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還有四位,郝偉作為律師和顧問要秉持公正,一直沒開口說話。陳君實、張康泰和馬天明是乘著改革東風起家的實干派,也是草根派,沒有世家豪門的背景的支撐,已經走到了天花板,他們是來投資生意,更是帶著賭博的心理


    來抱陸山民的大腿,自然也不會發表任何的抱怨言語。不過三人也沒有幫著陸山民說話,神仙打架,他們不想惹火燒身。


    但羅玉婷和趙啟明不一樣,兩家雖然比不上天京四大家族,但也算是天京根深蒂固的小豪門,在他們的看來,此番過來是給陸山民提供幫助,說話自然底氣十足。


    陸霜淡淡道︰“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羅玉婷冷笑了一聲,“哪怕是陸山民來也不敢在我面前說這種話,當年要不是我們,他一個山野村夫,能接觸到天京這麼多大人物,能攀上韓家的高枝?現在他的


    金鳳凰已經死了,更沒資格在我面前擺譜”。陸霜臉色鐵青,但又不好發作,在晨龍集團當了那麼多年高管,她不再是當年那個膽小怕事的小會計,但也不是控制不住情緒的小姑娘。她既不能讓己方失了先機


    ,也不能真把人給趕走誤了陸山民的大局。


    陸山民和海東青雖然還沒來,但談判實際上已經開始了。


    陸霜強壓著心中的怒火,緩緩道︰“听說羅總是天京大學畢業的,沒想到天京大學的高才生也會人身攻擊”。


    羅玉婷呵呵一笑,“我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趙啟明朝羅婷玉擠了擠眼,他雖然也不滿陸山民把他們晾在這里,但也覺得羅婷玉的話有些過了,不過羅婷玉並沒有理會他的提醒。“沒有左丘給他出謀劃策,沒有我替他穿針引線,他在天京連門兒都找不到,更別說有資格和我們坐下來談生意,至于你,不過是陸山民養的狗而已,也敢在我面


    前狂吠”。


    陸霜滿面寒霜,要不是考慮到大局為重,她一定會將羅玉婷立刻轟出去。


    門外,陸山民和海東青已經站了很久,海東青好幾次想沖進去,都被陸山民給拉住了。


    陸山民輕輕捏了捏海東青的手腕,示意她不要沖動,然後揉了揉臉頰,笑著走進了會議室。


    一走進去,陸山民就雙手合十,笑呵呵的頻頻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實在是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陸山民一邊道歉一邊走過去挨個握手,馬天明、陳君實和張康泰見到陸山民都露出了笑容,雙手與陸山民握手。三人在天京的時候就押注陸山民,自從陸山民被


    關進看守所之後就一直很擔憂,將近半年之後親眼見到陸山民,都是發自內心的松了口氣。


    趙啟明也客氣的與陸山民握手,但眉宇間帶著不悅,先不說遲到這麼久,打招呼的先後順序代表著尊重,他和羅婷玉排在最後,在他看來是種刻意的侮辱。


    羅婷玉本來就在氣頭上,見陸山民最後一個跟她打招呼,不但沒與陸山民握手,當場就發飆了。


    “陸山民,你什麼意思”!


    陸山民縮回手,笑呵呵半開玩笑的看向趙啟明,“啟明兄,你們班長大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氣,難怪左丘避之不及”。


    趙啟明眉頭微微皺了皺,余光瞟了眼氣得胸脯劇烈起伏的羅婷玉,趕緊打圓場說道︰“山民,你是越來越幽默了”。


    羅婷玉強壓著心中的怒火,“陸山民,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陸山民依然一臉的笑意,“羅總要是不滿意可以走,我絕不攔著”。


    羅婷玉腦袋嗡的一聲,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趙啟明一把抓住羅婷玉的手腕,生怕她暴走,然後對陸山民說道︰“陸總,這麼多年,你也知道羅總的脾氣,刀子嘴豆腐心,別因為幾句氣話破壞了多年的情義”


    。


    陸山民笑道︰“啟明兄言重了,我可配不上你們的情義,要不是因為左丘,你們恐怕連正眼都懶得瞧我一眼”。


    羅婷玉憤怒對陸山民吼道︰“陸山民,你就是條養不熟的白眼狼”。


    陸山民笑眯眯的看在羅玉婷︰“瞧你這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我要是左丘,也不會要你”。


    左丘是羅婷玉的軟肋,听到陸山民句句拿左丘羞辱她,氣得差點抬手就給陸山民一耳光。


    趙啟明緊緊抓住羅婷玉的手腕,沉聲對陸山民說道︰“山民,我們是帶著誠意來的,你又何必故意言語羞辱”。


    陸山民呵呵一笑,毫不留情面的說道︰“什麼誠意”?


    趙啟明說道︰“無論是我也好,還是羅總也好,在來之前,都與家族進行了艱難的博弈,最後家族能夠同意,我們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陸山民笑道︰“啟明兄,你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東北的這單生意,利益之大,機會之難得,要是放出去,會有數不清的人擠破腦袋也要擠進來


    。你們又何必得了便宜還賣乖,明明是來吃蛋糕的,偏偏要整得像是來幫我、同情我、可憐我一般。你們到底是哪里來的優越感”?趙啟明眉頭微皺,被陸山民點破,臉色稍顯尷尬,陸山民說得沒錯,趙家和羅家之所以同意這次合作,當然不是因為兩人與陸山民的私交,而是兩家都非常看好


    這次合作的利益,東北以前是柳家、納蘭家的天下,他們很難殺入,這一次不但能夠殺入,還是低價分割柳家的資產,說是天上掉餡餅也不為過。陸山民看向羅婷玉,“羅總,我來告訴你什麼是誠意,真正的誠意是我明明可以找更便宜的資本合作,但最後還是給你們留了席位,相比于你趾高氣揚自以為是來


    拯救我的態度,我比你有誠意得太多。而且,我又何嘗不是看在左丘的面子上,要不然江州還有一大幫人嗷嗷待哺,我憑什麼先讓你們過來”。羅玉婷被懟得啞口無言,但心里面卻又很不服氣,正要開口反駁,趙啟明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了。他發現,站在面前的陸山民已經變了,以前的陸山


    民能忍則忍,沒有這麼強的攻擊性,現在的變得睚眥必報,也沒那麼好忽悠了。


    趙啟明說道︰“一個小插曲,我們開始談正事吧”。


    陸山民笑了笑,對羅婷玉說道︰“不著急,說我是山野村夫沒關系,因為我本來就是個山野村夫,這都算不上什麼侮辱,但你罵陸霜可不行,你得道歉”。


    趙啟明心頭一震,他了解羅婷玉的性格,脾氣強悍火爆,絕不會向別人低頭。


    “山民,要不我代羅總向陸總監道個歉吧”。


    陸霜感激的看向陸山民,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山民哥,算了吧,不過是幾句氣話而已”。


    陸山民搖了搖頭,目光依然看著羅婷玉,“羅總,你得親自道歉,否則,門在那邊,你可以選擇離開”。


    趙啟明擔憂的看在羅婷玉,只見羅婷玉臉色鐵青,雙目圓瞪,嘴唇緊咬。


    會議室里安靜異常,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哈哈哈哈、、”,突然,羅婷玉令人意外的發出一陣笑聲,然後攏了攏頭發,含笑對陸霜說道︰“陸總監,對不起,剛才言語多有冒犯,我在這里給你道歉了,


    還望你大人有大量,別放在心上”。


    陸霜淡淡的嗯了一聲,“也不是全是羅總的錯,我的態度也不太好,你也別放在心上”。


    羅婷玉眯著眼楮,含笑看著陸山民,“滿意了吧”。


    陸山民嘆了口氣,一臉的失望,說了句“不太滿意”。然後緩步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他確實不太滿意,要是羅婷玉一氣之下離開才好,他之所以邀請羅婷玉和趙啟明,最大的原因是做給左丘看,只要邀請了,目的就達到了,她自己要走有什麼辦


    法,可惜沒想到,他小看了這女人。


    剛坐下,李成棟就敲門走了進來,在陸山民耳邊說道︰“柳玉鵬暈倒在下邊了”。


    陸山民哦了一聲,拍了拍額頭,“怎麼把正主給忘記了,給他灌一瓶水弄醒,讓他來參加會議”。


    今天來的五人來的時候也看見了柳玉鵬,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都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在陸山民。沒過多久,柳玉鵬就滿臉憔悴了走進了會議室,當他走進會議室的時候,強打起精神,盡量讓自己保持沉著冷靜,但不管他怎麼努力,一上午的打磨,他現在的


    氣勢都強不起來。


    柳玉鵬坐下之後,剛想開口說話寒暄一番,就被陸山民的話打斷。


    陸山民對郝偉說道︰“郝律師,可以開始了”。


    郝偉起身,抱起一疊文件,挨個發給在座的每一個人,柳玉鵬除外。


    柳玉鵬余光瞥了眼鄰座的馬天明,只見最上面一份的封面上寫著柳家沈陽資產情況表,心頭不由得涌起一陣很不好的預感。郝偉回到座位上之後,陸霜開口說道︰“柳家在沈陽的資產大概佔柳家所有資產的五分之一,固定資產、股票、有價證券以及其它無形資產,加起來大概在兩千億


    左右。這里面最掙錢的是凱恩醫藥,收益最穩定的是天水燃氣和天水水務,資產最大的是房地產公司,另外還有一家影視公司,一座鋁礦”。


    會議室里,除了柳玉鵬,大家嘩嘩的翻著手里的資料,眼里都冒著光。陸霜接著說道︰“合作方式上有兩種,一種是成立一家母公司,把所有的產業都裝進去,大家分別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另一種方式是大家分版塊,看中了哪個產


    業就選哪個產業”。


    羅婷玉問道︰“如果多個人同時看中了一家公司呢”?


    陸霜說道︰“那就競標,價高者得”。


    柳玉鵬很生氣,相當的生氣,這幫人在干什麼,這些產業還在柳家手上,他們就已經開始商量怎麼瓜分。


    “我抗議”!柳玉鵬打斷了陸霜的話。“你們這是對柳家的侮辱,赤裸裸的侮辱”。陸山民其實一直都在用余光觀察柳依依派來的這個人,雖然嫩了點,但不卑不亢、氣質不俗,沒想到柳家的後輩中竟然還有這種人物,與柳玉剛、柳玉才父子相


    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抗議無效”。陸山民平淡的看在柳玉鵬,“你如果實在覺得侮辱可以離開”。


    柳玉鵬盯著陸山民的眼楮,他從那雙看似溫和的眼楮里看出了冷漠和無情,他的雙拳不自覺握得很緊,手背上都是青筋,但卻忍著沒有再開口。其余幾人這才知道這位是柳家的人,馬天明、陳君實和張康泰心里有些激動,對陸山民也更加佩服。趙啟明和羅婷玉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驚訝,以前的陸山民可不太會干這種事情,這簡直是一丁點臉面和余地都不給柳家留啊,同時也覺得這趟沒有白來,單單是沈陽就有兩千億,要是把整個柳家在東北


    的資產都拿過來,那還得了。


    羅婷玉再次看向陸山民,眼神中多了一抹敬畏,看來還真得重新審視這個山野村民。


    陸山民回過目光,面帶微笑的說道︰“大家要是把手里的資料都看完了,可以發表下意見”。


    趙啟明說道︰“我覺得第二種方式比較好,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主業選擇合適的產業收購”。


    羅玉婷說道︰“我也贊成第二種,在商言商,我們幾個雖然與你都有關系,但彼此之間並不算太熟悉,硬湊在一起會產生不必要的矛盾”。


    陳君實眉頭微微皺了皺,“我贊成第一種方式,既然陸先生把我們召集在一起,那大家就不應該分彼此”。


    張康泰接著說道︰“我也贊成第一種方式,在東北,我們都是外來人,難免會受到當地勢力的排斥,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抱團,更利于站住腳跟”。馬天明揉了揉胖乎乎的臉頰,他當然也是贊成第二種方式,他們三人之所以急于找一條大腿抱,就是因為在天京被世家豪門打壓,自然不會放棄抱緊陸山民這條大腿的機會。不過他也不想罪羅玉婷和趙啟明,趙家和羅家雖然在天京只算二流豪門,但也不是他這種草根派崛起的人能夠惹得起的,所以他沒有直接反駁羅玉


    婷和趙啟明,而是笑呵呵的看向陸山民。“陸先生,不管您做什麼決定,我都完全贊成”。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獵戶出山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陽子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陽子下並收藏獵戶出山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