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億,在陸山民和江州理工大學校長張文德看來是個大數字,但在一個副市長眼里還真不算什麼錢。江州這座繁華程度與東海不遑多讓的大城市,哪天不在發生著上億的項目。


    吳曉寧在校園里呆了半個小時之後就帶著秘書離開,這樣的大領導可沒那麼多閑工夫真陪他在學校遛彎兒。


    和吳曉寧的見面,顛覆了陸山民對大領導的印象,在以往的印象中,這些常年在高位的人要麼盛氣凌人,要麼霸氣側漏,或者是城府極深,總之,應該是遠遠一看就知道是大官的樣子。


    但親身接觸後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溫和儒雅,對任何人都給予足夠的尊重,毫無架子。願意因為那麼一絲好感留下來與一個素無交情的年輕人聊上幾句。其他大官是不是這樣不知道,至少吳曉寧是這個樣子。


    陸山民婉拒了張文德校長提出授予他江州理工大學學士學位的建議,一方面是害怕接受了,以後張校長向他要錢不好拒絕,更重要的是他覺得這樣得來的學位名不正言不順。其實以他目前的資產和在東海的名氣,要想在東海買個學位很簡單,但那一紙文憑真的重要嗎?或許是很重要,但也不應該是以這樣的方式獲取。


    本來張文德在學校食堂安排了晚宴請陸山民吃飯,不過陸山民也婉拒了。這位為了江州理工大學兢兢業業的老校長,要是在晚宴上趁著酒勁兒熱淚盈眶慷慨激昂,作為一個有著熱心腸的人,難保不會被他打動。這頓飯保不準吃著吃著又要吃出去一棟學生宿舍樓。陸山民權衡再三還是不能吃。


    告別了張文德老校長,陸山民帶著山貓、燕三、易翔鳳以及山貓從東海帶過來的幾個工作人員朝江州理工大學校門口走去。


    離學校大門口還有幾十米的距離,陸山民看見一個老人正站在那里,背著手含笑看著自己。他的笑容看起來很慈祥,就像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


    一個陌生的老人看著自己笑,這種感覺很詭異。


    自從踏入易髓境中期,他的感知能力相比原來有很大幅度的提高,陸山民放慢腳步集中精神感知,察覺不出老人任何異于常人的氣息。但奇怪的是他的本能卻在告訴他這是一個危險的人。


    易翔鳳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在中東地區殺伐那麼多年,對危險的本能感應比陸山民更強,這種本能是無數次死里逃生得來的經驗。


    在離老人還有二十米左右,易翔鳳和陸山民都同時停止了腳步。


    山貓雖然不是習武之人,但他的神經比常人更加敏感,莫名其妙出現一個陌生老人對著他們笑,不用什麼感知他也知道這個老人有問題。


    見易翔鳳如臨大敵的樣子,陸山民知道這老人定然不簡單。


    “燕三,帶著其他人後退50米”。


    燕三和山貓對視一眼,帶著東海來的其他幾個還處在莫名其妙之中的工作人員往後退。


    老人含笑朝陸山民走來。


    易翔鳳上前一步擋在陸山民身前。


    老人在離兩人十米處停下,笑著點了點頭,“真不簡單,在完全感知不到我氣息的情況下,還能判斷出我是個危險人物。你們兩個都不簡單”。老人一邊說一邊感嘆,一副非常欣賞的樣子。


    陸山民冷冷道︰“你是薛家的人”。


    老人呵呵一笑,“別緊張,整個江州稍微有點眼力勁兒的人都知道我是薛家的人,這里是大學門口,光天化日之下來來往往這麼多人看著呢,我要是在這里動手殺了你,對我對薛家都沒好處”。一邊說一邊再次朝陸山民走出幾步。


    陸山民拍了拍渾身肌肉緊繃的易翔鳳,走到了離老人四五米的距離停下。他已經知道這位老人是誰,薛家第一內家高手,算是薛宇的保鏢,薛宇出席公共場合的時候,身旁經常有這位老人的身影。他說得對,稍微有點地位或者見過薛宇的大人物都知道他是薛宇的保鏢,要是他在這里殺了自己,薛宇脫不了干系。


    “你就是向問天”?


    向問天呵呵一笑,“道一那牛鼻子老道告訴你的吧”!


    陸山民笑了笑,“他說你是他手下敗將”。


    老人哈哈一笑,“好小子,都說你樸實無華,沒想到小心思還挺多。想亂我心境?到了我這個境界,豈是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三言兩就動搖得了的”。


    陸山民含笑說道︰“那你是否听說過我還是個尊老愛幼的人”?


    向問天點了點頭,“據後來從東海收集的資料來看,不得不說你的人品性格還算不錯”。


    陸山民臉上浮現出古怪的笑容,“老不死的,既然不是來殺我,那你來找老子干嘛”!


    向問天腦袋嗡的一聲作響,要不是以他的境界很確信自己沒有听錯,他真不敢相信剛才听到的是真的。但是他還是情不自禁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語氣中帶著怒意。


    陸山民嘴角翹起一絲弧度,“老不死的,耳朵聾了嗎”!


    “豎子無禮”!向問天身上的氣息陡然攀升,周圍無風起浪,吹得陸山民頭發飄蕩。


    陸山民迎風而立,哈哈大笑。“殺我父母霸我家業,千里叢林追殺,還要老子對你有禮,你他娘的老年痴呆了吧”!


    “陸山民”!向問天強行壓制住怒氣,他突然意識到不管是薛宇還是自己甚至納蘭家,都小看了這小子。他發起狠來和陸晨龍一模一樣,天王老子都不怕。不禁殺機斗升,心里暗暗發狠,決不能讓這小子繼續成長,否則將是下一個陸晨龍。


    陸山民感知到向問天身上的殺意,冷冷笑道︰“怎麼,想殺我”?說著指了指校門口的幾個攝像頭,“動手啊,殺了我要麼你就近監獄養老”。說著又自顧搖了搖頭,“以你的本事警察未必抓得住你,那你就只能像條老狗一樣亡命天涯,沒有了你在薛宇身邊,我想不管是老黃還是道一都可以和薛家來個玉石俱焚,對了,還有你的子子孫孫,我想大黑頭要摘了他們的腦袋很容易”。


    向問天收斂起身上的殺意,淡淡道︰“年輕人,太猖狂活不長的”。


    說完轉身往外走去,“振威武館的事情薛家可以不追究,希望你能見好就收,任何人都是有底線的”。


    陸山民對著向問天的背影呸了一聲,“去、你、媽、的底線,把刀都架老子脖子上了,還跟老子談底線,老不要臉”。


    剛走出沒幾步的向問天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獵戶出山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陽子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陽子下並收藏獵戶出山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