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二十八章 陸壓道人


    方木的眼神中極盡瘋狂。


    此刻的他是在為自己而戰。


    方木只身而上,頗有一股要踏平穹霄的味道。


    天劫更濃,兩重天劫合一。


    滾滾的雷霆宛如怒江,海浪拍打,欲要撕碎一切。


    一股雷霆一般的狂狼席間而來,轟然間拍打在方木的身上。


     里啪啦的電光在他的身上翻飛滾動。


    然而方木卻渾然不懼。


    “方家的天才終究是方家的天才,秉承了方家不滅的戰斗意志,如果同樣的情況,換一個家族的天才的話,哪是就已經膽怯了,不敢上前了!”


    碧瑤贊嘆說道。


    “方家的弟子多數散養,在沒有達到一定實力之前不被接引,雖然當展露出部分的天賦後會有方家的人暗中照拂,但是那種照拂也是有限終究不會像是本家的弟子一樣,日夜看護!這也導致,方家的弟子,日夜處于一種極為危險的狀態之下,被人窺伺,被人暗殺,折損率極高!”


    “可是與之相對的是,方家的弟子獨立,堅強,對自己有責任,有擔當,他們為了變強,可以悍不畏死!”


    方岳一字一句的陳述說道。


    他好像是在說自己,又好像是在說方木,更好像是說描述千千萬萬方家被放養的弟子。


    方岳的話,讓碧瑤不由點頭。


    “其實在很多年前,無數的勢力都曾經研究過方家培養弟子的方法,但是最終,大家都放棄了!因為方家放養的的弟子,不僅有普通弟子,更有一些體質絕倫的天才弟子,這些弟子如果中途隕落,他們根本就承擔不起這樣的代價,所以絕大多數的家族都會選擇對自己家族的天才弟子選擇先雪藏,再培養的方法,但是真正等到他們將這些弟子拿出來培養的時候,卻會發現已經是太遲太遲了!他們的性格已經成型,沒有勇氣,沒有擔當,只知道依賴于家族的資源,成為寄生蟲和紈褲弟子。”


    “最終這條路,大家族中只有方家走通了,但是方家也為此付出了難以想象的代價!”


    方岳苦笑說道。


    他回憶自己的過往,九死一生,每一步路都走的極為痛苦。


    他若是出生在方家,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切或許就不會有了吧!


    不過他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強大的力量了!


    方岳壓下心中的感慨,他看向方木。


    此刻,方木與天劫的搏殺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天劫之中,一道道的雷霆轟擊,宛如重錘一般不斷落在方木的身上。


    方木死扛天劫,他緊咬牙關,但卻不肯放松。


    任由無盡的雷劫轟擊。


    雷霆如水,從他的身上滑落宣泄。


    方木的呼吸變得粗重,但是雙眼中依舊都是堅定的信念。


    不瘋魔,不成佛。


    連這點折磨與困苦都熬不過去,他還如何能夠成為方家的脊梁,為以後的方家發光發熱。


    方木在雷劈的劈斬下越來越強,整個人都仿佛經歷了一次脫胎換骨般的蛻變。


    他的皮膚生出了金屬的光澤,髒腑中,隱約間傳出了古老的誦經之聲。


    “這是,雷劫粹體,永恆不滅?”


    听到這誦經典聲音,連碧瑤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這種體質極為的特殊。


    只有在最殘酷的雷霆中才能誕生出來。


    無盡的雷劫洗禮,鑄造出最強的戰體,萬劫不滅,永恆不朽。


    “對,雷劫粹體,永恆不滅!”


    方岳肯定說道。


    “既然這方木敢于嘗試,我怎麼會讓他吃虧呢?”


    方岳微笑說道。


    “這次的天雷粹體,其實是對他體質的一種補充!”


    “方木,自身的體質十分強大,無論是天賦神通還是他的體質都是與陰靈親近,然而,孤陰不生,孤陽不長,他的身體極陰,在修行到一定層次的時候肯定會出現問題!”


    方岳的話,讓碧瑤不由微微一愣。


    “你說,這天劫是你故意安排的?以天劫中蘊藏的純陽之力來彌補方木純陰體質的缺陷?”


    “對,就是這個道理!”


    方岳坦白承認說道。


    “可是既然這樣的話,你為什麼要讓方木自己做出選擇,你直接讓天劫降臨不就好了嗎?”


    對于方岳的思路,碧瑤有些太理解。


    方岳輕嘆說道︰“每一個人都需要為自己負責,我是這樣,方木也是如此!這以天雷淬煉體質,何其艱難,只要意志稍微不夠堅定,選擇放棄,就會被天雷劈成渣渣!”


    方岳也是無奈,有些時候,他知道怎樣的路最好,但是這最好的路未必適合每一個人。


    方木只有自己選擇了這條路,這條路才是他的,才是最適合他的。


    否則的話,雷霆滾滾,方木怕是會被劈到死無葬身之地。


    方木的雷霆粹體,這才是剛剛開始。


    無量劫和初劫疊加在一起,哪里是那麼容易應對的?


    方木登天而起。


    他施展秘術,周圍的天地之力盡皆納入體內,然後“哈”地一聲。


    宇宙中最為古老的音節炸裂。


    天雷從中間蕩散,竟然差點消失。


    “這是什麼手段?”


    碧瑤看到這一幕,不由驚訝。


    佛門中的六大古老的音節中,似乎沒有這一個,但是論威力的話,這個音節的威力卻是不比佛門的音節弱上多少。


    “這是輪回初開的時候,醞釀出來的音節,一共是有六個,分別對應六道輪回,因為他的體質特殊,所以先天參悟,其他人縱然是得到相應的修行法門,大概率也無法參透其中的奧秘!”


    方岳說道。


    “這種音節,你怎麼知道?”


    碧瑤看向方岳,越來越懷疑方岳的身份。


    輪回初開,並非是在這個時代而是在上一個輪回時代。


    如果說這方木的神通是與生俱來,方岳了解這種音節的出處,莫非他真的是與古天庭和古地府有脫不了的干系,是其中的一份子?


    方岳笑道。


    “這就涉及到我身上的秘密了,不方便和你說!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的身份對于人族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方岳神秘兮兮的說道。


    “那,好吧!”


    碧瑤也不再逼問,她知道自己問的太多,反而會引來方岳的厭煩。


    “殺!”


    方木面對的天劫相當的神秘。


    無盡的天雷中,一道道身影演繹而出。


    這些身影,並非是來自于這個時代,無論是妝容還是法寶,他們都更為古老。


    “這是古天庭中的士兵!”


    方岳認出了這些士兵的來歷。


    他的眼神中有一絲驚訝。


    “按照道理來說,這天地劫數,都是在摹刻使用中烙印下來的道痕,古天庭已經消失了太長的時間,為何還會有古天庭中的天兵天將被摹刻出來!”


    方岳的心中隱約生出了一絲疑惑。


    碧瑤亦是在暗自心驚。


    他們瑤池中就有類似的天兵,不過那些天兵都被封印,為了防止他們的壽元流散。


    為了維持這些封印,他們瑤池還花費了大代價。


    誰能想到,這天地間似乎出現了活得天兵天將並且被天劫摹刻下了他們存在的痕跡。


    天兵強大,同階而戰,方木竟然不是他的對手。


    “怎會如此?天兵在古天庭中只是最普通的兵卒就算是上一個文明時代中的生靈比這一個文明時代更強大一些,也不可能讓一位普通的兵卒比我們這個時代的天驕還強!”


    碧瑤驚嘆說道。


    “這並非是普通的天兵,它們應該是古天庭中的天河護衛,天河護衛在天兵中的位階極高,只有堪比天將的精英才可以擔當!”


    方岳介紹說道。


    他曾經听聞玄武大帝介紹過,天河,乃是天庭中極為重要的一條河流,其中蘊藏著天庭中的諸多古老秘密,不能讓人輕易靠近!


    “除此之外,天兵的數量越強,戰力越強,就好像是戰陣一樣,十位天兵強化三倍,百位天兵強化十倍,千位天兵寰宇無敵!”


    “如今這方木面對的看不是一位天兵,而是足足百位天兵,每一位都是無上境層次的戰力,又有戰陣的加持,方木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方岳為方木找尋原因。


    碧瑤听到這話,方才有些理解。


    方岳的嘴角,一抹淡淡的笑容浮現。


    他看到方木已經逐漸的從下風崛起,逐漸的獲得了優勢。


    他的戰斗經驗豐富,剛才處于下風,主要是因為他對于古天庭中的天兵的戰斗方法並不熟悉,現在他熟悉了對方的套路,找到了針對的辦法,抓住一個不松手,打死一個是一個,他用這種無賴一般的手段竟然佔據了上風,破解了對方的殺招。


    逐漸的百位天兵被他獵殺,所有的天兵死後也都會化成雷霆之力融到方木的體內。


    方木眼看就是佔據了上風,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天空中,一柄飛刀斬落,就要削掉方木的頭顱。


    方木躲過,險之又險。


    “陸壓!”


    “陸壓!”


    方岳和碧瑤同時開口驚嘆說道。


    古天庭中能夠驅策飛刀,這般凌厲的,也只有陸壓一人了!


    緊接著,天地間船來到了一道浩蕩的聲音。


    “請寶葫蘆轉身!”


    所有的雷霆之力匯聚一處,成為了一個手拿寶葫蘆的老者。


    方岳在看到這老者的一刻,他的心髒幾乎是懸到了嗓子眼。


    人的名,樹的影。


    哪怕對方只是天劫摹刻下來的一道烙印,也一樣讓方岳心悸。


    陸壓道人。


    封神時代的頂尖存在之一。


    無論是釘頭七字書還是他的斬首葫蘆都是一等一的寶物,尋常人根本就沒有資格與之對抗。


    只是不知道,這天劫摹刻下,這位陸壓道人能有幾分本事。


    若是有本尊的三成本領,這方木也就懸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生死帝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夜闌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夜闌並收藏生死帝尊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