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幽瞪了那魯長老一眼。


    眸光之中盡是殺意。


    坐在對麵的夏侯淵,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麵,將夏侯淵的目光“拉”了過來,隨後低聲道:


    “小幽,莫要著急,看過再說。”


    說到這裏時,他這才轉頭朝隔壁桌的獰巉洞魯長老看了眼,隨後語氣冰冷道:


    “若太平小兄弟,真有什麽意外,你們獰巉洞定然會後悔今日之舉。”


    獰巉洞魯長老冷笑一聲道:


    “你玉衡山夏侯氏的確有幾分底蘊,但想要威脅我獰巉洞,還不夠格!”


    夏侯淵沒有接話,而是收回目光,低頭看向麵前的靈鏡,頭也不抬地說道:


    “真有那一日,怕是輪不到我們夏侯氏出手。”


    關於許太平背後的靠山,同為臨淵閣十三席之一的夏侯淵,自然再清楚不過。


    先不說許太平如今已經算是半個十三席,就單單隻一個臨淵二席月燭天君,便足夠讓獰巉洞為今日之舉付出代價。


    夏侯幽在聽到這話後,很是詫異地向夏侯淵問道:


    “二哥,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夏侯淵看了眼夏侯幽,隨後淡淡一笑道:


    “小幽,有些事情暫時還不能告知於你,你隻需知道,許太平真有個三長兩短,獰巉洞這些修士,一個也跑不了。”


    獰巉洞魯長老聞言,嗤笑一聲道:


    “你二人莫不是覺得,這許太平三人在陰神朝夕麵前,還有生還機會吧?”


    夏侯幽聽到這話,心頭又是一緊。


    的確正如那魯長老所言,麵對陰神朝夕這等存在,許太平他們一行,難有生還機會。


    “靈鏡內有畫麵了!”


    “有了、有了,我這裏也有了!”


    這時,伴隨著茶樓內的一陣嘩然之聲,眾人麵前的靈鏡再次亮起。


    夏侯幽當即低頭朝麵前靈鏡看去。


    隻見那靈鏡之中,果然再次出現了那茫茫大澤的景象。


    此時的大澤上,依舊波濤洶湧。


    陰神朝夕所化的三艘仙舟依然還在,那九根連接天地的水柱也在。


    唯獨不見許太平一行的蹤影。


    夏侯幽當即心頭一沉。


    心道,難道太平公子他們,當真溺亡在了這片大澤之中?


    盡管不願相信,但眼前的情形,卻又不似作假。


    鄰桌的獰巉洞魯長老在看到這一幕後,先是放聲大笑,繼而直接站起身來,滿臉挑釁地看向夏侯幽兄妹道:“我獰巉洞,恭賀夏侯氏諸位大駕!~”


    這話擺明了是在說,獰巉洞不懼夏侯氏。


    要不是因為對麵夏侯淵投來的眼神,夏侯幽恐怕此時已經對那獰巉洞魯長老出手。


    而事實,獰巉洞魯長老此次特意來到這茶樓,也正是為了挑釁這對兄妹。


    因為二人一旦出手,便等於是撕毀了前幾日夏侯氏與獰巉洞的口頭協議,早已候在茶樓外的獰巉洞修士們將一同對這兄妹出手。


    “咦?”


    就在獰巉洞魯長老與夏侯淵兄妹對峙之際,茶樓內忽然響起了一陣驚疑之聲。


    緊跟著,就聽有觀戰修士,驚呼出聲道:


    “那大澤水底深處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往上浮起!”


    聽到這話的夏侯幽,還以為說的是許太平他們,頓時滿臉欣喜地朝靈鏡看去。


    不過,當看清靈鏡之中那道正在水底緩緩浮起的身影後,她臉上的欣喜神色,一下子變為了失望。


    因為正從水底浮出的那道身影,極為巨大,就好似一座浮島一般,根本就不是人類。


    而就在夏侯幽滿臉失望之時,茶樓內的觀戰修士,忽然又是發出了一陣驚呼。


    “魚,是一條大魚!”


    “不,不是魚,是鯨,深海巨鯨!”


    聽到這話的夏侯幽,很是困惑道:


    “這大澤之中緣何會出現深海巨鯨?”


    而正當她這般疑惑著的時候,隻見那頭宛若浮島般的深海巨鯨,竟是“砰”的一聲,將那陰神朝夕所化的三艘仙船撞翻。


    “轟隆隆隆……”


    一時間,靈鏡之中的那片大澤,地動天搖。


    大澤之中的湖水更是如同失控了一般,猛烈翻湧了起來。


    不過比起這可怕場景,此時夏侯幽的注意力,卻是完全被那頭巨鯨背上那兩道小小身影給吸引。


    隨著躍起的巨鯨重新落入大澤之中,夏侯幽也終於看清了那兩道身影的模樣。


    隨即,她麵露狂喜之色道:


    “是玄知法師和東方姑娘,他們還活著!”


    茶樓內那些觀戰修士,這時也發現了坐在那巨大鯨首之上的玄知法師和東方月繭。


    一時間,茶樓內又是嘩然聲一片。


    唯有那獰巉洞三人,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不過很快,便聽那獰巉洞魯長老冷哼了一聲道:


    “這二人不過是僥幸偷生,少了個許太平,以他們的戰力,走不出蠻荒天!”


    夏侯幽雖然想要反駁,但因為遲遲沒能在那巨鯨身上尋到許太平的身影,一顆心當即又懸了起來。


    心道,公子他,不會真的沉入了湖底吧?


    “轟!”


    這時,那頭撞翻了三艘仙舟的巨鯨,沒有繼續攻擊那三艘仙舟,而是再一次從水中高高躍起,帶著玄知法師和東方月繭朝著那天塹所在的方位衝去。


    “轟!……”


    因為這巨鯨無比巨大,因而僅僅隻是一躍,便帶著玄知法師和東方月繭衝出了一裏地。


    眼見著巨鯨就要帶著玄知法師和東方月繭逃離陰神朝夕控製的這大澤,夏侯幽緊握拳頭,很是緊張道:


    “這玄知法師和東方姑娘,為何不想辦法,讓那巨鯨等一等公子?”


    一直沉默著的夏侯淵,在聽到這話後,忽然嘴角揚起,頭也不抬地對夏侯幽道:


    “小幽,你恐怕是誤會他們了。”


    夏侯幽很是不解道:


    “誤會?”


    夏侯淵抬頭來,眸光帶著一絲興奮之色地盯著夏侯幽道:“你可還記得,許太平所修的那具體魄?”


    夏侯幽點了點頭道:


    “自然記得。”


    她這話才一出口,整個人便愣在了那裏,跟著她瞳孔驟然放大道:


    “炎皇鍛體訣的龍鯨體魄,修至極境可入雲化龍,入海化鯨!”


    恰在她這話說出口的同時。


    隻見已遊至大澤邊緣的那頭巨鯨,猛地仰頭發出一聲鯨吟,然後從那大澤邊緣的瀑布處一躍而起。


    “轟!”


    巨鯨躍出水麵的瞬間,驟然化作了一頭巨大真龍,背著那玄知法師和東方月繭衝霄而起。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隻是懷疑的夏侯幽,當即興奮道:“是太平公子沒錯!”


    不止是夏侯幽,茶樓內早已見識過許太平真龍體魄的一眾修士,這時也都驚呼連連。


    “沒想到,這世上真的有人能將炎皇鍛體訣修煉至入海化鯨,入雲化龍的地步!”


    “原來如此,化鯨之後那陰神朝夕的神力,便對他無效了!”


    聽著這一道道驚呼之聲,一旁的獰巉洞魯長老麵色鐵青不說,袖中緊握的拳頭,更是不停顫抖。


    今日,他們原本是借陰神朝夕之手,洗刷前段時日的恥辱,不想卻又讓獰巉洞變成了眾人口中的笑話。


    “轟!……”


    不過就在這時,原本被巨鯨撞翻的三艘仙舟之上,忽然再一次接連射出三支光華璀璨的箭矢。


    “砰!……”


    雖然許太平的真龍之軀,躲過了其中的兩支,但最後一支還是射在了他那真龍之軀的龍尾之上。


    “轟!”


    一瞬間,許太平的真龍之軀散去,重新變回了普通的身軀。


    他與東方月繭和玄知法師,隨之一同朝下方天塹懸崖,筆直墜落而去。


    見狀,夏侯幽當即拍桌而起,一臉緊張道:


    “不好,那陰神朝夕的箭矢,能夠令修士無法施展氣血真元之力。”


    “這般下去的話,太平公子他們,怕是要掉入天塹之中了!”


    蠻荒天的天塹,深不見底。


    哪怕是修士掉入其中,也絕無生還機會。


    一旁原本臉色鐵青的獰巉洞魯長老,在看到這一幕後,忽然再一次放聲狂笑道:


    “時也,命也!”


    他手指著靈鏡中的許太平,咬牙切齒繼續道:


    “我看你許太平,如何渡此一劫!”


    聽到這話,憤怒的夏侯幽“錚”的一聲拔劍出劍,就要朝魯長老刺去。


    不過就在她拔劍出鞘之時,隻聽靈鏡之中,忽然傳出許太平的“咆哮”之聲——


    “迦葉法師,你還要看戲到幾時?”


    正當眾人很是詫異,許太平這是在喊誰時,隻聽一道鍾聲“當”的一聲,響徹靈鏡之中的那片天地。


    緊跟著,一雙巨大的金色佛手,穿雲破霧,出現在了許太平他們三人的身下。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


    三人被那巨大佛手穩穩接住。


    不過這時,那陰神朝夕所化三艘仙舟,忽然將那大澤之水全數掀起,化作了一尊百餘丈高的巨大神明法相。


    “轟!”


    跟著,就見這神明法相,手持一杆三尖兩刃叉,猛然抬手朝那金色佛手刺去。


    見狀,夏侯淵很是詫異道:


    “這陰神朝夕,居然還不肯放過許太平他們三人!”


    而就在他說出這話時,靈鏡之中再一次響起了許太平的聲音——


    “迦葉古佛,今日這口惡氣,你幫我出還是不出?”


    少頃,一道無比威嚴的佛音,響徹雲霄——


    “出。”


    話音方落,那對巨大的佛手,一隻手托著許太平他們三人,一手則重重拍向了陰神朝夕所化的那尊巨大的神明法相。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凡骨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隻為原作者壹更大師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壹更大師並收藏凡骨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