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踪

    在舆论导同的作用下,不仅仅是佣兵暗中对索瑞斯不满,柯夫也对索瑞斯有所芥蒂;莫金和索瑞斯越来越觉得马索无能;马索则觉得索瑞斯没什么用处,柯夫还不及自己,佣兵都该归自己统领,但除了岳阳那小子还算识相之外,别的几位大佬都不大瞧得起自己。诸方之间的隔阂在渐渐地加深,但妙就妙在大家都尚未察觉,或是察觉了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岳阳从未亲口说过对任何一方不利的言论,他只是让对方自己去发现一些以前被忽视了的东西。

    岳阳做这些事情轻车熟路,毕竟专业对了口,而强大的压力也时常折磨着他。自从卓木强巴半裸着离开之后,岳阳常常做噩梦,有时梦见教官受了重伤.有时梦见法师和敏敏遭受狼群围攻,更多的时候则是梦见强巴少爷很是凄惨、张立和巴桑大哥来找自己……

    为了防止梦呓,睡觉前岳阳都会往嘴里放压舌核,那可以是任何一种放人口腔后别人看不出、体积却较大的物体,睡前放人舌下阻止发出清晰的语音,又不会阻塞气道。

    每每半夜醒来浑身冷汗,却一动不敢动,只是小心地观察着周围佣兵是否有反应。对于梦境中的事情岳阳无法判定,他只能将自己能做的事情,尽量做得更好。

    岳阳摇摇头,将这些纷繁的思绪赶出脑海,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每个看到他的人都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侧头看了看天空,今天的雾气格外明朗,外面一定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一路与佣兵们打着招呼,从一个营地走到另一个,岳阳心中也不由佩服莫金的御兵之道。募金将二百六十七名士兵编为二十个小组,每组人数在十三个左右,共住一个大的营帐,然后以营帐为中心,每个营帐周围半径二十米,为这个营帐中的人的活动空间。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各个营帐不得相互越界,同时在营帐活动范围内严禁赌博、格斗,当然,也不可能有酒精类物质被带进来,严禁说色情笑话,总之,一切可以挑逗起雄性欲望的事情都被禁止。在单调枯燥的行军日子中,佣兵们过着清修僧侣般的生活,体内争强好胜的暴戾之气被莫金和柯夫强力压制着,却是在暗暗蓄积。岳阳知道,只要有一天莫金解除禁令,或当他们攻击敌人时,这些佣兵将如出闸猛虎,肆虐地毁灭掉一切。

    之所以将佣兵编队分组,便是因为男人聚集在一起,长期的压抑会令他们性情变得暴躁,会因一点小事而演化成血拼。因利益而带来的兴奋和激情会因时间而消磨干净,永无休止的行军会让那些血腥的汉子变成野兽,如今那二十个营盘便像二十个火药桶,一点就爆。

    其实,这些佣兵曾经历过各种战役,也有不少是从绝境中生存下来的,他们并不怕敌人,子弹冲出枪口的快意可以舒缓他们心中的恐惧和压抑,他们就怕现在这种情况,没有敌人!甚至没有活着的生物!

    没有敌人,也就是没有那种血花乱飞、残肢四溅、子弹满天的刺激场面,也就没有那种濒临生死一线的存在快感。没有敌人,全都是自己人,那种想用拳头让对方肢断骨折,那种想用刀锋刺入对方体内的原始行径得不到实施,就容易让人的情绪出现失控。哪怕有一只山鼠也好啊,可以用子弹将它打成筛子,然后用脚跺成肉泥,起码也能让人发泄一下啊。什么都没有,只有红褐色的山岩、偶尔可见枯倒的树,还有那弥散不消的浓雾!

    每天便是重复,在迷雾中行军,翻越熔岩山峦,穿越熔岩沟壑,选择宿营地点,结营,拆营,再出发。佣兵们不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些什么,只感到异常烦闷,哪怕是有一只飞鸟从天空掠过,带来一点不同的声音也好,偏偏什么都没有,一个多月了,只有迷雾中冷冰冰的山峦、倒伏的枯树。虽然背包里装有三年量的食物,包含了人体所需的所有维生素,不时有积雪补充着淡水,不用担心饥饿,但显然他们需要一些比食物更为重要的东西。

    佣兵们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莫金知道,所以他严禁佣兵做出任何发泄的行径,那就像洪水冲毁堤坝的缺口,将一发不可收拾;岳阳也知道,所以他准备带着佣兵们在这除了迷雾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多转几天,让他们的情绪更高涨些。

    原本莫金是有二十一个营盘的,一周前有两个营盘发生了摩擦而大打出手,死了七八个人。莫金让柯夫毫不客气地处决了三个,同时为几个重伤难治的人实施了立即死,于是就少了一个营盘,但却让留下来的营盘规矩了不少——立即死是当着全体佣兵的面实施的。

    一切,都按照岳阳的规划在走。

    但总有意外的时候,一声清越的狼啸,自岳阳规划路线的反方传了过来,依然是那种绵绵不绝的气势、高亢激昂的音调,虽然不及第一次听到那般气势雄浑,却更为清晰,因为这声音,距离他们更近了!

    岳阳看着迷雾深处皱起了眉头,虽然只是若隐若现的声调,但上次那种极细微的声音都能被莫金他们捕捉到,他知道这次不可能有那么好运,莫金他们就恰好听不到。果然,通信器里传来莫金的命令,让岳阳去开会。空气中又传来了飘忽如线的狼音,岳阳叹了口气,心道:“这不是给莫金他们引路么?不知道是哪头蠢狼,如此爱显摆自己。”

    莫金、索瑞斯、柯夫等人已在营帐外等他了,一见到岳阳,莫金将手的方向一指,道:“狼在那个方向。”

    岳阳道:‘‘但是我们要找帕巴拉,朝那边走就绕了。”他说的是实话,只是没说我带着你们走,会更绕。

    莫金又道:“不如先过去看看?”这是对索瑞斯说的。

    索瑞斯问岳阳:“那边是倒着走还是朝向不对?”

    岳阳道:“我用电脑分析过,那边是第三层平台边缘的方向。”他说的还是实话。

    索瑞斯道:“听声音,狼距离我们很近,估计只有十余公里。”

    莫金马上问岳阳道:‘‘上次距离我们的声音虽然要远些,但不该有这么远,为什么这么多天,我们似乎只前进了很短的距离?”

    岳阳不假思索地答道:“其一,我们不知道今天的狼是不是那天的狼;其二,就算是那天的狼,它们有可能也在移动。”心中却是抱怨开来:“唉,那头不长眼的瘟狼,这个时候你叫唤啥呀!”

    莫金看着索瑞斯,索瑞斯点头肯定道:“嗯,这里迷雾重重,食物稀缺,狼的猎物一定也少得可怜,它们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活动范围自然是非常大,估计不得不经常更换领地,或者就是一头独狼。希望不是一头快要死掉的老狼,不过听声音中气充盈,似乎还颇为强壮。”

    莫金看看岳阳,又看看索瑞斯,照岳阳的说法会走弯路,但是,一旦有了狼,说不定形势会有大不同,他想起刚踏上第三层平台时的那一段路,有狼带领着,轻易地就赶在了卓木强巴他们前面。他最后谨慎地问索瑞斯:“你有多少把握?”

    索瑞斯苦笑一声,道:“对于这里的狼,我可没有什么把握。否则……”他无奈地看了马索一眼。莫金马上狠狠地盯了马索一眼,决断道:“改变明天的前进路线,先找狼,绕一点没关系。你们记住,配合卡恩,不要把事情搞砸了!”

    听到莫金的训斥,马索只是讪讪地傻笑。岳阳留意到马索藏在背后的手,指甲死死掐着手指的关节,还有柯夫那复杂的眼神。

    索瑞斯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只是被勾起了回忆,他始终想不明白,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两头狼是怎么失踪的?

    其实岳阳也想不明白。他那过人的听力告诉他,这段时间,那两次关键的狼啸绝对出自同一匹狼,他不明白,为什么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要突然嚎这么一嗓子?

    卓木强巴不是故意的,只因他每天坚持做着吕竞男教他的动作和呼吸,当他感到体内的气息越来越浓稠,不吐不快的时候,有了先前的经验,便不由自主地仰天长嚎起来。

    卓木强巴嚎了足有十来分钟,只觉神清气爽,精神振奋,眼看天还没黑,又拿起他的土弓和飞来骨,到距离洞穴最近的那几株枯树边练习去了。小狼扇了扇耳朵,昂首眺望一番,来了精神,支起身子,打了个哈欠追了上去。

    第二日,黄昏时分,结束了一天的巡界和新武器的试练,卓木强巴正准备好好躺下休息,却发现以往早扑了过来的小狼不在身边。卓木强巴叫了两声,却没有回音,他起身相望,却看见小狼望着平台靠里的方向,露出迷茫的神色。不仅如此,大狼和二狼也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驻足观望一两分钟之后,小狼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满脸满足,轻飘飘地向前走去,却被大狼一把按住。同时听大狼道:“阿呜肮,看着二狼。”卓木强巴翻身而起,果然,二狼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卓木强巴环抱住二狼的脖子,感觉二狼向前挣,力量很大。大狼猛地甩了甩脑袋,打了两个喷嚏,又不断地发出响鼻音,似乎在抗拒着什么。卓木强巴实在是没看出什么不同来,不由暗想:“难道是闻到了什么气味?”

    一向柔顺的小狼这次却不肯听大狼的,自顾自往前走。大狼一声怒吼,一头将小狼撞翻在地,压了上去,发出威胁的声音,小狼不满地开始反击。而同时,二狼也对卓木强巴凶相毕露,鼻头微翘,上唇翻起,露出满口的獠牙,一面奋力向前,一面低声威胁,在告诫卓木强巴:“再拦着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卓木强巴心中一晾,赶紧大手一握,捏住了二狼的长嘴,二狼“狺狺呜呜”地大摇其头。

    幸好这变故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小狼和二狼就不再反抗。大狼推开与它纠缠在一起的小狼,小狼耷拉着脑袋跟在大狼后面;二狼也平息下来,从卓木强巴手中抽身而出,却依然望着刚才的方向,似乎有些怀念。

    大狼一声呼喝,带着小狼和二狼飞速奔至小河边,一面喝着水,一面将鼻头浸泡在水里。小狼和二狼依样照做,大狼抬起头后,用爪子将二狼和小狼的头往冰冷的河水里按,似乎想让他们清醒一点,接着又训斥了一番,二狼和小狼唯唯诺诺,似乎也知道犯了错误。过了一会儿,灰狼三兄弟又齐齐地将头望过去,只是这次,二狼和小狼都没有朝那个方向移动,只是眼里依然露出不合。

    卓木强巴看了看那个方向,在河水的上源,心中不禁纳闷起来,看灰狼三兄弟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随着空气的流动一波一波地朝这边涌来,对狼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大狼对那种东西似乎十分忌惮。最大的可能,就是操兽师在召唤狼群,可是没理由啊,照莫金他们的速度,目前估计已经抵达帕巴拉神庙,或者已经在找离开香巴拉的路了,难道是——上戈巴族人!

    卓木强巴对着大狼它们的方向,询问道:“为什么不过去看看?”

    大狼十分慎重地摇摇头,半眯着眼睛,似乎勾起了什么回忆。小狼过来蹭卓木强巴的腿,它倒是十分想过去看看,无奈大狼不同意,卓木强巴也没办法。

    索瑞斯有些费力地从一处熔岩高台上下来,下面的佣兵们背着行囊,排成长长的一行,都等着他发话。索瑞斯道:“不行,这处平台挡住了风,我的信息素散播不开,我们要绕过它之后,再找地方宿营。”

    近处的佣兵们抱怨了几声,莫金冷冷地一挥手,大家继续前进。天色尚明,再往前走,索瑞斯眼前一亮,那洵洵的流水汇集成渠,正在红岩台地上迤逦而行。

    佣兵们也都发现了那条近一米宽的水渠,纷纷大喜,取出水具就朝水渠奔去。莫金和柯夫整饬队伍,把佣兵纷纷喝令回来,然后让每队只许派两个人去取水。莫金问索瑞斯道:“你看,这里扎营如何?”

    索瑞斯笑道:“这道水渠定是沿低洼地势而行,若没猜错,它断不是这几天半月才形成的,恐怕很早就有了,或许一直都有。”

    见莫金皱眉,索瑞斯解释道:“有水的地方就有植物生长,有植物生长的地方说不定就有生物聚集,而在这里有生物聚集的地方,一定有狼!到这里之后,我还从没见过别的活的生物,从我们听到的狼啸来看,我敢断言,只要我们沿着河走,一定有所发现。”

    柯夫嘟囔道:“再走天色就晚了。”

    索瑞斯眼色欣喜道:“再走一截。”他好不容易发现生物可能出没的环境,说什么也不愿多歇息。

    莫金对了对时间,道:“好吧,再走半个小时,到时候无论有没有发现,我们都结营。”看着索瑞斯不甘的眼神,他劝解道:“大家都很疲倦了,明天再找也一样。你说,我们是朝哪个方向走?”

    索瑞斯看着岳阳问道:“顺流而下是到哪里?”

    岳阳道:“根据侦测和电脑分析,顺流而下应该是直抵第三层平台边缘,而逆流而上则不是很清楚,估计前面的河道还要复杂一点。”

    索瑞斯对莫金道:“我们逆流而上,但是下游最好派个小分队去侦察一下。这里距离平台边缘有多远?”最后却是问岳阳。

    岳阳道:“应该不是很远,今天我们一天都在朝着平台边缘前进,这里距边缘估计还有十几里,或许更远些,但不会远太多。”

    索瑞斯对莫金点头。莫金命令柯夫从前十组各抽调一人,找侦察能力强的,反应机敏点的,轻装简行,去下游侦察。索瑞斯补充道:“告诉他们,我们会在河道附近结营,只要他们顺着河走就不会迷路,但千万千万,不要离开河道五百米以上距离。”

    柯夫会意,去安排人手。岳阳请缨,莫金淡笑道:“这种小事,你不需要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3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