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將直接听傻眼了。


    戰場上為了勝利,什麼手段都得用,這很正常。


    可是,他倒還真沒听說過把一個人當成一個部隊去使用的。


    這怎麼使用?!


    先不說其他,單單是人海戰術等,這都不是一個人可以發揮出來的啊。


    其次,就是數量,一個人頂七八個人,甚至高手頂個幾百上千人已是不錯了,這家伙倒還好,一來直接五萬人。


    五萬人啊,這樣的人馬都足以去守一座不算大的城了。


    這當五萬人是五萬螞蟻啊。


    大將很是郁悶,也就看在這家伙是自己方的人馬,要不然的話……


    “哈哈哈,听听這臭傻比在說什麼。還他娘的說我嘴炮,依老子來看,老子在嘴炮方面見了你,那真的是見了祖師爺。”


    對面,那統帥也是極盡狂笑。


    他的身旁,一眾士兵也隨之不由而笑。


    確實,不是他們想嘲笑人,而是韓三千吹的牛實在太大,以至于讓任何一個稍微有點常識的人听了都忍不住想笑。


    “這麼好笑嗎?”看著對面都在笑,韓三千實在覺得他們更好笑。


    畢竟,對韓三千來說,這些人眼界太短了,有些東西他們理解不了。


    “當然好笑了啊,哈哈哈!”


    “草,這家伙是來戰場上給我們講笑話的吧,估計也是看我們雙方交戰太過激烈,來給我們緩緩氣氛。”


    “老實的說,就這樣的人帶兵打仗,先前我真的不知道葉公子他們到底是怎麼輸的。”


    “你也知道,人家是借故出來鍍金的,哪有什麼真材實料啊。踫上這小子,那簡直就是菜狗見菜狗。”


    “一個敢菜,一個敢更菜,結果自然一個敢嬴,另外一個敢輸了嘛。”


    “說的也是啊。”


    一眾人細聲輕言,卻充滿了無盡的調侃。


    韓三千身後,一眾裴家的援軍也低著腦袋,著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到底是友軍,照理來說,他們應該是幫其還嘴的,但偏偏確實韓三千吹的牛也實在太大,他們想幫都不知道該怎麼幫。


    “從前,有只青蛙,他生活在井里,所以每每抬頭望天的時候認為天空可能也就井口那麼大。”韓三千不怒反笑︰“你們,和這蛙有什麼區別?”


    “也不怕告訴你們,五萬,已經不過是我低調一點的數字,畢竟兩軍交戰,我給我方指揮官的數據只能多不能少。”


    “就你們這幫廢物,十萬又能如何?”韓三千冷聲一笑。


    “操,臭小子,人走好運只是一時的,可不會一世的。他娘的,今日,便讓看看我們的厲害。”


    “說的沒錯,還他媽的十萬又如何,不說多了,就咱們這百來號人,收拾你已經綽綽有余。”


    話落間,在其統領的帶領下,一幫人怒氣騰騰的便要動手。


    韓三千沒有絲毫的後退,只是回眼望向了自方的大將。


    “按照我先前五萬的兵力去布置,懂嗎?”


    大將本來還想說什麼,然看到韓三千無比嚴肅的眼神,他的話終究還是哽在了自己的喉里。


    對方是家主派來的,甚至家主將其家主令都親自拿給了他,這在裴家其實並不多見。


    這也就意味著,家主對他,應是絕對信任的。


    自是如此,他應該也不是那種完全滿嘴都是牛皮的頑劣之徒。


    “好,就按他五萬人的說法來布置,反正咱們眼下已經如此,再也沒有多余的選擇了。”話落,大將抬手行令!


    而幾乎同一時間,韓三千也沖進了對方的攻陣之中!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豪婿韓三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絕人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絕人並收藏豪婿韓三千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