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岳阳

    此时,平台之上,满身是血的达拉夫从硝烟堆里爬了出来,看到了死命拖着卓木强巴的灰狼三兄弟,他咧嘴笑了起来,满嘴都是血,老子活不成了,你们也别想活。他感到心脏一阵乱跳,知道坚持不了多久了,抖瑟着,居然又摸出一个单兵雷,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按钮。看着单兵雷上的绿灯亮起,绿灯又转为红灯,他猛地呼吸了几次,胸廓剧烈地起伏着,看准灰狼的方向,奋力将单兵雷抛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大狼的腿骨上。大狼被砸得发出“嗯唔”一阵惨叫,却是咬着卓木强巴的衣服不肯松口。阿呜肮还在下面呢,一松口阿呜肮就掉下去了,不能松开,阿呜肮是家人……家人,就是指,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

    单兵雷从大狼腿上反弹出去,在平台上滴溜溜滚了出去,再打了两个转,竟是躺在了平台上,没炸!达拉夫满腔怨气,还想拿一个出来,却是心有余而力不逮了,他胸腔如风箱般一鼓一缩,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却感觉怎么也无法将空气吸人肺里,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岳阳带着那微笑的表情,又扣开了卓木强巴的无名指,继续道:“敏敏,和亚拉法师,他们应该在前面,离我们还有多远我不知道,估计,已经……找到帕巴拉了吧!”他一面说,一面使劲,显得有些吃力。卓木强巴的无名指,也是被慢慢掰开了。

    卓木强巴全身的力量都悬在右臂上,另一只手根本够不着岳阳,只能眼睁睁看着岳阳掰开自己的手指,向下缓缓地滑动,两人又是同时一坠,岳阳甚至能听到布匹撕裂般的声音。卓木强巴不知道该怎么说,张口道:“混蛋!岳阳!你听我说……”

    岳阳用更大的声音回应道:“强巴少爷,你听我说!”卓木强巴的手从握着岳阳的手腕,已变成握着岳阳的五根手指。

    “莫金,他谁都不信,我失败了,我能做的很少……他说的话,无法辨认真伪,一定不要相信……

    “……一定要等,索瑞斯,不会在莫金那里待太久的;有他在,你的狼,没用……”

    卓木强巴的手马上就要滑过岳阳五指的大关节了,他捏得岳阳的指骨发出“嘎吱”的声音,却阻不住岳阳下滑的趋势。

    “他们,有矛盾,对你,有好处……去找教官……”

    五指大关节脱出,岳阳的手在卓木强巴手心里加速下滑,岳阳怡然而笑,他最后好像想起了什么,道:“小心爆炸。”

    卓木强巴一愣,手心一空,再伸手捞,岳阳瞬间远离。该说的都说了,他带着那阳光般的笑容,在空中面朝强巴少爷,打出手语:“一路平安。”青衣诀诀,翩飞若蝶,他仿佛不是坠下青云,而是被那漫天的雾衍温柔地包裹,从脚至脸,终告不见。

    卓木强巴原本想问,为什么放莫金进来,这是他唯一没能想明白的地方,只是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岳阳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没有问出口。而岳阳也在思索,要不要将那件事告诉强巴少爷,那样会不会对强巴少爷打击太大?算了,还是让强巴少爷自己去发现吧,所以他也一直没有说。两人就此脱手,相去甚远。

    卓木强巴被灰狼三兄弟拖回平台,但他整个人却怔怔发愣,岳阳,就这么从自己手中滑出去了?他真的滑出去了?还有很多话没对他说……那个家伙,那个爱笑的侦察兵,你是最棒的!

    灰狼三兄弟舔着卓木强巴的伤口,安抚着他,嘴里“狺狺呜呜”地说着劝解的话。卓木强巴搂过它们的脖子,现在,他身边只剩下这些最亲近的家人了。

“哐!”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平台都在战栗。卓木强巴一听到声音,就将灰狼三兄弟按在地上,幸好这次爆炸的地方相隔较远,冲击波没有波及他们。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敌人?卓木强巴惊异地站起身来,看着发生爆炸的地方,竟然是他升起火堆的那处,如今火堆旁的巨岩被炸成一片碎砾,地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两三米的浅坑。原本躺在巨岩下,最初被岳阳射杀的两名佣兵也化做了尘埃。

    单兵雷,只有单兵雷才有这么大的威力。卓木强巴突然发现在远处还躺着一个,闪着红光,小狼正好奇地朝那边走去。他发出厉声呼啸,让小狼回来,自己朝着单兵雷冲了过去。

    只要没有触发,单兵雷是不会爆炸的。卓木强巴看着这款雷的型号,吕竞男教过他们如何使用,卓木强巴小心地拨了几拨,雷表面的红灯终于熄灭了,他才松了口气。这东西或许还有用,他将单兵雷收起来,还未起身,又是一声爆炸,卓木强巴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突然想起岳阳的警告,再看爆炸之处,竟是在被二狼咬断脖子的那名佣兵附近。他这才明白,这些佣兵身上或许有什么东西,一直监测着他们的呼吸心跳,一旦佣兵死亡,延后一段时间,就会发生自爆,如此一来,所有的痕迹都被消除得干净、彻底,典型的莫金手法。

    卓木强巴正想着,只觉得平台边缘一阵晃动,原来,虽然这熔岩坚愈钢铁,终究还是经不起接二连三的爆炸,出现了纵横裂隙,随着裂隙的延展,竟然四分五裂开来。

    “快走!”卓木强巴招呼着灰狼三兄弟,向平台深处冲去,身后的平台,出现了一道圆弧形缺口。

    在浅水湾,索瑞斯刚带着他的侦察小分队返回,充满了疲惫和失落,莫金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索瑞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岳阳他们呢?”

    莫金道:“还没有回来。”

    索瑞斯道:“希望他能带来好消息吧。”

    话音刚落,耳中捕捉到远方有隐约雷鸣,他和莫金对望了一眼,方向应该是岳阳他们的方向,只是吃不准是什么声音。莫金叫马索打开电脑的音频解析,马索操作了半天,却忘了中间的几个步骤是怎么弄的。

    没等多久,接二连三的雷鸣传来,莫金这才肯定道:“出事了!”

    索瑞斯霍然起立道:“他们找到了!”

    莫金打了个响指,道:“第四、第七、第九、第十五小组,拿上武器跟我走。柯夫,你布置一下留守人员,今晚我们继续在这里宿营。”

    卓木强巴在查希尔尸体右边百来米外找回了自己的飞来骨,想收集那名佣兵的装备,但计算着时间都差不多该爆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发生的爆炸,只能远远地看着查希尔的尸体,不敢动他。

    不多时,巨大的轰鸣声如约响起,冲天火光和惊雷巨响,仍让隔得远远的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缩了缩脖子,不过,捂着耳朵、张大嘴的卓木强巴看得分明,那名佣兵的四肢和胸腹同时起爆,真可谓炸得粉身碎骨。他确定了佣兵爆炸的原因,就在他们穿的那身衣服里面。  “通,通,通……”半个头盔被抛出百米距离,落在卓木强巴的身边。卓木强巴捡起这已经严重变形的半个头盔,在这么强的冲击力下,竟然没有将它完全炸碎,可见这东西的结实程度。

    卓木强巴用手指弹着头盔,却没有发出想象中的钢声,反而有些像塑料,他愈发确定,这是新型的防弹材料制品。再联想起被他奋力用爪子撕裂的那个佣兵,也就是说,这些佣兵从头到脚,都是防弹的。

    卓木强巴正准备将头盔扔掉,突然发现,在头盔耳际附近,有几缕烧焦的线,线头露出卷曲的金属细丝,再仔细看,发现它们虽然细,却排成整齐的一排,嵌在头盔的夹层中。  “这是数据传输线啊,藏在头盔里有什么用?”卓木强巴愈发迷惑了,开始仔细研究起这个头盔来。那保护眼睛的部分,看起来好像是有机玻璃,研究后才发现,里面有液晶膜片,也就是说,这护目镜里面会显示视频。卓木强巴再回想最后那名佣兵戴上头盔时的样子,他开始有些确定,这是类似于空军的电子头盔,估计头盔左右有摄像头,戴着头盔的人并不是直接从护目镜观测外部环境,而是通过视频看到电子图像的。估计对方不仅可以像望远镜一般自由拉伸画面,还能三维成像,说不定还带夜视、红外视等多种可视模式。自己和灰狼三兄弟何其幸运,若是那些佣兵对狼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一开始就戴着头盔,沿着河道搜索,难保自己不会被发现。

    对对方了解得越多,卓木强巴就越是不安。防弹衣、电子头盔、主武器、短枪、单兵雷、闪爆弹,还有什么是他们没有的?卓木强巴再看看自己,自己有土弓,有飞来骨,还有烂得像乞丐装的鹿皮大衣和藤甲,凭这些装备和佣兵对抗,似乎有些棘手。这次能一次解决掉五个佣兵,除了有岳阳的帮助外,也有极大的运气。不行,得想办法把佣兵的装备夺过来!卓木强巴从怀里摸出沉甸甸的单兵雷,就用这个雷,让他们也尝尝痛苦的滋味。岳阳,不会就这么白白地牺牲掉。

    卓木强巴站起身来,询问大狼:“去浅水湾看看吧?”

    大狼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卓木强巴这才发现,大狼似乎受了伤,三条腿走起来一跛一跛的。小狼用鼻头轻轻拱着大狼的伤处,像是在为它按摩,又像是想嗅出它伤在什么地方。卓木强巴蹲下身来,问道:“你没事吧?”

    大狼平静地转过头来,仿佛读懂了卓木强巴的关切,眼神中竟含着和蔼的笑意,似乎在告诉卓木强巴:“我还走得动。”卓木强巴细细地检查了大狼的伤口,后腿有些擦破皮,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伤的。他并没联想到单兵雷的事,只以为大狼是在爆炸中受的伤,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碍,但是大狼年纪大了,恢复起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虽然大狼受了伤,但他们在迷雾中走的是直线,远比莫金他们沿河而行快得多,没多久已看到河水由清澈转为暗红,浅水湾,已经变成一个血潭了。

    卓木强巴清楚,刚才那巨大的声响足以传到这个地方,一定会引起莫金的注意,以莫金的小心谨慎,他肯定会去查看,但他不会把所有人都带走,这里还有留守的佣兵。

    卓木强巴制订了一个计划,但要实施起来实在有些麻烦。首先,他要说服大狼同意进行这个计划,好不容易大狼同意了,他还要想办法让小狼和二狼理解他这个计划。在卓木强巴连比带画加咆哮地反复阐释下,说得口干舌燥之后,小狼总算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接下来,就看小狼的了。

    平台边缘,莫金和索瑞斯终于看到了那个坍塌的缺口。此外,莫金只找到一些肉粒,也不知道是谁的了。

    索瑞斯带着一丝看戏的表情看着那个恐怖的缺口,沉缓道:“看来,不是掉下去了,就是被炸得粉碎了。”

    莫金冷冷地命令着佣兵:“给我找!所有可疑的线索都不要动,直接向我汇报!”他站起身来,走到和索瑞斯同样靠近缺口边缘的地方,有些不解道:“那可是六个全副武装的侦察兵,什么生物能造成这么恐怖的袭击?还有岳阳呢,我不相信他们全都死了。”

    索瑞斯沉吟了片刻,道:“刚才的爆炸,是单兵雷吧?”

    莫金点头道:“只有它才有这么大的声响,闪爆弹也不可能传那么远的距离。”

    索瑞斯道:“如果是早已布置好的单兵雷,会炸着他们自己么?要多少单兵雷,才可以把平台从这个地方炸塌呢?”他又看了看平台坍塌的边缘,那个三角形截面的最里面,已经有大约三四米的厚度。

    莫金旋即明白道:“是大量单兵雷集中在一起被引爆了。”只有那样,才有足够的威力炸掉平台的一角。至于引爆的原因,自然是那个佣兵死了,只是那个原因,却是不能说的,暂时不能。

    佣兵们毕竟还是有了发现,赶紧通知莫金和索瑞斯前去查看。索瑞斯看过之后道:“狼。”

    莫金道:“有多少?”

    索瑞斯摇头,表示无法从这些纷乱的印痕中辨认出狼的数量。莫金暗想,一定很多,非常非常多,以致他的侦察兵会全军覆没,不过他仍不相信,连岳阳也会死。  “那小子,终于抓住个机会,可以名正言顺地逃走了,还是放心不下你的强巴少爷吧?”莫金暗想。

    不多时,佣兵又发现一个东西。索瑞斯将那骨片一般的东西捏在手中,约一寸长宽,他清楚,这是一块哺乳动物的胸骨,或许是人的胸骨,令他好奇的是那骨片正中偏上的那个洞,一个锥形的洞。

    莫金将食指放入那个洞中,奇道:“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索瑞斯咧嘴道:“应该是某种生物的牙齿,大型生物!”索瑞斯别过头对莫金道。

    “有多大?”莫金听出了索瑞斯的言外之意。狼和那种大型生物在一起,估计才是导致这次小分队全部殒灭的原因。

    索瑞斯道:“这个洞,大约是狼牙的五倍,那个生物,最少是狼的五倍大小。”正说着,一声闷响,又像一个气球被吹破,  “乓”的声音隐隐传来。索瑞斯面色大变,连莫金也来不及招呼,返身而行,道:“狼去了营地,我先回去看看。”

    莫金则愣了愣,自言自语道:“调虎离山?狼有这样的智慧?”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4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