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修改)


    高清遠是美籍華人, 家里早在上個世紀就定居美國了,到他這兒, 都三代了, 祖輩最早是做股東工藝品起家的,現在生意還涉及了百貨零售,不像林大伯只開了一個小百貨商店, 而是正經有幾家規模頗大的連鎖超市


    雖然他長得和國內人沒什麼區別, 但實際上完全不同,他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


    家里日常交流都是英文, 他從小也沒有學習中文, 現在也就會一些日常用語, 還都是跟許沁茉學的。


    許志衡認真打量了一下高清遠, 個子和他差不多, 五官長得也說得過去, 就是皮膚曬得有點黑,大概是察覺到他的目光了,還沖他傻樂呢, 露出一口白牙。


    白得太過分了, 有點看不順眼。


    許志衡覺得, 妹妹眼光不怎麼樣, 這高清遠看起來傻乎乎的。


    高清遠可不這樣覺得, 他覺得許沁茉的哥哥總打量他,應該是對他挺滿意的, 說起來, 他在哈佛, 那可是有名的帥哥呢。


    不過說句良心話,這茉茉的哥哥, 的確也長得特別好看。


    高清遠開車,直接找了大學城的一家酒店,暫時先住在這兒,等去學校辦完手續,再轉到學校安排宿舍。


    放好行李,四個人一起下來吃飯。


    雖然許志衡和沈畫的英語很好,口語也算是不錯,但真正到了這種語言環境,也不可能一下子適應。


    除了必要的點菜,以及和高清遠簡單交談幾句,他們三個人,還是用中文交流。


    現在這個季節,在平城已經很熱了,波士頓卻仍舊有些涼,許志衡很貼心的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了。


    沈畫今天穿的特別熱鬧,米白色的無領長裙,外面搭了一件杏黃色的開衫,馬尾上綁的蝴蝶結是粉色的,拎著的小包也是粉色的。


    除了手腕上的紅繩小金豬,脖子上還掛了一個翡翠墜子,是孫玉蘭堅持要她戴的,說是高僧開過光的。


    可以保平安。


    這麼五顏六色的打扮,在她身上卻協調極了,而且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蓬勃。


    許志衡脫了外套,身上就剩下白色的短袖t恤了,沈畫也擔心他冷,說,“志衡哥,我真的不冷,不信你摸摸我的手!”


    下一秒,兩個人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許沁茉撇了撇嘴,沒想到哥哥談起對象來,也這麼的膩歪人,她陰陽怪氣的說,“哥,一點都不冷好不好,這是在室內,不是室外,一會兒就吃飯了,說不定還會熱呢!”


    沈畫抽回手,笑了笑,“是呀,沁沫說得對。”


    高清遠在旁邊听懂了,瞅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連忙也把外套脫下來遞過去,誰料到許沁茉用英文跟他說,“丑死了,你留著自個兒穿吧。”


    她男朋友嘿嘿傻笑,自個兒又把外套穿上了。


    吃過牛排,就去了哈佛校園。


    嶄新的異國校園生活,對于許志衡和沈畫來說,是非常完美的,在這里真的能學到太多不一樣的東西,兩個人像貪吃的小孩,拼命汲取著知識的力量。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中兩年過去了,許志衡早就學成歸國,去了平大任教,沈畫和許沁茉因為還差一年畢業,繼續留在波士頓。


    不同的是,沈畫攻讀的是碩士,許沁茉是博士。


    周末,兩人約著一起吃飯。


    沈畫以前真的沒見過比高清遠更黏人的男朋友了,基本上許沁茉去哪兒,他都要跟著,出來吃飯當然也不例外。


    但今天倒是意外,竟然沒見到人。


    沈畫忍不住好奇地說,“沁茉,你那二十四孝男朋友呢?”


    許沁茉最近有點煩,再有兩個月,她就要博士畢業了,本來按照計劃,她一畢業就會回國。


    但現在情況有點復雜。


    第一是他們團隊從去年就開始做一個項目,現在實驗進展比預期要,估計最晚年底就差不多了,如果這個課題完成了,將會在履歷上添上很漂亮的一筆,她的導師也極力挽留她留下來,而且大包大攬,所有的手續都會有學校和他來出面。


    給出的待遇也特別豐厚。


    當然,這些還不足以讓她猶豫,科研成果的確很重要,但畢竟是團隊的成績,分到她個人頭上,份量也沒那麼重了,至于豐厚的待遇,一年也不過十來萬美金,她這種優渥環境下長大的,壓根兒也沒什麼吸引力。


    讓她有點煩的是高清遠。


    這段感情一開始,她就考慮的很清楚,跟對方確認了,畢業後跟她一起回國,她才會同意,高清遠答應了,他的家人也答應了,但現在臨近畢業,卻反悔了。


    不但反悔了,還和導師一起做工作,勸她留在波士頓。


    甚至,高清遠還走了一步臭棋,請了他的爸媽來說服許沁茉。


    高家的生意,是由高清遠的兩個叔叔管理,他的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他爸爸是特別有名的大律師,他的媽媽是外科醫生。


    本來之前許沁茉對他們的印象還挺好的,但通過這次交談,圓圓覺得他們真的壓根兒不了解國內的狀況,那話里話外流露出來的優越感。


    讓她特別討厭。


    如果說之前還有那麼一絲猶豫,現在是完全沒有了,她不但拒絕了所有人的挽留,而且還跟高清遠提出了分手。


    其實馬上就回國了,提不提都是一樣的,但圓圓做事向來干脆利落,覺得早點說清楚,認清現實,對彼此都好。


    盡管如此,這畢竟是她的初戀,高清遠也的確是個各方面都特別優秀的人,她的情緒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


    “我和高清遠已經分手了。”


    沈畫倒也沒有太意外,許沁茉和她一樣,畢業後指定是要回去的,這里的學術氛圍再好,終歸是異國他鄉,可高清遠不一樣,他是美籍華人,家里早在這兒扎下根了。


    五月中旬,許沁茉和沈畫都修完了學分,通過了答辯,拿到了博士和碩士學位,準備學成歸國了。


    機票都買好了,是兩天以後的。


    兩個人雖然都順利畢業了,但此刻的心情是不太一樣的,沈畫是恨不得立馬就回去,許沁茉也很掛念家里人,但,她還是有很多不舍的。


    波士頓劍橋,給她帶來了太多美好的回憶。


    雖過往種種,皆不可回頭,但還真是令人惆悵,許沁茉臨走前,還是希望能見高清遠一面的。


    甚至都不需要說任何話,只遠遠的看他一眼就可以了。


    其實,他們分手後也是常見面的,畢竟都是一個導師的博士生,只不過恢復成了一開始的同學關系,學術上的交流還是會有的,也會有說有笑,但私底下,完全沒有任何來往了。


    有一段時間,高清遠看到她還要打招呼,圓圓都假裝看不到,後來,就是互不搭理的狀態了。


    平時很少能抽出時間來逛街,沈畫趁著這兩天時間,拉著許沁茉一起,進入了瘋狂采買的模式。


    一部分是她媽孫美蘭列出的清單,另一部分,是想帶回去送給親戚朋友當禮物的。


    她的興致很高,但許沁茉也就那樣,買東西當然也會買,她比沈畫買的還多,只是情緒始終不高。


    倆人逛累了,提著大包小包去了一家咖啡店休息。


    沈畫猶豫了數秒,說,“沁茉,昨天,高清遠來找我了,問我們什麼時候的機票。”


    許沁茉心里想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外一回事,“別告訴他,都是不相干的陌生人了,早就沒關系了。”


    沈畫低聲說,“我已經告訴他了。”


    第三日清晨,許沁茉和沈畫早早趕到機場,因為拿的行李有點多,好幾個同學朋友過來送她們。


    其中有一個許沁茉的同學方麗君,是研究生階段就在一個導師手下,兩個人挺談得來,友情要格外深厚一點,她和高清遠一樣,也是一個美籍華人。


    方麗君抱著許沁茉特別不舍,還落淚了,說,“許沁茉,不知道咱們下次見面,得是什麼時候了。”


    許沁茉反倒要安慰她,還答應了一回到平城就給她打電話。


    送別的場面十分熱鬧,但一直到登機時間到了,她也沒見到,那個想最後看一眼的人。


    自從許沁茉提出分手,並且罵他是騙子之後,一開始,高清遠的內心特別煎熬,特別愧疚,但學業繁重,容不得他太過分心,後來也就慢慢習慣了。


    他在美國長大,他的哥哥姐姐都交了不知道幾任男朋友女朋友了,合不來也就分手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高清遠也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可許沁茉馬上就要走了,他心里還是特別的慌,白天還好,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即便是睡著了,夢里也都是許沁茉的身影。


    實在忍不住,就去問了沈畫什麼時候的航班。


    今天一大早高清遠就醒了,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反正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東西。


    他把所有的現金和證件都放到背包里,還塞了兩件換洗的衣服,還沒忘把自己的網球拍拎在手里。


    高家買了一塊很大的地皮,建了三棟別墅,一大家子分開住,但吃飯是在一起的。


    因此,飯桌上特別的熱鬧。


    高家二叔見他拿著球拍,隨口問了一句,“清遠,去打球啊?”


    高清遠一邊飛快的喝牛奶,一邊點了點頭。


    高清遠的爸爸是個律師,在外面不苟言笑,在家里也是如此,他表情嚴肅的說,“清遠,你可以放松幾天 ,但史密斯教授的研究所,可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你這是運氣好,還是盡早去工作吧。”


    他說的這家生物研究所,在全美排名數一數二,負責人史密斯教授稱得上是行業內殿堂級人物,獲得了不少國際大獎,但在業內,也以要求苛刻著稱。


    之前,高清遠之所以動搖了自己的想法,出爾反爾,甚至不惜以分手為代價,也是因為早早收到了史密斯教授的邀請。


    這固然是因為他有這個實力,也有一成原因,高清遠的爸爸托了特別厲害的中間人——曾經的副總統,恰好也是史密斯教授的朋友,推薦了他。


    當然了,客觀原因還是生物研究所正好缺人。


    不僅如此,還會讓他加入一個十分有前景的項目小組。


    高清遠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他飛快的吃完早餐,一路飆車來到了機場。


    幸而,許沁茉那班飛機還有空位,他順利的買到了一張機票,可惜頭等艙沒有了,公務艙也沒有了。


    許沁茉和沈畫做的是公務艙,並不知道高清遠竟也跟著回來了。


    再次回到平城,回到金鳴胡同的家,許沁茉覺得可太好了,家里吃的喝的,都是在國外想了又想,但沒辦法買到的。


    早上,她愉快的吃著田姐做的大肉包子,喝著香甜的八寶粥,還不忘夾上一口脆生生的腌蘿卜。


    這滋味,可真是太舒坦了。


    吃過早飯,林雨珍和許志衡都上班去了,許俊生是老板,房產公司兼藥材公司的老板,生意做的很大了,有專業的經理人幫著管理,他隨時都可以翹班。


    許俊生一邊擼鐵,一邊看著縮在沙發上,像懶貓一樣的女兒,問,“圓圓,你想好了沒,打算去哪兒工作?”


    許沁茉說,“都成吧,去研究所也行,回平大也可以。”


    許俊生笑了笑,“都是好單位,都挺好。”


    他也是去過美國的人了,而且在那邊游玩了一個月,國外的情況,沒什麼好奇的,他好奇地是另外一件事。


    “圓圓,我怎麼听你哥說,你在那邊處了一個對象啊?”


    許沁茉現在的心情已經完全調整過來了,也完全都放下了,她笑著說,“對啊,不過分了。”


    去年,他本來打算出國看望女兒的,可房地產這邊,事兒太多了,一去就得一個月,他不太放心,因此沒能成行。


    都沒能見見那是個什麼樣的人,就分了,許俊生有點遺憾,問,為什麼啊?


    許沁茉撇撇嘴,“他是個香蕉人,外黃內白,早就不是中國人了,而且,他是個騙子,當初我的條件之一,就是畢業後要跟我回來,這樣言而無信的人,是個卑鄙的小人!”


    許俊生說,“既然是個小人,就甭惦記他了,我閨女這條件,什麼樣的找不到!”


    許沁茉笑了笑,自信滿滿的說,“就是!”


    這會兒,她還不知道,高清遠已經在來金鳴胡同的路上了。


    昨天飛機抵達之後,他可不敢跟著許沁茉一起回家,而是偷偷摸摸的,一直磨蹭到最後。


    他在附近找了一家賓館,特別踏實的睡了一夜,大早上吃過油條豆漿,趕緊的去商店買了幾樣東西作為禮物,叫了一輛出租車就直奔東城來了。


    以前許沁茉說過家里的住址,雖然只是隨口說說,但他記憶力好,一下子就記住了。


    是一個叫金鳴胡同的地方。


    圓圓吃完早餐,窩在沙發上看了會兒電視,正要跟著爸爸一起練杠鈴,孫嫂進來了,說,“圓圓,外頭有個人找你,說是你的同學。”


    許俊生好奇地問,“平大的同學?”


    孫嫂說,“他說是哈佛的同學,長得和咱們一樣,說話和外國人似的。”


    中文說的蹩腳極了,磕磕絆絆的不說,還總夾雜著英文,她費了半天勁才弄明白了。


    圓圓皺眉,許俊生卻笑了,“甭管哪兒的同學,既然都來了,趕緊的讓人進來吧!”


    許沁茉心里猜到了,哈佛的同學,誰會大老遠跑來呢,只有高清遠,可再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直到看到他拎著行李,還拎著一大包水果點心走進來。


    高清遠有個習慣,只要許沁茉在的地方,他總是會習慣性的先用目光找她。


    這個習慣很早就有了,甚至早于他們正式好上之前,那時候每天去教室或者實驗室,他都是要先看一眼許沁茉,然後才能安心學習或做實驗的。


    這次也不例外。


    他看了許沁茉一眼,她慵懶的樣子簡直太可愛了,他差點笑出了聲,轉頭對上許俊生探究的眼神,趕緊低頭哈腰的說,“伯父您……好,貿……然登……門,打擾了!”


    許俊生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坐吧。”


    高清遠坐下後自我介紹,“許……伯父,我姓高,我叫……高明遠。”


    許俊生搖頭,長得挺精神的小伙子,說話也忒不利索了,他看了看女兒,大概猜到了。


    這人準是女兒在美國談的男朋友。


    他笑了笑,“你這來平城旅游了?這天兒正合適,不冷不熱的。”


    再過半個月就不成了,熱的老狗都吐舌頭。


    高清遠搖頭,“不,我來找工作。”


    圓圓可不相信,她冷笑一聲,“你可別瞎說了,你不是已經找好了工作,不是要去史密斯教授的研究所?”


    高清遠一听,連忙把包里所有的證件都掏出來了,說,“不,我沒……去,我覺得,不能……和你在一起,去了……也沒意思。”


    圓圓又冷笑一聲,“少唬人了,你爸媽能同意啊?”


    高清遠說,“他們……不同意也……沒辦法。”


    許沁茉冷著臉站起來去了西廂房。


    高清遠還想跟著去,許俊生把他攔下了,高清遠連忙解釋,“許伯父,您可能……還不知道,我……和茉茉早就好上了,我這次來,就不……準備走了。”


    許俊生噗嗤笑了,“我知道你,圓圓告訴我了,她說,你是個騙子,出爾反爾,對吧?”


    高清遠羞愧的低下頭,“以前的事兒,是我錯了。”


    許俊生給他倒了杯茶,“要我說,你倆也的確不合適,你看,你這家里人都在美國,多不方便啊。”


    “平時串個門,或者新年拜個年,還得坐飛機回去。”


    “這不折騰人嗎?”


    “不過,既然你大老遠的來了,明兒我找人陪你,好好的逛一逛,也算沒白來這一趟。”


    孰料,高明遠搖了搖頭,說,“許伯父,我不是來旅游的,這些都沒關系的。”


    “我們家,是個大家族,我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還有一個弟弟,我二叔和三叔家,也還有九個兄弟姐妹。”


    “即便過年我不回家,我家也很熱鬧。”


    雖然這麼說似乎有些不對,但事實的確如此,他們家不但孩子多,而且個個都聰明優秀,他大哥和兩個堂哥,也都是哈佛博士。


    什麼東西都是這樣,多了也就沒那麼金貴了。


    許俊生倒是沒想到,高清遠看著一副不問人間煙火的樣子,這個問題倒是回答的還可以,可見,之前應該是考慮過的。


    他指了指廳里的電話機,說,“那趕緊的,跟你家里去個電話吧,家里人指定惦記了。”


    但這回還真猜錯了,高清遠夜不歸宿,高家人都沒當回事兒,都以為是住在朋友或同學家了。


    因此,高清遠電話打過去,接電話的恰好是他媽,听到他在平城,腦子還有點懵,等兒子匆匆掛了電話才反應過來了。


    但因為沒有來電顯示,沒辦法打回去。


    高清遠中文說得忒差,可這也不影響他的表達,他本來就是個性格外向,說話很風趣的人,許俊生覺得,這小伙子還算成。


    能被他閨女喜歡過,指定錯不了。


    眼瞅著中午了,他十分熱情的說,“留下來以前吃飯吧。”


    高清遠也樂呵呵的答應了。


    因為有客人,孫嫂和田姐特意多做了兩道菜,飯桌上很是豐盛,不過,圓圓還是冷著臉,女兒不高興,許俊生也沒有笑臉了。


    唯有高清遠,一個人咋咋呼呼的,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每一道菜都必然要夸上好幾句。


    一會兒張羅著給圓圓盛湯,一會兒又飛快地給圓圓剝蝦。


    不得不說,他剝蝦的技術很好,沒一會兒,大半盤子都被他剝完了,托女兒的福,許俊生也吃到了幾個現成的蝦仁。


    許俊生偷偷瞅了一眼,發現圓圓雖然還緊繃著一張臉,但他這個當爸的一眼就看穿了。


    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他憋不住笑了一下,說,“小高,別忙活了,趕緊的吃吧!”


    高清遠點點頭,卻又問,“茉茉,要不要喝水?”


    圓圓回復他的是一個白眼。


    吃過飯,高清遠發揮主人翁精神,砌了一壺茶,還給許俊生和許沁茉都倒了一杯。


    高家老爺子也酷愛喝茶,小時候,家里的孩子都是要靠給長輩泡茶,才能要到額外的零花錢,因此這一套活兒他干得很麻利。


    許俊生端起杯子嘗了一口,說,“喲,這茶泡得不錯。”


    高清遠瞅了一眼圓圓,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個要求,“伯父,茉茉,我可以借住在家里嗎?”


    許沁茉瞪了他一眼,“不行!”


    外面什麼樣的賓館沒有,住她家里算怎麼回事兒啊?


    高清遠可憐兮兮的說,“茉茉,我保證不打擾你,等我一找到工作,我立馬就搬出去!”


    要是換在別人家,那指定不成了,但許家有的是房子,許俊生說,“小高,你要是實在沒地方住,我幫你找一個地兒。”


    他現在手里不是囤了很多房子嗎,其中一套就在隔壁胡同,是個挺齊整的一進院子,里頭家具什麼的都有,立馬住進去都成。


    高清遠說,“許伯父,太感謝您了!”


    圓圓也沒在家里呆幾天,很快就去了一家生物研究所工作,作為歸國博士,她手下有幾個人,算是有個小小的團隊。


    在國外讀書的時候,許沁茉就對一個課題特別感興趣,但那個時候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展開研究的。


    她提交了詳細的申請報告,項目很快就被審批下來了。


    許沁茉一下子變得特別忙碌了,每天都很晚才回來,甚至,有時候太晚了,就直接住在研究所那邊了。


    許俊生心疼閨女,勸她,“圓圓,不要一下子用猛勁兒,有實力的人不著急啊。”


    “你這樣,時間長了身體受不住。”


    許沁茉匆匆吃掉一塊兒雞蛋餅,又喝完了碗里的豆漿,笑著說,“爸爸,我不著急啊,可有時候做實驗,不是你想停就能停下來的。”


    “而且,我身體特別好,明天早上,我陪您跑步吧?”


    許俊生高興的點了點頭。


    高清遠經常來串門,雖然許沁茉不搭理她,但他能和許俊生聊天,和許志衡本來就熟,倒也不覺得尷尬,每次都挺高興。


    而且他一個人住四合院,倒還覺得挺新鮮的,也不著急找工作,每天都出去逛,把東西城逛了一個遍,喜歡上了冰糖葫蘆,鹵煮也能喝一大碗了。


    這麼著逛夠了,才不緊不慢的去了研究所遞交申請。


    很順利的拿到了工作,而且還要求加入了圓圓的團隊。


    在單位,許沁茉對他的態度還是很冷漠,但即便這樣,高清遠已經很滿足了,每天能看到她,他心里就覺得特別踏實。


    十月份,因為許二叔一家從山東回來了,許家人聚在一起吃飯,許志衡和沈畫已經訂婚了,因此,沈畫也參加了。


    其實她經常去金鳴胡同,但金山胡同這還是第一次來。


    許老爺子好歹撐過了九十歲,現在健康狀況還是不算好,但也沒有變得更壞,他見到沈畫特別高興。


    田香蘭和許廣漢也是如此,這麼優秀的準孫媳婦,誰會不喜歡呢。


    苗玲玲笑著問,“圓圓,誠誠這年底就要結婚了,你也得抓緊了,有沒有喜歡的人選啊?”


    許沁茉說,“沒有,大伯娘,如果你有合適的,可以幫我介紹一下。”


    苗玲玲眼楮一亮,“成啊,不瞞你說,我都撮合成了好幾對了。”


    許沁茉不緊不慢的說,“大伯娘,我有條件的。”


    苗玲玲點頭,“你說吧。”


    “我要求必須博士畢業,平大或清華都可以,為人必須風趣幽默,至于外形嘛,和我哥水平差不多就行了。”


    她的語氣十分隨便,但苗玲玲听了卻頭皮一麻,覺得自己攬不了這個瓷器活兒,立即笑著說,“圓圓,你這條件太高了,不瞞你說,大伯娘一個清華或平大博士都不認識,真沒辦法給你介紹了。”


    許沁茉一點也不生氣,也不失望,而是十分有禮貌的說,“沒關系,大伯娘,謝謝你啊。”


    回國之後,樣樣都好,都特別順利,就是有一樣特別煩,無論是在家里也好,單位也好,總有人想要給她介紹對象。


    可她現在只想工作。


    一開始她這麼說了,但沒人信,她就換了一個思路,你要介紹我不反對,但必須規定是什麼條件的人。


    要是真有符合她要求的,那見一見也無妨,談不成戀愛,多一個博士普通朋友還不錯。


    很可惜,目前她還沒有這樣的普通朋友。


    就連嚷嚷著要替她張羅對象的人,也逐漸快沒有了。


    苗玲玲不知道高清遠的存在,田香蘭倒是知道一點,因為上個周末她去金鳴胡同送做好的蛋糕,恰好撞上了。


    她笑眯眯的說,“玲玲,你就甭操心了,圓圓還能愁找對象啊,指定都是她看不上別人,這是緣分還沒到呢。”


    *************************************


    不知不覺間冬天到了,因為高清遠的加入,圓圓的項目進展快了不少。


    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出異常,許沁茉在單位對待高清遠,比普通同事還要更冷漠一點,而且只要出了單位的大門,她是絕對不肯搭理他的。


    高清遠和她完全相反,想盡各種辦法踫瓷,本來單位給他安排了宿舍,他沒去住,還是賴在隔壁胡同。


    他還經常厚著臉皮蹭車,每次都被拒絕了。


    這天加班到晚上九點,許沁茉有些疲憊的往外走,她一直盯著實驗數據,還真沒注意到,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起雪來,而且還下得挺大。


    入目都是白茫茫一片。


    她猶豫了一下,決定干脆去所里的單身宿舍算了,雖然條件差了點,但大雪天開車,還是晚上,就她這駕駛技術,實在是不行。


    許沁茉正要走出大門,高清遠匆匆追上來,說,“茉茉,我開車送你回去!”


    他十八歲就拿了駕證,開車技術特別溜。


    許沁茉說 ,“不用了,不需要。”


    高清遠難得霸道了一回,拉著她的胳膊就往停車場走,許沁茉其實也是想回家的,沒再反對,但氣呼呼的掙脫了他,說,“我自己能走!”


    跟在後面的高個子年輕人無聲地笑了笑,十分流利的說,“那你小心一點。”


    可能是因為有了合適的語境,短短半年時間,他的中文水平進步特別快,不但語調拿捏得很正確,語速也已經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了。


    回到金鳴胡同,許沁茉下了車就往屋里跑,高清遠美滋滋的停好車,站在在西廂房的外頭,隔著門說,“茉茉,晚安。”


    年底了,許俊生作為大老板特別忙,藥材公司一堆事兒,房產公司又是一堆事兒,這天他開車回家,都已經八點多了。


    他們家是在胡同里第三家。


    他拐進胡同口,就看到女兒也剛剛回來,可她很快就下來了,開車的不是她,竟然是高清遠。


    下車之後,兩人還飛快地擁抱了一下。


    這是終于和好了?


    回到家後,他本來還挺累的,也有點餓了,想吃點夜宵,但這些現在都顧不上了,他立即叫住還沒來得及走的高清遠,把女兒也喊到廳里,問,“這都半年了,你倆是想怎麼著啊,要是不想和好,小高,你也別在隔壁胡同住了,不合適!”


    “圓圓,你也別在研究所上班了,既然不想和好,在一個單位工作,多不方便啊,是不是?”


    “你換個工作,應該不難吧?”


    許沁茉和高清遠面面相覷。


    高清遠小心翼翼的看了許沁茉一眼,說,“我們正在和好。”


    許俊生撇嘴笑了,問,“真的嗎,什麼正在和好,磨磨唧唧的還得多長時間,一年啊?”


    許沁茉瞪了高清遠一眼,說,“你胡說什麼?”


    高清遠摸了摸頭,“我沒有胡說啊,剛才,你不是還讓我抱了一下嗎?”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八零之高嫁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雪上一枝刀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雪上一枝刀並收藏八零之高嫁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