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破的村子里雖有許多燃燒著的火堆,但周遭的紅霧十分詭異,竟壓得整個村子紅光彌漫,陰沉無比,似有邪氣滋生。


    若不是有陣法護在村子內,恐怕那紅霧就會沖了進來。


    房子的外頭除了兩個負責警戒的修仙者,竟再無一個活人了。


    外頭負責警戒的兩個修仙者顯然也听到了方才里頭的動靜,因而只是好奇的看了時瑤兩眼,便沒有再多理會她。


    時瑤四處走動,抬眸四處觀察這個已被毀得一團糟的村子,發現自己對這里一點熟悉的記憶都沒有。


    她不知道自己名字、身份、來歷,也不知道自己從哪來,又要到哪去。


    她望著周遭翻滾的紅霧,那里似有含含糊糊的囈語隱隱傳來,密密麻麻,斷斷續續,卻總是听不真切。


    時瑤的眸里一片茫然,隱隱傳來的囈語令她覺得嘈雜,心里頭還有種隱約的緊迫感和焦慮感令她心煩,令她不安。


    她迫切的想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誰。


    但丟失一切記憶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耳內的囈語愈發嘈雜,嗡嗡作響,時瑤難受的搖搖頭,眸里有紅光凝聚,在遠處火光的映照下愈發妖異。


    時瑤覺得有些焦躁難安,體內的靈力不受控制的涌出了體內。


    “喂,你該不會因為失憶要走火入魔了吧?”


    青雲正好出來撞見了這一幕,眼見著時瑤都要差點因體內靈力暴動傷到了自身,忙飛身前來一掌按在時瑤的肩頭。


    時瑤眼內的紅光立即消散,耳內的喃喃的囈語也消散了去,但體內暴走的靈力卻不受控制的轟向青雲,但也幸好時瑤不是故意要攻擊青雲,因而很快便被青雲的力量給壓制住了。


    青雲戒備的看著時瑤,方才幫助時瑤控制她體內亂竄的靈力時,青雲似乎覺得看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紫紅色靈光。


    不過青雲抬眸看了看被映得紅光彌漫的村子,心里又覺得自己方才應該是看錯了。


    體內的靈力得到了控制,時瑤轉過身來,眼里露出了歉意,“抱歉,差點傷到了你。”


    青雲向來是吃軟不吃硬主兒,況且失憶中的時瑤那迷惘的模樣似乎更為她增添了幾分無助的可憐,于是青雲連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這樣說︰


    “我也算是半個醫修,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為你治好失憶之癥,但你若是信我,我便幫你看看。”


    話才說完,青雲就開始有些後悔不迭了。


    只因她醫修的本領實在只學過幾年,還只學了點皮毛,就算幫人看了,恐怕也是看了個寂寞。


    不過大話都說出口了,青雲也不會立即自打嘴巴。


    “青雲姑娘救了我一命,如今又肯為我治病,我自然感激不盡。”


    時瑤的那一雙眼楮就像是會說話似,看得青雲心里都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喉嚨,道︰“那你放輕松,我會將神識放進你的識海去查看。”


    先前為了查探時瑤的底細,青雲已經用靈力查看過時瑤的身體,並無任何發現。


    如今唯有神識內的神魂還未檢查過。


    時瑤任由青雲將雙指點在自己的眉心,沒有任何阻攔,任由青雲的神識慢慢進入她的識海。


    只是青雲的神識才進了時瑤的識海,便被一股龐然的力量給轟了出來。


    “你、”青雲猛的收手,驟然睜眼,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你沒事吧?”


    時瑤對青雲道,面上帶了擔憂。


    青雲沉吟了一下,才道︰“你的識海里似有一股強悍的力量在禁錮著你的神魂,也阻止我了的查探,你感受不到麼?”


    時瑤只是茫然的搖了搖頭,“所以我的失憶便是因為那股力量的存在麼?”


    “我不知道……”青雲抿了抿唇,“不過我師傅乃是棲雲界里最厲害的醫修,等我們解決了這里的紅霧,我帶你回穆雲宗讓我師傅給你看看,有她出手,想必定能治好你的失憶之癥。”


    時瑤感受到了青雲的一片好心,感激的看著青雲,“謝謝你。”


    對面,青雲又為自己的“嘴快”和“大言不慚”有些後悔了。


    但看時瑤一臉感激的模樣,青雲又很不好意思反悔說她師傅其實、可能不一定會親自出手為她醫治。


    但最後青雲也只能訕訕的道︰“沒事,倒也先、不用著急謝我。”


    時瑤雖然失憶了,但似乎也看出了青雲的窘迫,道︰“不論如何,我都要謝謝你,你救了我兩次,日後若有需要,我必定會報答。”


    青雲顯然也不是那種扭捏的人,頓時眉開眼笑道︰“你這話我可記住了。”


    時瑤面色鄭重,“自然。”


    時瑤和青雲等人一直在村子里逗留了幾日,紅霧將他們困住了。


    先前在村子里布下的陣法需要靈石為輔,如今靈石將要消耗一空,陣法的範圍越縮越小,外頭的紅霧卻愈發恐怖詭異。


    翻滾的紅霧里似有怪物將要從其內咆哮而出。


    幾個修仙者若是要闖出這片紅霧倒也不難,但他們身邊還有十幾個受傷的凡人,帶上他們實在不好離開。


    因而他們只能輪流調動體內靈力繼續支撐陣法,一日日的等下去。


    “按理說我們的傳訊紙鶴早已傳回了宗門才是,為何到了今日宗門還不派人來救我們?”


    “莫不是那傳訊紙鶴被攔截了?”


    “這陣法支撐不了多久了,若宗門真的沒收到我們的求救,那我們該怎麼辦?”


    焦慮在幾個修仙者的言語之中蔓延,連縮在一旁養傷的十幾個凡人都開始不安起來。


    見此,身為帶隊師兄的子源忙道︰“諸位師弟師妹不必多慮,我們領了宗門任務來此已經多日不回,就算我們的傳訊紙鶴沒有傳回宗門,但想必此時宗門已經察覺到了不對。想必過不了多久,宗門內就有人前來相救的。”


    青雲也道︰“子源師兄說得對,我們耐心等候便是,萬不可多想,亂了心神。”


    “是!”


    “子源師兄,我們知道了。”


    子源點點頭,轉而看向一直默默施展靈力支撐陣法的時瑤,心道︰“她的力量似乎比我們都要渾厚。”


    但時瑤已經釋放靈力夠久的了,久得子源都有些不好意思。


    “這位道友,且讓我來吧,你可以休息休息了。”


    見子源已經調動靈力釋放了出來,時瑤便沒有推辭,收回了靈力。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莫挨,我轉修無情道了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筆尖蘸墨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筆尖蘸墨並收藏莫挨,我轉修無情道了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