当地蔑视对方,因为那头雄鹿的眼睛里,都像要喷出火来,估摸着心中在吼:“你个小瘸子,敢在我面前嚣张,当我这对角长来吃素的!”

    而其余鹿群,见灰狼三去其二,剩下的一只腿脚不便不说,还胆敢挑衅群中的力士,显然是吃饱了撑的,大家戒备之心渐去,又慢慢散开来,吃树叶的吃树叶,打盹的打盹。

    没多久,那头雄鹿怒火爆发了,埋头举着那双犄角急冲,就像骑士举着长枪冲刺一般,声势惊人。大狼眼看退避不及,它灵巧地一转身,从那对鹿角的攻击范围中险险脱身,绕到一旁,正对着雄鹿的一只眼睛。雄鹿盯着它不动,它试探地向前伸了伸头,接着竟然缓缓地蹲坐下来,又抬起一只前爪凭空挥舞,像是在招手道:“来,来来……”

    雄鹿真怒了!猛地一摆头,一扭身挺臀,又向着大狼急冲,卓木强巴仿佛都看见了那鹿角擦在岩石上进出了一串火花。大狼也不恋战,转身又走,眼看躲不过鹿角,卓木强巴正为它捏一把汗,只见它后腿一蹬,两只前爪抓地,做了个倒立俯卧撑的姿势,又是刚好避开鹿角。然后又小跑几步,又是对着鹿眼,摆出一副你奈我何的姿势。

    雄鹿鼻孔里发出呼声,估计在说:“小子有种你别跑!”大狼嗤之以鼻地回应了一声,恐怕说的是:“小子有种你来追呀!”

    雄鹿突然奋足扬蹄,仰天长啸,紧接着便是埋头挺刺,穷追猛打。大狼转身就逃,这次雄鹿似乎不打算放过这个屡次挑衅自己的家伙了,大狼转身,它也跟着转身,大狼急停,它也随即掉头,一鹿一狼,便在这山岩堆积的水湾旁,跑出“S”形路线,死命追逐。巨鹿眼前,满是那嚣张而又可恶的嘴脸,似乎一心想用自己的鹿角将这个家伙挑得肠穿肚烂,却没留意,它距离自己的鹿群,越来越远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