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鹿

    大狼将巨鹿向卓木强巴它们这边引来了,每每都是差之毫厘地避开鹿角,又成功地停在鹿眼视力可及范围之内。

    小狼拉拉卓木强巴裤腿,意思是快退。而在这时,卓木强巴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二狼已经不见了,想必它是绕至鹿群后方,成功地吸引住鹿群的注意,而让它们忽略了这头离群越来越远的巨鹿。一人一狼,借着雾色,又向后撤了几百步,远远地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灰影,大狼却是看不到了。

    没多久,巨鹿又被大狼引领着来到卓木强巴他们藏身的附近,它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停止了追击,有些神色慌张地茫然四顾。不过显然,它的视力并不怎么好,在这迷雾之中,它和卓木强巴一样,都已经看不到鹿群在什么地方了。

    巨鹿高昂头颅,努力地探着脖子,深吸一口气,似乎正准备引吭高鸣,呼唤鹿群;却见小狼自卓木强巴身边“噌”地蹿了出去,直若一道灰色闪电,对着巨鹿的咽喉,一跃而至;同时大狼也掉过头来,它却是奔着巨鹿的前腿而去。若这两下被咬实了,巨鹿不死也是重伤,巨鹿急急地退了一步,同时甩头挺角,将巨大的鹿角对准了小狼跃起的方向。

    可是小狼那一跃只是虚跳,力量没有用足,在距巨鹿还有一两米远的地方它就落地了,落地一滚,一折,一甩,竟是返身又跑了回来;而大狼也只是从巨鹿身前掠过,避开了鹿角的锋芒。只是这样一来,巨鹿那一声酝酿已足的呼喊,被生生地咽在了喉咙里,想来极不好受,但见它又是甩蹄,又是加重鼻息,一副怒气冲天的模样。

    巨鹿似乎意识到,有危险了!打算折身返回,寻找鹿群,但这时,小狼和大狼不干了,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两匹狼轮番上阵,一者挑逗,诱其追赶自己,一者断其后,若是巨鹿返身,就会同时遭到前后夹攻;而且不多时,二狼也回到阵营当中,三头狼呈“品”字形,将巨鹿围在当中,只许它向前,不许它调头。

    巨鹿这时才算明白,上当了!它团身打了个转,巨大的鹿角顶在额前,低头耸肩,后腿微屈,蓄势待发,双目如炬,大有以一挑三的气势。看到这个场景,卓木强巴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三英战吕布。

    灰狼三兄弟阵式已成,包围圈渐渐缩小,驱赶着巨鹿朝它们洞穴的方向前进。巨鹿奋起反抗,那对大鹿角在空中舞得霍霍有声。

    卓木强巴看那雄性巨鹿,就像中世纪欧洲剑士,长剑在手,攻守得当,进退有序,一招一式使得颇有章法,可谓守备森严,滴水不漏。可惜它的敌人是灰狼三兄弟,它们像某些侠义小说中描写的神秘东方侠客,身法可谓相当的诡异,瞻之在前,忽之在后!顾之在左,视之在右!而且,灰狼三兄弟身形一旦展开,急速奔跑起来,卓木强巴认为,巨鹿恐怕没有将它们分辨出来的能力,估计此时巨鹿眼前已全是狼影,要不然它怎么惊得连连倒退呢。

    巨鹿明明防得像铁桶一般,但在灰狼三兄弟的联手夹击下却是左支右绌,漏洞百出,挡得了身前却顾不了身后,遮住了屁股,又暴露了咽喉。没两个回合,它就被灰狼三兄弟又赶出一百多米远,卓木强巴大是称奇,想当年,灰狼三兄弟也就是这般,将那头大马熊生生撵得横穿可可西里的吧。

    灰狼三兄弟兴致勃勃,赶着它们的新猎物朝洞穴走去。途中巨鹿不服,几次折返挑衅,都被灰狼三兄弟逼了回去,一不小心,身上还多了几道抓痕。抓伤巨鹿之后,小狼有些歉意地看着卓木强巴,意思是:“不好意思,你的新衣服被我扯破了。”

    灰狼一行押着战利品,浩浩荡荡回归洞穴。眼看距离新家门口越来越近了,卓木强巴又有了疑惑,这头巨鹿看起来剽悍无比,要赶着它走容易,要杀了它,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何况灰狼三兄弟为了给他保留尽量完整的皮衣,也不能像对付大马熊那般,将巨鹿弄得伤痕累累,这就使杀鹿变得难上加难。

    卓木强巴正想着,却见灰狼三兄弟将巨鹿赶人一个早已勘测好的井底地形,两侧都是熔岩平台,中间是一道极深的裂隙,裂隙形成了羊肠小道,却是条死路。两岸熔岩壁立,别说巨鹿,就是灰狼三兄弟它们自己也爬不上去,而且小道里面空气滞留,光秃秃的连棵草都没有,一滴水也不见,是一处死地。

    一看这地形,卓木强巴已经猜到灰狼三兄弟要干什么了,果然,将巨鹿赶入那井底似的地形之后,它们就不再驱赶巨鹿,而是守着唯一的出口,打着哈欠聊天。那小道进深恐怕还有一两百米,巨鹿以为可以逃脱,见灰狼三兄弟没有追来,便奋蹄疾奔,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雾中。小狼见卓木强巴怔怔地看着巨鹿消失的方向发呆,扑上来与他嬉闹,让他不要担心,跑不了的。

    卓木强巴却是想起了方新教授曾告诉过自己的事情,灰狼三兄弟所做的,正是狼群围猎的几种技巧之一,当猎物较大、较壮、数量很多且又很团结的时候,狼群没有办法一举猎获其中的某一头猎物,它们就会想办法将其中的某一只逗引到离群较远的地方,然后再想办法,要么围杀,要么骚扰,让猎物无法进食,直到猎物显出疲态,露出破绽。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战术,以最小的代价和最少的付出,获得最终的胜利。当然,同时也是一种毅力和意志力的比拼,在猎物无法进食的同时,狼也是瞪着饥饿的眼睛瞧着自己的食物。

    不过灰狼三兄弟的做法显然更为聪明,将猎物赶人了死地,根本不用去骚扰巨鹿,让你跑,你跑得越快,体力消耗越大,等你发现体力不支的时候,你的末日就临近了,这种方法有点类似于温水煮青蛙。卓木强巴淡然一笑,突然想起巴桑所说的他的经历,当时特种兵被狼群驱赶着没日没夜地奔逃,显然也达到了这种效果,看来这个方法,对任何奔跑的生物都有效。

    看了灰狼三兄弟的战斗过程,卓木强巴忽然感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不应该每次只是做做后勤工作,自己也该加入到战斗的队伍之中。不过若是两对巨鹿那样的生物,自己应该怎么做?虽然自己有武器(那把瑞士军刀),不过军刀的刀刃还没有自己食指长,而且在使用过程中,稍不留意容易折返回来,割伤握刀的手。

    卓木强巴想来想去,也无法直面这种肩高几达两米的巨型生物,自己无法像灰狼三兄弟那般避开那双巨大鹿角的攻击,恐怕得有亚拉法师那样的身手,才敢与如此巨蒋近身肉搏。近身肉搏?卓木强巴灵光一闪,既然无法近身肉搏,那么远距离攻击昵?古代的人类祖先弱小,行动速度和反应都很慢,他们是靠什么战胜了当时各种强大的野兽,在那样的环境中生存繁衍下来的?一是团结,二就是远距离攻击武器!

    人类祖先很早就发明了投石器,只不过石子抛不远,杀伤力也不大,只能起到惊吓猎物的作用;旧石器时代,人类就会使用投枪,但同样限于臂力和工艺程度,使用投枪猎杀猎物,要有用命去换的决心。不过想到投枪,卓木强巴马上想到了弓箭,对了,自己可以做一把弓箭,他将目光投向雾中,那头巨鹿如此健壮耐奔,它的脚筋应该比牛筋还要韧实,只是不知道这里的树木是否坚韧且具有弹力。

    巨鹿在死地中奔跑了一阵,似乎发现根本出不去,又扬蹄疾奔,试图冲出死地,三番五次地向外突围,但唯一的出口被灰狼三兄弟守得死死的,双方攻守战打了一整天,巨鹿才有些委瘁又有些不甘地遁回雾中。到了傍晚,小狼招呼着阿呜肮同家去了,只留下二狼守着出口,卓木强巴不由又赞了一番灰狼三兄弟的心理战打得好:晚上臣鹿也要休息,而且夜雾中更加看不清,就算巨鹿想趁夜逃走,只要看到了二狼或仅听到狼吠,它就会以为灰狼三兄弟仍守在出口那里,而不敢妄动。

    第二天一早,大狼照例带着小狼和卓木强巴他们去巡边,到了午休才让小狼去换了二狼的班,到夜里又换了一次。如此三天,那巨鹿估计已经不行了,卓木强巴也明白了为什么遇见灰狼三兄弟的第一天它们能如此轻松地猎获那么大一头鹿。

    而这些天借着巡边,卓木强巴将领地内几种不同的树都折了些枝条,测试它们的弹力和抗折损性后,最终选了其中的一种,用军刀细细剖了,在火上烘烤弯曲;又选了不少较为笔窟的树枝,尽量用军刀削得更直、更规整,取一样的长度,打了凹槽,用极为古老的工艺做了许多石簇绑在树枝上,用树皮树叶做了定向尾羽。然后,就等着鹿筋了。

    余下的事情顺理成章,卓木强巴又获得一件真皮大衣。虽说小块地方有破损,不过裁剪裁剪、缝补缝补,卓木强巴做了一件紧身束腰型的,这样行动起来更为便捷,不用每天拖着一个大水囊像企鹅一样走摇摆步了。在灰狼三兄弟开饭之前,卓木强巴又向大狼要来鹿筋,采用风干和烘烤工艺后,卓木强巴试了试,感觉很有韧性,以他的臂力竟然无法拉断,最后还是用军刀裁取了合适的长度,做了两把弓。随后卓木强巴试射了几箭,发现石簇在矗十步外,就无法稳稳地插入树身,也不知是石簇不够锋利昵,还是弓力不强。卓木强巴想了想,索性将双弓的鹿筋合为一股,拼命地拧紧绞弦,直至七十步左右,石簇箭仍能插入树干不掉下来。卓木强巴虽不满意,不过起码可以使用了。

    小狼没见过这种土弓,十分好奇,向卓木强巴索要去,岂料卓木强巴一给它,它就对着土弓一通抓咬,差点没把弓弦当午餐给吃了,卓木强巴赶紧夺了回来。小狼很好奇地看着卓木强巴拿弓,似乎想知道这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卓木强巴嘿嘿一笑,对小狼道:“下次去围猎你就知道了。”随后又没日没夜地削箭支、做石簇。

    这些天,卓木强巴依旧日日照着吕竞男教自己的那套方式进行吐纳呼吸,展体舒筋,只感到体内气息日盛,那股无形的流动的物质,似乎越来越浓稠了,它们仿佛在朝身体的某一个部位聚集,然后蕴藏起来,或者说是蓄积。随着那种蓄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卓木强巴总觉得身体不太对劲,不是精神委靡的感觉,恰恰相反,颇有些精力过剩的感觉。他时常不由自主地捏紧拳头,又想去那无人的空旷地带,好好地发泄一番,但究竟该如何发泄,却没有人能告诉他。他有时对着岩石树木一番拳打脚踢,发泄之后只觉得稍微有些力竭,但那种蓄积的感觉丝毫不见减弱,倒是小狼见他出拳威猛,欢天喜地地也跟着学了一番。

    一晃又数日,那头巨鹿被他们消化得七七八八,又到了围猎之时。灰狼三兄弟轻车熟路地在前走着,卓木强巴背着他自制的土弓,背了一皮囊的石簇箭,大踏步跟在后面。

    那湾清澈的浅水塘比上次来更小了,已经连续好几日没有下雪了,不过水湾之滨,依然有青草,有树叶,有闲散慢步的巨鹿群。

    巨鹿群似乎已忘记前几日它们那位被请出去的同伴,灰狼三兄弟故技重施,没费多大劲儿,又引来一头雄鹿。

    或许这头雄鹿不及前些日那头雄鹿的胆子大,或许它还依稀记得前几日发生的事情,这次大狼和小狼还没来得及合围,二狼也未反转之时,那头雄鹿见势不对,竟然返身跑了。大狼和小狼倒是不怎么介意,本来这种引诱捕猎,就像钓鱼一样,十次中有两三次能成功就不错了,不过卓木强巴觉得可惜,都那么近了,只羞几步,于是……他弯弓搭箭,气定神闲,对着雄鹿逃去的方向,只听“嘣”的一声,石簇箭“嗖”地破空而去,卓木强巴手法不停,又搭上了第二支箭!

    在正式猎杀之前,卓木强巴已经苦练箭法,如今他的弓术,已经可以在五十步内,将标靶范围缩小到直径一米的圆圈之内。巨鹿体型庞大,目标明确,那一箭竟是正中后臀,巨鹿顿时就是一个趔趄,不等卓木强巴发出第二箭,灰狼兄弟早已追将上去,将巨鹿堵了回来。

    卓木强巴首战告捷,大狼也用头轻轻撞了他一下,表示认可了他的战斗能力。小狼更是别提有多高兴了,在围堵巨鹿时乘机扑抓,将那石簇箭咬了回来,兴冲冲地交还到卓木强巴手上。

    不多时,二狼也回来了,显然是没想到又成功了,也很兴奋。那巨鹿臀上中了一箭,又被小狼拔掉了,血流不止,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这次更逃不掉了。

    没想到,在回程途中,风云突变。首先发现危机的还是大狼,它双耳扑扇了几下,鼻头一蹙,当下轻声尖啸,带着二狼就一溜烟往前跑,巨鹿也不要了。卓木强巴却是愣了愣,好容易才围住了伤鹿,都快赶了一半路程了,怎么说走就走!那巨鹿一看有机会,马上掉头向另一个方向跑去。小狼本是跟着大狼跑了一小段,扭头不见了卓木强巴,一看他还傻站在那里,赶紧又回来扯他裤腿,神情万分焦急。

    是再补射一箭,还是放弃?卓木强巴犹疑不定,但见小狼急得快哭了,只能叹息一声,尾追着大狼他们的方向而去,刚没走两步,只听身后巨鹿一声哀鸣,竟然掉头追了回来,似乎连伤腿痛楚也感觉不到了,跑得比他们还快。随后,卓木强巴听到雷霆般一声怒吼,小狼吓得四肢曲伏在地上,打了个哆嗦,接着又向前猛蹿,速度提升了不少。卓木强巴回头看去,只见迷雾深处,一个好似钢铁怪兽的巨大黑影,自远处飞奔而来,速度极快。随着那家伙的轮廓在雾中渐渐清晰,卓木强巴竟是呆了一呆,巨蜥!那种在第二层平台见过的终极猎食者,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逃窜出来的,整个左胳膊没了,腿上也有伤,看来也是饿得头眼发昏,远远地捕捉到巨鹿身上的血腥气息,不顾一切地奔了过来。

    纵使这头巨蜥身有重伤,不过它的体型和可怕的战斗力也不是灰狼三兄弟能够抗衡的,围捕这种超级巨兽,需要更多的狼合作。大狼在第一时间做出了理智的判断,放弃猎物,争取逃生时间。可惜卓木强巴从未听它发出过那样的声音,所以也不知道那是撤退的意思,就这么耽搁了一瞬,于是,情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