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三十章 一出好戲


    在天眼聖魂的助力下,秦朗驚喜地發現,花骨朵中人們雖然不動,但隨著他假意抽打花骨朵,那些人物的眼楮微不可察地輕輕轉了轉。


    這就意味著,他們看不到花房中人們的動靜,但是花房中的人,能看到他們的動靜。


    得知這個結論,秦朗一拍大腿︰


    “我知道了!”


    紅衣女子站在不遠處瞧著秦朗的動作,見秦朗一驚一乍的,還覺得秦朗肯定著急上火得了什麼失心瘋。


    下一秒,秦朗卻在她耳邊耳語道︰


    “我跟你說個方法,你配合我,如此這樣。”


    紅衣女子聞言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下一瞬,紅衣女子假裝站不穩似的朝前撲倒,秀眉微蹙,道︰


    “頭好暈,秦朗哥哥,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話說紅衣女子的表演技能還是非常爐火純青的,就見紅衣女子眼淚輕轉,那叫一個我見猶憐。


    “怎麼了?是不是花粉過敏,我帶你去休息一會。”


    秦朗聞言一把抱起紅衣女子,關心道。


    與此同時,秦朗的天眼聖魂也在暗中盯著,只要有一朵花房異動,那就是唐心然在其中。


    “我也不知道。估計好久不見,太想秦朗哥哥了。而且,一個人在這里,怪怕的。”


    紅衣女子伏在秦朗肩頭,那叫一個柔弱無骨。


    就連一向定力十足的秦朗都差點被她騙過了。


    “沒事,不怕不怕,我在這里,我一直都在這里。”


    秦朗拍拍紅衣女子的背,又摸摸紅衣女子的頭發道。


    怎麼回事?難道我想的這一招不管用嗎?為什麼這麼久了都沒有什麼動靜?秦朗一邊跟紅衣女子演戲,一邊暗暗思忖︰難道要加大戲碼?


    想了想,秦朗看著紅衣女子那張幾乎和唐心然一模一樣的臉,假裝要親下去。


    也就在這時,秦朗發覺自己的天眼聖魂動的非常快,好像有什麼重大發現一般。


    找到了?


    這是秦朗的第一感覺。


    想到這里,秦朗放下紅衣女子,輕輕摸了摸紅衣女子的頭發道︰


    “心然,你放心好了,我們從這里出去我們就成婚,我一定會給你一個非常盛大的婚禮,在無人能及!”


    秦朗說這些話的時候,就覺得天眼聖魂的波動非常厲害,幾乎到了靈魂出竅的程度。


    循著波動的範圍和大致方向,秦朗朝著自己的後側方望去,就見在花海的中央,一只曼陀羅花在輕微浮動。


    而在天眼聖魂的加持下,秦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其中有個小人兒正在無聲地落淚。


    “就是它了!”


    秦朗手疾眼快地捉住那朵花,將整個花頭都摘下來,放在紅衣女子手心中道︰接下來怎麼做?


    紅衣女子笑笑道︰


    “看你後面怎麼哄你的小嬌妻!”


    秦朗瞪了紅衣女子一眼道︰


    “事情緊急,沒有點非常規手段根本沒法在短時間內找到心然。快點吧,我們肯定要提前離開,在這里多待一段時間,就多一分危險。你難道不知道嗎?”


    紅衣女子點點頭道︰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調侃一下緊張的氣氛嗎?不然,都很慌亂怎麼辦呢?”


    紅衣女子邊說,邊在自己耳後摸摸,摸到一個接口處,直接往前一撕開,就將整張面皮都撕了下來。


    在面皮之下,是一張國色天香的面龐,其美不下于唐心然,甚至更勝一籌,不過,與唐心然的美不同,紅衣女子美的魅惑,尤其是一雙眼楮,似乎里面是一汪湖泊,讓人望一眼,便能沉溺于其中。


    “你也很美啊,搞不懂為什麼非要冒充別人。”


    秦朗望了紅衣女子一眼,也被紅衣女子的美所震懾,由衷道。


    紅衣女子沒有說話,一記眼刀過來,本是很凌厲的眼神,卻被她拋的風情萬種。


    紅衣女子此時顧不得說話,她拿著撕下來的那張面皮,引出魂火,燃燒殆盡。


    只听到空中一聲長嘯,似乎有東西很痛苦地在掙扎。


    秦朗望著正全神貫注盯著面皮燃燒的紅衣女子,疑竇叢生,但緊要關頭,他選擇了沉默。


    隨著長嘯聲音漸漸遠去,就見那朵曼陀羅突然碎成了一片片。


    在曼陀羅碎掉的地方,憑空出現了一個入口。


    “好了,沒有什麼事了,你未婚妻就在里面。我不方便下去,你接她出來吧。我在門口給你們放風,盡量快點,我覺得谷主快回來了。谷主回來了我們還在這里的話,死的會很慘。”


    紅衣女子交代完這些事情,自動前往旁邊去放風,示意秦朗下去。


    秦朗仔細盯了紅衣女子一眼,多了個心眼,將自己的天眼聖魂留了一抹在外邊,自己進入入口里。


    通過入口進入里面,秦朗才發現這是一個小房間。


    房間打扮的粉粉嫩嫩的,床上躺著一個嬌小的身影,雙眸緊閉,卻不是唐心然還是誰。


    乍一看到唐心然,秦朗心不可抑制地顫抖了一下。他這才發現,盡管他之前表現的很平靜,但見到真人時,他心里是制止不住的心疼和憐惜,這是在其他人身上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心然?”


    秦朗輕輕喊道,連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聲音竟然抖得不成樣子。


    床上的人沒有動靜,但可以看到唐心然眼淚肆虐。


    “我和她沒什麼的,你別多心,都是為了救你出來。很多事情後面跟你解釋,現在來不及了,我們快走。”


    秦朗看見唐心然哭了,心慌慌的,但是他更怕他帶不出去唐心然,兩個人都困死在這里。


    所以他也來不及解釋很多,直接道。


    唐心然听見秦朗這話,這才緩緩睜開眼楮,但仍然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秦朗見狀,也不浪費時間,直接上前一把抱住了唐心然,大踏步朝著外面走去。


    感受到秦朗堅實有力的胸膛以及穩穩的心跳,唐心然這才安心下來,不由露出了一個非常嬌羞的笑。


    “你們倒也墨跡,什麼情況了還在這里秀恩愛。果然秀恩愛,死的快。”


    秦朗剛抱著唐心然出了粉色花屋,那間小屋便在風中化成了泡沫,而紅衣女子依舊十分毒舌地道。


    唐心然望見紅衣女子,默默瞪了一眼。


    不過,唐心然知道事情緊急,也沒有說什麼。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神魂丹帝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濁酒一湖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濁酒一湖並收藏神魂丹帝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