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斗

    库兹涅瓦反应也是极快,但他却是一直在留意岳阳,在愣神的一刹那,岳阳果然对自己人开枪。他与岳阳也隔得极近,枪口太长反而不便,反手拔刀一撩,顿时划破岳阳的右手,枪也掉在地上。但库兹涅瓦忽略了他身后的狼,在他看来,这种野生生物能有多少攻击性,一脚就踹死了,所以对付岳阳才是首要问题。谁知道一刀刚划过,身后的野兽一跃而起,竟是朝着自己头部扑了过来,库兹涅瓦顿时倒地。

    岳阳举枪、开枪、手腕被刀划、库兹涅瓦被狼扑倒,这一串动作都是一并发生的,没有先后之分;而同一时间,卓木强巴从岩上高高跃起,拳一捏,双爪在手,灌注了全身力道和高空坠力向下猛扑,只是,他选择了与岳阳同一个目标:盖瑞!

    六人中就这个家伙看起来最为高大,力量也最强,导致岳阳和卓木强巴不约而同地向他出手。卓木强巴一抓到底,那巨兽的爪子竟是生生将防弹衣扯开了六道口子。卓木强巴也是吃了一惊,他满心以为这一抓下去,那个人最少得开膛破肚,没想到那衣服竟是如此结实。而岳阳比他还吃惊,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怪兽,一身像藤刺的棘突,棕黑色的皮毛又黑又长,那双爪子居然把防弹衣抓破了!更可怕的是,它居然懂得站在突出位置,伪装成一棵树,而且是在最紧要的关头才发起最后一击,这种可怖的力量和那可怖的智商、胆气和忍耐力,须弥界竟然会进化出这样的怪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狼人?

    而此时库兹涅瓦已被扑倒,查希尔和另一人简直没搞清楚状况,怎么天上也有袭击,身后也有袭击,岳阳也在袭击,到底该对付哪一方?只是身后的狼已经扑至,岳阳和那天上来的怪兽面对面地碰上了,他们赶紧防御狼的进攻。

    岳阳一时分辨不出这从天而降的巨兽是什么来头,本能地掉转枪口准备射击。卓木强巴来不及解释,吕竞男教的本能近身格斗术自然而生,顺势去抓枪口,却忘了自己手上戴着兽爪。岳阳却是知道那双爪子的可怕,见怪兽大掌拍来,惶然收枪,同时身体微微后仰。没想到那怪兽比自己还要灵活,一双兽爪说停就停,眼看对方就要变招直插,岳阳赶紧一个转身侧踢。

    这时候卓木强巴才大喊了一声:“是我。”同时兽爪也缩回袖内。但哪知道太久没说人话,卓木强巴一开口,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说的是什么?

    岳阳却是感到自己一脚踢实,如同踢中一块岩石,脚心微微发麻不说,险些将自己震出去,紧接着就听到那怪兽一声咆哮,谁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啊,只觉得声音如雷,令人胆寒,这个怪兽太可怕了!同时右腕的伤口痛觉传来,感觉流了不少血,也不知是否腕筋断了。

    而在这时,余下三名佣兵和灰狼三兄弟一对一地战斗着,只是大狼一条腿用不上,扑杀不及二狼和小狼凶猛,被查希尔闪身抽空腾出枪来,先是一梭子弹逼开大狼,跟着一梭子弹射退二狼,让已被扑倒的库兹涅瓦捡回一条命来。不料库兹涅瓦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竟是想也不想,先将枪口对准了岳阳。岳阳此刻背对库兹涅瓦,正有些发寒地面对那可怕巨兽,此时他刚看清,那怪兽满脸的长毛下,似乎有着一双像人的眼睛。而卓木强巴却是看着库兹涅瓦,他当下一声吼,朝着岳阳扑了过去。岳阳看着那个身影遮天蔽日地压下来,正想开枪,手腕又被对方捉住了,心道:“我命休矣。”

    却听身后一阵枪声,子弹的火线从头顶纷纷而过,不少打在那头怪兽的身上,只见那怪兽皮开肉绽,好像骨头都翻露在外,黑色的血管盘根错节地暴露出来,说不出的恐怖,却始终抱着自己一路翻滚,不肯松手。

    又滚了两圈,岳阳渐渐看清,那满脸的长毛像是头发和胡须,那张脸的轮廓像是人的面孔,那头发胡须之下隐藏着的那双眼睛,那双坚毅而沉稳的眼睛,好熟悉!

    子弹停下来,翻滚也停了下来,那怪兽压在岳阳身上,靠在他耳边,终于用昔日的声音发出了两个音节:“是我。”轻轻的、久违的熟悉的语音,岳阳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嘶声道:“强巴少爷!”

    一道刺眼的闪光,跟着“轰”的一声,将岳阳的声音淹没在巨响中,不知哪个佣兵用了闪爆,卓木强巴和岳阳的耳里全是嗡鸣。没有时间叙旧,卓木强巴一撑起身,他知道,虽然灰狼三兄弟的战斗力不低,但是它们终究只有爪牙,而且这些佣兵使用的现代化武器,灰狼三兄弟极可能没有见过,一旦对上,会很吃亏。所以,他只是向岳阳伸出手去,将他拉了起来,只是问了一句:“还能战斗吗?”他本以为,结束了这场战斗,他和岳阳,有的是时间叙说。

    再看战场,灰狼三兄弟显然被闪爆弹震慑住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偷袭岳阳的库兹涅瓦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仰躺在地上,还保持着双手举枪的姿势,没有死透,那颈喉处却有鲜血汩汩涌出。小狼和大狼原本正在合力对付查希尔,此时被声音吓坏了,二狼也远离了达拉夫,显然闪爆是他扔的。一见到卓木强巴站了起来,它们自发地聚了过来,虽然对卓木强巴身后的岳阳还不是很了解,但本能地认为阿呜肮将他的后背暴露给那个人,显然那个人和阿呜肮之间已达成某种默契。

    而那两个佣兵自己也不好过,他们距闪爆更近,只是扔闪爆的达拉夫早就计划好了,闪爆一扔出手,他就借机取出头盔戴上,先将全身防护起来。查希尔则是被闪得两眼发黑,什么都听不见,一想到刚才的厮杀,顿时战意全无,不瞅方向,也不管同伴,拔腿就开跑。

    岳阳刚起身就看到逃跑的查希尔,举枪便射,直到子弹打完,但子弹尽数落在查希尔腰腹等处,没起到作用。而在岳阳举枪的同时,卓木强巴也已经解下飞来骨,追了两步,旋转,看准方向,出手!

    飞来骨像个巨大的飞轮朝查希尔追去,只听“通”的一声,查希尔就像被一柄数十公斤重的锤子打中,飞来骨尖锐的一角直接穿透了防弹衣,插入他的胸口,再往一旁飞开。就像一把巨大的勺子在查希尔胸前挖了一把,将防弹衣挑破,胸骨也挑了出来,查希尔还在往前跑,但胸腔里的东西却稀里哗啦散了一地,没跑两步就倒下了。

    达拉夫这才调整好头盔的观察模式,只看到查希尔胸腹被剖开,内脏和血散了一地,却没看到卓木强巴是怎么做的,只觉得那个人立怪兽莫名可怖,而岳阳怎么会没事呢?来不及多想,他本能地举枪射击那个最可怕的怪兽。卓木强巴和岳阳向两侧避开,他似乎听到岳阳在喊什么,只是刚刚被爆炸影响了听觉,听不清岳阳说的话。

    达拉夫认准了卓木强巴,一心想干掉他,子弹长了眼睛似的跟着卓木强巴追。卓木强巴避得两避,突然身体一滑,原来一身皮衣已被先前的攻击撕破,那藤甲也被打散了拖在地上,卓木强巴踩在自己衣服上滑倒了。眼看来不及躲避,卓木强巴的手刚刚接触地面,危急中很自然地双腿一蹬,双手一撑,做了个蛙跳,竟是堪堪避开了子弹,可是后面子弹又跟着来了,卓木强巴来不及起身,不得已只能又重复了一次蛙跳。这次,他突然发现,整个动作是如此的自然流畅,没有丝毫阻滞,仿佛练习了很久一般。他再跳了一次,避开子弹,百忙之中想起,吕竞男教自己的那些动作里原来就有这个动作,所不同的是自己练习时都是坐在地上做的,而这次是四肢着地。难道说,吕竞男教自己的那些动作,不仅是用来引导呼吸,而且是可以在实战中使用的!

    想通了这节,卓木强巴的动作愈发熟练,双手撑地向后一摁,自然地收起双腿,弓身团躯,然后双腿落地一蹬,身体舒展,双手向前扑,步幅跨度极大,看起来竟然比双足奔跑快了许多。卓木强巴就像一头急速奔跑的猎豹,在岩地上飞速地挪动着身影,达拉夫原本有些觉得他是人,可如今一看那种奔跑方式,没什么好怀疑的了,这就是一头野兽!

    卓木强巴对于在这种距离躲避子弹是越来越有自信了,他慢慢体会着这种奔跑带来的激情,同时渐渐领悟,这根本就是一种模拟狼全力奔跑的方式,前肢着地,团身,蹬腿,展体,他开始绕着达拉夫转圈,让达拉夫格外紧张,子弹频频落空。

    岳阳在一旁也是看得呆了,一时竞忘了换弹夹,倒是灰狼三兄弟显得格外兴奋——阿呜肮终于学会跑步了。此时闪爆弹对它们的影响正在渐渐消退,正在恢复视听的灰狼开始跟在卓木强巴的后面,隔着更远的距离绕着达拉夫跑圈。

    达拉夫紧张极了,那头黑色的怪兽仿佛随时都能将自己扑倒在地,他好像已看见那怪兽的尖牙咬碎了自己的喉咙,那满身黑刺刺入自己的血管,或是像对付查希尔那样,一把抓破自己的胸腹,将内脏掏出来,那可是连防弹衣也挡不住的攻击啊!当他打完一个弹夹,再取出一个的时候,手臂竟然颤抖起来,怎么也插不进去。这样的机会,卓木强巴自然不会放过,他以灰狼那种诡异的左右折返前进方式,迅速向达拉夫靠拢。

    一看卓木强巴突了过来,达拉夫更加紧张,接连两次没插进去,索性把枪一扔,把背包一甩至胸前,拉开拉链,伸手向里掏。岳阳一看达拉夫将背包横在胸前,顿时心叫不好,大声喊着卓木强巴的名字,也向前冲了过来。可是这时卓木强巴的听觉还未恢复,并未听清岳阳的呼喊,倒是灰狼三兄弟看着岳阳的举动,有些诧异地将步幅放缓下来。

    卓木强巴虽然没有听到岳阳的声音,但他却看到岳阳呈直线冲了过来,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便合了达拉夫,向岳阳靠过去。事情便是如此突然,若岳阳不喊叫,或许卓木强巴已经扑倒了达拉夫,若达拉夫知道卓木强巴是个人,也不会怕得要用近乎自杀的方式阻止卓木强巴靠拢。总之,就在卓木强巴刚刚赶到岳阳身前的时候,达拉夫从背包里掏出了那个直径约十二公分的圆形铁盘,一按下去,铁盘上红灯亮起,他便对着卓木强巴和岳阳的方向扔了过来。

    单兵雷,这次岳阳他们带出的最强武器,估计是莫金用来对付类似巨蜥那样的大型生物的。与常用单兵雷不同的是,他们使用的雷信里,填装的是黑色飓风,每个单兵雷,相当于两公斤TNT当量,爆破范围足以笼罩方圆30米。这种雷性极为敏感,轻轻一碰便会爆炸,没想到竟然被达拉夫当做手雷扔了出来。

    卓木强巴才刚刚站直,一股巨大的推力便从身后传来,接着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冲击波将他和岳阳都推得腾空而起,直朝平台边缘落去。灰狼三兄弟趴得低,隔得远,却仍不住在岩面上翻滚。

    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生火的位置原本就在平台边缘,方才与佣兵一番打斗,却是离平台边缘更近了一步,这股大力推来,卓木强巴和岳阳在空中翻滚,身形下坠之时,卓木强巴在平台内,岳阳在平台外,卓木强巴是俯身向下,岳阳却是仰面朝上。卓木强巴看到了身下,继而惊呼起来:“岳阳!手给我!”

    岳阳一错愕,见强巴少爷在半空中向自己伸出手来,很自然地也将手伸了出去。卓木强巴手臂一长,钳住了岳阳的手腕,松了口气道:“捉住你了。”

    岳阳还以为强巴少爷给自己开个玩笑,却见卓木强巴突然高出自己一截,紧跟着手臂一紧,原来是卓木强巴已经落在了平台上,自己却掉了下去,身子悬空了。

    岳阳的手握着卓木强巴的手腕,卓木强巴的手则握着岳阳的手腕,两人紧紧地握在一起,半悬空中一线牵。原本这种握法十分的牢固,只要两人都不松手,便不会分开,但是卓木强巴落在光秃秃的岩台上,上半身完全被岳阳拽得离了平台,脚下没有任何受力点,整个身体正一点一点地被岳阳拽出平台去!

    卓木强巴一手牢握着岳阳,另一只手想摸住一个什么凸起,好稳住身体,可手掌触地,一片平滑,再也来不及了,他一捏拳,兽爪弹出,他试图用尖锐的爪子抓住平滑的岩面。可惜两人的重力还是大过了摩擦之力,兽爪在岩面上划出“吱吱”的声音,依然无法阻止卓木强巴和岳阳向下滑去。卓木强巴再往前挪一点,身体就要完全失去平衡了,便在此时,他感到腿上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拉住了自己,紧接着,另一条腿也被拉住了。卓木强巴知道,一定是灰狼三兄弟来帮自己了,只是此刻他半身悬空,垂在平台下方,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只能大叫:“大狼、二狼、小狼,用力啊!”

    卓木强巴感觉腿上的扯力增加了,可是不管身后怎么使力,都只能和卓木强巴与岳阳二人的重量持平,两人半悬着,既没有坠下,也不能上来。

    岳阳昂头看着卓木强巴,如今已看不到强巴少爷那刀削斧劈的轮廓,不过那双眼睛,还是那般闪烁着慑人的精光,不,比以前更明亮。曾几何时,这样的场景一再地重复,在整个旅途中,有多少次这样和队友生死相握,有张立、教官、巴桑大哥……他们都去了哪里呢?

    岳阳又绽放出那阳光般的笑容。

    “强巴少爷,你不恼我?”

    “恼你!你以为我不知你们做的事?伙同导师来骗我!”

    一个简单的眼神,彼此都能读懂对方的意思,岳阳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原本还不知该怎么向强巴少爷解释,没想到强巴少爷自己猜到了。

    忽地一坠,卓木强巴和岳阳两人的身形又向下滑了一格,却是卓木强巴的皮衣早被流弹划得七零八落,虽然被灰狼三兄弟咬住了,口子却是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重新被撕裂。

    卓木强巴道:“快,抓住我的衣服爬上去!”他自己无法起身,只能让岳阳踩在自己身上先上去。岳阳苦笑着举起了右手,卓木强巴这才看到那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卓木强巴眼中再次绽放出坚毅的目光,沉稳道:“坚持住,岳阳,我不会放手的!”

    岳阳心中一悸,张立曾反复向自己诉说,强巴少爷怎样抓住他的手,那一句“我不会放手”是如何地震慑了他,那时强巴少爷的眼神,他的语气,他的表情……岳阳也曾无数次想象,没想到真的也有这一天,强巴少爷抓住自己的手,对自己说,他不会放手的!

    只是岳阳,做出了和张立截然不同的选择,他松开了左手,卓木强巴不得不抓得更紧,大喝道:“不要做傻事!”

    两人身体又是一坠。

    岳阳很开心地笑着,心里也很开心在想着:“来不及啦,强巴少爷……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你们,要替我们走完这一程啊。”他的右手依然举着,却是缓缓地,扣开了卓木强巴的尾指。

    “强巴少爷,教官,或许还没死,至少,我没看到她又来找过莫金。”卓木强巴的尾指缓缓被掰开,岳阳整理着思路,想挑重要的说,他的手臂,开始缓缓地下滑,正在脱离卓木强巴的掌控。

    卓木强巴急了,大声道:“岳阳!岳阳!”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4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