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願意來,我們靈族絕對把鎮族之寶,直接拿出來送給你當禮物。”


    豐啟一邊跟著陸沉走,一邊把好處掛在口中,以此引誘陸沉。


    陸沉獨身殺入死靈王的巢穴,摧毀了陰氣的來源,還能全身而退,實在太強了。


    陸沉現在才仙王中期,就有對付一整支死靈王大軍的能力,那麼到了太乙仙王的時侯,肯定有對付更高級別的死靈能力。


    所以,豐啟不想放過陸沉這個大伽,不惜張口許下重寶,希望陸沉在未來還能夠過來相助天刑仙域一把。


    只要陸沉點頭,他就有辦法通過豐凝,在未來再次把陸沉搞過來。


    “有好處,我肯定想來哈。”


    陸沉呵呵一笑,隨便應付豐啟一句,便一步邁上了仙域橋的那道光圈。


    轉瞬之間,他穿過光圈進入仙域橋,返回詭星秘境,再也听不到豐啟在呼喊什麼了。


    開玩笑,豐啟想忽悠他再次來天刑仙域,那是門都沒有。


    天刑仙域是個貧脊之地,就連陰陽仙王參都是跑到別的仙域偷的,還能指望這個仙域有更好的天才地寶?


    豐啟口中的鎮族之寶,基本就是一頓忽悠,其實就是啥都沒有。


    如果真的有,豐啟會說出鎮族之寶具體是什麼,然後帶陸沉去驗證寶物的存在,這才有可能打動陸沉。


    這種張口就來的小把戲,想忽悠他陸沉,那真是找錯人了。


    他已經取回焚天聖珠,並沒有為難豐啟,甚至還幫天刑仙域掃蕩了死靈王的巢穴,一切都做得很出色,無論對豐凝和豐言都有一個很好的交待了。


    至于豐啟的額外請求,想忽悠他再去天刑仙域,絕對不在他考慮的範圍之內。


    “陸沉!”


    走下仙域橋,黯語喜盈于色的迎了上來,也毫不避諱的挽起陸沉的手臂。


    仙域橋對面的那個光圈,只能看到出口處的場景,一旦陸沉離開了那個場景範圍,她就不知道陸沉在干什麼了。


    所以,陸沉進入天刑仙域多少天,她就擔心了多少天。


    如今見到陸沉毫發無損的回來,她不高興就有鬼了。


    “焚天聖珠,你拿回來了吧?”


    豐言走了過來,微笑的詢問,也不知是不是明知故問。


    “拿回來了!”


    陸沉點點頭,然後看著豐言,又如此說道,“我還順便幫他們一把,把那些不死生物的巢穴給摧毀了,他們的仙王塔可以永久無憂了。”


    “仙王塔必須受難,那是上天注定的事,不可以永久無憂。”


    豐言搖搖頭,卻臉色喜悅,而又含意深長的說道,“不過呢,永久無憂雖然做不到,但十萬年無憂還是沒問題的。”


    “十萬年無憂是什麼意思?”


    陸沉反問。


    “巢穴毀了,需要十萬年的修復,才能恢復過來。”


    豐言說道。


    “誰去修復?”


    陸沉又反問。


    “別問,問就是上天修復。”


    豐言笑道,也不言明,一切由陸沉自己去猜。


    “既然是上天的事,那就不問了。”


    陸沉呵呵一笑,此話題就此打止,不再追問到底了。


    死靈王的巢穴還能修復,那就不是仙域的能力了,唯有上界才可以。


    既然是上界的事,下放到每個仙域皆如此,那就是要對每個仙域的磨煉,還問那多麼做什麼?


    “好了,焚天聖珠已經歸還于你,我們靈族不再欠你什麼了。”


    這時,坐在高椅上,一直閉目養神的豐凝睜開了眼楮,又如此對陸沉說道,“你還有幾個仙域要去,下一站去哪里,現在決定吧。”


    “妖族機緣!”


    陸沉想都不用想,第二站便是以黯語為主。


    如果黯語拿到大機緣,提升了境界或戰力,那麼就可以陪著他去第三站和第四站了。


    “好!”


    豐凝應了一聲,再次凝視虛空,繼而結起手印,施展秘術……


    沒多久,那座通往天刑仙域的仙域橋竟然轉動了起來,橋的另一端離開了天刑仙域,而接入了另一個仙域……


    另一個光圈出現,里面沒有什麼仙塔,而是一片綠野仙林,遠方還有連綿起伏的大山。


    “妖族機緣,就在妖族獨大的一個仙域,叫妖辰仙域!”


    豐凝掃了陸沉和黯語一眼,如此說道。


    “妖辰仙域!”


    陸沉的眉頭挑了挑,知道是誰的仙域了。


    當初在詭星秘境做任務時,遇到兩個超強的妖人搭檔,一個叫虎壁,一個叫虎力,正是來自妖辰仙域。


    只是,那兩個家伙不止得罪陸沉,還跟陸沉作對,最後被陸沉送去升天歸位了。


    “我要去的地方,竟然是到處綠野仙林,那不是仙王塔的路段啊?”


    黯語盯著那個光圈,如此詢問。


    “仙王塔的路段沒有機緣,只有更高層次的路段,才有機緣出現。”


    豐凝看了黯語一眼,又如此說道,“不錯,你要去的是太乙仙王路段,你要在那邊與你們妖族的太乙仙王爭取機緣。”


    “黯語才仙王後期,她怎麼能跟太乙仙王競爭?”


    陸沉連忙反問。


    “豐言!”


    豐凝懶得解釋,便開口讓豐言來說。


    “是這樣的,在三個月前,妖辰仙域出現了一個極為罕見的金蟬妖靈……”


    豐言還沒說完,就被黯語的失聲給打斷了,“妖族至寶,金蟬妖靈!”


    “沒錯,你還挺識貨的,就是你們妖族的至寶,你要是逮到金蟬妖靈,那你絕對有成神的希望!”


    豐言哈哈一笑,又如此說道,“但這玩意本來就不是給一般妖仙機會的,甚至也不給仙王的機會,它是給太乙仙王機會的,所以它出現的就是太乙仙王路段。”


    “你的意思是,黯語要與一群太乙仙王爭取金蟬妖靈?”


    陸沉問道。


    “正是如此!”


    豐言點點頭,又如此說道,“正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現在豐凝大人為你打開了通往虎穴的道路,要不要進去取虎子就看你們的了。”


    “黯語……”


    陸沉蹙著眉頭,看向黯語,不敢替黯語作主張,這可是一件極為危險的決定。


    就算是他,一個人與一群太乙仙王爭寶,那也爭不過來啊。


    以他現在的斬仙戰力,能與普通的太乙仙王一戰算不錯了,遇到強一點的太乙仙王可能就打不過了。僅有仙王後期的黯語前去,別說取虎子了,估計還沒見到虎子,就被太乙仙王給干掉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九龍歸一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魔風烈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魔風烈並收藏九龍歸一訣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