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五人在張前上場前的一分鐘內,並沒有抵擋住劉筱宇瘋狂的攻勢,一分鐘內劉筱宇一攻一防,先是在進攻端迎著程海的防守射進了一記三分,將比分重新拉回到兩位數,緊接著在海大的進攻中成功破壞掉了李天一的傳球,將球切出邊線,王輝也是看準時機果斷叫了一個暫停。


    程海大口穿著粗氣帶著其余四人走向場下,王輝拍了拍五人的肩膀,“打的不錯!”。


    程海搖搖頭,“輝哥,還是辦不了筱宇,實力還是有差距。”


    王輝嘴角一挑,“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是你沒看見劉筱宇體力下降的也很多嗎,這個暫停過後就是咱們反擊時刻!”


    程海點點頭,拿起一瓶礦泉水就開始往嘴里灌。


    王輝看著程海五個人,“誰的體力還行?”


    李天一和許一川立即舉起手,李天一開口說道,“輝哥,我還行,前面比賽我基本沒什麼消耗,海子的體力消耗是最大的。”


    王輝點點頭,又看向許一川,“一川?你也還行?”


    “我更沒問題輝哥。”


    “好,一會暫停結束之後,張前、一川、天一、鄧佳佳,李文旭你們五個上場,防守改變一下,站三二聯防就行,張前,一川,李文旭,你們三人站在前面給劉筱宇的三分出手增加一點壓力,在進攻端,把球給張前,讓他放開掄!跟劉筱宇對 一下子!”


    王輝說完,眾人都是沖著王輝點點頭,畢竟對于張前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王輝安排妥當之後,趙海軍也是吹響了暫停結束的哨聲。


    “上場!讓他們看看屬于咱們海大的反擊!”


    程海站起身子,和即將上場的五人一一擊掌,目送他們走向球場。


    王輝抱起膀子神情嚴肅的看向球場,能否拿下比賽就看這最後七分鐘了。


    劉筱宇站在場上眯著眼楮看著剛剛上場的張前,心中開始有些擔心,畢竟這家伙的實力劉筱宇也是親眼見識過的。


    而站在醫學院替補席的隋萬年同樣看到了王輝進行的人員調整,也是一眼看到了張前這個眼熟的少年,當時張前參加青島社區聯賽的時候代表的社區正是隋萬年所在的社區!


    隋萬年苦笑著搖搖頭,自語道,“唉,看來這場比賽要懸啊。”


    趙海軍一聲哨響,站在邊線的李天一將球發給張前。


    張前一拿球,劉筱宇臉上出現了海大隊員從未見過的緊張。


    王輝也是感覺有些驚訝,難道張前有這麼大的能量,都會讓這個聯賽上賽季的得分王都都出緊張的神情?


    “觀眾朋友們,比賽繼續開始,我們可以看到海大籃球隊進行了換人,現在持球的就是剛剛上場的3號隊員張前,哦?劉筱宇竟然放棄了自己聯防的位置,走到了張前的面前開始領防張前!讓我們看看這個剛剛上場的隊員有多麼強竟然讓劉筱宇開始單防起來!”


    “他媽的這個解說真就無腦吹啊!”,杜震罵了一句。


    張前面對劉筱宇的盯防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雙手不斷地運著球找著感覺,突然張前動了!


    好快的第一步!


    這是在場所有人心里的想法。


    強如劉筱宇竟然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張前一個加速啟動甩開了半個身位,當劉筱宇連邁兩大步跟上之後,張前又是一個體前變向重新回到了剛剛的位置,沒等劉筱宇退回來直接干拔跳投,雖然劉筱宇的臂展已經很變態了,但是面對張前干拔跳投的高度還是差了一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前投出了這一記三分。


    “唰!”


    第一次進攻,張前便穩穩的命中一記三分。


    “好球啊!剛剛上場不到二十秒的張前便在劉筱宇的盯防之下命中一記三分球!將比分拉回了個位數!”


    解說說道,殊不知,屬于張前的得分表演才剛剛開始!


    因為體力原因,劉筱宇沒有直接從後場要球,而是慢慢跑到前場之後才開始接球準備進攻。


    海大這邊也是按照王輝的說法,站起了三二聯防。


    劉筱宇一見到這個陣型便有些頭疼起來,雖然第一次與海大交手的那一次並沒有發揮出全部實力,但是不得不說,三二聯防對于他的限制還是很大的。


    劉筱宇站在弧頂尋找機會,可是眼看進攻時間已經過去十秒,還是沒有找到任何防守的破綻,只好呼叫擋拆。


    于洋從內線殺出,直接擋在了許一川和張前中間,劉筱宇趁勢向張前弱側沖去,如果論起身體對抗,體重不大的張前不是劉筱宇的對手,劉筱宇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強行頂著張前殺了進去。


    當向里突破了幾步之後,劉筱宇借著張前跟防的慣性直接一個胯下拉回將張前甩開,緊跟著一個後撤步,創造出了出手的空間,抬手便投!


    但是此時的劉筱宇因為體能透支的有些嚴重,手型都有些變形,投出的籃球也是打在了籃筐左側彈了出去。


    在籃下等待已久的李天一高高躍起一把收下了籃板球,張前迅速向前場跑去,李天一單手持球甩開胳膊籃球直接飛向了張前,張前回頭接住球便向醫學院的內線殺去!


    現在醫學院的內線只有于洋一人,因為體重過大的原因此時的于洋也是體力下降的非常嚴重,面對來勢洶洶的張前,于洋心里已經開始打怵。


    在剛剛過了罰球線之後張前便一步跳了起來,雙手拿著籃球就像籃筐飛去!


    所有人都瞪大眼楮看著張前,看看他會怎麼終結這一次進攻!


    于洋也是跟著跳起。


    但是張前卻無視了于洋,身子沒有改變,依然徑直飛向籃筐!


    “踫!”


    張前壓在于洋的身上雙手狠狠將球砸進籃筐!


    現場沉默了一會之後隨即炸開了鍋!


    “我去!隔扣了?”


    “這就把咱的中鋒隔扣了!?”


    “這小子是誰啊!怎麼這麼猛!?”


    “哇!這3號好厲害!哎哎哎,你快看,長得也好帥啊!”


    落地之後的張前依然是面無表情,直接開始回防,就連和隊友之間的慶祝都沒有。


    李天一撓撓頭,對著許一川說道,“難道這就是強者的氣質?”


    而許一川也是搖搖頭,“我哪知道,可能就是單純的話少吧。”


    說完,兩人便不再說話,認真的等待著醫學院的防守。


    張前上場剛剛一分鐘便連得五分直接將分差縮小到了五分!


    這種得分效率連王輝也是暗暗點頭,他還沒有見到哪個國內的大學生球員能夠有這麼勁爆的得分爆發力!


    依然還是劉筱宇在前場接球,眼神死死盯住了張前,這對老對手,如今再次相遇,也讓這場比賽多了幾分看點。


    張前突然伸出手,示意許一川和李文旭向後退去,自己慢慢走到劉筱宇的面前,準備單防劉筱宇!


    許一川扭頭看了一眼站在場邊的王輝,在看到王輝向他點了點頭之後,才招呼李文旭向後退去。


    劉筱宇嘴角一挑,“呵呵,你真覺得你能夠防住我?”


    “不試試怎麼知道?”


    “試試?忘了當年在你頭上砍下40分的時候了?”


    劉筱宇在說出這句話之後,仿佛戳到了張前的痛處一般,張前的臉上少見的露出憤怒的神情,“那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來吧!”


    這句話幾乎是張前咬著牙磨出來的。


    劉筱宇呵呵一聲冷笑,直接啟動向內線突破。


    張前也是速度驚人,並沒有被劉筱宇甩開直接跟了上去,但是劉筱宇並沒有想要靠著速度過掉張前,而是抓住張前身體對抗上的不足一步一步用自己強壯的身體頂著張前向內線靠近。


    在得到四十五度角的時候,劉筱宇突然加大了身上的力氣,直接將張前頂開了半個身位,而自己直接接著反彈回來的力量身體向後仰去。


    “唰。”


    球也是空心入網。


    進球之後的劉筱宇不屑的看了張前兩眼,“現在!你依然防不住我。”


    張前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直接用手指頭指著劉筱宇,“我警告你!別亂說話!”


    李天一連忙上前抱住張前,“兄弟,別激動!別激動,裁判就在旁邊看著呢!”


    李天一說完,張前也是冷靜下來,而此時的趙海軍已經把哨子叼在了嘴里看著張前,只要這時候的張前再做出什麼過激動作,趙海軍就會直接吹響哨子!


    張前掙脫開李天一怒看了一眼一旁的趙海軍,但是趙海軍卻直接伸出右手掌心朝著張前,左手向上一蓋,“嘟~~~~”。


    “海大隊!3號!技術犯規!一罰一擲!!”


    趙海軍說完,沒等張前說話,場邊的王輝便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子指著趙海軍,“這他媽給的哪門子技術犯規?你會吹嗎?”,一旁的陳斌連忙將王輝攔住,“輝兒!別說了,一會再給你一個技術犯規咱的節奏可就全亂了!”


    杜震也是勸道,“輝子,冷靜點!你可是教練!”


    但是王輝這次是真的火了,“我是教練怎麼了!你看沒看見剛才這個球,人家他媽的看他一眼都不行!你以為你是誰啊!看都不讓看?”


    <a id="wzsy" href="http://m.xiaoshuting.la">小書亭</a>


    眼看著王輝就要沖進場內,副裁判陳翔跑了過來,“請你冷靜!如果再有過激話語和動作,將會直接將你驅逐出場!”


    這句話直接點燃了王輝,“來來來!你他嗎的吹我!你們這幫裁判除了會叼著個哨子在場上亂吹還他媽會干什麼!”


    雖然平時的王輝脾氣好,但是這並不代表著沒有脾氣,怎麼說王輝也是當年國青隊的核心球員怎麼會一點脾氣都沒有,剛剛趙海軍因為張前看了他一眼就吹了張前一個技術犯規這一做法,確實激怒了王輝。


    陳翔面對王輝一點面子都不給的話語,當機立斷,直接吹響了哨子用力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指向籃球館門口的方向!


    “王輝教練,請你離開比賽場地!”


    王輝呵呵一笑,一腳踹開面前的凳子,氣呼呼的走向籃球館的大門。


    海大替補席上的隊


    員紛紛站起身來,怒視著陳翔。


    “你們如果再看,直接取消你們參加比賽的資格!”


    杜震連忙走到隊員面前,“干什麼干什麼!都給我坐下!這是籃球場!怎麼?想把這兒變成拳擊場?誰再敢頂撞裁判,直接開除球隊!”


    杜震說完,程海等人才帶頭坐了下去,但是臉上依然掛著對裁判的不滿。


    夏枕眠見王輝走出了球館,直接一路小跑的跟了出去。


    而場上的劉筱宇已經罰進了一次罰籃,郭凱晨站在邊線準備發出邊線球。


    此時沒有人注意到張前紅彤彤的眼神,猶入當年熱火時期詹姆斯的死亡之瞳!


    兩位裁判的做法已經徹底激怒了張前,而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見過憤怒的張前能夠在場上發揮出多大的威力,但是場邊的隋萬年可是有所耳聞,同時也在默默感嘆中國裁判的職業水平,雖然這一次判罰是對于醫學院有益的但是隋萬年的格局可不止如此,他真正關心的是整個中國籃球發展的未來。


    郭凱晨發出邊線球,醫學院一號位齊元騰接到籃球,再次將球交給了劉筱宇,張前走到劉筱宇面前,緩緩將重心壓低下去,眼神就像一只猛虎,看著待宰的羔羊一般。


    但劉筱宇可不是束手就擒的羔羊,只見劉筱宇再次憑借著身體優勢頂著張前向內線突破,但是張前此時已經是暴走狀態,直接用盡全身力氣和劉筱宇對抗上,劉筱宇一時間竟然沒法頂動張前,只好做了一個背後運球,改變了突破的方向,向張前弱側再次沖去。


    張前被晃開了一點身位,劉筱宇見縫插針直接鑽了進去。


    殺入內線的劉筱宇依然面對著鄧佳佳和李天一的內線防守,可是劉筱宇顯然沒有將兩人放在眼里,直接迎著兩人起跳,而這個時候張前也在後面緊跟著殺了進來。


    劉筱宇跳起之後憑借著超強的核心力量和滯空能力在空中收腹拉桿躲過了李天一最具威脅的封蓋,出手挑籃,眼看著籃球就要落進籃筐,但是從身後飛出一道瘦削的身影,直接將球扇在了籃板上!


    鄧佳佳跳起收下籃板,而落地之後的劉筱宇不可思議的看著剛剛釘板大帽了自己的張前。


    此時張前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一直死死地看著劉筱宇。


    鄧佳佳拿下籃板之後將球交給了李文旭。


    李文旭穩穩運過半場,張前直接站在四十五度角伸手要球,李文旭沒有猶豫直接將球交給了張前。


    李天一剛剛想要上提給張前擋拆,但是卻被張前擺了擺手,拒絕了。


    依然是劉筱宇站在張前面前,單防!


    張前沒有像之前幾次進攻那樣耐心的尋找機會,而是接球之後直接向左側突破而去,劉筱宇在速度上明顯有些跟不上張前,只能在身後奮力追趕,但是當張前進入了三分線之內之後並沒有繼續向內線突破而是背對著劉筱宇向內推進,忽然張前肩膀向左側一晃,劉筱宇連忙向左側移動,但是張前也只是一晃,晃過之後直接向右側突破,劉筱宇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張前殺進了內線,“踫!”,一記單手劈扣,完成了這次進攻!


    在場的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面無表情的張前,這家伙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為什麼說扣就扣!


    打到現在劉筱宇的體力徹底亮起紅燈,在接下來的一次進攻里竟然投出了一個air ball。


    而海大這一邊,張前可是狀態正盛,在進攻端接到李天一的傳球迎著劉筱宇的防守強行干拔三分出手命中!


    直接將比分縮小到了三分,而這一記三分也是直接將醫學院給打停了,隋萬年看著體力已經透支的劉筱宇不得不叫了一次暫停。


    “筱宇,剛才你為什麼要跟張前說那些垃圾話?”


    劉筱宇拿起一瓶礦泉水開始向嘴里灌去,喝了幾大口之後才緩緩開口道,“我不想輸給他。”


    隋萬年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著劉筱宇疲憊的樣子還是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此時在籃球館門外,王輝正憋著一肚子氣抽著煙。


    夏枕眠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默默陪在王輝的身邊。


    “你說,我剛才是不是太沖動了?”


    王輝吐出了一口煙問道。


    夏枕眠搖了搖頭,“就算所有人都覺得你太沖動,我也覺得你做的是對的,確實因為裁判做的太過分了!”


    王輝微笑著看著一臉認真的夏枕眠,“回去吧,回去看看場上什麼情況了,有要緊的情況出來跟我匯報!”


    夏枕眠朝著王輝敬了一個禮,“yes sir!”,說完便站起身子跑進了球館。


    王輝抽了一口煙緩緩吐出看著夏枕眠的背影,突然感覺,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好像也挺好。


    當夏枕眠回到球館的時候剛好趙海軍吹響了暫停結束的哨聲。


    杜震代替王輝進行了換人,程海、張前、許一川、褚銳,李天一同時上場,作為王輝好兄弟的杜震自然要幫好兄弟找回場子,褚銳上場打四號位,李天一直接頂到五號位,這一套陣容直接將海大的進攻防守拉滿,完全可以趁著劉筱宇體力問題的間隙一波帶走比賽!


    而醫學院這邊隋萬年也終于將劉筱宇換下,站在球場上的程海面色嚴肅的跟四人說道,“輝哥不在,咱們更得給輝哥長長臉!都給我打的硬一點!爭取這一節直接結束比賽!”


    其余四人都是朝著程海點點頭。


    “好了觀眾朋友們現在比賽繼續開始,雙方主教練都是進行了人員調整,醫學院這邊是讓劉筱宇休息一會,而海大這邊,我去,海大這邊可以說是派出了進攻火力最強的一套陣容,看起來是想在本節比賽過後直接打垮醫學院。”


    隋萬年站在場邊搖了搖頭,自己執教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比賽,今天竟然在一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身上吃了一個啞巴虧!


    沒錯,現在的隋萬年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王輝的用意,但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沒有劉筱宇在場上的醫學院就像沒了魂一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打了,程海趁機大喊一聲,“緊逼!”


    場上的海大隊員就像一匹匹惡狼,紛紛沖向了自己的防守隊員。


    醫學院直接亂了陣腳,在一次傳球中,被許一川抓到機會,縱身起跳斷下了傳球,直接甩向已經過了半場的張前,張前拿球之後邁起大步直接沖向籃筐!


    觀眾席上有一些醫學院籃球隊的鐵桿球迷已經捂起了眼楮,他們可不想再看一次籃筐被張前狠狠地肆虐!


    但是就算他們捂起了眼楮,巨大的聲響還是傳到了他們的耳朵里,“踫!”的一聲,籃球再一次被張前用盡全身力氣灌進籃筐!


    這一記勢大力沉的扣籃仿佛將張前心中的委屈徹底宣泄了出來,張前落地之後過了兩三秒鐘,籃板之上緩緩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紋,幾秒之後,整塊籃板竟然劈了啪啦的碎裂成了一塊塊的玻璃碴子散落在了醫學院球館地板之上!


    除了張前,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嘆的聲音。


    “我草!沒搞錯吧,是不是咱們學校籃板質量不太行啊!怎麼被這麼瘦一人給扣碎了!?”


    “什麼情況?我這是在看NBA嗎?”


    “媽的讓這小子陪!陪籃板!”


    程海等人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對面空空如也的籃板框子,“我去~這尼瑪也太猛了吧!”


    程海不禁感嘆道。


    經過短暫的懵逼之後,海大的替補席直接開始了各種夸張的尖叫!


    兩個裁判也是懵了,自己平時就是吹一些CUBA的比賽還沒踫見過這種情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夏枕眠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跑出球館。


    “王輝!王輝!你快進去看看吧!


    正在看著一個個長腿妹妹的王輝猛地轉過頭,“怎麼了?打起來了?”,王輝一臉著急的問道。


    夏枕眠哈哈大笑起來,“沒有!沒有!是張前!張前把籃板給扣碎了!”


    王輝一听,直接蹦出一句“我草!”


    “籃板都給干碎了!?這小子火氣可真夠大的!”


    說著,王輝便站起身來帶著夏枕眠走進了球館。


    球館內,兩個裁判正在商量著什麼,過了一會之後,主裁判趙海軍走到了隋萬年面前,“隋老,如果現在找人按籃板的話,要等兩個小時,你看看,要不咱們就先暫停?兩個小時之後開始?”


    兩個小時,這對于現在的醫學院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正好可以讓劉筱宇充分補充體力。


    但是隋萬年果斷的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們這一場比賽認輸了。”


    話音剛落,劉筱宇直接喊了出來,“隋老!不行啊!咱們為什麼要認輸!籃板是他們扣碎的又不是咱們扣碎的!”


    就連趙海軍也跟著說道,“對啊,隋老,你大可不必這樣啊!”


    “請耐心等到各位觀眾,不要離開球館,我們的裁判正在和主教練商議如何解決此事。”


    解說看到已經有不少的觀眾開始離開球館,不得已拿起麥克風說了一句。


    王輝也是沖著隋萬年走了過去。


    “怎麼回事?”


    趙海軍看著王輝說道,“現在換籃板需要兩個小時,我和隋老說要不就等待兩個小時之後再繼續打,但是隋老跟我說他要直接認輸。”


    此話一出,王輝也是直接勸道,“隋老!您這是干什麼,剛才我發火可不是沖著您啊!”,說著還沖著趙海軍看了一眼。


    趙海軍也是尷尬的撓了撓頭。


    “隋老!不能認輸!打完比賽!”


    隋萬年拍了拍王輝的肩膀,“說什麼呢!小輝子,你可是我一步一步看著成長起來的,你還能朝我發火不成,我之所以認輸是因為,這場比賽其實我們已經輸了,你從第一節比賽開始就隱藏了那個三號小伙子,而且讓褚銳全場領防筱宇消耗了筱宇很大的體力,等到筱宇體力不行了,你才亮出你的底牌,準備帶走比賽,這確實是我沒有想到的,所以這場比賽我輸得心服口服!你也不要再勸了,只是一場預選賽罷了!我隋萬年輸得起!”


    隋萬年的一番話讓王輝瞬間肅然起敬!


    王輝拉起隋萬年的手,“隋老,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隋萬年哈哈一笑,“行啦,小輝子,別在這矯情了,再說了,可不是我說你,今天怎麼這麼激動?身位主教練你一定要時刻注意自己的情緒!今天還好踫到的是我如果踫到的是別的主教練,還不笑話死你?”


    王輝也是慚愧的低下了頭,“隋老說的是,今天確實是我太沖動了,放心吧,隋老以後不會了。”


    王輝在隋萬年眼前,還是像一個孩子一樣,做錯了事情,要低頭認錯。


    “行了,小軍,我說了,這場比賽我們認輸,辛苦你和這個小伙子了。”


    趙海軍見隋萬年態度已定,只好也是點點頭,“那行,隋老。”


    說完轉身走進球場到了中圈,拿起脖子上的哨子,“嘟~~~~”


    “本場比賽醫學院自願認輸,正常比賽結束,中國海洋大學籃球隊獲勝!”


    說完,觀眾席還沒有離開的觀眾便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海大這邊也沒有任何慶祝的聲音,而是在程海的帶領下紛紛向醫學院送去了尊重的掌聲。


    劉筱宇從凳子上站起身子,走到了王輝面前,“輝哥,下次遇見,可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松地帶走比賽了。”


    王輝嘿嘿一笑,“好啊,今天就當是我撿走一場勝利吧,下次見面咱們好好打!”


    劉筱宇點點頭,“好 輝哥!”


    劉筱宇剛要轉身,卻被王輝一把拉住,“你跟張前是不是有什麼矛盾?”


    劉筱宇眼神復雜的看著王輝,隨即搖了搖頭,“沒有。”


    王輝沒有理會劉筱宇而是轉身把張前叫到了跟前。


    “兩個大老爺們有什麼話不能說?有什麼心結解不開?別他媽磨磨唧唧的!有事就給我現在說明白!”


    張前和劉筱宇兩個平時話都不多的男人誰都沒有開口。


    隋萬年也是拍拍劉筱宇的後背,“筱宇!快,有什麼事不能說的!?現在把矛盾解開,說不定你們倆以後還有可能同時披上代表中國的球衣一起為國效力!快!”


    劉筱宇听見這句話明顯猶豫了起來,過了許久,才開口道,“唉,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當年在社區聯賽的時候,有一場比賽我帶了一個姑娘。”,說到這里劉筱宇臉紅了一下,看了一眼旁邊的人發現並沒有人在乎這個之後,才繼續說道,“有一場比賽我帶了一個姑娘去了,等到比賽開始的時候我才知道對手是他,那場比賽我倆就剛上了,他當時話可多了!一直在朝我噴垃圾話,而且還當著我面朝著我帶來的姑娘吹流氓哨,于是那場比賽我就跟他在場上打起來了。”


    說完劉筱宇看向了張前,同時張前也是抬起頭看向了劉筱宇。


    “在最後的社區聯賽決賽上我倆又相遇了,那一場比賽他感冒了,當時上場的時候發燒燒到了39度,但是他還是上了,那場比賽我得了四十分,賽後他就說我趁人之危不算真君子,然後他就一直看不起我。”


    劉筱宇說完之後,王輝摸了摸頭發,“咱就是說,這點破事也至于你倆這樣?”


    說完王輝轉身一把將張前推到了劉筱宇面前,“人家都說完了!你也說說!快點,別給老子丟人!”


    張前被逼的沒法,只能開了口,“事情差不多就是像他說的這樣,大事沒有,你也知道我,輝哥,本來就不善于溝通,可能當時他沒理解我的意思,我也懶得解釋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隋萬年哈哈一笑,“兩個大男人!就這點屁事,說開了就好,快快快,筱宇,兩人一起握個手!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劉筱宇點了點頭,向張前伸出了手,張前猶豫一會,才慢慢伸出手,與劉筱宇緊緊地握在一起。


    從後話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時刻,劉筱宇和張前這兩個未來的國家隊後衛雙子星在此刻盡釋前嫌!


    王輝和隋萬年也是各自滿意地看著自己手下的隊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王輝和隋萬年聊了幾句之後王輝便帶著海大的隊員走出了球館。


    海大經過兩場比賽過後,在預選賽中和山東農業大學同樣以兩戰全勝並列第一。


    在大巴車上的時候,海大的隊員都是歡天喜地的慶祝這勝利,只有王輝一個人皺著眉頭看著手機上的資料。


    “前哥!今天你是真的猛啊!給籃板都給干碎了!”


    程海現在完全淪為了張前的小迷弟一臉羨慕的跟張前說道。


    張前哈哈一笑,“害,那不是當時心里憋著一股子氣嗎,尤其是那兩個傻逼裁判直接給輝哥吹出去了,我就很生氣。”


    “就是!別的都能接受!欺負輝哥是我最不能忍的!”,李天一也是說道。


    此話一出立即得到了全車海大隊員的同意。


    “哎,輝哥呢!?輝哥怎麼不說話了。”


    程海坐起身子四處尋找著王輝,終于在大巴車最後一排的角落里,看到了緊皺眉頭的王輝。


    “輝哥!你干嘛呢!?比賽都贏了,你怎麼還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王輝沒有理程海,依然沉默不語的看著手機。


    杜震直接走到了王輝身邊坐下,“看啥呢!輝子,那邊都說你呢。”


    王輝頭也沒抬的說了一句,“讓他們別吵,研究下一場的對手呢!”


    杜震一听,把腦袋湊了過去,“我還不知道下一場打誰呢,輝子,給我看看!”


    王輝將手中的手機遞給了杜震,手機里的內容是一場去年聯賽的比賽錄像,杜震仔細一看,是山東農業大學在前年分區淘汰賽上面對清華大學的一場比賽。


    “輝子,你為啥看前年的比賽?”


    “山農有一個中鋒很牛,去年因為某些原因並沒有參加聯賽,正是因為這小伙子沒有參加比賽所以醫學院才能夠打入決賽。”


    “真的假的?有這麼夸張?”


    王輝嘆了口氣點點頭,“還真有,就這麼和你說,這哥們兩米一一的身高能做出後衛的運球,有著後衛的速度,而且射程範圍包括了三分線之外。”


    王輝說完,車上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的海大隊員都听到了王輝的話,如果是真的那王輝口中的這個人真是太可怕了。


    程海也是湊到了王輝身邊,“輝哥!那哥們這麼變態的嘛?”


    王輝白了一眼程海,“以後這些廢話就別出口了!我現在真的是懶得罵你!”


    “輝兒,有辦法嗎?”,陳斌問道。


    王輝搖搖頭,“咱們現在內線太弱了,不行,我得去一趟張宇那里了,外線防守我倒不是很擔心,內線防守才是我現在最頭疼的事。”


    陳斌點點頭,“也好,去一趟吧,從張宇受傷之後你還沒去看過呢。”


    “胖子,你去跟司機說一聲吧,一會到了張宇那個小區直接停車,夏枕眠!你跟我一起去!”


    “好,我去跟司機說。”


    夏枕眠玩著手機頭也每抬的說了一聲好。


    王輝安排好之後,便一歪頭睡了過去。


    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後,王輝被夏枕眠叫醒。


    “輝哥!輝哥,別睡了,到了!”


    王輝緩緩睜開眼楮,“到哪了?”


    “到張宇家的小區了呀,你不是說要去張宇家一趟嗎?”


    “啊,對對對。”


    說著王輝抹了一把臉,站起身子,帶著夏枕眠下了車。


    刺眼的陽光讓剛剛睡醒的王輝睜不開眼,王輝從口袋里摸出墨鏡帶了上去,“你去找一個超市,買點水果再買一箱奶,我在這等你。”


    夏枕眠應了一聲便轉身去找超市。


    很快,夏枕眠提著一個果籃和一箱牛奶走了過來。


    王輝則是兩手插兜直接走進了小區。


    “喂!你不幫我拿一下嗎!?”


    夏枕眠氣鼓鼓的問道。


    王輝則是頭也沒回的說道,“我很累的好不好,先麻煩你啦,對了,張宇家在哪個樓啊!”


    夏枕眠哼了一聲,沒有理王輝。


    幾分鐘後,王輝兩人站在了一棟樓下面,“就是這里嗎?”


    “嗯,就是這兒,他在學校登記的住址就是這兒。”


    “幾樓啊?”


    “三樓。”


    王輝點點頭,摘掉墨鏡,便走進了單元門,一句沒有提要幫夏枕眠提一下東西的話。


    “咚咚咚”,王輝敲了敲門。


    過了一會,房間里才穿出了一聲懶洋洋的聲音,“誰啊!”


    王輝一听正是張宇的聲音,于是沒有說話,直接又是敲了三下門。


    “誰啊!說話!”


    張宇的聲音有些不耐煩起來。


    但還是能夠听見張宇踩著拖鞋啪啦啪啦過來開門的聲音。


    門還沒被完全打開,張宇的聲音便先傳了出來,“誰啊!不會說話是不是,問你是誰……”,張宇話沒說完,看到王輝的時候直接把下半句硬生生咽了回去。


    “輝,輝哥。”


    王輝直接一拳頭打在了張宇的胸口,“幾天不見,你小子脾氣見漲啊!?”


    張宇嘿嘿一笑,連忙將王輝和夏枕眠迎了進去。


    “嘿,夏枕眠,你說你來就來,拿東西干嘛呀?”


    “這是你輝哥特意安排我去買的!”


    張宇一副憨笑的看著王輝,“謝謝啊!輝哥嘿嘿嘿。”


    王輝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開門見山的問道,“這麼長時間了腳好利索了沒有?”


    張宇抽出一個凳子坐到了王輝對面,“嗯,差不多了輝哥,應該可以了。”


    王輝點點頭,“下個周,跟山農的比賽,需要你。”


    “這麼急啊輝哥,我不是听程海說你在學校發現了一個籃板怪?”


    王輝嘆了口氣,“搶籃板你確實是干不過他,澤軒還是缺乏比賽經驗,加上基本功不是很好,所以我才來找你。”


    張宇點點頭,“行,輝哥,明天我再去一趟醫院,問問醫生下個周我能不能上場,問完之後我去學校找你。”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傳奇主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小王哥哥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小王哥哥並收藏傳奇主教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