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寶畢竟年紀小,根本遭不住她的恐嚇威脅,吭哧癟肚的把剛才說的話又說了一遍。


    “小兔崽子敢罵九兒,必須揍他一頓!”


    常文平比她還生氣,擼起袖子就要干架。


    她趕緊把人攔住,安撫哥哥弟弟們道︰“別跟他...”


    今兒怎麼回事,關鍵時刻怎麼就不讓她把話說完呢!


    攔住常文平沒攔住常文健。


    常文健出其不意給了林家寶一拳,打嘴上了,林家寶咧嘴哇一聲哭出來,一不小心還噴出一顆牙...


    完了,捂不住了。


    莫蘭他們听到動靜跑出來,都被林家寶這血呼啦的一張嘴嚇夠嗆,又是灌水漱口又是熱毛巾擦的,最終確診為一顆原本就松動的牙不堪常文健重擊脫落,不是大事兒。


    關鍵是常文健動了手,這事兒就不能因為林家寶沒事隨隨便便掀過去。


    “咋回事?”莫蘭沉著臉問道。


    家里大小孩子都害怕生氣的莫蘭,大氣兒都不敢喘。


    平常嘴饞膽小又愛哭的常文健這次特別擔事兒,背著小手仰著脖子跟個斗雞似的回道︰“他罵我姐!”


    “不可能,我們家寶不會罵人,你這小孩兒怎麼還撒謊呢。”崔麗梅壓著怒氣數落道。


    莫蘭轉頭看她︰“崔老師,我問我兒子呢你別插嘴。還有,你兒子會不會罵人你說了不算,讓他們自己說。”


    常文健只說林家寶罵人,罵了啥他又不肯說,特讓人著急。


    再問林家寶,這小兔崽子狗仗人勢撒謊撂屁還不承認,甚至還反咬一口說是常家兄弟故意欺負他。


    真他爺爺的...


    忍不了!


    她直接走到林家寶跟前兒掄圓了給他一巴掌!


    “哇...”


    血呼啦的一張嘴又噴出一顆牙。


    力的作用果然是相互的,真疼啊。


    甩著手躲到常文喜身後,露出個小腦袋對著忙著給林家寶漱口止血的大人道︰“他罵我賤貨,罵我是爹媽不要的雜種...”


    “你閉嘴!”林志強瞪著眼珠子怒道。


    嘿,偏不閉。


    “呦呦,連個兒子都教不好還好意思在別人家對別人家的孩子大呼小叫,你們也就這點兒本事了吧。”


    火上澆油,偏林志強和崔麗梅還拿她沒辦法。


    她現在可是小孩兒,還是狗都嫌的七八歲的小孩兒,想怎麼鬧就怎麼鬧!


    林家寶那邊還是沒啥大事,只是半邊臉腫的厲害。


    她指著林家寶嚇唬道︰“你再敢撒謊另一邊臉也給你打腫,不信你試試!”


    林志強是真心疼兒子啊,被她這一刺激怒氣沖頂扒拉開常文喜要揍她。


    人高馬大的常春生一個大步邁過來看著沒使啥勁兒一扒拉就把林志強扒拉倒了...


    “老弟兒,夠給你面子了啊,你要敢對我姑娘動手我可對你不客氣!我們九兒長這麼大就沒受過這氣,你們要在我家吆五喝六的那就趕緊收拾東西滾蛋。”


    滾蛋是不可能滾的,至少這兩天是滾不了了...


    因為突降暴雪,出村的路封了,得等雪停雪殼子被風吹硬一點才能走。


    “真煩,沒事兒過來干嘛?害的咱們還得去二叔三叔家住。”常文平低低抱怨道。


    估計這會兒林志強崔麗梅也都後悔死了,來這一趟正經事沒干兒子先被人“欺負”了。


    林家寶到底是個小孩兒,記吃不記打還愛湊熱鬧,看著常家從小到大一大幫孩子一塊玩心癢的不行,賤不漏搜的也往跟前湊。


    一開始還老拿自己是從城里來的有見識壓人,別人干點兒啥都要挑毛病給自己找優越感,誰慣著他?廢話一句就給他攆一邊去。


    後來他就學聰明了,乖乖閉嘴跟在大部隊後邊,只要他不惹事常家孩子也不介意多帶他一個。


    兩天後出村的路能走了,林志強兩口子賊利索的收拾好東西要帶林家寶走。


    嘿,林家寶還不樂意走了呢,坐里屋地上哇哇哭。


    崔麗梅給他戴上帽子他立馬摘下來扔掉,手套也不肯戴,撒潑打滾那出賊招人膈應。


    崔麗梅覺得丟臉,想打他又下不去手,又氣又急給自己整哭了...


    林志強來硬的,把林家寶夾胳肢窩低下給他戴帽子戴手套,林家寶也急了,一邊哭一邊嗷嗷喊︰“我不走,我不走...我要跟姐姐一起玩,我要姐姐...”


    “他是不是有病?我這幾天都沒搭理他也沒給他好臉色他咋還這麼舍不得我呢?”她有點兒搞不明白。


    常文樂撇撇嘴,賊自信的說道︰“他不是有病,是有眼力見!咱們玩的時候都你說的算,你說玩啥就玩啥你說怎麼玩就怎麼玩;咱家吃飯也都你說的算,你說吃啥咱媽就給你做啥,他這兩天跟著可沒少吃肉喝湯!你說話最好使最厲害,那他肯定最舍不得你啊,你說對吧?”


    沒毛病!


    林家寶太胖,林志強累的滿身大汗也沒摁住他,常春生要去幫忙,莫蘭白愣他一眼立馬縮回去。


    看熱鬧多好,多管什麼閑事。


    崔麗梅也上手,兩口子費半天勁兒帽子手套沒戴上不說,林家寶還把鞋踢掉了。


    一晃神的工夫,林家寶  爬上炕縮牆角,哇哇大哭鼻涕都流嘴里了。


    哎呀我的天,真怕他把大鼻涕甩旁邊的被褥上。


    實在看不下去,她叉腰指著林家寶大聲喝道︰“我數三個數,麻溜給我下來穿鞋回家。一、二...”


    “嗚嗚,我想在這兒過年...”


    還想討價還價?


    “三!”


    “嗚哇哇...我穿鞋,我回家,你別打我...嗚嗚...”


    在林志強和崔麗梅驚詫的注視下,林家寶乖乖下地自己笨卡卡的穿好鞋,戴上帽子和手套,然後癟著嘴哭唧唧說道︰“過完年我再來玩,我用壓歲錢給你買糖吃。”


    “以後別來,再來揍你!”她惡狠狠的警告道。


    這一家三口可算走了,家里終于消停下來。


    把人送出村回到家,莫蘭直接上炕躺倒,累的都不想下地做飯。


    “媽,今晚上我們做飯,你擱炕上躺著好好睡一覺吧。”常文喜特懂事的說道。


    莫蘭一邊捶著額頭一邊疲累道︰“你們去做吧。九兒上來,我有話跟你說。”


    咋還整的這麼嚴肅呢?


    不是林家那邊跟莫蘭說了什麼吧?!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黯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黯奴並收藏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