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神羅魔門的高手,長老級人物羅漢,乃是中域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其實力深不可測,為神羅天尊的左膀右臂,這一夜,羅漢帶領一群門徒,行至一個隱秘的山


    峰,準備阻止可能出現的叛逆之舉。而陳玄和廖錚,則是在此地,陪同著火麟教主,巨木堂堂主,臨水劍派的劍宗老術士及歸雲庵的雲清觀主,一起伏擊羅漢,他們的計劃是先擊潰神羅天尊的得


    力干將,將士氣打到谷底。


    “羅漢,你走火入魔,殘害中域同道,今日便是你的末日!”火麟教主揮舞手中的天火長劍,當先向羅漢施展開攻勢。羅漢一聲冷笑,瞬間展開了他的魔門功法,只見他身旁黑氣騰騰,似是有千軍萬馬在虛空中咆哮,他的勢大力沉,每一掌拍出都似有虛空碎裂之聲,非同小可


    。廖錚和陳玄兩人相視一眼,在心中默契已定,歸雲庵的雲清觀主以一種溫和而深不可測的天地靈氣與羅漢周旋,紗布飛舞之間,天地靈氣漣漪,企圖削弱其勢


    力,巨木堂的弟子們則以強硬的拳法腿技,聯同大自然的力量,拳拳到肉,聲勢浩大。羅漢雖強,面對多位宗師的聯手,也不勝其煩,在一連串激烈的凌厲攻勢下,竟漸漸顯出疲態,火麟教主趁勢進攻,天火長劍似龍騰空,直奔羅漢而去,羅漢


    在危急時刻施展出神羅魔門的絕學,黑夜幻影,避過了致命一擊。陳玄看準時機,手持長劍,劍光如水,繪出一道道爍目流光,劍勢之中蘊含著獨步天下的冷峻與鋒利,直逼羅漢的要害,劍宗老術士亦舞動長劍,劍花繁復,


    飄逸而出,卻鋒利無匹。戰斗變得白熱化,山峰之巔強力對撞,狂風呼嘯,塵石飛揚,羅漢明白自己若敗,勢必會給神羅天尊帶來巨大的打擊,于是他凝聚全身的功力,放出一記魔門


    絕招。


    天地顏色為之一變,一股無形的壓力在山頂聚集,但聯盟各派的人順勢形成了一個氣場陣,力量匯合,共同抵御著羅漢這幾近瘋狂的攻勢。


    絡繹不絕的天地靈氣交織撞擊,激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月光如血,廖錚和陳玄肩並肩站立,視線凝聚于前方,羅漢的身影在暗夜中若隱若現,他身著一襲黑袍,如同夜之使者,面色冷漠,目光中滿是壓抑的殺意與


    決絕,每個細節動作,無一不顯露出他深不可測的力量。火麟教主的天火長劍已在空中留下一條條炙熱的軌跡,就像是劃破夜幕的隕石,每一擊都似有萬鈞仙雷之力,嘗試打破羅漢的防御,然而,羅漢站在原地,身


    體微微前傾,就好像一座無法攀越的黑色山峰,任由暴風驟雨般的攻擊在身前狂舞,他依舊紋絲不動。突然間,羅漢的身形化為閃電,一招魔影橫空攻出,只見他周圍的氣場突然黯淡下來,整個人的身形仿佛分化成了幾個模糊的影子,以驚人的速度撲向陳玄和


    廖錚。陳玄的天地靈氣在體內流轉,運氣至掌,一招星河倒轉輕叱出聲,手中長劍化成一片片寒星般的光點,試圖穿透那迷幻的影子,劍光與羅漢的攻擊在空中交織


    。戰斗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但在場的武者感覺這時間仿佛拉長至一個世紀。冰與火,風與電,山之韌,水之靈,在這一刻都融入了各人的武技中,真真假假,


    虛虛實實,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羅漢已是咬緊牙關,面孔在火光與月影間浮現著異樣的扭曲,好像那承載著他全部野心與怒火的面具即將裂開,再一次,他振臂高呼,聚集全身力量,展開魔


    門絕學中的一招致命技擊,黑暗霸天。


    他的全身被一圈黑氣籠罩,在那黑氣中,就好像有無數詛咒的面孔在猙獰怒吼,他身形越發龐大,就如同一個黑暗的巨大妖獸,震撼著整個夜空。但聯盟各方的高手們已然做好準備,他們各自施展最強防御,同時凝聚力量于一體。雲清觀主和劍宗老術士用自己深厚的內功形成一個護盾,抵御住黑氣的侵


    襲。火麟教主和巨木堂堂主則是齊心協力,一同抵抗羅漢的攻勢,決不退讓分毫。教主天火長劍的灼熱與堂主的制木之力相輔相成,在火與木的真氣中形成的靈氣


    圈層層疊疊,如同一道保護壁。陳玄和廖錚則是在這大陣中悄然變換著位置,他們的步法呼嘯而過,鎮定自若,似乎在無形中已經領悟了羅漢的律動,使得每一次進攻都更加精準,恰到好處


    。羅漢那強行催發出來的強大力量似乎已將他周圍的空氣都凝結固化,然而在四派聯手之下,他的這個堪稱無堅不摧的攻勢還是逐漸被削弱,四派武者就好像是


    一把利劍,尖銳,統一,穿透黑暗。


    最後,在這礦日持久的交戰之中,陳玄與廖錚配合默契,找準了羅漢氣勢的一絲松動,他們同一時刻發力,匯集了四派之力于一點,打破羅漢的防御。在那劇烈的勁氣撞擊下,連夜空似乎都因之而靜止,羅漢發出了一聲悲憤的吼叫,從那吼叫中可以听出無力與絕望,羅漢的氣場,防御在這一刻崩潰,身形似


    被重錘猛擊,向後飛出。陳玄和廖錚雖已經達成了斗爭的目標,但並無交出至死一擊,而是選擇了退後,為羅漢留下了一線生機,這不僅是因為武者之間的某種寬容,更是為了向旁觀


    的中域展示,他們推崇的是名門正派與仁慈,而非無差別的殺戮。當那落星般的人影墜落在地,四派的聯合力量也在此刻封印了對神羅天尊的第一次勝利聲明,而他們之間的協同與配合,終是證明中域聯盟的決心與力量,為


    後續的沖突奠定了堅實的基石。


    羅漢在狂風中艱難地穩住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跌跌撞撞落回戰場,黑色的袍角在夜風中翻滾,塵土與落葉隨他的氣勢呼嘯,就好像預示著戰局的危急。那些觀戰的門徒們見羅漢首次處于下風,臉上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羅漢眼中閃過凶光,知曉再無全力一搏,今日此地將為其中域之墓,他天地靈氣涌動,


    魔門的秘法天魔解體開始在他體內醞釀,這是一種以損自身為代價,瞬間提升戰斗力的禁術。觀戰的門派弟子皆感到一股煞氣洶涌而出,寒意頓生,但他們的師長們神色依然鎮定,陳玄與廖錚眼神中的堅定讓他們知曉,今晚無論何種變故,他們都已做


    好全力以赴的準備。


    羅漢的聲音在夜中瘋狂延展,就好像是從地府的深淵中拉扯出的絕望吶喊。


    “羅漢,莫非要走上不歸路?”火麟教主沉聲呼喝,他看出羅漢似乎在孤注一擲。雲清觀主平靜如水的眼中,亦隱約流露出了一絲擔憂,劍宗老術士微微點頭,示意四人稍退,給予羅漢一線生機,巨木堂堂主的拳頭上青筋暴跳,顯然是在壓


    抑著想要一舉擊敗羅漢的沖動。


    但羅漢似乎完全無視了他們的意圖,全身的魔氣開始瘋狂的凝聚,他背後仿佛有一道巨大的幽暗世界圖卷緩緩開展,天地間的氣息為之一變。陳玄和廖錚心定如山,他們知道這將是一場考驗他們仙劍法至極的戰斗,所幸,他們並不孤立無援,肩並肩的還有火麟教主,巨木堂堂主,臨水劍派的劍宗老


    術士以及歸雲庵的雲清觀主。


    羅漢的嘶吼在繼續,籠罩著整個戰場。“啊,諸位,既然你們硬要逼我至此,罷了,今日我便以魔門絕學,與諸位同歸于盡!”


    撲向羅漢的,不再是偶爾閃爍的劍光或是鞭影,而是一股足以撼動整個中域的氣波,四位聯盟高手的氣息與力量交錯融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團隊防御法陣。


    火麟教主運轉火系內功,將滾燙的天地靈氣象征性地鋪展在陣前,可燃可爆的氣味迅速充斥四周,就好像在他與羅漢之間鋪上了一條天火之路。


    巨木堂堂主則是如一座穩固的山岳般站定,握拳的手背如同刻著紋理復雜的山脈,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似是山風的呼嘯,蘊含著拔山河之力。


    劍宗老術士長劍微顫,每一次劍尖的振動都對應著天地之間一道精妙無比的天然律動,他的劍法不再只是攻守之道,更是與宇宙的節奏共鳴。而雲清觀主則以其溫和的天地靈氣穩固了整個陣法,她的動作看似不經意,卻處處孕含著深不可測的威力,她的身影在風中輕盈如燕,但每當她的袖擺揮動時


    ,卻總能在剎那間造成極大的阻滯力。


    當羅漢最終爆發,絕望崩潰之力橫掃四野時,這座默契無比的陣法發揮出了他驚人的實力,雖然來自于四個不同門派,但他們的力量在此刻完美如同一體。在激烈至極的煉體之力與意志比拼中,每一位門派代表都游刃有余地運用自己的絕技,無形的力量像潮水般撲打在四人組成的陣法上,發出響聲,卻始終未能


    擊破這堵防線。羅漢的天魔解體綻放到了極致,但在接下來的瞬間,他發現那象征著魔門絕頂之術的力量被陣法中傳來的洪荒般的力量所牽制,漸漸退去,他的面色在那傾瀉


    的汗水下泛起絕望,一顆魔門高手的驕傲與跳動的心似要被壓垮。陳玄和廖錚在這絕對的防護下悄無聲息地接近,兩人仿佛已經默契地理解了對方的意圖,他們無需言語交流,何時進擊,如何配合,全都在一種超越了肢體的


    層面上默契合一。


    陳玄的長劍揮舞中,帶著天地之間的明悟與寒霜,輕輕劃過夜空,錚鳴如龍吟,他並不慌亂,因為他知道,劍尖的氣息源自于內心的純淨與天地的精華。


    廖錚的掌風則與陳玄劍氣相映成輝,他運轉的掌力深沉,就好像包含了天地的靈氣與無奈,是為毀滅之力帶來的。末了,羅漢的力量如火山噴發後的疲態,轉瞬即逝,他的雙眼漸顯黯淡,目光中的銳利與執著開始模糊,這位一手遮天的魔門長老,終是在對名門正派聯合在


    一起的力量的挑戰下,敗下陣來。


    空氣中滿是塵土與火藥的味道,戰斗的尾聲在每個人的呼吸間彌散。


    原本星河都在這一刻黯然失色,陳玄與廖錚雖氣息未亂,但效果良多,各自精神之弦亦已繃至了極點。


    在戰斗的最終,四派再法出末尾的一擊,此招非但攻擊羅漢身體,更針對他的天地靈氣,試圖徹底斷絕其仙劍法之根基。轟鳴聲在山谷間散發開去,最終在遙遠的回聲中逐漸消散,羅漢跪倒在地,面朝著滿地的碎石塵埃,已無再戰之力,他咳出口鮮血,那血滴在地,聲音清晰,


    在這寂靜的夜空下響成判決。四派的高手也累得直喘粗氣,但彼此對視時,眼帶尊重。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暴力丹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李中有夢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李中有夢並收藏暴力丹尊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