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知不知難的事。”他有些惆悵,似乎所講之話,讓他整個人極其無奈且充滿擔憂一般。


    韓三千眉頭微微一皺,靜待其言。


    “這里曾經是哪里,我想你心中已有答案,是故,我也不必多說,也不便多說。”


    韓三千微微點頭。


    “既是如此,你想想,于戰場中心,往往其所發生的也是最為激烈的戰斗,自然而然,在那里戰斗的人物也往往都是極高位之人。”


    “你應該知道我所講的意思吧?”


    韓三千聞言,輕輕點了點頭。


    老者的意思很明顯,內圈之人都是超高的高手在較量,自然他們身死以後,怨氣將會變的極其之大。


    己方之怨倒也罷了,若是敵方之怨,則恐更強,貿然入內,必入生死旋渦。


    可以說是,有死無生。


    “怨已多年,難分敵我,友是敵,敵亦是敵,其中之危,可以想像。”老者無奈而道。


    韓三千嘆了口氣︰“我明白,不過,要我做一個廢人,比起死來說更為可怕。我下不能保朋友,上不能保妻兒,大丈夫生于天地,又何意之有?”


    “好,好一個大丈夫生于天地,無論如何,我支持你。”


    “如此年紀,如此毫言,光是這股氣概,我知道,他為何會選擇你了。”


    “他媽的,要是老子還活著,老子必以血命保你平安,只可惜,草……”


    不少人頓感無力,那種想幫忙卻又幫不上的姿態,著實讓人咬牙切齒。


    “我們送你去內圈吧。”那老者笑了笑︰“如你所言,人之于世,有其使命,有其責任,任何一個個體,活于世上,其實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而更多的是為了自己所愛之人。”


    “家是小愛,天下則是大愛。”


    話落,老者手中一動,一道靈光撒在了那巨大的混沌鐘上。


    說也奇怪,這巨大的鐘忽然之間就急速縮小,以至最終不過巴掌大小。


    他拿著鐘遞到了韓三千的面前,輕輕一笑,道︰“這個送于你。”


    “送于我?”韓三千皺眉道。


    “我早已說過,六聲之響,這歷來便無多人,而七聲之響則更是從來沒有,你是第一個,自然,它也就歸你所有。”


    “拿著吧,混沌鐘雖無進攻,但防御極強,也許,進去以後你用的上。或者換句話說,以你現在的狀態,不帶著它的話,必死無疑。而帶著他,也許……你還能有所希望。”


    見老者如此而言,韓三千點了點頭,從其掌心接過混沌鐘,卻感先前還達數萬斤重的它,此時卻輕得如同一個玩具。


    老者一笑︰“倒是忘了你現在沒有修為。”


    話落,他手中二指一出,對著混沌鐘比劃了幾下以後,一道能量進入了鐘內。


    鐘輕輕一閃,其後又恢復常態。


    “我替你布了些秘法,你無需他做,便可操作其鐘。你需記住些許咒語。”


    話落,老者附在韓三千耳旁,輕聲將一句咒語告訴了韓三千。


    韓三千听完,銘記于心,不由感激道︰“多謝前輩幫忙。”


    “你且客氣。”老者笑了笑,接著,他望向身後眾影,道︰“諸位,你我于此,已不知歲載,為了榮譽也好,也為了主宰口中所謂責任也罷,也是該我們做點什麼的時候了。”


    話落,眾影齊齊點頭。


    緊接著,老者手中忽然升起一顆光點,接下來,詭異且奇怪的場景出現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豪婿韓三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絕人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絕人並收藏豪婿韓三千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