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你們也給我上戶口唄。李二狗子說我是黑戶,還說我連個大名都沒有,我不想當黑戶...”


    她委委屈屈開口打斷常春生和莫蘭的對話。


    對不起了李二狗子,一時想不起別人這壞人只能你來當了。


    莫蘭翻個身面朝著她低低笑道︰“咋還沒睡呢?小能豆子還偷听大人說話!”


    “能給我上戶口嗎?”


    她又委委屈屈問了一遍。


    莫蘭心疼的把她抱進懷里,輕輕拍撫她的後背嘆息著道︰“能能,咋不能呢!明天就讓你爸去那邊商量商量,不把這事兒商量好不讓他回來。”


    “你哄孩子就哄孩子,咋還不讓我回家呢。”常春生也湊過來裝委屈。


    他們可不是嘴上說說,第二天吃過早飯常春生就扛著一大化肥袋子的農產品坐車去了林家。


    去時忐忑沒底,隔天回來時滿臉喜氣。


    棉帽子都沒摘就被一家子圍在中間,各個都期盼的等他說話。


    常春生還想賣個關子,她湊過去抱住他,仰頭軟軟問道︰“爸,我大名叫啥?”


    高高壯壯的東北大漢瞬間破防,關子能值多少錢有什麼好賣的,還是哄小閨女高興要緊。


    常春生伸手把她抱起來,一把大胡子在她細嫩的臉頰上蹭了蹭,在她吱哇亂叫的朝後躲的時候悶笑著道︰“咱們小九有大名了,常文霖,明天我去村里開證明給你們上戶口。”


    名字是她親媽崔麗梅取的,畢竟是中學老師肚子里墨水多,自己生下的閨女就算一天不養取名上也得顯擺顯擺。


    霖和林同音,還能引申出恩澤的意思,就算她不姓林這輩子也都別想甩開“林”的同音字,也得記得林家給她的恩澤。


    往好了想是親媽親爸心里還記掛她,但她一點兒也不為這份記掛開心,只覺得惡心。


    “常文霖不好听,我不叫常文霖。”她任性的嚷嚷道。


    小孩子不高興可以哭可以鬧,她現在就是小孩。


    “咋地呢?這麼好听的名你還覺得不好听,你覺得叫啥好听?”常文樂問她。


    隨便叫啥都行,只要不是那邊取的名她都能接受。


    重新取名是小事,她鬧一鬧常春生和莫蘭肯定能依著她,關鍵是常家擅自給她改名上戶口怎麼跟林家解釋。


    關鍵時刻最靠譜的還是大哥常文喜。


    “我听李二狗子說他家本來給他起名叫李明,去上戶口的時候人家沒听清楚寫成李寧,往後他就只能叫李寧了。要不咱也這麼干,回頭就跟那邊說是上戶口的時候整錯了那邊也沒招。”


    這主意好。


    于是給她取大名就成了全家現在的頭等大事。


    常文喜是家里學歷最高的,小學四年級,像模像樣的把自己卷的跟破抹布似的語文書全都找出來,要翻語文書給她取名。


    都是瞎折騰,莫蘭早給她起好名字了。


    常久,長久,長長久久。


    莫蘭想讓她長長久久的做常家的孩子。


    上戶口的過程非常順利,常春生上午去下午回,她的大名已經出現在常家嶄新的戶口本上。


    哥哥們似乎比她還高興,拉她在村里瘋跑,見人就說她叫常久,村里人都以為他們有病呢。


    最高興的當然是常春生和莫蘭,戶口都落在常家了,這姑娘誰都搶不走!


    除此外,家里又多了兩個人的地,忙活一年也能多賺一點。


    轉眼出了正月,學校開學,常文喜常文樂都要去上學。


    常文平特會給自己找事兒做,成天跟常春生屁股後邊干活,揚言要把力氣練的和常文喜一樣大,以後也能背著她可哪跑。


    家里就剩她和文健無聊的很,在她的軟磨硬泡之下常文喜答應帶他們一起去上學。


    去上學的第一天她就後悔了!


    比在家待著還無聊。


    老師教的東西她都會,學生們卻學的抓耳撓腮,老師提問的時候她都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搶答。


    堅持了兩天,第三天常文喜還要帶他們去她死活都不肯去了。


    常文健倒是挺樂意去,跟著二叔家的常文闖在一年級听課,也不知道他能听進去多少,反正不吵不鬧的老師也不攆他。


    莫蘭讓她出去找村里同齡的小姑娘玩,她覺得人家小姑娘幼稚而且她們有自己的圈子也不樂意帶她,反正根本玩不到一起去。


    在家憋半天,當天下午她就去大河邊找石頭了。


    挺長時間沒見著他,不知道他咋樣了。


    鑽進蘆葦叢子整個人都震驚住。


    小窩變大窩,甚至還圍出一個小院子來!


    大窩最高的地方超過一米,由木頭撐起,上面苫著一層干草,干草里外又都覆著破塑料布,特別擋風保暖。大窩後頭用破磚頭封死,邊角縫隙塞了干草一點兒不漏風,前頭掛著一件不知道從哪兒撿來的破棉襖當門簾,進出方便還遮風擋寒。


    石頭正蹲在窩前烤火,小土狗趴在旁邊悠哉的搖著尾巴,一人一狗可比她上次見的時候精神許多。


    “你這整挺好啊,還有火烤呢。”她蹲石頭旁邊跟著一起烤火。


    石頭不自在的往一邊挪了挪,用小木棍挑了挑柴禾,從柴火下邊扒拉出一個燒的 黑的土豆子...


    土豆咋能這麼烤!


    扔進燒的這麼旺的火里外邊都烤糊了里邊還沒熟,根本沒法吃。


    石頭似乎沒意識到這樣不對,嘶嘶哈哈的掰開滾燙的土豆獻寶似的遞給她一半。


    “你快放地上,多燙手啊!”她急急道。


    “不燙”,嘴硬的將半個土豆放地上,小手悄悄的捏起個雪塊搓了搓。


    她就當沒看到他的小動作,等土豆稍微涼一點拿起來掰掉外邊烤焦的部分,咬一口,忍了又忍沒忍住吐出來。


    “沒熟,你也別吃了。”


    石頭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半個土豆,沒舍得扔,連外邊的焦灰都沒掰掉就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哎,半生不熟的土豆子不能...”


    一句話都還沒說完人家已經把半個土豆都塞嘴里了。


    “你還吃嗎?”他指著她那塊土豆眼巴巴問道。


    “你想吃?沒熟的不能吃。”


    “沒事。”他固執的看著她。


    得,想吃就吃吧。


    吃完土豆石頭又滿懷期待的看向她︰“冷麼?”


    她要怎麼回答才能不讓他失望?


    “還行吧,有點兒冷。”她含糊回道。


    石頭的眼楮立馬亮起來。


    “里邊暖和”,他看著她期待又忐忑的指了指後邊的大窩。


    她也挺好奇里邊什麼樣的,當即痛快點頭,撩開破棉衣做的門簾子鑽了進去。


    里邊別有洞天,她著實又被震驚到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黯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黯奴並收藏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