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

    如此折腾了一夜,在卓木强巴尚能忍耐住饥饿的时问之内,巨蜥就不行了。在巨蜥丧失了行动力,却还没有死透的时候,灰狼三兄弟给了它致命一击,那头巨兽终于化做了食物。

    巨蜥的肉质并不是很好,但重在量多,灰狼三兄弟都吃不完最有营养的内脏,给卓木强巴留了一份。在这次战斗之后,卓木强巴获得了与二狼一同进食的待遇,但卓木强巴看着那些绿的红的,实在难以下咽,还是切了巨蜥大腿的肉来食用。

    卓木强巴一边吃,一边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间,这次能打到巨蜥,一大半是靠运气好,虽然大狼给了自己与二狼同等的待遇,但是自己却知道,自己的战斗力并不强。事实上,无论是赤手空拳还是手握军刀,要与那些大型生物搏斗自己都不占优势,而石簇弓箭在锋利程度上却是很难保证,加上自己造弓的质量也不是太高——自己必须拥有更强大的武器!

    这样想着,卓木强巴将目光投向了地上的巨蜥尸骸,他绕着巨蜥观察,那锐利的爪子是极为坚硬的角质层,或许可以为己所用;巨蜥的腿筋比巨鹿的要粗大得多,如果能找到好的木材,那么,做强力弓将成为可能;随后他看到了巨蜥的血盆大嘴,那满嘴的森森的利齿,或许,还能加以利用。

    在征得大狼的同意后,卓木强巴费了大力将巨蜥的爪、筋和头颅统统割下。那筋腱已经想好了用途,爪和牙却暂时没有想到,不过卓木强巴相信,既然它能成为巨蜥猎捕食物的利器,那么,就一定能成为自己强有力的作战工具。偶然间,他看到巨蜥那呈弓形的下颌,想到了在亚马逊从林里,库库尔族送给他们的飞去来器,那也是骨质品,只是为了增加锋利程度,库库尔族人在骨头的两端包了铁皮。对呀,自己可以用这下颌骨,也做一个飞去来器,尽管没有铁皮包裹,就像是钝刀没有开刃一样,但是可以用重量来弥补,而且,那些留在下颌骨上的牙齿,不正好可以当做锯齿使用么?

    说干就干,卓术强巴用树枝烧炭在地上画草图、做设计,吕竞男教的机关设计学此时已经完全呈现在卓木强巴脑海中,所有有用的信息都被他提取了出来。狼族是不会随意浪费食物的,加上严寒的气温形成了天然冻库,尸体没有腐臭,没有引来食腐动物,于是他们没有回洞穴,便在这野外吃了数天。卓木强巴用厚厚的树枝和树叶搭了窝棚,勉强可以度夜,而平日,则在设计制作飞去来器。原本卓木强巴以为设计好图样,很快就能加工出成品,没想到巨蜥的骨骼坚硬程度远远超出想象,卓木强巴用那把瑞士小军刀切了好几天,才总算将巨蜥的下颌骨从正中剖开;他又在下颌骨根部凿刻出榫卯结构,钻出固定眼,用填塞物固定牙齿和接口的细小缝隙,费尽心血,总算将两瓣下颌骨成功地拼接在一起,做成一个较宽的“V”字形骨具。“V”字形的内侧是密密麻麻一排尖牙,为了方便用手握住,卓木强巴还不得不将边缘的几颗大牙拔掉,而“V”形骨的两端由于是用军刀直接剖的,所以就算没包铁皮,依然尖锐无比。完成那日,卓木强巴欣喜地看着这个两端间距超过一米的大家伙,掂了掂重量,估摸着怎么也在二二十斤以上,心想,自己总算有件重型武器了。他给自己的重型武器取了个响亮的名字:“飞来骨!”

    可是接下来的试用却让卓木强巴费了不少脑筋,飞来骨体积太大,重量太重,普通的飞去来器使用方法对它并不适用。卓木强巴试着使用了几次,别说飞回来,就连在空中旋转都极成问题,每次掷出去,飞来骨就像一把大刀向前砍,最远有二十来米就重重地落在地上,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既扔不远,也飞不回。卓木强巴摸着飞来骨被打磨过的外缘,心想,按照吕竞男说的空气动力学原理,它应该能飞起来啊,而且自己握着它,也并不感觉十分沉重,扔不远,显然是自己的方法不对。

    卓木强巴一遍一遍地试验,终于被他找到了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先要有个助跑,然后急停,利用飞来骨的惯性以身体为轴心,整个人连同飞来骨一起快速旋转,然后看准方向,像投铁饼的运动员一般,将力量灌注于手臂,将飞来骨甩出去。

    飞来骨在空中划出尖锐的啸声,终于像竹蜻蜒一样地旋转起来,越飞越远,竟然超过了百米的距离。卓木强巴反复演练,终于练至不需要助跑,只需像铁饼和链球运动员一般旋身就可以将飞来骨扔出百米开外。只不过接飞来骨他却始终不会,那个从百多米外飞回来的重达二十来斤的庞然大物,卓木强巴实在是接不住,若不是他穿了双层真皮大衣外加藤甲以及拥有敏捷的躲避身手,他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了。

    实在是接不住也没有办法,接下来练习的是飞来骨攻击目标的准确性。由于卓木强巴的设计并不完美,飞来骨旋转时不能保持赢线前飞,而是在空中划出一道非常诡异的弧线,根据风向和旋转力度的不同,它会偏左或偏上,飞回来的时候轨迹同样难以琢磨,所以卓木强巴能躲开就不错了。

    “夺”的一声,不知练习了多少次之后,卓木强巴终于成功地命中了一棵五十米开外的枯树。只是他没想到,飞来骨的威力竟是如此惊人,只见那嵌满了巨蜥利齿的内缘,牢牢地咬进树干之中,就像是巨蜥张开血盆大嘴,对着那树干猛咬了一口。卓木强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飞来骨从树干中拔出来,看着兽齿在树干上留下的深洞,自己的手指竟然无法探到底,他浑身一震,对自己这件新武器充满了信心。

    而在练习飞来骨的间歇,卓木强巴也完成了另外两件武器的制作,一是土弓,一是兽爪。土弓他已经做了很多失败品,故而熟悉制作方法,这次他使用的是巨蜥腿筋,所以能用更粗、更坚韧的木材做弓身,拉弓的力度更大,弓箭也射得更远。不过卓木强巴自己感觉更好用的,还要数兽爪。他从巨蜥腿上取下来的爪子,最开始并没想到该怎么用,那日看见小狼用爪子拨动一根圆树枝玩耍,他灵机一动,如果能将巨蜥的爪子做成一件武器,虽然不能当刀一样劈砍,但总比木棍强吧?

    起初卓木强巴只是想设计一根拐杖似的武器,在拐杖前方钻孔,嵌上巨蜥的爪子,让它既能当榔头敲,又能像熊掌一样抓猎物。但他始终没找到适合的木材,要么是坚固程度不够,要么是无法很好地镶嵌巨蜥爪,后来他发现巨蜥的骨骼十分坚固,便在这上面动起了脑筋。

    不过在卓木强巴挑选骨骼的时候,只找到数根与自己前臂长度相若的筒状骨,看上去镶嵌巨蜥的爪子非常合适,但是稍短了点,其余的呢,不是太粗就是太长。卓木强巴用那些筒状骨做了两根抓痒挠似的武器,拿在手上挥舞了一番,总觉得不对劲。这对爪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显得稍微轻飘了些,而自己又不是搞武术的,拿着这对抓痒挠,感觉还不如自己的拳头有力。

    拳头?

    若是将这个抓痒挠固定在自己的手臂上,让这兽爪刚好露在自己的拳头外面,代替自己不够锋利的指甲,使用起来岂不是更加灵活?于是他又改进了设计,选了一截大骨,做了手臂的套筒护臂,再将兽爪安装在骨套上。起初露出兽爪的部分与手指等长,这样一捏拳,兽爪就刚好替代了手指,像个拳刺,可是后来发现,这样套着装卸极不方便,而且装上后不使用时,反而影响手指的灵活。于是他又想做出平时能不影响自己活动,要使用时能最快装备上的兽爪,想来想去,他想起了莫金的捷克刺客,那种动动手指就能让武器出现在掌心的机关似乎是不错的选择,而吕竞男也曾向自己说起过那种机关的原理。

    终于,在无数次失败之后,卓木强巴利用巨蜥剩余的筋腱和骨骼,做出了一副全新的兽爪,它像个套筒一样直接套在自己手臂上。不用的时候,兽爪藏在真皮大衣里,他的手还是一双灵巧劳作的手,但只要用力捏紧拳头,那兽爪就“噌”地弹出,正好比拳锋长出一截,既可以当刀刺,也可以当爪抓,而且那双手的骨套直接可以当护臂使用。

    卓木强巴站在一棵树前,突然出拳一轰,接着捏紧拳头奋力向下一掼,木屑横飞。看着树干上留下那寸许深的抓痕,卓木强巴再看看自己拳头上的兽爪,手心一松,兽爪倏地钻人衣袖不见,卓木强巴仰天大笑,他终于感觉,自己不再是赤身裸体的了,他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器!

    卓木强巴第一次感到,自己不需要灰狼三兄弟保护,也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了,而且,说不定自己还能反过来保护灰狼三兄弟。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强大,就连小狼跃跃欲试地挑战,卓木强巴也笑着摸着小狼的脑袋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在巨蜥即将被吃完的最后一段时间,卓木强巴又将巨蜥的骨头做成了骨片,他打算用这些骨片给自己做一身骨骼铠甲。铠甲的做法很取巧,他在厚厚的真皮大衣上划了许多道小口子,就像一个个小口袋一样,然后将骨片插入里面。

    卓木强巴在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目的,他也没想过,去打猎需要将飞来骨做得那么大么?为什么要做一件类似避弹衣的骨质铠甲?在他意识深处,一直藏着那样的念头,总有一天,他要回去,回去挑战那群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

    当那头曾经凶悍的巨蜥彻底化做一堆支离破碎的骨渣,连原本的形态也无法被辨认出来的时候,大狼满意地眯缝着眼,用舌尖剔了剔牙,决定班师回巢。卓木强巴有些不舍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如今剩下的骨骼大多是他的杰作),心想:“自己能利用到的部分,实在是太少了。”他想起肖恩从巨蜥身上找到的有用的东西,自己却是连头脑都摸不着。

    小狼后肢起立,斜靠卓木强巴做顽猫扑蝶状,这是它极喜的与卓木强巴嬉闹的方式,它是在告诉这个发愣的大个子:“嘿,骨头都变骨渣了,还舍不得啊?我们该回去了。”

    卓木强巴扭头,看着小狼那满是狡黠的笑脸不停地向远方摆头,卓木强巴知道,那是巨鹿暂居之处,小狼在对自己说,巨蜥吃完了,我们还有粮仓呢,没什么可担心的。卓木强巴知道,这些天大狼给了自己优待,只将小狼留下来陪自己,它和二狼每天都照例巡查领地,它们必须精确地知道自己的领地中每天发生着什么,自己的那些猎物如今生活过得怎么样。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确保,什么时候猎物老弱病残了,也就是该收获了,它们能第一时间赶到猎物面前。

    卓木强巴扯了扯背在自己背上的巨弓和沉沉的飞来骨,双臂互抚,感受着隐藏在那里的兽爪,对小狼道:“你说得对,该走了,人总要知足,是吧。”  、

    小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婉约的“嗯”。

    那群敌人,此刻仍在卓木强巴的身后,不过莫金很欣慰,自从听到那阵狼啸之后,他们似乎就没走过重复的路了,电脑软件也显示,此刻抵达的地方,在数据库里没有。他们为什么没能前进呢?这个答案只有岳阳知道,他利用软件,带着莫金他们走了一种很奇怪的路线,他们其实是横着第三层平台的方向,以一种波浪形路线在前进,每当他们快抵达山根或平台边缘时,岳阳又带着他们前进一两百米,然后再横切着第三层平台,以波浪形路线前进。所以说,他们经过的路线,都是不重复的,但他们这些天来,总共也就只前进了几公里,反正在雾中人无法辨识方向,于是乎,双方皆大欢喜。

    索瑞斯依然每天召狼无果,马索依然每天和佣兵吹牛,莫金和柯夫统率全军,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岳阳谨慎地做着他该做的事情。他偶尔会同马索一起,与佣兵打成一片,在那些以命换钱的佣兵看来,这个反应机敏、极擅说笑的年轻人,十分容易相处。

    索瑞斯也极为喜欢岳阳的敏而好学,只是碍着莫金的面不好教他太多,但是不介意自己召狼时岳阳在一旁观察,不过他似乎低估了岳阳的观察能力。岳阳早就注意到,虽然索瑞斯每次拿出来的瓶子大小外形都相同,但里面的液体显然是不同的,他猜想着,或许是当时还有狼跟着他们的时候索瑞斯去取的,里面是狼尿、唾液,或者是些别的什么,但是索瑞斯另外往里面添加了什么东西。有一个淡红色的瓶子一定是溶在挥发剂里的血液分子,因为以前索瑞斯没有使用过,而岳阳曾看见索瑞斯叫佣兵进帐篷采血,他怕召来的狼反噬,故而不敢用自己的血。

    岳阳也曾近距离看过那些瓶子,除了里面的内容物不同,索瑞斯还在瓶身做了不同的符号标记,根据那些符号出现的次数和顺序,岳阳初步推算出,那些符号中的某几个,分别代表着“食”、“攻”、“退”等不同信息。索瑞斯总是将“食”和“攻”按不同的比例搭配来召狼,当天没有召到,必定会拿出“退”来,他十分小心谨慎,唯恐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召来别的什么东西。至于其余的瓶子又分别代表了什么,岳阳便不是很了解了。

    事实上真正让岳阳感兴趣的,是索瑞斯在战斗中如何将手中的这些信息索布置在他所需要的位置上,毕竟在战斗中索瑞斯不可能像平常这样,配好液体,涂抹在高处,让它随风扩散。岳刚依稀还记得,他们与索瑞斯遭遇时,甚至根本就没有看到索瑞斯出手,他们就中招了,神秘得好似魔术一般,就像莫金手中的捷克刺客。但旁敲侧击了几次,索瑞斯口风很紧,岳阳也不敢多问,他谦逊地自学着,揣摩着,他心中清楚,这会派上大用场。

    又凋整了一次三维数模,岳阳心中汁算着,又前进了五百米,距离那日接受到狼群讯号只有十几公里了,而从索瑞斯那里问到的情况,在这种距离,狼群极有可能捕捉到信息索。嗯,是时候带他们朝山根处走了,只是山根处是否还有别的狼群呢?如果真的被索瑞斯召到了狼,那么到时再根据形势做出调整好了。

    岳阳满意地关上电脑,这个时候马索一定又在与那些佣兵聊天,岳阳起身出营。

    他十分厌恶与马索待在一起,每当看到马索的笑容,他就有将马索揍成猪头的冲动,但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任务,所以,他总是很畅快地与马索和那些佣兵坐在一起,欢笑着聊天。

    岳阳已经摸透了马索的性格,这个家伙最喜欢在人前献媚讨好,一转身就大放厥词,除了不敢对莫金不满,估计他对谁都不满;而且这个家伙极为记恨,有时会为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恨恨不平好几天。岳阳决定好生加以利用。于是在闲谈聊天中,在岳阳的循循善诱下,马索时不时表露一些自己对索瑞斯的不满,一开始还较为含蓄,后来发现佣兵也不敢告诉莫金,便渐渐放肆起来。

    正由于那次索瑞斯的狼朋友失踪,索瑞斯好长一段时间都给马索脸色看,莫金也多次当着众人的面训斥马索,估计马索憋屈得无以复加,有时大家聊着毫不相关的事情,也能让马索联想到索瑞斯身上去。在马索的反复暗示下,佣兵们也都对那个整天套着黑套子,摆弄着瓶瓶罐罐,面目狰狞、行踪神秘的怪老头儿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