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後海大的隊員分頭集合在了胖子陳斌的酒館,而王輝早早的就和陳斌打了招呼,讓他多整點菜,這也算是王輝給陳斌的一點小小的補償,畢竟這次團建可是海大的隊員們aa的,要他王輝自討腰包請十幾個體育生喝酒,非給他喝的褲衩子都不剩。


    王輝安排好隊員之後,和杜震夏枕眠陳斌坐在了一張桌子上,一桌四個人三個大漢都死死地盯著夏枕眠身上的那件鮮艷的大紅色球衣,夏枕眠被盯得渾身發麻。


    “王,王老師,杜老師,陳老師你們這是干什麼啊!”


    杜震率先說道“你穿王輝的球衣干啥!?”


    陳斌緊接著跟了一句“小夏同學,你該不會是看上我家輝兒了吧!?”


    王輝擺擺手,“別听他們瞎說,夏同學我真得好好問問你,國青的球衣個人手里只有兩件,一件是白色的一件是紅色的,白色的在我家里放著,紅色的也就是你現在穿的這件幾年前我打完比賽就和一個美國小子交換球衣了,現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面對三人的連環逼問,夏枕眠明顯緊張了起來。


    “這件球衣就是,就是我當時在美國上學認識的一個朋友給我的,也不是給我的是我問他要的,因為當時,當時……”


    王輝趕緊問道“說啊!當時什麼啊!”


    夏枕眠不自覺的咬起了嘴唇,“因為當時我看過王老師跟美國隊的那場比賽!我當時感覺王老師打球很厲害!我看到比賽結束之後你把球衣和我呢個美國朋友交換了,所以我就特意去了一次美國,專門把球球衣給要過來了!”


    說完,王輝三人愣了,夏枕眠竟然在美國上過學,而且還和王輝一生之敵弗萊認識!?


    王輝端起眼前的一杯酒一飲而盡,罕見的從杜震的煙盒里抽出一根煙,抽了起來。


    夏枕眠看了看王輝,又看了看杜震和陳斌,杜震也沒有說話,自顧自的喝起酒來,陳斌咳了幾聲,開口說道“夏同學啊,你剛才說你在美國上過學?是什麼時候啊。”


    “高中啊!我是在美國長大的,當時我爸爸在美國一所大學做教授,一直到我高中畢業,爸爸才從美國那所大學辭職帶著我和媽媽回了國。”


    陳斌看著王輝,王輝深深吐出了一口煙,拿了一瓶啤酒走到了海大隊員那幾桌跟他們喝起酒來。


    陳斌長出了一口氣,“夏同學啊,你知道輝兒為什麼沒有繼續打球嗎?”


    夏枕眠搖搖頭,他對于這個問題也是一直很不解。


    “以他的天賦,進入國家隊是遲早的事,就算是NBA他也有機會沖擊的!但是他在美國上大學的時候,一場校內對抗賽上,他右腿膝蓋受了一次足以摧毀他職業生涯的大傷!”


    說到


    這里,陳斌杜震二人皆是紅了眼眶。


    杜震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喝著酒。


    夏枕眠看著正在跟程海張宇拼酒的王輝,突然鼻子一酸,兩行眼淚就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陳斌將杯子中的啤酒一口喝光,抹了抹嘴,繼續開口道“那場比賽的對手,就是你的呢個美國朋友,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叫弗萊吧!而王輝受傷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弗萊的一次惡意犯規,王輝右腿的半月板……沒了。”


    听到這里夏枕眠的身體明顯一震,她低頭看了看穿在身上的十號球衣,哽咽道,“真的是弗萊嗎!?他不是這種人啊!為什麼,為什麼啊?”


    杜震一听直接喊了起來“什麼叫他不是這種人!事是他干的,輝子半月板也沒了!他的夢想也跟著這個半月板一塊破碎了!知道嗎!!”


    杜震的聲音很大,剛剛還亂作一團的海大隊員都紛紛停了下來,都是一臉憤怒的看向夏枕眠,當然他們的憤怒不是針對于夏枕眠,而是來自于剛剛杜震口里的那個人。


    程海看著王輝,“輝哥,震哥說的是真的嗎?你摘了一個半月板??”


    大家都是學體育的,也都知道摘了一個半月板對于一個熱愛籃球的人會造成多大的打擊。王輝苦笑著沖著程海點了點頭,“是啊!摘了。”


    程海看向王輝的右腿,一把拉起了王輝的褲腿,果然,一道猙獰的刀疤就那樣趴在王輝的膝蓋處,程海掉淚了,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現在竟然看著一條刀疤,嗚嗚的哭了起來。


    王輝一巴掌拍在了程海頭上,“你他嗎給我哭喪呢!?老子還沒死呢!不就是一半月板嗎!?不是照樣給你打輸了嗎!哭什麼!男子漢掉血掉肉不掉淚,給我憋回去!”


    王輝示意大家繼續,自己拎了一瓶酒走回杜震他們的那一桌,剛剛王輝已經喝了不少酒,走起路來有點晃悠,一屁股坐在了夏枕眠身邊的凳子上。


    “胖子,都說了?”


    陳斌點點頭。


    “不是我說你,這高興日子的你提這喪氣事干啥!?”


    說完王輝舉起酒瓶,咕咚咕咚幾口,喝光了剩下的啤酒,然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向外走去。


    夏枕眠急忙追了出去。


    胖子的酒館開在離海邊不遠的位置,王輝沒走幾分鐘已經走到了海邊的木棧道上,長長的木棧道,一男一女,一前一後就這麼走著,誰也沒有說話。


    “對,對不起。”


    夏枕眠說的很小聲,但是王輝還是听見了,王輝站住身子,回頭說到,“該說對不起的人不是你,別跟著我了,我想一個人待一會,你走吧。”說完王輝繼續向前走去。


    <a id="wzsy" href="https://www.yyxs.la">yyxs.la</a>


    夏枕眠沒有走,而是繼續跟著王輝,王輝也沒有


    再趕她。就這麼兩個人誰也不說話的走在海邊。


    不知走了多久,王輝有些累了,彎腰一吹地上的沙子,坐了下去,夏枕眠也是這樣坐在了王輝旁邊。


    一陣海風吹過,吹亂了夏枕眠的頭發,王輝偏頭看了看,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而且仔細地看著夏枕眠,“你的側臉好像一個人啊!哈哈。”王輝說道。


    “哦?像誰呀!呢個人漂亮嗎!”


    “哈哈哈可漂亮了,她是我心里最漂亮的女人!”


    “那是誰啊!”


    “她啊!她叫薇薇,是我前女友。”


    說到這里王輝習慣性的伸手去拿酒,可是這是海邊哪來的酒呢。


    “想喝酒了嗎?我去給你買吧,你在這里等著我啊,別亂跑!”


    剛剛王輝的小動作也被夏枕眠看到了。說完夏枕眠就起身向馬路對面的便利店走去,王輝突然叫住她,“再給我帶包煙吧,要利群。”


    “少抽煙!”說完夏枕眠繼續向前走去。


    王輝回過頭,看著眼前的大海,又想起呢個無數次出現在夢里的身影。


    過了幾分鐘,夏枕眠抱著一箱子青島啤酒呼哧呼哧的走了過來,“趕緊!趕緊幫忙!快拿不動啦!”王輝連忙起身接過了啤酒,“虧還是個體育生呢!一箱啤酒走幾步就拿不動了!”


    夏枕眠鼓著腮幫子揉著手腕,“王老師!你可真是個大直男!一點也不懂憐香惜玉!”


    王輝听了哈哈大笑起來,拿出一瓶啤酒用牙起開瓶蓋,咕嘟咕嘟的往嘴里倒,夏枕眠突然往王輝面前擺了一瓶啤酒,“王老師!幫我起開!”王輝斜著眼看了看夏枕眠,“你能喝嗎!?別喝醉了耍酒瘋,我可看不住你。”


    “哼!我高中時候在美國喝的啤酒可比這個酒有勁多了!快快快!給我起開。”


    王輝接過啤酒,砰的一聲起開了啤酒。


    夏枕眠從兜里掏出了一盒利群,“諾,給你,你要的利群。”


    王輝轉過頭,看著面前這個跟自己說少抽煙但還是給自己帶了一包煙的女孩,又想起了呢個熟悉的身影,她以前也是這樣。


    夏枕眠見王輝又直了眼,拿著煙在王輝面前晃了晃,“ 你還要不要了!”


    王輝回過神來,接過了煙,剛把一根煙放到嘴里,王輝摸遍了渾身卻發現剛才出來的時候忘記帶火了,這時候夏枕眠嘿嘿一笑,“你一個平常不怎麼抽煙的人身上怎麼會帶火機啊!真傻!”說著從兜里又掏出了一個剛買的打火機遞給了王輝。


    王輝看著夏枕眠遞過來的火機愣了在那里,第一次,時隔三年之後的第一次,讓王輝那原本死氣沉沉的內心有了一絲絲波動,就像一灘死水突然被人扔進了一塊小石子一樣。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傳奇主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小王哥哥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小王哥哥並收藏傳奇主教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