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是鐵林船長出手射中了那只海蛇?”  連續三次水中巨獸的襲擊都被段青和暗語凝蘭合力擋下,位于這片未知空間的未知水域似乎也恢復了寧靜,盤膝坐在巨龜身上的段青此時也听完了女僕玩家對“上方”發生的一切的復述,目光也沒有從面前平靜無波的熒光水域前方移開︰“把海狩級別的魚叉弩直接搬到了空間邊界的另一側……呵,這種事情也就他能做


    得出來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凝蘭的行動才會被拖延至今。”一旁並攏著雙手俏然而立的暗語凝蘭則是發出了一聲不滿的冷哼︰“尤其是那個呂板凳——哼,要是讓凝


    蘭確定他是在故意阻攔凝蘭的話,回頭一定要好好給他一個教訓。”  “如果沒有那些可憐的船員們拖累,以鐵林船長和呂板凳的實力,想要闖到這個地方來應該也是沒問題的。”苦笑著搖了搖頭,段青依舊頭也不回地繼續說道


    ︰“即便是沒有魚叉,他們兩個應該也能料理了那只海蛇的吧,與現在如同廢人一樣的我不同。”  “先生可不要這麼說,先生一定有辦法恢復戰斗力的。”暗語凝蘭急忙低聲勸慰道︰“先生剛才不就使用魔法師圓盤使用出了強力的寒冰魔法嗎?如果先生還


    擔心彈藥問題的話,凝蘭可以——”


    “好好好,我知道了。”  伸手阻止了暗語凝蘭還未說完的話,段青背對著對方的面龐上此時也浮現了不易察覺的微笑︰“感謝你的關心,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有更加妥善的辦法解決彈藥


    問題的,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先解決信息問題為好。”  “你剛才說,你之前摔落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的時間?”他的話音停頓了一下,然後向著背後的暗語凝蘭再度確認道︰“要是按照自由世界的重力來計算的話,


    自由落體一分鐘幾乎可以降落幾千米的距離,這個高度可以比擬天空之城距離地面的高度了。”  “如果凝蘭的感受和計算沒有錯誤的話——是的。”段青的這番話隨後得到了暗語凝蘭的肯定︰“中間或許會出現一些誤差,比如凝蘭使用了一些‘手段’來降


    低速度,又比如中間出現了幾次重力改變的情況,影響的凝蘭的降落軌跡……唔,以凝蘭的直覺,大概有三四次那麼多吧。”  “既然是一個地方掉下來的,那自然就應該掉到一個地方才對,除非那個鬼畜設計者在這里建造了一座重力迷宮。”段青的表情變得痛苦了起來︰“我剛才是


    被海蛇甩下來的,中間陷入了昏迷,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降落了多久。”  “先生平安無事,就已經是最好的消息啦。”暗語凝蘭則是拍著雙手雀躍道︰“以及先生沒有被什麼海獸吞掉,從而讓凝蘭順利遇到了先生——這一切都是命


    運的青睞呢。”  “姑且按照以千米為單位來計算這片空間——這樣一來的話,‘將全世界的水匯集于此’也確實變成了一種可能。”不再在意暗語凝蘭如同小女孩一樣的慶祝動


    作,段青揉著額頭繼續思考道︰“而且按照之前出現在海面上的那個海漩渦的規模來看,這里一定也有某種外力作用在將水強行吸取到這里來。”  “越來越像‘水元素之泉’的所在地了呢,先生。”恢復了正常情緒的暗語凝蘭語氣冷靜地提醒道︰“正常的水既不會發光,也不會蘊含如此豐富的魔法元素—


    —凝蘭認為,這也是這個空間的需要,或者是這個空間的產物。”  “一般的魔法師和一般的魔法手段可無法將這麼多的混合元素引為己用,它們只會形成像現在這樣束縛我們施放魔法的紊亂環境。”段青嘆息著搖頭回答道︰“當然,這也有可能是設計這一關卡的游戲設計者故意修改了一些參數,以便將我們這些魔法師手中所謂的‘通天’手段合理化排除,好讓我們不那麼容易找到這里


    隱藏的秘密,但無論是何種原因——”


    “現在的結果就是,我們只能靠一些非常原始的手段來探索這片水域。”  輕輕地接觸了一下泛著熒光的水面,段青一臉沉痛地回答道︰“這段時間里,我也一直在思考有沒有什麼別的方法可以比較有效率地探查這片水域下的一切,


    但最後的結論都是‘無計可施’。”  “的確,任何有關魔法的手段都無法使用,就已經將自由世界的大部分手段下了禁令呢。”暗語凝蘭試圖幫段青出出主意︰“凝蘭對自由世界的魔法體系不是


    很了解,但如果魔法方面無法突破的話,那麼……或許我們可以想一些其他的辦法?”  “這個我當然也考慮過,比如制作一個潛水器,或者制作一個足夠照透水下的光源之類。”段青的眉頭因為苦思冥想而愈發糾結在了一起︰“以及這里的水獸


    也不少,如果我們能馴服其中一些野獸為我們所用的話——嗯?”  又是幾聲沉重的墜水聲從遠方的黑暗深處接連響起,水面遠端隱約蕩起的波紋也讓段青和暗語凝蘭驟然警覺了起來,比他們兩個早一步警覺起來的巨龜也在下一刻改變了前游的方向,漂浮著向段青的右前方緩慢地游動而去。淅瀝瀝的雨水在水面上激起陣陣漣漪的景象中,又是數道造型各異、種類繁多的野獸尸體出現在了段青所經過的水域前方,而因為暗語凝蘭的存在,這些正在飄過的野獸的部分細節也被段青這邊觀察得更仔細了一些︰“……它們有一些不是水生生物呢,


    先生。”


    “數量如何?”


    “不多,只有一兩只。”


    指了指被巨龜們避開的那片前方的水域,暗語凝蘭收起了自己觀察的視線︰“按照先生的理論,它們應該是不幸被卷入哪條河流的犧牲品吧。”  “而且都是死物。”段青沉吟著回答道︰“看來並不是所有被卷入這里的生物都能在這漫長的‘摔落’過程中存活,這片水域為何如此寧靜,也算是有了一點小小


    的解釋。”  “听起來不是什麼好消息呢,先生。”暗語凝蘭並攏在身前的手指微動了幾下︰“之前確實有幾只襲擊先生的水獸,如果生存在這片水域的生物都是這類怪物


    的話——”  “沒關系,高等級怪物不僅有高等級怪物的實力,也有高等級怪物對應的智力,我們之前已經作出了‘示威’,它們應該不會再輕易招惹我們。”段青搖了搖自


    己的頭︰“它們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生存’,也就是進食,這也是這些巨龜們為什麼一定要躲開那些墜落怪物尸體的理由。”


    “真是奇特的生態呢。”暗語凝蘭不由自主地掩嘴嬌笑起來︰“那我們應該如何是好?再去抓幾只水獸切了吃掉?”


    “不用,我可沒打算在這里久留。”段青撇著嘴巴再度望向水面︰“而且拜這些家伙所賜——”


    “我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一手抓著自己的魔法師圓盤,坐在巨龜背殼邊緣的段青將另一只手輕輕伸入水中,淡淡的光芒隨後也伴著巨龜的游動速度而在水面上蕩漾,在他們所經過的


    路線上留下了一條逐漸蔓延開來的模糊痕跡︰“唔,擴散得還是太慢了嗎?”


    “這是什麼,先生?”


    “是我臨時想出來的辦法。”  向著伸頭看來的暗語凝蘭展示了一下手中的圓盤,靜待結果的段青隨後指著那些蔓延開來的水痕解釋道︰“簡單的煉金調制品,可以感應魔法元素並將其染上


    對應的顏色,但因為本身的材料帶有惰性,需要一點點的魔力作為‘引子’來激活它們。”  “這里的水中全部都充斥著各類各樣的魔法元素,一旦它們被激活,新的元素就可以被當做原料,將‘染色’無止盡地進行下去。”說到這里的灰袍魔法師用手


    示意了一下遠方的痕跡︰“這種煉金‘油漆’除了染色以外幾乎沒有任何用處,‘感染’的速度也很難擴散到整個水域,我現在只能祈禱——”


    “這些染光,能把我想要的東西引來。”


    嘩啦!  細微的水聲隨後出現在了那條擴染光帶的附近,與之相伴的還有平靜無波的水面忽然被翻動之後所掀起的波瀾,它們猶如被段青放長的染色‘釣魚線’所釣到


    的魚兒一般聚集在了這條模糊痕跡的左右,只不過那沖破了水面的魚影大小要比暗語凝蘭想象中的小很多︰“這是?”


    “勒麥魚。”  指著那些正在“煮熟”水面的沸騰魚群,段青聲音得意地介紹道︰“一種生長在芙蕾帝國西海岸勒麥群島周邊的魚類,是一種甚至不會被玩家與系統判定為‘怪


    物’的魚種,因為過于弱小的緣故,它們的生存方式也和其他我們所熟知的小型海魚一樣,是成群結隊行動的。”  “此外,它們還具有一種顯著的特性,那就是它們的‘趨光性’很強。”望著周圍越來越多的小魚開始在附近擁擠聚集的景象,段青隨後也發出了一聲嘆息︰“當


    它們遇到危險時,或者遇到強烈的光源時,它們就會遵循本能聚集起來——這種習性也成為了眾多勒麥漁民們捕撈這些小魚的主要利用手段之一。”


    “也就是說,這種小魚非常美味?”暗語凝蘭歪著腦袋問道︰“如此弱小又具備如此明顯的‘弱點’生物,又是怎麼存活到現在的呢?”  “因為那里的漁民們在捕這種魚的時候也始終恪守一個原則︰不要一次性聚集太多這樣的魚類。”段青聲音低沉地回答道︰“這不是什麼‘不要竭澤而漁’之類的


    理念,而是一種安全守則,因為當它們過多地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它們身上的微小魔力就會形成奇妙的共鳴,從而產生恐怖的殺傷效果。”


    “這就是它們的生存之道嗎?”


    發出了小小的低嘆聲,暗語凝蘭隨後也重新觀察起那些正在隨著時間流逝開始逐漸擴張的魚群︰“那先生現在的舉動豈不是很不妙?”  “放心,想要見到那種魔力爆發可沒那麼容易。”段青一臉輕松地收起了自己的表情︰“更何況這里的水中魔力如此紊亂,就算它們真的聚集在一起,多半也


    無法引發那個傳說中的‘勒麥黃金雨’吧。”


    “凝蘭還以為先生把它們聚集起來,是要當做武器來使用呢。”于是暗語凝蘭略顯失望地放松了自己的雙臂︰“先生將這些魚群吸引過來,又是想做什麼呢?”  “當然是幫我們探路用了。”指了指四周泛著熒光的水面,段青理所當然地回答道︰“勒麥魚的鱗片天生就會發光,魚群聚集在一起就更顯眼了,只要它們能


    在我們的‘指揮’下形成規模,探查水下環境與地形也就成為了可能。”  “雖然我也不知道我們最後能吸引來多少魚群,畢竟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勒麥魚不幸掉到了這里,又能否將這些可憐的小家伙全都聚集到這里。”說到這里的灰袍魔法師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嘆息︰“小到不起眼的身軀讓它們成功通過了幾千米的篩選,但我可不敢保證它們會不會在大型海獸的捕食中成功存活,若是只有我們


    眼前的這些的話,那就和普通的‘放羊’沒有什麼區別了。”  “先生能夠想到這個辦法本身就已經很厲害啦,沒想到先生居然懂得這麼多的知識。”一旁的暗語凝蘭則是與還在不斷拍打水面的魚群一起拍起了手︰“沒有


    魔法和力量,那就靠‘自然’和‘知識’……哇,先生真是越來越帥氣了!”


    “能不能少一點奉承,多一點真心?”段青一臉尷尬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而且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解決呢。”


    “就算我們能聚起足夠的魚群幫我們探查水域,我們也需要控制好探查的方向。”


    他拍了拍自己的腳下,那布滿了苔蘚與海藻的堅硬龜殼︰“而我們的巨龜先生會不會好好配合我們——”  “現在還不知道呢。”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網游之王者再戰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遺忘之志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遺忘之志並收藏網游之王者再戰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