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委一怔︰“為什麼?”方婭道︰“車上都裝了一種新型炸彈,叫做‘指甲蓋’!”


    “‘指甲蓋’?”黃國委自然也听說過這種新型的炸彈,當時國防上的專家給局委領導上過軍事專題課,就提到過米國軍火商制造了這樣的炸彈,極其微小,猶如指甲蓋一般大小,但是殺傷力卻是現代通用手榴彈的幾百倍,要是裝在車上,一旦引爆整輛車子包括里面的人,都將灰飛煙滅。


    听到這種新型炸彈居然裝載在他們即將乘坐的車上,黃國委也不寒而栗,問道︰“怎麼辦?”


    方婭道︰“不用車,走過去。昨天一夜狂風,這會兒正風和日麗、清新宜人,何不建議首長們和嘉賓們走一走呢?其他的交給我們來處理。”黃國委一听,就道︰“好。有任何其他的新情況,立刻聯系我!”方婭道︰“明白。”


    結束與方婭的通話,黃國委立刻跑到了首長的身邊,說道︰“黑夜之後迎來黎明,狂風暴雨之後迎來晴天。首長們帶著大家一同沿路看看香江的風光、維港的風情吧,時間還有。”首長朝黃國委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笑著道︰“也好,坐在車里悶。走路過去,呼吸一下海邊的新鮮空氣,沁人心脾啊,這個建議不錯。”黃國委就讓引導者,在前面帶路,大伙一同,離開了既定的車隊,從酒店的另一側大門出去,沿著星光大道,向著香江體育館徒步前行!


    維港上空,天藍得出奇,雲朵猶如雪山一般堆在空中,維港之中也是蔚藍的水中浮著雲,分不清到底這雲是在天上,還是在水中。兩岸的高樓,更是在晨光之中金碧輝煌。從海上吹來的風,清新無比,帶著海的味道。有的嘉賓說道︰“走一走,是對的,否則就看不到如此美景,聞不到這麼清新的空氣了!”


    無論身份何等高貴,藍天、白雲和清新的空氣,都是優質的資源。


    此刻,半空之中忽然浮現一座彩虹橋,七色光暈,一直從對面的太平山,架設到了香江體育館的上頭。眾人忍不住鼓起掌來。“彩虹!”“這是好兆頭!”“彩虹是來祝賀今天的慶典的!”首長們和嘉賓們的臉上也都露出了喜色。黃國委的臉上,也保持著微笑,但是他的心里,還是擔憂的。


    剛剛方婭的電話,讓眾人避開了車輛上的危險,但是接下去這些車輛該如何處理?會不會爆炸,如果爆炸又將引發何等後果?其次,香江體育館內,還有什麼危險沒有被發現?被排除?這些,就連黃國委到現在都不清楚!


    但是,當初在謀劃慶典安保的時候,黃國委主張形成兩套班子,一套是以國委辦、***、公安和香江警署等職能部位為主的機構班子,另一套是以方婭、劉士森、蕭崢、肖靜宇等人為主的臨時班子,兩套班子之間各自行事,但是工作上互通有無,相互配合,靈活機動。目前來看,這兩套班子相互協作,各有所長,形成了相當好的協作作用。所以,接下去,走一步看一步,就如在爬黃山的時候通過鯽魚背,每一步都充滿了危險,但是只要不往下看,不徒增恐懼,將每一步都走穩,最後也就順利通過了!


    黃國委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面對慶典接下去的每一步。


    這會兒在玫麗酒店的審訊室,方婭、肖靜宇、蕭崢、哈妮麗都走入了里面,只見司馬越已經將刀交還給了工作人員,道︰“我願意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你們可以給我加刑!”司馬中天倒在地上,腿上、手臂上、脖子上都有傷口,他的襯衫被割破,撕碎,胸口和肚子上還有鞋底印,可見被司馬越踢過。


    但是他還能掙扎著起來,工作人員將他扶起,讓他坐在之前坐過的椅子上。司馬中天灰頭土臉,雙手撐著桌子,怒目看著他們︰“你們這麼做,不合法!”方婭沖他笑笑說︰“司馬中天,剛才的事情,是你和你兒子的私事!你可以告你兒子!”司馬中天自然知道,什麼告不告的都是狗屁,關鍵就是實力,以前他在疆土有權有勢,整過多少人,也玩過多少女人,他們又能拿他怎麼樣?


    可如今他被方婭等人拿捏了,也就沒有辦法了。他去告自己的兒子,或許能解一時之恨,在別人看來,也不過就是笑話而已!剛才,司馬越拿著刀子,那樣子是真的要將他猶如生魚片一般割了,這到底能怪誰?是他自己先說,沒有司馬越這個兒子,也不願意幫助司馬越,才導致司馬越這樣發瘋般地對付他這個老子!


    到最後,他實在受不了這個痛,只好把他們陰謀計劃的第二步,車上安裝了炸彈,說了出來。


    司馬越馬上告訴了方婭。隨後,方婭就第一時間,向黃國委作了匯報。黃國委這才帶著眾首長和嘉賓,避開了坐車的危險,徒步前往香江體育館。


    如今距離體育館也不過百米之遠了!


    司馬越問方婭︰“我的任務完成了嗎?”方婭道︰“除了在車子上安裝炸彈,他們還有什麼計劃?”司馬越道︰“他說沒有了。”司馬中天也哭喪著臉道︰“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車子上有炸彈的事,我都說了,如果真有其他的事,我為什麼不說呢?!”方婭對司馬越說︰“繼續問吧,我不相信這個老狐狸就知道這麼一點!”司馬越看了司馬中天一眼,點了點頭,說︰“好,說實話,我也不相信!”


    方婭說,你重點問兩個事︰“一,他們還有什麼陰謀,安排在哪里?二,怎麼抓住宋世豪和他背後的境外勢力代理人?”司馬越點點頭︰“好,我會繼續問。但是,我想要一些新的工具。但是這個事情,仍舊只是我和司馬中天的私事,和你們無關。”方婭點頭道︰“很好。你需要什麼,都會提供給你!”


    于是,將司馬中天和司馬越留在審訊室之後,眾人又出來了。肖靜宇忍不住問道︰“方婭,這樣做好不好?讓司馬越對司馬中天這麼做,會不會被劃入濫用私刑的範圍?”方婭朝肖靜宇看了下︰“對司馬中天這樣的老狐狸、大奸賊,你要是用常規的手段,是玩不過他的。對非常之人,就要用非常的手段。一切後果,我來承擔。等這個事情過了之後,我會原原本本向組織匯報整個過程,我也會主動向組織提出辭職!”


    肖靜宇沒想到方婭的決心如此之大,而且對自己貴為正部的職務,毫不留戀。肖靜宇心頭不由感嘆,方婭就是方婭!這時候,只听蕭崢說︰“不行,到時候要承擔,我們一起承擔,不能讓你一個人來承擔!”


    方婭朝蕭崢投去一眼,眼中不由自主多了一絲柔情,心道,不負我對你的一片心!然而嘴上卻說︰“你們就別多事了。為了對付司馬中天這樣的老賊,犧牲我一個就足夠了,難道還要多犧牲幾個?他配嗎?”


    蕭崢和肖靜宇互看一眼,覺得方婭說得也未嘗沒有道理。但是,讓方婭一個人來承擔所有責任,大家又都不忍心。方婭也看出了他們的糾結,就道︰“這個事情,現在不必討論,還早呢。現在我們就是要確保慶典的順利進行!那些裝有炸藥的車子要先處理,此外香江體育館內的隱患還必須排除!”


    眾人都點頭。


    方婭給雨住一打電話,同時給在現場的公安也打了電話。


    雨住一、雨住二看到首長們臨時改變行程,沒有坐他們精心準備的大奔,而是步行前往體育館,相當納悶。但是,當他接听了方婭的電話之後,心頭大震,沒想到每輛車子上都裝有“指甲蓋”炸彈!雨住一忙問道︰“接下去,怎麼辦?”方婭就將方案對他說了。雨住一忙道︰“好,我們一切听指揮。”


    雨住一剛剛放下電話,雨住二就上前,問道︰“大哥,出什麼事了?”雨住一道︰“等會和你詳說。”


    這時候,他們高薪聘請的機修組長也到了他們的身旁,表情有些意外和著急︰“雨總,那些嘉賓為什麼不坐車了?”機修組長已經被宋世豪買通,要是今天的任務沒有完成,他們也將拿不到剩下的一大筆錢。


    “有點小情況。”雨住一保持著鎮定道,“等會還用得上你們。你把機修師們都召集起來,我和大家說個事。”機修組長听說還有機會完成任務,就把眾機修師叫攏了。


    “今天辛苦大家了……”雨住一開口說,“接下去,請大家配合警方。”這話讓眾機修師為之一愣,但是幾十名干警已經圍了上來,將這十幾名機修師團團圍住,同時用手’槍瞄準了他們。只要他們敢動一動,就會立刻開槍。


    旁邊又上來一批干警,將他們每人都上了手銬,隨後一個個拖到那些大奔的面前,將他們送入了大奔的後座,並將他們的一只手和車門的把手拷上,關上車門,讓駕駛員開車︰“去魔鬼山!”


    那個地方是郊區墳場,就算發生爆炸,也沒有什麼大關系。


    這些機修師一個個被拷在車內,他們也不敢引爆炸彈,這一路上應該是安全的。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執掌風雲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筆龍膽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筆龍膽並收藏執掌風雲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