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浅水湾。

最先听到异常的是两个取水的佣兵,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也不相信有什么东西敢于袭击大本营,身后可有近两百名全副武装的同伴。两名佣兵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胆子也大,那响动又极近,于是他们手中没有枪械也前来查探。

看着木桩下晃动的身影,其中一人道:“像是个小鹿崽。”

另一人咂着嘴道:“那可太好了,昨晚还没尝够味呢。”

近了,两人眼前一亮,前方匍匐在树桩中的,竟是一头狼,看起来似乎受了伤,蜷伏在地,微微地抖着,看着两名佣兵靠拢,似乎更怕了,眼神中流露出惊惶之色,想跑又跑不动。

前面那人道:“看来,是索瑞斯的药起作用了,它是被味道吸引到这里来的。要把它捉住,咱们就立大功了。”

后面一人道:“小心点,别吓跑了。”

躲在另一旁的卓木强巴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希望小狼能引一两个有武装的佣兵,但是眼前这两人空手而来,或许腰间有短枪,只是看不清楚。

小狼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可怜兮兮地望着两名佣兵,准确地说,是望着两名佣兵的脚下。但那两名佣兵运气实在极好,竟然先后从单兵雷上跨了过去,一个都没踩到雷。小狼朝卓木强巴的方向望了望,似乎想问卓木强巴该怎么办。可卓木强巴和大狼他们伏在雾里,动也未动,只听身前一人道:“来吧,宝贝,让我捉住你!”

另一人道:“小心它咬你啊,你没听说吗,这里的狼可不一般。”

前一人道:“瞧它那可怜样,肯定伤得不轻,想咬我……”

话音未落,忽然小狼翻身而起,那灵敏的动作,哪里像受了半分伤?而此时它的目光也森寒起来,颈毛耸立,露齿而笑,作势欲扑,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杀意。

距小狼最近的那名佣兵一惊,猝然不及,下意识地往后大退两步。小狼一看,踩上了!没有丝毫犹豫地复又趴下,甚至抬起了两只前爪,先把耳朵捂住。

旁边一人还未回过神来,心想这唱的是哪一出?突然耳边轰然巨响,仿佛整个地面都在战栗,他便傻愣着,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个同伙,像枚火箭一般被发射到了半空,腰际以下,双腿全无,血像下雨一般撒落;跟着,才发觉自己也在向一侧飞翔,巨大的撞击力作用于身体的疼痛传达到神经中枢,他难以扼制地惨叫起来。

而此刻身在半空的佣兵,身体其余部位也炸裂开来,就像半空放了个烟火,四分五裂,血肉如散花般飞溅。卓木强巴遗憾地叹了口气,这个结果比他预想的要差多了。大狼已在招呼小狼回来,马上隐入了迷雾之中。

那名没死的佣兵一路惨叫着跑回营地,想通知同伙。其余佣兵早已闻声而至,只见那名同伴浑身是血,惊恐万分道:“狼……狼来了!”

营地一阵骚乱,大部分佣兵赶到出事地点。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正是利用这个机会,绕到营地的另一侧,他们要亲眼看看,自己的粮仓究竟变成什么样了,他们还怀着一丝侥幸。

映人他们眼中的只是一片光秃秃的树桩,无数堆黑色的灰烬伴随了了青烟,巨鹿的尸块碎骨混杂着血水淌了一地,将红褐色的岩面染上斑斑黑点,除了那些依然挺立的帐房在风中布卷如波,整个儿就是一派战后硝烟未散的凄迷景象。别说巨鹿,连根稍显完好的巨鹿骨头都没有。小狼长声轻鸣,抬起头望着卓木强巴,眼泪汪汪地呜咽着:“阿呜肮,我们的粮仓没了……”

卓木强巴的手垂在腿边,拍了拍小狼的脑袋,还未来得及安慰,大狼已经发出警告,敌人朝这边运动过来了,他们退回雾中。

那些佣兵不敢追离河道太远,在附近巡察了一番便回去了。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放慢了步伐,他能感受到大狼蹒跚的步履中透出的那一丝迷茫……粮仓没了,又该去哪里呢?

是啊,又该去哪里呢?卓木强巴看着茫茫大雾,只觉得四周山岩虽多形,放眼望去,却是死一般的冷清。那一群巨鹿被那浅浅的水湾和唯一的丛林吸引至此,再被冰雪所困,按灰狼三兄弟的食用量,至少可以挺过半年,或许明年热一些的时候,又会有别的生物群过来。但是如今,那里什么都不剩了,一夜之间,丛林被砍光了,巨鹿被屠戮殆尽,清澈的雪水变做血污之潭,只有那群拿着现代武器的人,才能做得如此彻底,如此干净。灰狼三兄弟将不得不离开自己的领地,重新去寻找食物之源,只是在这严寒的雾中,哪有那么容易找到食物。

这天晚上,灰狼三兄弟没有回到狼穴,它们讨论了很久,似乎在决定十分重大的事情,其间有几次提到阿呜肮,但卓木强巴还不是十分明白它们讨论的内容,然后,它们一路向北,没再折返。当夜在露天休息,卓木强巴将飞来骨当做一方瓷枕靠着,灰狼三兄弟蜷伏在他两侧。卓木强巴不知道灰狼三兄弟商讨出什么样的结果,也不知它们会把自己带向何方,他只是在想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岳阳的突然出现和离去,把他一下子又带回了文明的社会,同时令他明白,自己并非孤身一人,还有吕竞男,还有亚拉法师和敏敏,他们也还在这层平台的某一处游荡,这些,都是自己无法割合下的。可是,自己又该怎么办?莫金那些为数众多的佣兵,那样的武器和装备……直到深夜,一丝倦意袭来,卓木强巴才不安地睡去。

“孩子,你要去哪里?”父亲的语调永远是那么平稳、安详,却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决定了,出去闯一闯!”年轻的强巴热血方刚,如斗鸡般与父亲对峙着,而他自己知道,他需要种种形体上的动作和加大音量,来掩饰内心的怯懦,表示自己可以和父亲的无上权威相抗衡。

“你真的想好了?”父亲的语调匀速,音量也不见加大,只一个简单的疑问,却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将强巴包裹住,令他僵硬、出汗。

“是的!”强巴的声音更大了,仿佛要冲破这牢笼般的桎梏,他一定要出去,去他向往的地方……“我想好了,我要证明,我自己,也能在这个世上好好地活下去!”外面,究竟是指哪里?外面,又有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要的,是自由。他觉得待在这个家里,仿佛有无形的东西束缚着自己,令自己的想法得不到体现,他想要证明,他是他自己。他已经不想做那个长辈说什么,自己就照着做的强巴拉了,他要自己控制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甚至是有些没有任何道理地,就是想离开父亲母亲,闯出一片天下。

十来岁的男孩子,往往有着叛逆的冲动,所不同的是,强巴决定将这种冲动付诸实践,而他的父亲,德仁老爷竟是……允了。直到强巴带着雀跃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才有了父子间临行前的这次谈话。

德仁老爷微微笑了笑,证明自己?证明存在?雏鹰长大了,渴望振翅高飞,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接着强巴的话,他轻轻问了句:“你为什么要证明自己能好好活下去呢?”

强巴张嘴结舌,打个了突。德仁老爷也不强求,只道:“出门在外,多加小心,凡事……三思而行,无论是否安顿,不要忘了给你阿妈写信。”他缓缓转过身去,停了停,补充道:“我刚才问你那个问题,一路上好好想想。生命因何而存在?人类因何而存在?作为一个人的你,又是为什么活着?”阿爸侧过头来,那张慈父的面孔带着一半期许,一半犹疑:“你不要去刻意追寻答案,或许你一辈子也未见得能找到答案。我只希望,当你陷入迷茫的时候,不妨想想这个问题,它对你的一生,将有极大的帮助。”

望着父亲的背影,强巴想的是:“这算什么问题?离我将要面临的生活,也太过遥远了吧?”

但事实上,强巴已不知不觉开始思索,自己这一生,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着?直到后来,他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再后来,又陷入了迷茫,又开始寻找答案……

往事历历,卓木强巴睁眼时,却见天际一团墨黑。自打遇见灰狼三兄弟连续做梦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梦了,而且如此清晰,连父亲的声音表情都一丝不漏地重现在梦中。卓木强巴看着一团漆黑的空间,不由又开始想:“我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着?我到底想要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何而来?”然后,他看见小狼睁开那双橙黄的眼睛,打量着自己,他第一次开始认真地思索父亲提出的前一个问题:“人类,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索瑞斯看着被炸成碎屑的佣兵,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而莫金早已铁青着脸去看那名被炸伤手臂的佣兵,一是听他详细诉说当时发生的情况,二是帮助那名佣兵把连体服脱下来。

过了一会儿,莫金面有恨色地走过来,对索瑞斯道:“难以置信,我不信这是狼能做到的。要知道,单兵雷上有几个按钮操作,错了一步都不行,你认为狼能做到?”

索瑞斯笑吟吟地解释道:“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我们的士兵安好了单兵雷,却被狼发现了,被转移到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去。就像捕兽夹一样,狼对这种活儿,是很在行的。”

莫金兀白不信道:“从河道尽头到这里,就算直线距离,恐怕也有十几公里,一路颠簸,居然能保持不被引爆?”

索瑞斯道:“谁知道呢。”

莫金又道:“既然它们就在这附近,为什么你召不来?”

索瑞斯面色沉重道:“我说过的,这里的狼不能以常理度知,它们似乎对我们的行为已经产生了仇视心理,再强行召唤,恐怕会起到反效果。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还要当心狼的报复行为。”

“报复行为?”莫金瞪大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眼里满是惊疑。

索瑞斯无奈道:“你也听到了,那么巨大的声响,我们的侦察佣兵肯定和狼发生过激烈的交火。狼的记忆力比狗好,它们会记得,是什么物体、用什么样的东西袭击了它们。”

“噢,狗屎!”莫金咒骂着,板着脸回营地去了。

马索知机地跟了上去,好似在轻轻叹息:“索瑞斯大人的能力,应该不止于此吧。”

莫金身形顿了顿。马索不再言语,他跟着岳阳也学会了一些,知道有些事情只需要恰如其分地一点,点到为止。

第二日清晨,灰狼三兄弟朝着北上的方向,迤逦前行。卓木强巴不明就里地跟在后面,见它们走得决绝而坚定,没有丝毫回头的意思,莫金等人,应该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卓木强巴不知道该怎么问,只能在休息时指着雾的一端,想尽办法向小狼询问:“是什么地方?”

小狼无比惋惜地看了身后一眼,它们的粮仓已经被掏得干干净净,然后清晰地吐出两个音节:“回家。”

是的,卓木强巴第一次听到这个发音,但他无比清晰地判断出这个发音代表的意思:回家。小狼的眼神中有一抹欣喜,但更多的是寥落,那声音低沉悠长,仿若思乡的游子发出的吟唱,充满哀思的眷念。

卓木强巴检查过它们身上的伤口,知道那些伤不是一次造成的,有的时隔一周,有的更长。他豁然明白过来,灰狼三兄弟不止一次地想回到故里,但每一次登门造访,其结局只是被驱逐到更远的地方。

在实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它们毅然决定,再次回到那个地方。

营地内,莫金看着方新教授的电脑,一筹莫展。这下好了,岳阳也不见了,狼也没逮着,无缘无故损失了几名士兵,虽然吃了一顿鹿肉,但仍是得不偿失。索瑞斯在沉默良久之后,对莫金道:“绕着边走。”

这是他们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绕着平台边缘前进,不至于在迷雾中迷路。虽然要绕许多弯路,但索瑞斯坚信,一两年时间,怎么也够用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走这段弯路,却比在岳阳的带领下,快了不知几百倍。

这是一段漫长而艰辛的路程,卓木强巴通过小狼了解到,他们要走十五天,一路上没有食物,冰雪会越来越多,到最后连水都没有。他同时能感受到,灰狼三兄弟付出了怎样的艰辛,才找到那处唯一的粮仓,那里的损失对它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但它们竟然没想过要报复,如同狼类家族数万年来所奉行的那样——我们离开,去找另外的生存空问。

在没有进食的状态下,走上十五天路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但灰狼可以,它们的小跑四肢舒展,步伐轻盈,是最为节省体力的运动方式,能够达到时速20公里。只是大狼受了伤,气温愈寒,它行动愈是艰难,在这种条件下,它的伤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日益加重的趋势。

每到晚上,它们会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卓木强巴躺在地上,展开四肢,灰狼三兄弟都钻进他的皮大衣里,他们就这样簇拥着,抵御严寒。

小狼说得没错,越往北行进,天气就越寒冷,时不时一阵冰风吹来,那些自雪山上扬起的雪沙,被卷得漫天飞扬,让那浓雾,愈发的迷离不清。那本是极为壮观的一幕景象,雪山上堆积千年不化的雪,都失去了鹅毛般巨大的体型,细如银沙,在那风卷光照之下,整个空气之中,所有的雾气都闪烁着粼粼银光,就连卓木强巴他们呼出的空气,仿佛都带着无数碎银。

只是疲顿不堪的他们,早已没有了欣赏的心思,饥饿、寒冷,无一不是对极限的挑战。狼并非单一的肉食动物,它们和人一样,属于杂食性动物,饿得狠了,什么都吃,这一路走来,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将所能看到的草、树根、树皮,都囫囵嚼了裹进了肚里,虽然不缺水,但体力却是大大地消耗着。

到了第五天,大狼实在走不动了,那被砸中的地方已经变成严重的冻伤,整个后腿肌肉僵硬得像一坨冰。那些冰花在大狼倔强的步伐下开始脆裂,裹着血水流出体外,又被冻成一道道血痕,攀附在后腿上。但它依然倔强地走着,用它自己的方式,两只前腿如扑蝶般向前一扑,随后爪子牢牢地抓住地面,将整个后半身往前拖。那条冻得僵硬的腿在雪地上留下一段平直的线,后爪与岩面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的声音。

二狼和小狼知道大狼挺不了多久了,它们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踩着大狼踩过的地方,如同这些年无数次重复的那样,默默地跟随,保持队形的整齐。

卓木强巴用一些枯枝编了一个简易的架子,但是被大狼冷冷地拒绝了。它用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冷酷地向卓木强巴宣告着:“我是一头狼,我不坐担架,狼的一生,只行走于天地之间。”

它挣脱卓木强巴的怀抱,依然倔强地,两腿向前一扑,将后腿拖上来,一步,又一步。它是一头狼,它行走于天地之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9/34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