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球!漂亮的變向,瀟灑的扣籃!朱松瑋不愧被譽為汕大的杜蘭特,這個大幅度的體前變向的確有點杜蘭特的影子了!”


    沒錯,就在朱松瑋看到海大的內線變成了林澤軒的時候,殺心就已經起來了,面對比自己的矮了一頭的李文旭連續兩個大幅度的體前變向直接將其甩在了身後,自己則是邁開大長腿殺進了內線,迎著林澤軒的防守,騰空而起狠狠地將籃球砸進了籃筐。


    王輝坐在場邊眯著眼楮看著在場上不可一世的朱松瑋,嘴角慢慢上挑。


    “小輝子,小輝子!”


    就當王輝專心看著場上的比賽的時候,一聲聲小輝子傳了過來,王輝扭頭一看正是隋萬年帶著劉筱宇姍姍來遲。


    王輝連忙站起身子,“哎喲,隋老,您這是上哪去了,這第一節比賽都快打完了你這才來!”


    “哎呀,先別說這個,怎麼樣,第一節怎麼樣?”


    隋萬年一邊說著一邊看向比分牌。


    27:29


    這就是現在比分牌上的數字,隨著剛剛朱松瑋突破扣籃得手海大暫時落後兩分。


    “這麼膠著!?”


    隋萬年顯然沒有想到比賽會是如此膠著。


    王輝苦笑一聲,“隋老,這可是半決賽啊!對手也不弱的好不好,難道咱們要從一開場就碾壓對手嗎?哈哈哈。”


    隋萬年擺擺手,“汕頭大學那幾個小子不怎麼樣,比起張前差遠了,不過他們的那個主教練,馬老頭還是有點東西的。”


    王輝一愣,“隋老,您認識?”


    隋萬年見王輝臉上的表情,直接哈哈哈的笑了出來,“小輝子,看來你已經吃了這馬老頭的虧了呀!”


    王輝尷尬的笑了笑,“隋老果然火眼金楮,不過問題應該不大,過一會愁的就是他馬老頭了!”


    隋萬年一听頓時來了興致,“哦!?怎麼回事!快和我講講。”


    王輝點點頭,與隋萬年一同坐下,將剛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了隋萬年。


    就在王輝與隋萬年說話的空擋,海大在場上與汕頭大學打的有來有往,但是這一段時間的進攻與前半段的進攻完全變了,原本一直在沖擊內線的海大隊現在以許一川為主,外線火力全開,僅僅兩分半鐘的時間里,許一川三分球八投四中,一人單節轟下十五分!


    反觀汕頭大學,在王輝做完人員調整之後在當家球星朱松瑋的帶領下開始猛烈的沖擊著海大的內線,盡管馬


    維平已經看出了端倪,也叫了暫停進行布置,但是,這個時候,汕頭大學的隊員與海大的隊員的差距便顯露了出來,那就是,執行力!


    朱松瑋年輕氣盛,心比天高,場下答應的好好地,但是等到上了球場,就將馬維平說的話拋在了腦後,還是一個勁的往海大的內線沖著。


    而王輝也是直接趁著對手叫的這一個暫停的機會,將張前也給拿了下來,原本張前在第一節最後的這一階段就沒怎麼出力,甚至當暫停張前下場的時候,身上的汗都已經干了。


    <a id="wzsy" href="http://www.156n.net">156n.net</a>


    “小輝子,你真是屬狐狸的!”


    隋萬年在听完王輝介紹完場上的情況之後半天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隨著主裁的一聲哨響,第一節比賽也是結束了。


    36:32


    這就是汕頭大學和海洋大學兩隊第一節比賽結束時比分牌上的數字,是的,兩隊在第一節比賽便拿下了六十八的總得分,這也是聯賽歷史上單節比分記錄。


    海大憑借著團隊籃球以及許一川的出色發揮在第一節結束的時候取得了四分的領先,要知道,這還是程海和張前都沒有發力的情況下。


    “朱松瑋!你怎麼回事!?不是告訴你要改變打法了嗎!?”


    馬維平陰沉著臉看著渾身大汗,氣喘吁吁的朱松瑋大聲吼道。


    朱松瑋則是一臉的不以為然,甚至有些不耐煩,在第一節比賽最後的階段,汕頭大學正是憑借著朱松瑋一次又一次持球殺進內線得分才將分差控制在了五分以內,他朱松瑋不理解,為什麼主教練會朝自己發火。


    “教練,對手的內線明顯很弱,我們本來就應該沖擊對手內線啊?”


    朱松瑋沒有說話,而是一向沉默少語簡中原說出了一句話。


    馬維平嘆了口氣,本來以為自己的這一招請君入甕會讓汕大取得主動權,但是誰知道,王輝不但看出了自己的想法,更是玩了一招以其人之道換以其人之身,利用朱松瑋的脾氣性格,對汕大進行了反制,並且還很成功,使得海大反過來獲得了體力上的優勢,同時,海大隊員的表現也讓馬維平知道了,為什麼海大能夠以全國賽第一名的成績殺進八強賽,又是怎麼從八強賽順利殺進半決賽,光是海大隊員的這一份紀律性和執行力別的大學生球隊就沒有誰能夠做得到!


    “唉”


    馬維平苦笑一聲,看著一臉不解的汕大隊員,他沒有解釋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第二節比賽,松瑋休息一下,中原,


    你帶隊打一會,記住,一定要控制住比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第二節比賽應該就是對手反撲的高潮,一定要頂住!”


    此話一出,朱松瑋立即站起身子,“教練!我的體力很OK!我們現在比分還在落後,為什麼不讓我上!”


    其他的汕大隊員也是默默地點了點頭,都覺得第二節比賽不讓朱松瑋上是一個非常難以理解的決定。


    但是馬維平這一次的態度異常堅決,無論朱松瑋再說什麼,他都是堅持自己的決定,這也讓在朱松瑋的心態產生了一些變化,這種種因素都為這一場比賽的後續埋下了伏筆。


    而另一邊,王輝也是在布置著第二節比賽的打法。


    “第二節比賽,程海上場,但是記住,程海,你的任務是組織好進攻,而不是進攻,天一休息一會,林澤軒換到四號位,張宇上場,褚銳代替張前上場,張林代替一川上場,記住,第二節比賽的主題就是防守!你們可以不得分,但是防守一定要給我用出全力,盡量將比分控制住,知道了嗎!?”


    “輝哥,我還不上嗎!?”


    張前問道。


    王輝嘿嘿一笑,擺了擺手,“別急,別急,這場比賽少不了你張前的戲份!馬維平已經掉進了陷阱,各位咱們打個賭怎麼樣?”


    王輝說完,程海哈哈笑著說,“輝哥什麼賭!我跟你打!”


    王輝看著另一邊的汕大替補席十分確定的說道,“如果我告訴你,下一節比賽朱松瑋不會上場,而是由簡中原一人帶隊,你們信嗎?”


    程海第一個搖了搖頭,“怎麼可能!輝哥,現在他們是落後的一方,怎麼會把隊內的得分王摁在板凳上!”


    程海說完,其他的海大隊員也是跟著點點頭,表示認同程海的觀點。


    但是張前卻像想到了什麼一樣,“我不打!我不跟輝哥打這個賭,我也覺得朱松瑋第二節不會上場,起碼在前半節不會!”


    王輝一臉欣賞的對著張前一笑,又轉過頭看著剩下的海大隊員,“你們呢,篤定了朱松瑋下一節比賽會上嗎!?”


    剩下的海大隊員在程海的代表下點點頭,“你就說,輝哥,賭什麼!”


    王輝搓了搓手,“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如果你們輸了,晚上飯錢你們包了!”


    程海大手一揮,“行!輝哥,如果我們贏了,晚上這麼多口子人的飯錢可就你和張前出了!”


    王輝哈哈一笑,“好啊!走著瞧吧!”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傳奇主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小王哥哥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小王哥哥並收藏傳奇主教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