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體大的隊員看著張平有些落寞的背影紛紛想上前留住張平,但是卻被劉毅伸手攔了下來,“你們難道不了解咱們的教練嗎?他決定的事情誰能勸得了,而且你們沒听見教練說他已經向學校辭去了教練一職嗎?”


    听完劉毅說的北體大的隊員才冷靜下來。


    “那怎麼辦啊毅哥,現在咱們連教練都沒有了,接下來的比賽怎麼辦啊?”


    劉毅搖搖頭,嘆了口氣,“繼續訓練,這不是咱們要擔心的事情,學校會處理的。”


    說是這麼說,但是現在北體大的隊員們哪里還有心思訓練,就連劉毅也是坐在了凳子上低頭沉默不語。


    在張平走到校門口的時候,他拿出了手機,給自己的妻子打去了電話。


    “喂,老婆。”


    “哎,你們今天不是去山東打比賽了嗎,打完了嗎?怎麼樣?”


    張平面對妻子的詢問猶豫了一會,開口說道,“老婆,我辭職了,晚上你和孩子先吃吧,我還有點事。”


    說完,張平便直接掛掉了電話,將手機關機,放進了口袋。


    一個中年男人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會怎麼辦?自然是一個人喝悶酒了。


    張平獨自來到了平常經常來的一家小飯館,只是要了一盤涼菜拼盤,一瓶紅星二鍋頭。


    二兩酒下肚,肚中的委屈、憋屈一股腦的涌上心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就這麼坐在小飯館抹起了眼淚。


    閑下來的老板坐到了張平對面,“乖乖,老張,你這是怎麼了?”


    張平趕緊擦了擦淚,笑著跟老板說道,“老孫!你還說呢,我一直不吃辣椒你不知道啊!給我辣出眼淚了!”


    可是這哪能糊弄過也是人到中年的老孫。


    飯館老板名叫孫連生,不是北京本地人,但是卻在北京干了二十多年的飯館,雖然飯館地方不大,味道卻是出奇的好,以前听孫連生說,自己原來是一個大酒樓的廚師長,因為得罪了人,被人開了,性格直來直去的孫連生深知自己不適合過勾心斗角的生活,于是帶著一家子人來到了北京,開起了眼前的這家小飯館。


    孫連生嘆了口氣,起身拿了一個杯子,倒上了酒。


    “沒听說過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賭錢嗎?哪有一個人喝酒的,喝多了回了家,嫂子不得吃了你!”


    有了孫連生的一句話,張平的心情開始緩緩平復。


    “跟老弟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張平拿起杯子一仰頭直接將杯中小二兩的白酒一口干掉。


    “辭職了。”


    張平淡淡說道。


    “啊!?辭職了!哎喲喂我的老哥哥,你說都人到中年了,你這是折騰什麼呀?”


    張平笑了笑,“干的不舒坦。”


    “嘿,你這話說的,干都干了小半輩子了,現在開始說干的不舒坦了,熬熬不就過來了嗎!”


    張平沒有說話,而是又倒上了一杯酒。


    剛要拿起來,孫連生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孫連生拿起手機一看,沖著張平擠了擠眼,“嫂子!接不接?”


    “接吧,不要告訴他我在這里。”


    孫連生一邊搖著頭一邊接起了電話,“喂,嫂子!”


    “連生啊,我家老張在不在你那里啊?”


    孫連生剛要說話,從門口進來了一幫帶著墨鏡,身上紋著紋身的小青年。


    “嫂子,老張沒在這,我這里來客人了,我先掛了!”


    孫連生說完掛掉了電話,起身走到了那群小青年面前,“哎,哥幾個,吃點什麼?”


    那群小青年領頭的一個直接一把將孫連生推到一邊,一屁股坐到了張平對面。


    “你就是張平?”


    張平點了點頭,“我是,你們是誰。”


    那小青年摘下墨鏡,囂張的說道,“我們是誰你不用管,我今天來呢就是給你帶句話,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別到處亂說,要是亂說了的話,小心你的老婆和孩子!”


    孫連生一听,感覺事情不對,偷偷的摸起手機就要報警,但是領頭小青年身後一個帶著大金鏈子的光頭看到了孫連生的小動作,直接沖上前飛起就是一腳直接將孫連生踹翻在地,“大叔,我們又沒干什麼何必麻煩警察同志呢?”


    張平一看孫連生因為自己被一腳踹倒在地上,直接不干了順手抄起桌子上的白酒瓶子就打向了剛剛動手的那個光頭。


    但是這群人明顯是練過的,沒等張平打到光頭,光頭身邊的兩個小弟直接一人出拳一人伸腿瞬間將張平打倒。


    領頭的小青年站起身子,緩緩蹲在張平的面前,“怎麼?好好跟你說話你听不進去嗎?”


    張平狠狠的看著眼前的小青年,絲毫沒有畏懼,“哼,他們敢做還怕被人知道嗎!?要想人不知


    除非己莫為!他們一定會受到報應!”


    領頭小青年輕蔑的笑了笑,站起身來,一邊走出飯館一邊向身邊的人吩咐到,“上,打到他說不出話來為止。”


    話音一落,小青年帶來的人一擁而上,朝著張平就伸出了拳頭……


    “哎!別打人啊!別打了別打了!他肯定什麼都不會說的!求求你們了!別打了!”


    孫連生連滾帶爬的拉住其中一個人的大腿喊道,但卻被一腳踢開,“滾!不關你的事你最好別管!”


    說完繼續拳腳相向的招呼在了張平的身上。


    張平蜷縮起身體,用胳膊護住了頭,嘴里還大喊著,“就算打死我!你們做的那些骯髒的事也會大白于天下!”


    很快,張平的喊聲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徹底的沒了聲音。


    孫連生也是拼命的攔著這群人,但是奈何對方人太多,孫連生自己的努力顯得那麼渺小。


    而此時在一家裝修豪華的飯店包間內,郝國強和劉衛東兩人正在把酒言歡。


    “哎,劉校長,我剛才看見一群社會小青年跟你說啥呢?”


    郝國強拿起紙巾擦了擦滿是油的嘴問道。


    劉衛東哈哈一笑,“這不是怕張平那張嘴亂說,找了個道上的朋友去敲打敲打嘛。”


    “嘿,劉校長的辦事效率就是高啊,不過你也不怕張平把事鬧大?”


    “哼,無權無勢的一個平頭老百姓,拿什麼鬧!”


    說完兩人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他媽的,老東西還挺能抗!再叫啊!怎麼不叫了!”


    領頭小青年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張平說道。


    現在的張平橫躺在了地上渾身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


    領頭小青年大手一揮帶著自己的小弟囂張的走出了飯館。


    孫連生連忙拿出手機先是打了120,再是打了110,爬到了張平身邊,查看張平的傷勢。


    “老張!老張!你沒事吧!老張!”


    孫連生伸出顫抖的手放在了張平的鼻子下面,還好,還有氣,要不孫連生是真的怕這幾個毛頭小子下手沒輕沒重的。


    <a id="wzsy" href="http://m.yqxsw.org">言情小說網</a>


    “老張!能听見嗎!你醒醒啊!”


    孫連生大聲的喊著,但孫平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過了一會,救護車先是到達了現場,將張平抬上了車,孫連生也是跟著上了車。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傳奇主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小王哥哥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小王哥哥並收藏傳奇主教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