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魏朝在新帝登基兩年後, 迎來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豐收。


    新政推行以來,王土田地翻了三倍不止。播種下汗水總是會有收成, 那些史官記下這一年開始稻谷滿倉, 國庫充足。


    韓臨風這幾日幾乎不回宮,抓緊時間將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畢後,便準備空出一段時間來, 帶著妻兒外出游玩, 好好休息一番。


    當他一回宮,就見宮門處彈出一顆滾滾的小肉球, 未滿兩歲的希兒晃動著小肉手, 來宮門前接父王了。


    一個身材窈窕, 高挽發髻, 穿著淡色長裙的女子正追攆在那小娃兒的身後︰“希兒慢些, 你父王又不會跑了!”


    正說話間, 小肉球已經彈到了韓臨風的大腿上,一把抱住後,先將自己笑出來的口水狠狠抹在爹爹褲腿上。


    韓臨風彎腰一把將兒子抱起, 在那嫩嫩的小圓臉上也狠狠親一口。


    小娃卻不干了, 嫌著爹爹的胡茬扎人, 笑著轉身讓香軟的娘親抱。


    韓臨風依舊抱著扭來扭去的小娃, 隨便摟住了幾日不見的愛妻, 對她說道︰“孤已經將游船安排好了,明日一早便可動身?”


    自從陛下入京封賞了鐵面軍的功臣之後, 曹盛這個民間義士也終于得以正名。被封為撫北侯, 享受田邑俸祿。


    可是曹盛卻謝絕了陛下的封賞, 只將大部分田產都分給了自己的部下,然後帶著妻子女兒游山玩水去了。


    曹盛征戰, 從來不為名利,又是看過身邊太多同生共死的兄弟戰死沙場,對于生死名利的超脫,堪比得道高僧。


    他的身子因為受傷烙下的病根,也一直靠湯藥維系,自然是珍惜所剩不多的年月,好好陪陪妻女。


    而那曹佩兒,經歷了情殤之後,卻依然不改豪女本色,最後在旅途上嫁給了一位書生,落雲見過那書生,長得可是真好。


    那書生听說當初是慕名前來。他也許是平時在茶樓听說听多了,對于曹公其人滿心敬佩。


    再加上茶樓先生渲染了曹家女兒那楊柳細腰的美色,竟然在沒見到曹小姐的情況下,書生便主動開口求娶。


    雖然事後見了,那書生震懾于小姐的美貌,半響沒有說出話來,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開口求娶,自然也要硬著頭皮認下來。


    不過他是相中了曹公的名聲地位,還是真心仰慕小姐,便另當別論了,畢竟他成了曹公女婿之後,就算現在身無功名,以後在仕途上也會順暢許多。


    不過曹佩兒私下里,卻跟父親說,萬萬不可太提拔了丈夫。


    因為她之前已經手刃了個親夫,不想隔著幾年,再磨礪柴刀砍死個負心漢。


    所謂“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曹佩兒如今長了心眼,可不會像被裘振那般肆意壓榨掉自己那一點利用價值。


    曹佩兒如今是學精明了,對夫君絕對不會掏心掏肺,甚至看到甦落雲時,她都嘖嘖搖頭嘆氣,直言甦落雲的夫君如今爬得太高,讓落雲小心些,做女人的,要給自己留些心眼,可別被小白臉給騙了。


    甦落雲只能含笑一一應下,表示曹小姐想得真周到,她現在每日都心懸著夫君花心,日子過得不太好呢!


    曹佩兒听了,心里生出莫名的優越感,又是一陣舒坦,覺得生平她最大的收獲不是先後嫁了兩個美男子,而是結交了太子妃這個手帕閨交。


    臨了,她還神秘兮兮地塞給甦落雲一包藥粉,說這是多子多孫的靈藥。要是太子對她膩歪,提不起勁兒來時,可以拿來一用,保管叫七旬老翁也能寶刀不老。


    甦落雲鄭重謝過這份贈禮後,頗為同情地看了看那位站在曹公身後沒精打采的姑爺,看那樣子,他應該是日夜耕耘不輟,兩眼的黑眼圈甚濃。


    就在一個月前,曹盛喜得外孫,順便跟太子炫耀了一番他這兩年帶著妻女,還有女婿游歷過的地方。


    韓臨風這才驚覺,自己這兩年忙于政事,實在忽略妻子太多。所以他這次特意給自己空出一段時間,要帶著落雲好好消散一下心情。


    落雲自是高興。就像她婆婆常掛在嘴邊的,京城雖大,但也不是十足的好。


    落雲雖然可以時不時微服匿名去船塢碼頭溜達溜達,但還是不能像當姑娘的時候,說走就走。


    結果韓臨風要帶著落雲出去游玩的事情一傳開,韓逍也嚷著要跟來。


    他最近的詩詞歌賦,在才女妻子的點撥下進步不少,正是愁著胸中少了真山真水的震蕩,寫不出“黃河之水天上來”的豪邁。


    不過他要乘船同行的要求,被兄長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畢竟要帶著自己的親親老婆去玩,干嘛要帶著個酸詩人?人家居然悶聲不響,坐著游船就走了。


    這出游的第一站,便是應了落雲的要求先到了雲州。


    那雲州離京城不遠,在開春時,景色宜人,所以韓臨風帶著落雲去那游山玩水,再順便見見故人。


    這兩年里,落雲沒少寫信邀漁陽公主回京。


    她知道這位故人愛熱鬧,每當京城里要舉行別樣精致的宴會時,都是提前邀約,可最後都被漁陽公主拒絕了。


    在落雲生產後不久,漁陽便在雲州誕下了一個女嬰。畢竟是高齡生女,當時差一點就難產了。


    據說趙棟當時也去了,可惜漁陽不讓他進門,他只能在門外急得團團轉。


    一輩子都任性驕縱的女人,在人到中年的時候,總算听了她母親的一句勸,此後余生,不必將精力鋪在男人的身上。


    不過听聞落雲來了,漁陽公主倒是帶著女兒和僕役,親自在河埠頭迎接了太子與太子妃。


    只是再見時,落雲差點認不出故人來。


    以前總是穿著精致華美衣袍的女子,如今身上穿的卻是未曾染色的棉麻長衫,式樣也從了簡單,並沒有太花哨的剪裁。那一頭半白的頭發上也無頭釵裝飾。


    落雲知道,她這是在為父母守孝。因為就在去年,被幽禁的王皇後也因為一場重病,悄然離去了。


    曾經的一國之後,因為是戴罪之身,又因為太上皇的遺言,不準她入皇陵,死去的時候連個訃告都沒有半張。


    漁陽公主不好給王皇後明晃晃的守孝,只能在平日里穿素色衣服,默默哀悼母親。


    雖然大魏不時興三年長孝,往往只要守上三月即可。不過一向愛熱鬧玩樂的漁陽公主,似乎為了彌補自己年輕時忤逆母後的虧欠,結結實實地為母親守起了長孝。


    她生的女兒小名叫芙兒,長得粉雕玉砌,可愛極了。


    小女娃一看到帶著些異域血統,高鼻鼓臉的皇孫希兒時,便目不轉楮地看,還趁著大人們不注意,走過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晚輩希兒,在他的臉上濕噠噠地親了一大口。


    趁著侍女帶著兩個小的在田埂間玩耍時,落雲與漁陽在田間散步,倒是也能說說私房話了。


    她們倆雖然長久沒有見面,可是情誼未斷,一直互通著書信


    當初那游山樾意圖謀反,到處煽風點火,甚至跑到了漁陽這里搬弄是非,指望著她以太上皇長公主的身份去京城站隊的時候,漁陽也是派人送信,將游山樾他們的手腳都一五一十地告知了落雲。


    用漁陽的話講,不居于下位,不知民間疾苦。


    她以前在京城里時,每日都是吃喝玩樂,觥籌交錯間度過,也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對。


    可是來到了雲州,看著自己封地上佃農因為交不起租,哭喊著攔住了她的轎子,懇請著不要讓莊頭帶走他年幼的女兒時,她才算懂了民間疾苦。


    自己父皇魏惠帝雖然是個疼愛子女的好父皇,可是對于天下百姓來說,卻不是個好皇帝。


    而韓毅父子對于天下百姓來說,卻是某種意義上的生機與救贖。


    看清了這一點,漁陽自然不會站在那些世家一面,去參和京城的動亂。


    她如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女兒身上。就像封地農田的秧苗一樣,看著小芙兒一天天的長高,看似平淡乏味的日子都充滿了無盡的希望。


    落雲問她為何不回京城?因為趙棟將軍跟太子私下飲酒時,也曾吐露了當初因為誤會而與公主匆匆和離的悔意,若是現在回去,相信也能破鏡重圓。


    漁陽公主卻雲淡風輕地一笑︰“我又不是年紀輕輕的小姑娘了,有什麼原不原諒的?其實人少了誰,都能舒心過日子。想想我以前的執著不開化,累人累己,自己回想都覺得有些可悲可笑……生了女兒,才知為人母之心,我也不希望女兒沾染了我的偏執……再說我在雲州這麼過挺好的,不用擔心著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人厭煩……至于芙兒,我也沒禁著她跟她父親相見。前些日子,歸北那孩子還帶著他的兒子來跟芙兒玩呢。我的芙兒有父母,有兄長疼愛,便足矣。我現在很適應鄉下的日子,若是再回京城,那里也不是我年輕時的京華重樓了……”


    說到這,漁陽急急打住,自覺失言。


    她雖然感慨物是人非,可這麼說似乎是在抱怨韓氏父子篡權,十分不妥。


    不過落雲卻微微一笑,伸手在她的手臂輕輕拍了拍,表示自己明白她想說的意思。


    人往往到了一定的年歲積澱,才知道以前所穿的衣服雖美,但是累贅沉重,穿起來並不舒服。


    漁陽現在只穿自己覺得舒服的衣服,卻不再強求任何事,悅任何人。


    衣服如此,其它也是如此。


    落雲心內感嘆,她公公婆婆吵吵鬧鬧一輩子,最後關系卻是慢慢和緩,帝後和諧。而以前曾經也算是和諧的將軍夫妻,人到中年卻漸行漸遠……


    夫妻之道,也許太過苛求,用力過猛,反而會適得其反吧。


    那天告別雲州坐上船後,甦落雲仍然感慨良久。


    待船停泊一處綠洲,稍事休息時候,甦落雲抱著自己肉滾滾的兒子,愜意地嗅聞著江邊的新鮮潮濕的空氣,同時感嘆道︰“沒想到,漁陽公主倒是過上我以前向往的日子……”


    韓臨風正挽著褲腿,在船尾垂釣,听了這話,揚了揚眉毛,問︰“你向往的是什麼日子?”


    落雲以前失明的時候,總想著自己跟韓臨風的婚姻也許不會長久,便想著自己有朝一日抽身而去,便過一過怡然自得的田園生活。


    只是沒有想到,她跟這個男人牽絆極深,居然陪著他一步步走到了高處。


    回首再望昔日夢想,似乎都有些遙不可及了。


    韓臨風听她說得這麼細,自然能猜出她以前計劃得多周詳,居然連隱居之地都選好了,乃是能一年種三茬水稻的魚米之鄉。


    雖然她現在以玩笑的口吻說出,可是韓臨風還是覺得生氣。


    別人都以為這東宮之內,惶惶不安過日子的,應該是那個出身不高的太子妃才對。畢竟身為太子,身邊的誘惑實在太多,叫人防不勝防。


    可惜沒人會想到,真正患得患失的,卻是他這個可選之人。畢竟這世上最了解落雲的人,就是他了。


    韓臨風太清楚自己娶了個多麼不安分的女子了。這些年來,落雲就算身處東宮,也沒停過自己的買賣經營。


    這無關貪財之心,完全是一種上癮的嗜好。


    也許她現在的財富,跟當年的游財神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若是哪日這妮子給自己吵嘴斗氣,一艘海船開出去,他可是沒處找人去!


    現在听落雲羨慕漁陽這樣一個人帶娃的日子,當朝太子直覺有些硌耳朵。


    他將孩兒交給了一旁的侍女,將落雲一把抱起走入了船艙。


    落雲也沒想到堂堂太子出宮之後,居然有些放浪形骸,大白天的還要如此荒唐,不由得掙扎笑道︰“你要干嘛?”


    “我尋思著你太閑了,居然胡思亂想!看來希兒是時候得添一添弟弟妹妹了!”


    “不是昨日才……這大白日的,你胡鬧什麼……”


    “怕什麼?你若體力不行,就將曹佩兒給你的藥用上,不是說那是包生子孫的靈丹妙藥嗎?”


    “去你的,我早就扔了……”


    此時天色春暖,微微蕩漾的船兒傳來嬉笑不斷……


    史書後記,聖德先帝後裔韓毅承襲皇位二十載,晚年退位安享天年,傳位于長子韓臨風,世稱魏賢帝。


    登基大典時,大魏國力鼎盛,堪稱盛世。新帝攜皇後在泰山受封,接受天下朝拜。


    帝後相識于微,魏賢帝感于迎娶皇後時,粗食敝禮,一切從簡,所以這次受封,堪比再娶之禮,泰山大典,盛況空前。


    然而有不靠譜的野史記載︰新後當時頭頂重冠,與新帝小聲抱怨,說這鳳冠太重,都能改一副鎧甲。若是成婚那日給她戴這個,她是寧可逃婚也不嫁!陛下听聞,橫眉怒目,冷聲道一句︰“晚了……”然後將那冠又往下壓了壓。


    當然,此等荒謬之言,怎會出自一代賢後之口?誰不知帝後一生互敬互愛,乃是皇家難得一生一世一雙人!


    這類似小兒的斗嘴,大約乃落魄狂狼書生杜撰。


    野史一卷,搏君一笑,不足為信矣。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雲鬢添香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狂上加狂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狂上加狂並收藏雲鬢添香最新章節